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通天仙路 > 第八百零二章 一哄而散

第八百零二章 一哄而散

  虚空中,两道人影高高在上,就好似神灵一般俯视大地。

  而在下方无尽的密林之中,上百道身影在一定的区域内不停地穿梭着,他们尽心尽力地搜寻着欧阳明的下落。

  然而,这一次的欧阳明却像是彻底地消失在天地之中,无论他们如何寻找,都没有办法找到他的踪迹。

  薛玄烨的脸色铁青,他站在一处枝叶倒塌之地,那阴鸷的目光四处寻觅着,仿佛要在这一片虚空中寻觅到什么有用的东西。

  这里,毫无疑问就是欧阳明血遁之后的第一落点,虽说欧阳明也是一位强大的修者,但是血遁的速度奇快无比,几乎就达到了他能够掌控的极限,所以在降落之时,还是留下了一丝痕迹。

  在找到此处之后,所有人都以为,他们能够顺藤摸瓜般的追踪到欧阳明。

  毕竟,除了他们之外,天空中还有着两位尊者大人虎视眈眈地关注着这一切。一旦下方丛林中出现了什么大动作,或者是强大气息,肯定无法瞒得过他们的耳目。

  在不想惊动两位尊者大人的情况下,欧阳明唯有以最小幅度的方式逃遁,而这就是薛玄烨有着能够追上欧阳明的信心源泉。

  可是,就在搜寻了片刻之后,所有手下都反馈了一个让他难以置信的事实。

  他们已经失去了欧阳明的行踪,哪怕是循着那唯一的线索找下去,但也没有了任何痕迹。

  看着身边一张张显得惶恐无措的脸庞,薛玄烨的脸色变得愈发难看。因为他更加明白,稍候自己面对的,将会是怎样的局面。

  “搜!哪怕是掘地三尺,也要将他找出来!”薛玄烨愤怒地咆哮道:“他的行踪在这里断了,但一定不曾走远,找不到他,你们就别想活着!”

  他的声音在丛林中远远的传荡开来,所有魔神信徒都是心中大骇,但更加不敢违逆,以各种稀奇手段全力寻觅,更有甚者,还真的开始掘地三尺。

  薛玄烨犹豫片刻,硬着头皮跳到了一颗巨树的顶端,他的身体就像是没有了重量,踩在大树顶尖处随风摇曳:“大人,我等尚未找到欧阳明行踪。”

  血影沉默不语,甚至连目光都没有看他一眼,仿佛根本未曾听到这句话。而离心则是用着冷冰冰的眼神瞥了一眼,道:“还要多久?”

  薛玄烨心中发苦,无奈地道:“大人,我们正在搜寻,只要欧阳明还躲在这儿,就一定能够找到!”

  “哼,没用的东西!”离心陡然怒哼一声,薛玄烨的身体如遭雷殛,脚下一软,就此直接跌落下去,重重地砸穿了树枝,狠狠地落到了地面上。不过,在他的心中却是暗叫侥幸。

  离心大人虽然对他办事的效率不满,但毕竟没有下杀手,而是给了他一个弥补的机会。

  他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将欧阳明找出来,否则下一次,离心大人就未必会有这样的耐性了。

  天空中,血影轻咳一声,道:“离心,他们毕竟也是魔神大人的忠心信徒。想要找到他,并不容易啊。”

  这里是儋州,所有魔神大人的信徒都是他的属下,离心可以毫不在乎的杀戮,但他却不愿意看到这种无所谓的损失。

  离心咧开了嘴,阴冷的目光瞅向血影,冷冷地道:“没用的人,就算死光了,也不用可惜。他们若是无法完成我的命令,留着他们又有何用?”

  血影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,虽然心中不以为然,但却不敢在这个时候反驳。

  沉吟片刻,血影隐晦地道:“离心,我们两个也使用意念扫荡之法检查过,并没有找打欧阳明的行踪。可见他在隐匿之道上,确有过人之处。”

  离心轻哼一声,道:“那小子确实会躲,但我倒要看看,他能够躲到哪里去。”

  他的双目微微闭上,身上陡然间腾起了一道血色光影,这血色光影一开始还是极为淡薄,但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凝实厚重。

  血影的脸色微变,惊呼了一声,脸上竟然流露出了一丝惊惧之色。他的身形微动,似乎是想要就此远遁,但迟疑了片刻,还是不敢轻举妄动。因为他不知道,如果此刻他真的逃走了,那么离心究竟是继续施展秘法搜寻,还是放弃秘法,直接找他算账。

  哪怕是面对万兽尊者,血影也有着种种逃逸手段。但是,这些手段在离心的面前,基本上都是毫无用处的。他对于离心的忌惮和恐惧,远在其他巅峰尊者之上。

  “喝……”

