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通天仙路 > 第八百一十二章 凝血石

第八百一十二章 凝血石

  不过半晌,这面色发白的修炼者又用这新开出来的凝气石交换了十块奇石。

  屈正德笑道:“这修炼者要倒霉了!”

  果然,十块奇石切开,颜色斑驳,没有一点灵力波动。

  这面色发白的修炼者身体一颤,差点栽倒在地。

  “屈大师慧眼如炬,在下佩服。”欧阳明与郁修明同时开口。

  洛绮文的声音也幽幽响起,轻笑道:“看吧,我就说这人的根已经烂了,这样的人最没人情味,什么事都做得出来。”

  三人心里都有些许感慨,郁修明抱拳笑道:“欧大师,屈大师,接下来就看我们三人谁的眼力更佳了。”他眨了下眼睛,看向欧阳明,心中暗叹,上次在兽王宗炼器大比输给你,这次我可不会输了。

  虽然他这样想,但事实上他与欧阳明惺惺相惜,感情很好,这不过是相互之间加深友谊的一点小活动。

  欧阳明轻咳一声,眉毛一挑,故意开口道:“赌石方面,我运气一向很好。”

  屈正德也不甘示弱,轻声道:“对于切石赌石,我也略有心得。”

  话音一落,三人不约而同地对视一眼,相视一笑,一起朝奇石走去。

  而洛琦文眼中罕见地露出一抹狡黠,与她那妩媚面容,完美得一塌糊涂的曲线相互交融,当真美得一塌糊涂,她看着欧阳明背影,轻轻跟了上去。

  屈正德看了郁修明一眼,调笑到:“还是欧大师有魅力啊!”

  “是啊,他还年轻嘛。”郁修明轻声回道,说完就朝地宫角落走去。

  欧阳明走走停停,忽然,一道声音在他耳畔响起:“这么年轻竟敢来寻找天外奇石头,真是不知死活,待会不输得你裤衩都没了,老子脑袋砍下来当球踢。”一个马脸男子冷哼一声,看向欧阳明,他眼睛又细又尖,一看就是尖酸刻薄之辈。

  欧阳明眉头微皱,没有回答。

  郁修明则是眉头略皱,没好气地瞥了此人一眼。

  这马脸男子一脸嘲讽,鼻孔朝天,冷哼一声。

  洛绮文轻拉一下衣袖,开口道:“这人并不是九大宗门的人,常年混迹天外阁中,心胸狭隘,出手凶狠毒辣。”

  欧阳明轻声问道:“这可是儋州九大宗门之首,就连散修都能够进来?”

  余琦文声音脸上略有古怪,却还是回答道:“天外阁开门做生意,大开方便之门,来者不拒,况且若是敢在五指峰的地盘上闹事,天外阁必然配合五指峰共同追杀,与其不死不休。不单五指峰,漳州的七星宗也是这样,天外阁就在他的山门之内,也一直相安无事。”

  欧阳明点了点头,心中对天外阁这个强横的势力又有了全新的认知。

  没有理会这马脸男子,欧阳明拿起一块奇石,意念一动,将天凤之火探入其中,只见眼前五颜六色,极为斑驳,连一点灵力波动都没有,嘴里却装模作样地道:“嗯,这块奇石纹路不够清晰,尤其是后面这条,上窄下宽,一定不能出货。”

  洛绮文眼中精芒一闪,无比明亮。

  暗叹,莫非欧大师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。

  作为天外阁分阁堂主,她从小就与天外奇石接触,选石的造诣自然不俗。

  没过多久,欧阳明又拿起一块奇石,这石头似金非金,似木非木,石块上满是细密的小孔,小孔之中冒出一道彩光,流光溢彩,绚丽多姿,升在半空中之后,突然散开,就在其散开的瞬间隐隐可见白色的寒意闪出,而在那针孔周围长满绿色青苔,竟然如水一般流动起来,奇异无比。

  这石头摆在最显眼的位置,价格也非常高。

  是整个地宫中价格最高的天外奇石之一,竟要一件上品四阶法器作为交换,这简直就是穷疯了,漫天要价。

  欧阳明拿起之后,天凤之火探入其中,眼中光芒一闪,竟感受到一股精纯到了极致寒意,这寒意之强,仿佛是从九幽中传出,能将骨髓都彻底冻结,他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片冰雪世界,天地一片苍茫,大雪纷飞,北风呼啸。

  他的眼眸微亮,道:“洛阁主,我想要此石,可否为我切开。”

  可就在这时,一道嘶哑的声音将他从这种意境中挤了出来。

  “这可需上品四阶法器作为交换,你那得出来吗?况且,这块奇石已摆在天外阁数十年,许多大师都鉴定过,这是一块废石,你竟然想要切开,真是笑掉大牙了,败家也不是你这么败的。”这马脸男子竟然跟了过来,再次开口。

