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通天仙路 > 第八百一十三章 寒水石

第八百一十三章 寒水石

  冷风吹来,这些修炼者眼神无比惊恐,就像是刚从极热的火炉中捞出来的一样,全身上下都被汗水浸透,一时之间,地宫之内噤若寒蝉。

  洛绮文红衣如血,面容妩媚,长袖轻轻一挥,目光扫视一圈之后。

  眼珠一转,把目光移至屈正德身上,声音又淡又雅,笑道:“恭喜屈大师切出凝血石,这等眼光确实让小女子佩服不已。”她嘴唇分来,气吐幽兰,嘴角带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。

  屈正德连连摆手,摇头叹道:“洛阁主过誉了,这一次只是运气好罢了,当不得真。”

  郁修明手中握着一块奇石,手指轻抚过奇石之上的白色纹路,轻笑道:“屈大师,过于谦虚就是骄傲啊,之前我看你选石的时候可是信心十足,一脸笃定。”

  屈正德喉咙微动,正准备开口。

  恰在这个时候,场中越案之的双目再次变得浑浊,手里那旋转不停的刻刀最后一笔终于落下,没有一点颤抖,又平又稳,凝血石也露出了本来的样子。

  凝血石并不算大,只有核桃大小,血光闪耀,红得让人心颤,一股天材地宝的味道回荡而开,既香又甜,让人心醉无比。灵力波动极为磅礴,哪怕是最纯净的灵石,都不及它的百分之一,两者就如皓月与沙石,灵石是沙石,而凝血石就是皓月,隔着的距离是一整片天空,根本不可同日而语。

  越案之嘴中又吐出一口浊气,叹道:“凝血石在我的切石生涯之中,足可排上前十。”老者黑袍无风自动,咧咧作响,神色沧桑感慨,更有一抹难以压下的骄傲,显然切到凝血石,对他而言,也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儿。

  话音刚一下,手腕一番,一个精美的锦盒凭空出现。

  越案之苍老褶皱的手指弯曲,轻轻一弹,一道白光在指尖亮起,瞬间扩散而开,锦盒随即打开,伴随着一道小型指风一卷而下,直接将凝血石收入其中。此时,地宫上空淡淡的血光顿时散尽。

  越案之右手抬起,对着虚空狠狠一按。

  一个古怪的骷髅头从袖中飞出,幽光一闪之下,在锦盒右下角凝刻出一个与骷髅头如出一辙的图案,这图案通体黝黑,仅仅看上一眼,就可感觉到其中的森然寒意。

  欧阳明见状,眼中露出一抹思索之色,盯着锦盒之上的骷髅图案看了一眼。

  郁修明目光一瞥,把这个画面收入眼中,立刻笑着解释道:“欧大师,这个骷髅图可是天外阁特有的‘商标’,凡是天外阁中开出的奇石,都会在锦盒之上印入这个图案。”

  欧阳明轻轻点了点头,沉吟稍许,没有多问。

  越案之身上气息腐朽,气血稍显羸弱。

  缓缓走至屈正德身边,将锦盒递了过去,笑道:“恭喜屈大师了!”

  屈正德笑容灿烂,诚恳道:“承您老吉言。

  郁修明带着笑容走到屈正德身边,把手中的雪白的奇石递了过去,沉声道:“麻烦越老了……”

  越案之额头的皱纹全挤在一起,接过天外奇石,爽朗一笑道:“不麻烦。”

  右手将天外奇石颠起,眼睛一亮,叹道:“石块重六两一克,纹路杂乱,边缘微卷,隐透雪白流光,郁大师眼光一如既往地毒辣,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,老朽不如啊。”

  郁修明拱了拱手,轻笑道:“越老过誉了,况且,还不一定能切出东西呢。”

  越案之手中刻刀转了转。

  手掌握紧刻刀,眼中精光一闪,全神贯注,细长的刻刀就如一道幽光一般跳动起来,他动作不快不慢,带着一种特殊的韵律。

  没有跌宕起伏,更无波澜壮阔。

  但每一刀落下都给人一种另类的惊艳之感,似乎不是在切石,而是在雕刻艺术品。

  过了半个时辰,一阵白光从这石块之中迸发出来,与凝血石发出的光芒不同,这光芒极为温和,犹如氤氲又似琉璃,光芒清澈透明,似能将自身杂念全都摈弃,心里一切不堪纷杂的念头都融化了一样,就如阵阵蝉音在耳畔响起,可静心,可平气,让思绪如山泉水一样透明无垢。

  洛绮文瞳孔微微向内一缩,撩起耳边青丝,明媚白皙的脸庞之上全是惊喜之色,惊讶道:“这是可助入道的空灵石,尊者之下都有效用,修为越低,效果越好。”

  她故意顿了顿,眼中光芒无比灼热。

  过了半响抱拳一拜,道:“郁大师,恕小女子冒昧,不知你是否有将空灵石出售的意愿,天外阁给出的价格一定包您满意。”说完,她就目光灼灼地看着郁修明。

  郁修明耸了一下肩,笑道:“洛阁主说笑了。”

  洛绮文一脸遗憾,在她未开口的时候,她心中就有预料,会是这个结果,却依然抱着一丝幻想,但当她听到郁修明的确切回答以后,却还是忍不住一阵失落,并不是洛绮文没见过世面,而是空灵石太过罕见了。

