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通天仙路 > 第七百九十九章 大雪崩

第七百九十九章 大雪崩

  夜色沉寂如水,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,突围仍在继续。欧阳明疾驰而行,所有挡在他身前的人都被毫不留情地灭杀,就像一柄锋利的尖刀,将敌阵从中间剖开。

  “杀!”他手中长枪向前连刺带削,一个中阶灵者心脏直接奔溃,血浆冒着热气喷溅而出。

  就在这个时候,一把巨剑从夜色中惊来,寒意森然,一丝灵气细线缠绕着剑柄,蔓延至黑暗深处。

  欧阳明脸色微变,可以用灵力御剑,这是巅峰灵者的特征之一。然而,如果只是如此的话,他还不会这么震惊,关键是,这柄剑太重了,厚重如山,重若万钧。

  危急关头,欧阳明长枪一横,以一种蛮横不讲理的姿态向外横扫而出,磅礴的力量从星痕套装涌进他的身体之中,他的筋脉膨胀起来,灵力鼓动不绝,就连他的身体都发出一阵如爆豆一般的闷响。

  枪剑相交,一阵尖锐的轰鸣将寂静漆黑的夜空敲打得支离破碎。

  就算欧阳明在星痕套装属性的加持之下,仍然气血翻滚。

  薛玄烨轻咦一声,指尖上缠绕地灵气细线向后一拖,这八尺长五寸宽的重剑已被他握在手里,他一身血衣,帽檐压得很低,脸上露出一抹奇异之色,轻叹道:“不错,实力已无限接近高阶灵者,应该是这套装备所提供的力量吧?”

  他脸上露出贪婪之色,大手一挥道:“这装备,我要了!”

  这声音无比霸道,似乎他说要了那就是他的,你不点头哈腰,双手递来,那就得死。

  欧阳明脸色一冷,没有回答,反而冷哼一声:“杀——”

  五指用力一捏,长枪上的枫叶纹路从枪尖亮起,一个个如蝌蚪一样的符文跳动,向枪柄蔓延而去。

  欧阳明步法移动,长枪如泼墨一样凌空刺出,一阵阵破空之声响起。

  “还算有些本事,难怪能逃到这里。”薛玄烨长剑捏紧,身上气势沉了下去,仿佛变成了一座高山,手中动作没有太多的讲究,迎着那冷冽而来的长枪,简简单单巨剑回惊,这一剑,看似平淡,但剑招凶狠毒辣,又独具神韵,刚好等待长枪气机变缓的一刹,画出一条惊艳完美的弧线,如一道惊鸿,直接挡住长枪。

  磅礴的灵气在枪与重剑之前发生碰撞,天地之间聚起钟鼓和鸣的高妙之音。

  灵气倒转,轰然炸开,无数个小型气旋凭空出现。

  欧阳明蹬蹬瞪向后退出三四步,身体一个踉跄,强行将喉咙中的鲜血咽了回去。

  又是一步跨出,足足跨越两丈,长枪凌空一刺,直逼薛玄烨的心窝。

  这个在儋州信徒之中都极有地位的巅峰灵者,脸色不变,气机磅礴如海,脑海观想潮水,竟将剑当棍用,巨剑一偏,直接砸向欧阳明的脑袋,这是观潮重剑,他已练习了数十年,极为熟悉,每一招每一式都可信手拈来。

  观潮重剑,早起观潮,夜间观潮,取潮起潮落惊涛拍岸的重击之意。

  使剑如潮,至使一剑重过一剑,犹如潮水浪涛拍打小舟,越打越高,越打越重,直至将小舟打沉才肯罢休,并且每一剑使出,气势都会大涨,直至最终,气势会变得如巍峨磅礴的高山,每一剑拍出,都有惊天动地的威能。

  这一剑气机死死欧阳明,无论他朝那个方向躲避都会遭到无穷后手连击,观潮重剑,避无可避。

  薛玄烨有信心,这一剑足可将欧阳明擒下。

  一股巨大的危机感笼罩在欧阳明心头,他眼中狠辣之色一闪,戾气冲刺脑海,仰天长啸,厉声呐喊:“杀,杀,杀……”

  既然避不开,那就不避了,以硬碰硬,那又如何!

  精神世界之中,福至心灵一般突然出现一座万丈雪峰,轰然倒塌,大雪由山顶落下,一开始落雪不多,速度也不快,但不停积累,至山腰开始,厚积薄发,雪崩如可淹没天地,天地一片苍茫,群山颤栗,大地颤抖,雪崩之势,无可阻挡,又快又急,就如从天阙倒灌而下。

  欧阳明若有所思,突然眼中迸出一道精芒,他心中暗道,既然是观想雪山崩塌有所感悟,那索性,这种枪法就叫“大雪崩”!