  而郁修明不知何时走到欧阳明身边,手里拿着一块通体雪白的奇石,冷哼之后,狠狠瞪了马脸男子一眼。这一眼,直接让这马脸男子心头一寒,身体徒然一软。

  开口劝诫道:“欧大师,这块石头确实不值,你看上面全是小孔,还会冒出气泡,这种华而不实之物,在赌石中,是一个大忌,而且价格太贵了,这种价格,足可切十余块天外奇石了。”他神色无比诚恳,看着欧阳明。

  而这马脸老者脑中如响起了惊雷,一脸苦涩,差点哭了出来,郁修明在五指峰极为出名,就算是他这个散修都极有耳闻。

  之前不但为了这小子瞪了自己一眼,这一刻,还称这个小子为欧大师,那此人的身份不言而喻,一定是那个锻造大师欧阳明。

  死了,死了,他心里急切,就像热锅上的蚂蚁,脸上的肉块一下子瘪掉,更像马脸了。

  但其实,在欧阳明的心里,根本没把这么个小人物放在心上。就像巨龙与蚂蚁,巨龙会把蚂蚁放在心上吗?

  恰在此时,屈正德拿着一块椭圆的奇石走了过来。

  这石头只有手掌大小,上面布满了无数条黑白相交的纹路,在石块顶部,一点墨色点缀,微微翘起。

  他看着欧阳明,脸上露出一抹古怪之色,试探地问道:“欧大师,你……你打算选这块奇石?”

  欧阳明点头称是,屈正德诚恳地笑道:“欧大师,恕我直言,这块奇石不值。”

  就在欧阳明准备回答的时候,一道如同沐歌一样的声音从欧阳明后面传来:“此物从天岚江源头捞取,天外阁以赤焰灼烧十数年,丝毫不坏,阁中长老亲自鉴定,仍然不知这是何种奇石,所以价格颇高,就考较诸位道友眼光了。说不定有惊人造化呢……”

  洛绮文看着欧阳明,眼底也有古怪之色。其实,这块奇石以她的眼光来看,近乎九成九的概率开不出东西,但身为天外阁主事人,有的时候她却不能实话实说。

  欧阳明抖了一下肩,抱拳谢道:“多谢郁大师、屈大师的关心,但在下心意已决。”

  见他这么执着,郁修明与屈正德同时吸了口气,不再言语。

  很快,一个黑袍老者走至场中,他手里拿着一柄刻刀,这刻刀极窄,上面无数个黑色符文闪动。

  屈正德做了一个请的动作,这老者眼中的浑浊褪去,轻笑道:“老夫越案之,屈大师好毒的眼光,这块天外奇石定能出货。”

  屈正德笑道:“承您老吉言……”

  越案之胸间浊气吐出,正襟危坐,身上气势沉了下去,变得古井不波。

  眼神没有丝毫晃动,他出手极稳,刻刀之尖如蕴含鬼神之力,每一笔落下都给人一种极为惊艳之感。

  越案之顺着黑色纹路缓缓下移,以点敲面,将这巴掌大小的奇石缓缓剥开。

  忽然,石块之上红芒一闪,磅礴的煞气从石块上流出,一阵冷风平地而起,直接将整个地宫之中的灵气全都搅动,这红光大甚,引动人们心中最原始的欲望,贪婪、名利、杀戮,长生种种负面情绪全都浮现。

  脑海之内出现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画面。

  地宫之中先是一静,但随之,粗重的喘息声回荡而开。

  无数修炼者红着眼睛,呼吸急促,看向这块血石。

  洛绮文唇若涂纱,红唇分开,极为性感,惊讶道:“这……这是凝血石?”她剧烈喘息起来,胸前酥胸一颤一颤,春光乍泄,但是这一刻,却无人欣赏,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凝血石之上。

  欧阳明先是一惊,但立即沉声说道:“屈大师,恭喜了,竟然是凝血石,我可是羡慕得很。”强横的精神力向前一压,脑中的幻觉全都消散,心中暗叹,传言果真不假,凝血石,果然蕴含奇怪的力量。

  郁修明摇了摇头,毫不掩饰眼中的羡慕之色,笑道:“屈大师眼光之毒辣,在下佩服。”

  而地宫中的讨论声极为剧烈:“竟然是凝血石,这已经十年未见了吧?”

  “是啊,不愧是锻造大师,眼光就是刁钻。”

  “要是我能切到……”

  诸如此类的讨论之声不绝于耳,喘息声越来越重,甚至还有两位心志不坚者彻底陷入环境之中,眼睛通红,就如要流出血来。

  所谓的凝血石,就是这种矿石之中,带着一股特殊的煞气,炼入刀剑铠甲后,每次攻击都有蛊惑人心志的效果,极为强大,可遇而不可求。

  洛绮文见这些修炼者眼中邪光越来越甚,灵者高阶的修为爆发,一圈风暴四散而开,声音冰冷地道:“哼,这种奇物,没有尊者修为根本保不住,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难道你们不懂?没有足够的能力,这东西就不是长生药,而是催命符!”这声音回荡之下,这些修炼者心中种种贪欲,就如镜子一样碎开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tongtianxianlu/822337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