  可明心静气,可明悟自身,若有悟性甚至能领悟天人合一、细致入微的境界。

  古人曾言,夫以铜为镜,可以正衣冠;以古为镜,可以知兴替;以人为镜,可以明得失。而空灵石的层次更高,则是以自身为镜,明悟是非因果,自身不足。

  地宫之中的修士脸上全带着羡慕之色,恨不得取而代之。

  一个光头大汉眼中红芒一闪,赞叹道:“传闻郁大师眼光毒辣无比,半年之前曾切出雨花石,本来我还心有疑惑,不肯相信,现在看来这一切都是真的。”

  “哼,雨花石的价值岂能与空灵石相比?”一个汉子拉下帽檐,冷哼一声。

  “就是,空灵石的价值可是与凝血石相当。”

  种种赞叹之声回荡而起,郁修明在五指峰颇有一种天下谁人不识君的意味,所以这些修炼者也不敢生出其他的坏心思。

  一刻钟后,越案之手上的动作放缓,刻刀亮起的纹路也黯淡了下来。

  他将胸间浊气吐出,从那种古井无波的状态中退了出来,神色略有激动。

  空灵石躺在他的手心之中,只有拇指大小,颜色如朝阳映雪,毫无杂色,就如最纯洁的白玉羊脂。

  越案之手腕一抬,向外一推,空灵石已平稳地落入锦盒之中,这时,他才将额头细密的汗珠抹去。

  郁修明心思通透,主动迎了上去,拱手道:“越老,辛苦了!”

  越案之把锦盒递了过来,摆了摆手:“要是每天都能切出特殊属性的奇石,就是累死我也愿意啊!”

  随后把目光一偏,看向欧阳明,嘴角抽起,脸色极为古怪。

  试探地开口:“欧大师要……要切这块奇石?”

  欧阳明微微颔首,笑道:“麻烦越大师了。”心里也有几分火热,之前他用天凤之火感受时,只察觉到一股森然的寒意,但是何种奇石,却并不清楚。

  郁修明与屈正德同时摇头,露出一脸苦笑,而洛绮文则一脸玩味。

  可以说,地宫之中的修炼者,没有一人看好欧阳明。

  越案之摇了摇头,不再言语,衣袖轻轻一挥,这奇石被灵力一卷,凌空飞出。

  眼中光芒缓缓凝聚,一种厚重的气势蔓延而开,他正襟危坐,气机圆润如一,心守灵台,突兀地,眼中精光一闪,一道红色弧线从刻刀刀柄向刀身蔓延,发出一声清脆的低鸣,就像活过来了一般。

  老人出手极稳,对身上每个毛孔掌握都入微入精,做到“一羽不能加,蚊虫不能落”的地步,身上的肌肉、骨骼、经脉,内脏都达到微妙的平衡,如庖丁解牛一般把石块层层剥开。

  奇石之上那细密的小孔“扑哧扑哧”冒出一丝寒气。

  所有的修炼者都死死地盯着越案之手中那不停缩小的奇石。

  屈正德轻拍了一下郁修明的肩头,沉沉叹了口气。

  显然,这两位在锻造之上造诣极深的大师,极为悲观。

  半个时辰之后,越案之手腕一抬,刻刀随着他的动作向外一拨,碎石从刻刀之上抖落。

  徒然间,一道淡淡的青光散出。

  一股寒意伴随在青光之中,蓦然扩散,这寒意之强,直接让地宫之内飘起雪花,白茫茫一片,一片苍茫,如陷入寒冬腊月。若只是如此倒也罢了,只见一道寒风凭空凝聚,卷动风雪,旋转不停。

  “你们快看上头!”有人惊呼出声。

  这些修炼者只觉得身体一冷,一股冷冽的寒气在体内肆虐。

  抬头看去,只见地宫顶端的青石之上,一条条白色冰锥出现,形状各异,垂挂而下,如倒悬在破旧屋檐上一样,寒气四溢,这一番奇异的景象让所有人心神震动。

  洛绮文呼吸急促,一脸惊骇道:“这时五行石之一的寒水石?”

  “寒水石?”郁修明一脸疑惑。

  屈正德脸色凝重地点了点头,把话语接过:“传闻一百年前,有一位前辈名为幕落雪,她天资卓绝,以一种让人惊恐的修炼速度登临尊位,并且精通锻造,将一枚寒水石融入长剑之中,曾一剑冰封数十里,这柄剑,也被她取名为寒水剑。”

  这声音回荡之下,场中如平地惊雷。

  所有人心中只剩下一个声音,一剑冰封数十里……

  这声音如成为唯一,在脑海之中轰鸣而起。

  半晌之后,越案之手中刻刀停下,他手臂不停地颤抖。

  走到欧阳明身前,叹道:“欧大师,谢谢你,老朽这辈子就想亲手切一块五行石,没想到这么梦想在这里达成了,朝闻道夕死足矣!”

  欧阳明轻声开口:“越老言重了。”

  地宫之中脸色变幻,神色极为复杂,盯着欧阳明。

  屈正德与郁修明苦笑不止,同时开口:“欧大师眼光之准,决断之准,在下佩服。”

  欧阳明摇了摇头,叹道:“只是运气好罢了……”

  屈正德神色一动,轻声问道:“欧大师,炼器大比,我俩就用今日寻到的奇石炼制如何,这是我首次见到寒水石,见猎心喜,还望欧大师勿要见怪。”

  欧阳明眼睛一亮,回道:“屈大师的提议,正合我意。”
  浏览阅读地址:/tongtianxianlu/822350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