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通天仙路 > 第八百四十一章 顿悟

第八百四十一章 顿悟

  大地银装素裹,绵延的山脉被大雪覆盖。

  雪色连天,寒雾被呼啸而来的北风吹散,树林荒凉,欧阳明在风雪之中缓缓前行,他头上堆满积雪,鬓角全是雪白的冰花,路途孤寂,留下的一连串的脚印很快就被大雪覆盖,抬头远眺,大地变成一道无边无际的白色弧线,与昏暗的天空相接,蔓延至远方。

  苍鹰、大黄、多臂金刚紧紧跟在他的身后。

  欧阳明捡起一根枯树枝,拖在身后,在雪地上划出一条弯弯曲曲的弧线,笑着问道:“苍鹰,你现在已经到了灵者高阶巅峰了吧?”

  苍鹰飞在天空之中,看了多臂金刚一眼,脸色复杂,点头称是。

  大黄身上的毛发油光发亮,无比柔软,嘴角勾起,露出一口尖牙。

  “建立商号的事情怎么样了?”欧阳明手上的力道更重了几分,把枯枝压到雪层深处,积雪向两边飞散,留下一条清晰的痕迹。

  大黄滚圆的身子摇晃起来,把身上的积雪全部抖落,回答道:“有兽王宗的支持,天外阁的推动,在兽王宗的地界之内,发展迅速,可在兽王宗控制的地界之外,就受到了各大世家的打压。”

  欧阳明摇头叹了口气道:“蛋糕本来就只有这么大,那些地头蛇,自然是不愿意分的。”他故意顿了顿,眼中忽然露出一抹霸道之色,道:“既然不愿分,我们抢就是了,有天外阁作为后盾,闹大了也不怕。”他眼中精光一闪而逝,暗叹,这样也能试一试天外阁的底线在那儿,这种超级势力,他可不信对方真会这么好心。

  这天大的道理,说开了也就一个“利”字,否则也不会说天下熙攘皆为利往这种话。

  多臂金刚摸了摸头,显得极为憨厚,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,踏入尊者境界以后,因为本命契约的存在,他对欧阳明更为敬畏,这个时候,他才能真正感受到,天凤之火的威力究竟有多么强大,那简直就是可将世间一切都焚毁的力量,那是——无敌。

  欧阳明把进入灵界以后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地梳理了一遍,事不分大小、不分巨细,都细致入微,确定没有纰漏之后,缓缓向雪地深处走去。

  山脉愈发陡峭,看着前方崎岖的山路,欧阳明眼中也露出感慨之色,道:“武涵凝之前在绝壁上的房间里曾对我说过,人磨墨,墨磨人,这个过程是炼心,而现在,我们走在这崎岖的山路上,速度不急不缓,脚步一高一低,难道就不是炼心了?”

  他的声音在荒凉的山林中传得很远……

  他就如一个普通人一样向前走去,身上的灵力波动渐渐散去。

  手里拖着一根枯枝,目光平淡安闲。

  大黄正要开口,却被多臂金刚用眼神止住。

  几头灵兽跟在欧阳明身后,没有发出一点儿声音。

  欧阳明任由纷飞的雪花落在自己头顶,每迈出一步双腿都深深陷入积雪之中,身上气息平缓,彻底融入这风雪之中,成了这片世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,每一步都暗合天道,就像这一步本就应该这样迈出去,多一丝少一毫,就会有了瑕疵一样。

  多臂金刚眼中露出骇然之色,这一刻,在他的感知之中欧阳明的气息彻底消失了。

  虽然在他的身影就在眼前,但用精神寻找时,却空无一物。

  如果这一幕让枯荣大师见到,一定会惊讶得说不出话来,因为这是他梦寐以求的顿悟天地至理。只要进入这种境界,就会得到难以想象的好处。

  多臂金刚将声音压到最低:“远远跟着,不要打扰主人。”

  大黄与苍鹰面色凝重地点了点头,隐藏在了暗中。

  不知走了多久,一条大江出现在欧阳明眼前,这是天岚江。江水之上飘荡着寒舞,江水平缓,没有了一往无前奔腾不休的磅礴气势。

  欧阳明心里正在想着,要不坐着飞毯过江。

  就在这时,一艘小船从江水之中缓缓驶来,舟船靠岸,一位老丈系好船只,他穿着蓑衣,手指冻得通红,脸上千沟万壑,皱纹斑驳,露出一口被烟熏黄的牙齿,爽朗一笑,道:“嘿嘿,等急了吧?现在是冬天,天气冷,过江的人少,肯出来摆渡的人也就更少了,快上船吧,船上烧有火炉,温了一壶浊酒,酒是自家酿的,不值什么钱,也不够香醇,但喝了也是可以暖暖身子的!”

