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通天仙路 > 第八百零八章 漳州强者

第八百零八章 漳州强者

  一道艳红的血色如同长虹般的划过了天际,以不可思议的度飞向了极远方。

  终于,当血光落地之后,现出了离心略显狼狈的身影。他的脚步一个趔趄,但立即站稳,只是脸色早已变得异常难看。转身,朝着来路的方向张望了一眼,那眼眸中的怨毒之色犹如实质。

  在听了血影的叙说之后,离心得知凤族使者欧阳明竟然同时拥有魔神大人的传承,这个消息让他大为心动。

  年轻之时,离心也是一位虔诚的魔神大人信徒,并且努力修炼,一步步的踏足到巅峰境界。

  但是,当他晋升到巅峰尊者之时,却突然现,这已经是他能够修炼到的尽头了。虔诚的信仰,固然成为了他成长的最大动力,可是,当修为达到某种境界之后,这份信仰却成为了禁锢和束缚,让他故步自封,再难寸进了。

  于是,强大的野心逐渐冒出,取代了他的虔诚信念。

  特别是在得到这个消息后,他的第一个念头竟然不是维护魔神大人的传承,而是千方百计地想要将这两股力量据为己有。

  如果他能够成功的话,那么找到自己前进的道路,就不再是什么难事了。

  可是,原本一帆风顺之事,却因为两位强大的巅峰尊者插手而功亏一篑。

  万兽尊者也就罢了,他们相见并不是第一次,虽说山岳巨猿的种族天赋异常可怕,但离心也未必就会惧怕。但是,另外一位不知名的巅峰尊者虽然不显山不露水,却带给了他更大的麻烦和威胁。

  此刻,在他的身体之内,竟然有着一种诡异的力量驻留,任凭他如何运转功法,都无法将这股力量驱逐出去。

 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离心身形再动,悄然无息的离开了此地,疾行百里之后,来到了一个更加隐秘的地方。

  虽然这里是儋州,并不是他的老巢所在。但是,以离心的修为和经验,想要找一个隐蔽的地方,却也是轻而易举。

  打开空间袋,离心从里面取出了一只灵兽尸体,这是一头巅峰灵兽,已经有着可以冲击尊者的实力,但是在一次外出游历之时,恰好遇到了离心,被其斩杀之后将尸体收集起来。

  离心身为漳州吞天余孽第一强者,虽然信仰不在,但操控秘法的手段却并没有缺失。他也懂得一些吞噬秘法,只是效果远无法与欧阳明意识海中的头颅相比而已。

  此时,在秘法的操控之下,那只灵兽尸体迅快的干瘪,乃至于最终化为一片虚无。

  这可是巅峰灵兽的尸身,如果让欧阳明来吞噬,绝对是大补之物。但离心可是一位巅峰尊者,这具尸身所提供的能量只能补充一些消耗罢了。

  但是,当尸身全部消失之时,离心的脸色却是变得更加的难看了。

  因为他突然现,自己体内的那异种能量依旧没有消除,这个能量深深地扎根在他的体内,仿佛已经融入了他的血脉之中,哪怕是使用吞噬秘法,也无法将之驱散或化解。

  离心纷纷的一跺脚,整片大地似乎都在这一刻颤抖了起来。

  他知道,这个问题已经不是一时半会能够解决的了。

  突然,他的神情微动,抬头朝着某个方向看去,脸上更是闪过了一丝疑惑之色,喃喃地道:“奇怪,他为何要来这儿?”沉吟片刻,离心伸出一根手指头,一滴鲜血从中溢出,在虚空中化作了一只血色小虫子。

  随后,他屈指一弹,这个血色小虫子顿时穿入了虚空之中,瞬间不见了踪迹。

  离心缓缓地坐了下来,他的气息慢慢隐匿,仿佛与周围的空间融为了一体,哪怕尊者使用精神力量扫荡,也未必能够察觉到他的存在。

  一个时辰之后,离心忽然睁开了双目。

  远方,一道光华如箭般飞驰而至,那光华并不强烈,而且也没有任何的标示,除了因为飞行能够认出尊者的身份之外,就再也看不出半点端倪了。

  这光华落地收敛,一位蒙面男子双手背负,目光立即锁定了离心,并且朝着他缓步走来。

  此人对离心明显有着极大的忌惮,但气息敛而不散,脚步凝而不虚,竟然有着一种能够与之遥相抗衡的气势。

  离心轻哼一声,道:“你来这儿做什么?”

  那人停下了脚步,冷冷地道:“老夫来此,应该没有向你汇报的必要吧。”

  离心桀桀怪笑几声,道:“好吧,我也不管你为何来此了。”他顿了顿,道:“我受了伤,无法痊愈,你帮我看一下。”

  “你,受伤?”那人怔了一下,讶然道:“以你的能力,还有什么伤能够让你无法痊愈?”