  离心突地大喝一声,那声音化作了一道道肉眼可见的血色波浪,朝着下方汹涌而去。

  正在搜寻的众人都是一怔,他们不约而同地感到了这股血浪从自己的身体中穿透而过,在那一刻,他们的身上陡然间变得冰凉无比,就好似突然坠入了万年冰窖之中,要将他们活生生的冻毙。

  薛玄烨的神情微变,愈发的畏惧了。

  这是一种强大的秘法,利用血光波纹,任何具有生命气息的存在都无法躲得过去。

  但是,这种秘法对所有的生灵都具有极大的伤害性,哪怕对使用者而言,都必须动用本源之力。除非是迫不得已,没有人会如此疯狂行事。但是,这才多长时间,离心大人就已经忍耐不住了。

  莫名的,薛玄烨的心中涌起了一丝悲凉的感觉。

  在离心大人的心中,他们的性命怕是如同蝼蚁一般,微不足道吧。

  ※※※※

  欧阳明穿着披风,将自己全部裹在披风之内。

  他身上的所有气息,都已经被披风所遮掩,哪怕是一丝一毫也未曾泄露过。

  这披风果然具有着无穷的妙用,就连尊者级的神念扫荡,都没有发觉到。

  他以无比的耐性静悄悄地躲在一颗大树之上,从缝隙之中甚至于数次看到吞天余孽从树下走过。但是,无论他们是使用秘法探索,还是仰首观察,都没有能够找到自己的藏身之地。

  对于肥羊的贡献,欧阳明十分满意,他已经决定,回去之后,一定要提高肥羊的待遇,期待着它更多的产出。

  然而,就在他暗自偷乐,并且思考着应该如何做才能够从这位可怖强者手中逃脱之时,他的身形却是突兀的一颤。

  一股子难以形容的冰凉而恐怖的气息陡然间从他的身上飘过,这股气息并没有察觉到他的存在,但是那阴寒的力量却是无孔不入一般,透过了披风直接侵入他的身体。

  这气息是如此的恐怖,甚至于让他的身体都有着一瞬间的僵直。

  不过,就在下一刻,意识海中的头颅顿时爆发了,它张开了无底洞似的血盆大口,朝着无尽虚空一吸。

  顿时,那阴寒气息立即汇聚在一起,乖乖地进入了这张大嘴之中,彻底地转化为头颅的能量。

  然而,欧阳明的心中却是暗自叫苦,因为他知道,自己的行踪已然暴露了。

  不假思索地,他身形一晃,立即是化作一道虹光,从大树之下跃下,灵巧地朝着前方狂奔而去。

  就在他的身体刚刚离开大树的后一瞬间,虚空中陡然出现了一只巨掌,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拍在了大树之上。

  这颗不知道生长了多少年的无辜大树顿时被这一掌给生生的拍散了,化作无数断枝残叶飞舞在空中。随后,一道冷哼声响起,离心高大的身影已经出现在大树之旁,阴冷的声音中充斥着一种猫捉老鼠的戏谑快感:“逃?我看你哪里逃!”

  身形闪动间,他已经追了上去。

  然而,此时此刻,那上百道正在搜寻欧阳明行踪的魔神信徒中,突然有着半数以上轰然倒地,他们的身体不断地抽搐着,七窍中流出了鲜红的血迹,仅仅是片刻之间,他们就已经停止了呼吸,生命的特征彻底远离了他们。

  天空中,血影的目光中泛起了一丝淡淡的不甘和愤怒,而在下方,那些依旧活着的信徒们更是一个个跌坐在地,他们的眼眸中已经不再是惶恐,而像是一种失去了信仰般的不知所措。

  离心施展秘法之时,为了弥补自己的本源之力,竟然动用了吞噬秘法。

  不过,他所吞噬的并不是大众生灵,因为生灵的繁多斑驳,会让他在短时间内无法消化,并且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。

  所以,他竟然将目标对准了为他效力的魔神信徒,从他们的身上抽取了足够的血肉生命力量来支持秘法的释放。

  虽然秘法的释放让他顺利地找到了欧阳明的行踪,但是这个代价却是近乎一半信徒的生命。为了达到目的,离心果然是不择手段,但是,此次之后,其余活着的信徒又会有何想法呢?

  “轰,轰,轰……”

  听着远处传来的巨大轰鸣声,以及那以飞快速度远离的光华,剩下的诸多信徒们竟然都提不起半点继续追踪的兴趣了。

  薛玄烨抬头仰望,那视线穿透枝叶的遮挡,与血影大人交错。

  血影默默地转过了头,身形微动,没有任何表情的朝着远方飞了过去。

  薛玄烨怔了片刻,突然转身,高呼道:“走。”

  他迈开了大步,朝着相反的地方疾驰而去,分散在丛林中的其余信徒愣了一下,轰然散开,片刻间便已远离此地,不知所踪了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tongtianxianlu/818115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