  一边说着,一边跺了下脚,从船上取出一块木板搭在岸上,用力敲了敲,确认不会滑落水中之后这才起身。

  一看就是个实诚的摆渡人。

  见到这个画面,欧阳明的心如镜面一样平静,似有一种所求而求不得之物就呼之欲出了一样。

  他没有强求,反而顺其自然,顺着心性,缓缓走了过去,抱拳笑道:“刚来一会,多谢老丈。”

  老人手上全是老茧,提起下肩上的蓑衣,摆了摆手,瓮声瓮气道:“这可是要收钱的,可不能白坐,人老了,就靠这点收入,要是年轻时候,来来回回都不带喘气的,那时候载你一程倒还行……现在可不行,要收钱的。”他再补充了一句。

  言语未落,一位明眸皓齿的小姑娘从船舱中探出头来,眼中透着羞涩,还有好奇,看了一眼就转身回到船舱了,老丈一脸宠溺,笑道:“这是我孙女。”

  片刻后一拍大腿:“你看我都糊涂了,快上船,快上船。”

  欧阳明立即踩着船板踱步走到船上,进入船舱之中。

  船舱角落里,小姑娘拿着蒲扇散着炉火,阵阵热气溢出,火炉上温着一壶浊酒,酒香四溢,小姑娘好奇地打量了欧阳明一眼之后,柔柔一笑。

  老丈手中的竹竿轻轻划水,笑道:“小姑娘平时认生得很,没想到倒与公子有些投缘,丫头自小父母双亡,跟了我,这些年与我在此摆渡,风吹雨打,受了不少苦。可惜是个女娃,要是个男娃,砸锅卖铁我也要让她识字,读书人,多好听,说出去倍有面子。”

  欧阳明就像看到前世了自己,眼中闪过怜惜,踱步走到女孩身边,捏了捏她红润的小脸。

  小女孩把手中扇着炉火的蒲扇放下,抓出一把瓜子,递给欧阳明道:“喏,哥哥,给你吃!”

  老丈又笑道:“这小妮子平日吝啬得紧,平日里就算小老儿都休想吃她一枚瓜子,小老儿在此摆渡三十年,她跟我也有六七个年头了,却从没有将怀中的瓜子分给别人,就连开口说话的次数都屈指可数。”

  欧阳明的目光愈发怜惜,将她手中的瓜子接过之后,她羞涩一笑,把从耳边垂下的小辫子撩到后面。

  从身后拿出一根枯黄的竹竿,伸到江河之中,不一会竟钓上一条鲤鱼。

  这时欧阳明才看到,这竹竿之上竟然什么都没有,这鲤鱼是直接咬着竹竿被小姑娘拽到船舱之中。

  欧阳明心里大吃一惊,开口问道:“这小妹竟只用竹竿钓鱼?”

  老丈憨厚一笑,答道:“这世间的事儿,哪有那么多理,说得通就成,天道有常而事事无常……就如这鱼,或许也有一日能越过龙门,施云布雨、广施恩泽。”

  “心有多大,天地就有多大,这是江,也可是海,均在你一念之间,你看江边的雪山,仅有百丈,那是因为你的心不够宽广,只能装下这一座山,要我说,这山可顶住苍穹,这山一定就可顶住苍穹。”老丈的声音爽朗,却有一抹难言的感悟回荡其中。

  这声音传到欧阳明耳中,直接让他心神轰鸣,嘴中囔囔自语道:“天道有常而世事无常?心有多大,天地就有多大?”怔怔看着眼前奔腾的河水,如忘记时间、忘了地点,不知过了多久,舟船终于靠岸,将船钱付过之后,看着逐渐远去的船只,抱拳一礼。

  欧阳明的眼中露出思索之色,不知为何,在他的眼中,在他的心中,那一座百丈来高的雪山突然间就如没有限度的增长起来,他怔怔地看着大河,眼眸之中的光芒越来越亮,一直低声重复着老丈的话语。

  就在这时,欧阳明眼中精光一闪,丹田之中的灵气剧烈翻滚起来,心中的桎梏彻底破碎!

  在他的眼中,那天岚江边的雪山突然间变得越来越高,百丈、千丈、万丈……最终将苍穹都刺出一个窟窿。

  而欧阳明眼中也倒映出雪山之影,一座千丈大小的雪山出现在他精神直接之中,一寸一寸拔高,如没有极限地拔高,这是大雪崩,这是顿悟天地之力。

  可以想象,当这座雪山有万丈甚至数十万丈,使用大雪崩催动道意一枪的时候,将会有多可怕?若这雪峰足够高,恐怕他会成为第一个以灵者境界灭杀尊者之人。

  欧阳明精神世界之中的雪山巍峨磅礴,越来越高,傲然而立,山顶的雪层越来越厚。

  终有一天,雪崩落下,一定能迸发出最绚烂的光芒,雪崩不息,枪势不止,这一枪,是可撩天、可灭神,无可阻挡的一枪。

  可以说,这一次顿悟,对欧阳明的好处难以想象。

  欧阳明精神世界之中的雪山越来越厚,山顶寒雾萦绕,他眼眸睁开,对着天岚江重重一拜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tongtianxianlu/831660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