  他深知离心的身份,而且也知道吞天魔神最强大的能力是什么。无论受到了什么样的伤害,只要有着足够的生命能量,吞天魔神就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恢复至巅峰状态。

  可以说,只要有充足的能量补充,吞天魔神一系,就是打不死的小强。

  而离心是漳州吞天余孽一脉的席强者,也拥有吞噬的能力,还有什么伤势能够让他也无可奈何呢?

  离心也不说话,只是吐了一口气,身体逐渐地放松了下来。

  看到他这副模样,那人略微迟疑片刻,终于是伸手一弹,一缕白光顿时笼罩在离心的身上。

  片刻之后,他出了一道惊疑的叫声,道:“离心,你怎么招惹五指峰了。”

  “五指峰……”离心的眼眸陡然一闪,道,”你认识这灵力的来历?”

  那人缓缓点头,道:“不错,老夫在百年前曾经前往五指峰做客,与儋州人族第一强者的枯荣大师见过一面。”他沉声道:“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,你应该是与枯荣大师交过手,并且中了他的生机潜伏之术。”

  离心眼中闪过一丝明悟,终于明白为何自己对这股力量束手无策了。

  吞天魔神的能力虽然强大无比,但在这个世界上,也并不是无敌和没有克制之法的。

  这生机之术,代表着万物生长之天道至理,正是能够与吞噬之力抗衡的一种能量。

  当然,哪怕是同一等阶的能量,也是有着高低强弱之分。在真正的魔神大人眼中,这点儿生机能量就算再多,也只能够给他当点心。但是,当这股力量侵入离心体内之时,却成为了他的心头大患。

  离心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,虽然明白了这股能量的来历,但是如何驱逐出去,却也是一件极大的难题。

  巅峰尊者虽然强悍无比,站在了灵界金字塔的巅峰。但是,他们一旦受伤,也将是一个巨大的麻烦,想要痊愈所付出的时间和代价,远比普通尊者要大得多。

  离心越想越恨,喃喃地道:“枯荣大师。”他声音中所带着的冷厉寒意,就连对面的蒙面之人都是忍不住微微寒。

  有着离心这么一个强仇大敌始终记挂着,只怕五指峰很难安稳了吧。

  不过,这里毕竟是儋州,就算是离心,也未必会长时间在此逗留的。

  那人沉吟片刻,缓声道:“枯荣大师虽然是儋州人族第一强者,但毕竟年岁已高,气血衰退,不太可能是你的对手吧。”

  他的言下之意就算,如果两人交手,离心能够获得最终胜利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。但是,为何一战之后,却反而身受重伤了。

  离心怒哼一声,道:“卑鄙的儋州人,他和万兽尊者联手,中途偷袭伏击,否则我又怎会受伤?”

  “万兽尊者?”那人的脸色微变,讶然道:“你竟然同时招惹两位巅峰同阶,你……”他的眼神颇为古怪,似乎是在无声的指责。

  离心狞笑一声,道:“怎么,你害怕了?”

  “哼,老夫不是害怕,而是不会做这等无脑的白痴之事。”

  “你敢这样说我?”离心眼眸中寒意大盛,道:“哼,别以为你现在身居高位,就可以肆无忌惮,如果昔年不是老夫,你又岂有今日之风光?”

  那人长叹一声,道:“离心,你的恩情我自然不会忘记,但你的身份特殊,这里又是儋州,还是低调一点的好。”

  离心怒道:“老夫受了这等重伤,你却要我忍气吞声……”

  那人一挥手,道:“你放心,这个仇不用你报,若是我算计的没错,枯荣大师的寿元已然无多,你只要安心静养,应该很快就能得到他陨落的消息了。”他的声音亦是带着一丝冷意,道:“只要枯荣大师死了,你偷偷潜入五指峰一趟,还有什么仇不能报的呢?”

  离心微怔,他默默地看着对方半晌,道:“好,老夫这就返回漳州修养,想办法驱逐这该死的生机。哼,希望你回来之时,能够带来好消息吧。”

  那人轻笑一声,道:“你放心,这是八九不离十的。”

  离心轻轻点头,双脚一跺,身形展开,化作一道虹光朝着远方疾驰而去。只是,在他此次飞行之时,其度已然慢了许多。

  那人目送离心远去,凝立原地也不知道想些什么,终于是一声长叹,也是朝着另一个方向飞去,片刻之间便已不见了踪迹。74
  浏览阅读地址:/tongtianxianlu/819949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