欧博娱乐官网 > 通天仙路 > 第七百九十八章 突围斩杀

第七百九十八章 突围斩杀

  平林漠漠,寒烟如织。

  何处是归程,长亭连短亭。

  夜间,寒气浓郁,山间不知何时弥漫起大雾,树林荒凉,小道稀松。

  欧阳明动作敏捷,身影如鬼魅一般向前惊去,路途孤寂,他站在山顶,放目远眺,树林变成一道无边无际的墨色弧线,与昏暗的天空相接,蔓延至远方。

  他右手五指握紧凝血长枪,沿着山崖滑翔而下。

  沿着短促难行的山道,每迈一步,膝盖都会陷入枯叶之中。

  欧阳明疾驰而行,但现在他的位置已被这群信徒发现。

  这群人如一个快速收拢的麻袋一般,朝他围困而来,在他的感知之中,这山脉之内全是密密麻麻的火星,有蓝有紫,蓝色为灵兽的精神力量,而紫色火星,则全都灵者散发的精神波动。

  而在他的前方,其中又一道火星,正不断移动,竟比其余火星大了无数倍。

  欧阳明心里知道,这是一位灵者巅峰的强者,而他所做的事儿,就是去截断欧阳明前方的去路。

  只要给他截住,欧阳明将再无脱身的可能。

  他沉默不语,脚尖轻轻一点,身子向前惊掠而去。

  忽然,一道声音从黑暗中传来:“快,他在这里!”

  十余个灵者中期和一个灵者后期强者快速围拢而来,这灵者后期的强者头发花白,脸上全是皱纹,但他的眼中却有血色弥漫,更诡异的手中捏着的两把如圆弧一般的杀猪刀,一把刀刃薄如蝉翼,一把刀刃厚重朴实,老者舔了一下嘴唇,低吼道:“抓活的,可伤不可死。”声音一落,对如秃鹫朴食一般对欧阳明扑来,速度最快,超过其他人数十丈的距离。

  欧阳明心里一沉,心里知道,只有先把这个麻烦解决掉才有希望,提着长枪突然回头,长啸一声,声音未落,身形已化作一道光华,对着这灵者后期的强者扑杀而去。

  白发老者脸色一喜,脚上速度更快,手中的杀猪刀猎猎作响,寒光四溢。

  欧阳明声势与他相比,丝毫不弱,长枪不停刺出,如暴雨打芭蕉,噼里啪啦,一枪快过一枪,一枪重过一枪,在身前形成一片密不透风的枪之残影,他眼中精光闪耀,长枪向前一推,丹田中灵力爆发,枪影就如江河中的滔天的浪潮一样向前滚滚而去,枪影所过之处,树干、树枝、树叶甚至是乱石所有的物品全是密密麻麻如针眼一样的小孔,连成一片。

  就算见到这样磅礴的声势,白发老者脸色依然没有丝毫变化,冷哼一声,道:“雕虫小技。”

  声音一落,这两柄古怪的杀猪刀向下一挥,白芒一闪之后,白弧直接把身前的枪影从中间切开,这锋锐之力,就算是与星痕吐纳所展露的锋锐相比,也仅弱了一丝。

  欧阳明这百枪凝为一枪所形成的锋芒被阻,并不气馁。他很快调整心态,借势反弹,长枪画出一道惊艳的圆形弧线,一个滑步,变扫为刺,又是一枪刺了出去。

  老者脸色依然平淡,手中刀片抡得滚圆,如一个风车,一刀斩下。

  两刀一枪碰撞在一起,一股巨力从杀猪刀传到老者身上,直接震得老者虎口裂开,鲜血直流,手臂颤抖不已,一种奇特的共震顺着血肉爆发,就连他手中的杀猪刀都差点甩了出去。

  白发老者神色骇然无比,心中暗道,这怎么可能。

  他的脸上首次出现凝重之色,因为他怎么都没想到,欧阳明长枪中所传出的力量竟然如此惊人,比自己还要强了许多,并且还有一种特殊寸劲似乎将自己身上的血肉全都搅在一起,费了好大功夫这才把这共震之力压下。

  这小家伙,不是一个中阶灵者么?为何会有着如此强大之力量。

  欧阳明眼中狠辣之色一闪而逝,怎么会放过这种机会。

  强横的精神力量爆发,几乎凝为实质,吐气探呐:“乜!”发出一声古怪的音波。

  顿时,夜色之中就连呼啸的风声都停滞了一般,白发老者只觉得头狠狠一沉,眼睛一白,头晕眼花,脑袋一沉,直接愣住了片刻,就是这么片刻功法,欧阳明长枪之上的枫叶纹路全都亮起,在黑暗之中极为显眼,对着前方狠狠一刺,直接将这老者的心脏刺穿。

  直至这时,老者眼中才恢复了神韵,但他浑身的气力都已随着鲜血流出。

  嘴中喷出一大口鲜血,诅咒道:“魔神大人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!”

