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通天仙路 > 第八百章 一枪风华

第八百章 一枪风华

  欧阳明依然把自身气息收敛得死死的,就像是进入了龟息之中。

  半个时辰之后,一道白色影子从空中掠过,脸色阴沉如水,正是去而复返离心。他冷哼一声,脸上青筋冒出,如不停蠕动的青虫,与那恐怖的面容交映在一起,说不出的狰狞,尤其是他的眼眸,就像鲜血一样猩红。

  血影瞥了一眼,只觉得一股寒气直袭脑海,连忙把目光移开。

  又过了半个时辰,欧阳明嘴中吐了口浊气,一串气泡从水下冒出,接连在水面炸开。

  他闷在水里,深秋清晨的河水温度已经很低,但他身上的每一个毛孔,依然有细密的热汗流出,与清澈的江水混杂在一起,他吸了一口空气,忽然心生预警,欧阳明在顾不得其它,身体直接向外一偏,就在他向外一偏的刹那,这艘小舟直接被掌风震碎,一圈气浪向外蔓延而去。

  欧阳明被气浪向外一推,气血翻滚,嘴中一阵甘甜。

  离心脸上露出笃定之色,轻声道:“不得不承认,你是一个天才,若非是我灵机一动,再来查看一番,倒还真给你逃掉了,浪费了我这么多时间,你也算本事。”

  欧阳明摇了下头,越是危险时刻,他反而愈加冷静,将凝血长枪从储物袋中取出。

  他向前踏出一步,身影变得高大起来,身上的气势越来越强,在头顶掀起剧烈的罡风。

  欧阳明眼中露出决绝,似乎他身前的是尊者,他也要一战,这是一种百折不挠永不言弃的精神。

  无数雾气从前面飘荡而去,在他头顶凝绝一团白色气旋,这白色气旋不停向内塌陷,生了又灭,灭了又生,玄妙无尽,难描难诉。

  他手中长枪凌空一指,嘴中低喝:“凝枪!”

  这雾气快速翻滚,一层一层拨开,而在中间突然凝出一道金色枪影,金光向四周蔓延,一抹霸道之意回荡而来。似乎在这一枪之下,所有阻碍困难都会被瞬间粉碎,这是一种三山十海无物不断的强横意念,这是——道之真意。

  离心脸上露出一抹玩味之色,心里却无比惊喜,道之真意,这是道之真意,要是我能领悟,与吞噬之力配合使用?一想到这里,他的眼神,就变得火热无比。也罢,就先感受一下,说不定若有所悟,他双目一凝,严阵以待。

  可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形状古怪的头颅突然把金光从中间撕开,一下从金色光芒之中钻出,它眼睛一黑一红,就如两个屋檐上挂着的灯笼,大嘴张开,一股吞噬之力突然爆发,牙齿又细又密,发出刺耳的声音,蓦然向离心撕咬而去。

  离心一愣,但立即暴怒而起,不过两天的时间,他竟然连续被一个灵者耍了这么多次。

  原来,这道意一枪只是徒具气势,真正的杀招是那不知何时藏在金光之中的巨大头颅,而离心,之前还严阵以待,沉着应对,这简直就是一记响亮的耳光。

  他脸色铁青,立刻向后倒退而去,低声道:“血影,挡住它!”

  血影脸色一阵变化,最后一咬牙,身法一动,从空间袋中取出一把血色巨斧,斧头足有一丈,与一般的斧头不同,这斧头之上如有血雾弥漫,竟没有斧刃,血影脸上露出狠辣之色,提斧,冲刺,直接当着头颅一砍而去。

  头颅被血影挡住之后,离心手指向前一按,空气中突然出现无数根绿色藤条,就如杂乱的水藻一般,生意盎然。突然,这藤条的尖上沾染着一点猩红,就如一滴刚从眉心中取出的精血一样,直至最终,所有的藤条之上都沾满猩红,在风中摇曳,这一幕,足可让任何人心里一寒,阳光中,这藤条直接对欧阳缠绕而来。

  就算如此,欧阳明依然一脸沉着之色。

  他空间袋一声轻响,意念一动,一千零八个厚土阵盘同时飞出,首尾相接,一股圆**感浑然弥漫而开,阵盘快速旋转,雕刻在阵盘之上那如刀化痕的符文同时亮起,光芒万丈,一种似能压塌山岳的力量弥漫而开,竟暂时挡住了藤条。

  趁着厚土阵盘争取的这个时间,欧阳明手心的光芒亮起,幻境阵盘已被他捏在手中。

  这阵盘之上有无数条繁琐的花纹,相互重叠交错,看上一眼就有一种头晕目眩之感,多看几眼,似能把心神都吸入其中,但看过之后,却连一道线条都记不住,这就是幻,虚虚实实,真真假假,让人无法捉摸。与厚土阵盘上的厚重之意截然不同,幻阵阵盘讲究的是虚幻,就如镜中花,水中月,可看而不可及。