  凝血长枪如感受到欧阳明的意念,配合着发出一声清脆悦耳的枪鸣,甚至可隐隐听出一丝桀骜。

  “大雪崩,撩天!”欧阳明怒吼一声,身上气势十足。

  长枪向前一轰,雪崩不息,枪势不止,这一霎,欧阳明心中那要将天都凿开的决绝与雪崩的不息之意完美融合。

  这是大雪崩,这是撩天,这是永不屈服。

  观潮重剑惊涛拍岸……

  撩天一枪澎湃无比……

  两者都是以重打重、以强对强的最强招式之一,只要心里有一点退缩的意思,凝聚出来的气势,就会一泻千里,瞬间消散,奔溃殆尽,这种招式,不能退,也不可退,这不单是为了胜负,更是信念与决心的争斗。

  一枪一剑在空气中碰在一起,厚重磅礴的力道让刀剑颤抖不已。

  这一刻,两人修为之上的差距就体现得淋漓尽致。

  欧阳明只感受到一股磅礴的力量从枪尖传到枪柄,传到手掌、手臂,再传到身上的每个细胞之中。

  但他身上的气势反而更强,雪崩不息,枪势不止,这就是大雪崩。

  再一次悍然而上,一次、两次,欧阳明每次出手都被观潮重剑拍飞,但雪崩之意却更为凝实。

  薛玄烨心中惊讶无比,脸上却不露丝毫,暗叹观潮重剑如惊涛拍岸,连绵不绝,竟未将这小子的气势压下。虽然他每一剑都将欧阳明拍得倒退,但他心里知道,单论气势与信心,他已经输了。

  不再迟疑,又是一剑拍了过去。

  欧阳明喉咙处一阵腥甜,催动丹田之中的灵气,由上向下一压。

  枪、剑在次相交!

  只听见“咔擦”一声,薛玄烨的重剑竟被这股力量硬生生拍断,惊飞而出,将一人和抱的大树齐腰斩断,树叶纷纷扬扬。

  欧阳明也被这股力量震飞,快速变招。

  一手巧妙的太极推手借势反身向林中逃遁而去,观潮重剑经过十次堆叠,力量何等恐怖。

  只见欧阳明就如一羽黑色流光,瞬间消失在薛玄烨身前。

  黎明前是一天中最黑暗的时候,夜色如墨,伸手不见五指。

  秋风吹动树叶,沙沙作响,欧阳明趁着夜色,身上穿戴着星痕套装,手中拿着凝血长枪,在这装备的加持之下,速度快极了,脚上如缠绕着一团雾气,逐渐从信徒扎好的“口袋”中跑了出去。

  但他却没有丝毫放松,因为他知道,就算借助地势,也拖延不了多长时间。

  血影与那位恐怖强者很快就会赶过来……

  忽然,一声灵兽的鸣叫从远处传来,这声音与鸡鸣类似,却更为浑厚,天空中第一缕阳光照在最高的的山峰之上,从东边绵延而来,将大地之上的黑暗驱逐,忽然,一条大河出现在欧阳明眼前,河水平缓,没有了一往无前奔腾不休的磅礴气势。

  一艘破败小舟系在岸边,上面全是灰尘,就像浓墨重彩的山水画。

  欧阳明风尘仆仆,脸上全是血渍,略显清秀的脸庞随着碧波荡漾,他吸了一口气,苦笑道:“好浓的血腥味啊……”捧起一把水,这影子里脊被水波搅得晃动起来,洗了一把脸,思绪清醒了许多,晨光从群山之间洒落,虫鸣鸟叫的声音传来,欧阳明思忖了稍许,长枪一挥,跃到残破小舟上面,身子一翻,藏到了船板之下,随着江流顺流而下,丹田中灵气催动,速度快到了极致。

  一炷香之后,一道充满愤怒的声音从天空中传来。

  “还真能跑!这次,我倒要看你怎么跑!让我追了一个日夜,就算是尊者,也足已自傲了,就算是死,你也该瞑目了吧!”这声音传出的同时,一股磅礴的威压从空中落下,卷动雾气,大地之上一片静默,方圆十里之内的灵兽全都匍匐在地,颤抖不已。

  欧阳明藏在水下,闭气吐纳,脉搏与心跳同时停止,就如一具尸体一样。

  “还不出来,莫非一定要我亲自出手把你揪出来不可?”这声音煞气凛然,传出的同时,天岚江中的河水忽然炸开,碧色连天,无数手臂粗细的水柱激射而出,暗流涌动不止,一些运气不好的灵鱼被水柱穿过,肚皮一翻,飘到江面之上。

  欧阳明屏息凝视,心守灵台,身上气息不露丝毫。

  天空中,离心脸上露出疑惑之色,暗叹,难道真的不在这?之前他还在十数里之外的时候,忽然感到一丝若有似无的气息。

  他身子向下一降,落在河边,细细观察一番之后,仍然毫无发现。

  河水平缓,小舟破旧,山林死寂,这一切均没有不合理之处。

  他血色眼珠转了一圈,开口道:“血影,走,看来真的不在这里,加派人手,就算将整条山脉围拢,也要把此人找出来,我倒要看看,他能逃多远。”

  血影一脸阴沉,点头道:“是!”

  两道长虹冲天而起,来也匆匆,去也匆匆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tongtianxianlu/817382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