  话音刚落,头一歪,已经把最后一口气咽了下去。

  这一切说起来很长,但其实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,从这白袍老者冲来,两者交锋,再到欧阳明吐气探呐,发出一声古怪音波,总共加起来不过数息,只能说欧阳明太果断了,每个动作都简洁有力,都有所图谋。当然,在星痕套装长枪的凝血长枪这“极度豪华”装备的加持之下,欧阳明的实力已经无限接近灵者后期,在与强横的精神力配合使用,秒杀一个没有防备之心的灵者后期并不奇怪。

  欧阳明心中感慨,精神力量与武技在特殊情况之下配合使用,在敌人无防备的情况下,果然能建奇功。

  直到这个时候,那十余个灵者中期的修炼者这才赶了过来。

  瞠目欲裂道:“这小子使用妖法杀了凡执事,为凡执事报仇,圣光的荣耀与我们同在。”

  “嗯,魔神大人在上,定会叫这小子生不如死。”

  “杀……”这一群人扑杀而来。

  而在欧阳明的感知之中,无数人影朝着围拢过来,灵者后期不知凡几。

  他深吸了一口气,眼神冰冷,心中暗道,速战速决。

  天空中光芒四溢,一种种稀奇古怪的灵宝向欧阳明打来,在最前方的是一个白色光球,光芒直接将黑暗照亮,一个光头大汉双手掐诀,这光球一下膨胀起来,突兀飞出无数毒针,在那光球之后,一个漆黑的圆盘紧随其后,这圆盘上一道道如玻璃雨滴一样的纹路突然亮了起来,一滴滴蓝色雨幕轰然而来。

  最可怕的是一个阵盘,指针向剑一样大,不停旋转,搅得空气咧咧作响。

  欧阳明在星痕套装的加持之下,就像化身为成了一道风,精神之力让四周环境变得无比清晰,就如白昼一样,每次动作幅度不大,但总能以一个诡异的角度将攻击躲开,目光一闪,直接朝一个缺口一冲而去。

  “不好,他要逃,快拦住他!”有人惊呼。

  见到这一幕立刻有三人疾驰而来,手腕一翻,直接对欧阳明后背劈来。

  但就在这时,异变突起,只见欧阳明身子一顿,如羚羊挂角之姿往向下一折,这一番变故出乎所有人的意料,右手中长枪一甩,划出一条优美的弧线。

  “咔擦”一声,一个血淋淋的脑袋就朝着山坡下滚去,鲜血如泼墨一般洒落,让所有人心头一寒。

  “一个!”他声音平淡,但速度更快,手臂双腿同时向外拉升,身体化为一条不规则的弧线,右上之中再是一枪甩出,一个老妪直接被从中腰斩,五脏六腑血丝相连,从天空中抛下,让人作呕。

  “两个!”他声音不温不火,看向剩下那个老者。

  这老者全身已寒,就如掉入冰窟之中,思维都被冻结了一般。

  脚上步子蹬蹬蹬向后倒退,一脸惊恐……

  欧阳明嗤笑一声:“不是要抓我吗?来啊,这份功勋就在这里,来拿啊!”

  这些信徒全身一颤,一个老妪向前迈出一步,一咬牙,沉声道:“魔神大人在上,只要我们拖住他,用不了多久,执事赶来,他就走不了!”声音还未落下,她的眼神已变得呆滞起来,只见一把匕首已从她嘴中飞过,把她的脑子刺穿。

  “三个!”

  这声音如附骨之疽,再次响起,虽然平平淡淡,但听到这些信徒耳中却如擂鼓一般,震得他们心神一阵恍惚,颤抖不已。

  “四个!”

  这声音如同魔咒,每响一声,就有一人倒在血泊之中,这些信徒都怕了,真的怕了。

  仅剩的七八人仓皇倒退,把后背留给欧阳明,但欧阳明在星痕套装与凝血长枪的加持之下,他们又怎么可能走得掉,如砍瓜切菜一样,七零八落的倒在林子深处,长眠于此。

  鲜血顺着长枪滴落在地上,滴答,滴答。

  欧阳明的身后是尸山血海,残肢断臂,充斥着浓郁的血腥气息。

  十步杀一人,千里不留行!

  冷风吹来,血气弥漫!

  天色愈加明了,破晓时分,月儿彻底落了下去。

  这一路,欧阳明不知道自己杀了多少人,可不杀这些人他就得死。

  他在树干上休憩了一会,沉默不语,身上隐有一股煞意弥漫,低矮的灌木丛上已满是露水,他擦拭了凝血长枪,长枪似有所感,枪柄上那如枫叶一般的红色突然亮了起来。

  “走吧!”他站直身子,一股决绝之意出现在他身上,他不想死,所以,谁敢阻挡在他面前,他就要杀了谁,这是一种哪怕是天,都可凿开的决绝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tongtianxianlu/817382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