  欧阳明右手提凝血长枪,左手向外一推。

  强横的精神力融入环境阵盘之中,一股“幻”之意境爆发,竟直接向前笼罩而去,毫无征兆,防不胜防,一下笼罩了百丈范围。

  离心眼中稍一恍惚,就在时候,血遁腰带再次发出血光,就如一条最完美的抛物线一样将天空划成两块,而天空中,这头颅一口把斧头咬出一个切口,直接一个闪烁,消失不见。

  离心也终于缓过神来,眼睛里血色流出,把半边天空都染成红色。

  右手抬起,狠狠向下一压,之见这足有二三十丈的山峰,从山顶开始一寸一寸寸向下崩溃,到山腰时,这崩溃的速度蓦然加快,就如浆糊一样,直接被一下抹平,群山颤抖,乱石惊空而起,天岚江中平缓的江水也翻滚起来。

  离心尊者巅峰的速度全面爆发,化为一道血色匹练,连追带赶,激射而出。

  半个时辰之后,离心直接一步跨出百丈范围,眼神冰冷的看着下方一块足有百丈的青石。

  冷声道:“哼,又想利用地形逃走么,这次我一定抓到你。”他眼中露出强大的自信,尊者巅峰,全力出手有多可怕,那可是能够抹平一个城池的存在啊。

  声音一落,尊者巅峰的气势向下一压,一圈一圈无形的气浪翻滚而开。

  欧阳明脸色微变,脚下遁光一亮,朝山林中跑去。

  在他的身后一根碧绿的藤条迎风而长,对欧阳明缠绕而去,强大的气势压制在虚空之中,让欧阳明连取出阵盘都做不到,直觉得四周空气都朝自己挤压而来,就如陷入的淤泥之中,动作迟缓,就连思维都要被冻结了一样,他一咬舌尖,一股剧痛袭来,这才从这种诡异的状态之中挣脱出来,朝着山间快速奔跑。

  离心目露嘲讽,手掌抬起曲指一弹,藤条之尖再次泛红,每张叶片都长出藤条,在风中摇曳。

  忽然,“砰”地一声,这些藤条直接膨胀开来,铺天盖地,又密又急,就如泼水一样,朝欧阳明围去。

  欧阳明周围十来丈,藤条从各个角落钻出,一瞬间,树木,天空,大地都被藤条弥漫,就像进入碧绿的藤条世界。

  这藤条“轰”地一声,膨胀之后,再次收拢。

  这一霎,欧阳明如站在整个世界的对立面,似乎连空间都朝他挤压而来。

  藤条不停收缩,就连他的退路都已被切断。

  他脸色一狠,体内的天凤之火熊熊燃烧,四周空气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扭曲起来。

  欧阳体内热血沸腾,他的身子,筋脉,都被热血冲刺。

  我不想死,我不愿放弃,这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,声音轰鸣,逐渐将他的心神全都弥漫。

  “哪怕是尊者,我也要战,我的命,我要自己掌控!”他声音嘶哑,天凤之火全面爆发,全身上下每个毛孔中都冒出血汗,竟直接把他衣服染红,这是是永不屈服,这是血燃。

  “战!”他舔了一下嘴角的血汗。

  星痕套装之上那似雾非雾、似云非云的符文铭刻瞬间亮了起来。

  “星空之痕!”欧阳明低喝一声。

  他再冷喝一声:“星辰吐纳!”顿时,五道肉眼可见的青丝凭空凝聚,挡在欧阳明身前。

  这丝线极细,闪烁着寒星,只见青丝缓缓变暗,多了几分深邃幽深的感觉,相互连接在一起,变成一张大网,锋锐无比,对着不停收缩的藤条斩去。

  顿时,无数的藤条崩溃。

  但这藤条实在是太多了,无边无际,根本无法将藤条全都斩断。

  如果现在从高空往下看,就能看到,下方百丈所有的一切都被藤条所取代,并且就如一个不停收拢的藤球,朝一个圆心围去,这个圆心,就是欧阳明。

  离心瞥了血影一眼,轻笑道:“已经结束了,走吧!”

  正要从空中落下时,一阵耀眼的金光从藤条细微的缝隙中散出……

  藤条中,欧阳明手中的凝血长枪变成了一团金光,上面金色火焰跳动,那被拉长的枫叶纹路燃烧起来,那凝刻完成的符文燃烧起来,一切,一切,全部燃烧起来。

  这一刹那,欧阳明无比决绝。他手上肌肉收紧,用力一甩,凝血长枪化为一道金光,激射而出。

  这一枪代表的是欧阳明永不服输的信念,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决心。

  凝血长枪“轰”地一下在空中炸开,无数道枪影蔓延。

  所过之处,藤蔓瞬间消散,似乎四海八荒都阻挡不住,这一霎的光华,成了这片天空之中的唯一,天地轰鸣,一道磅礴的气浪向四周蔓延而去,无数参天大树与青色巨石化为粉末,再惊空而起,就像末日降临,所有的一切,竟皆泯灭,这一枪之威竟恐怕如斯,恐怕灵者巅峰,对上这一击也会头疼。

  欧阳明狠狠一咬牙,一拍血遁腰带,遁光聚起,画出一道抛物线,消失在混乱的天空之中……
  浏览阅读地址:/tongtianxianlu/818102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