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通天仙路 > 第八百四十二章 薛家

第八百四十二章 薛家

  欧阳明双目开阖,目光深邃,就如一片沧桑悠远的星空,平淡安闲。

  一道巍峨磅礴的雪山之影倒映在双眼之中,他一身白衣,竟有点儿一骑绝尘的意味。

  过了半晌,他眼中的雪山之影淡去,就连他整个人的气质都发生了巨大的改变,就如插在雪山之巅坚冰之中的长刀,锋锐无比却又寒意森然。

  多臂金刚、苍鹰、大黄同时出现,眼中均露出欣喜之色。

  大黄吐了吐舌头,欣喜道:“小明子,你突破了?”苍鹰与金刚也目光灼热,竖起耳朵听着,唯恐错过一点细节。

  欧阳明身上迫人的锋锐与寒意散尽,摇头道:“暂时没有,却也差不了多远了。”

  收敛心神,他长长地吐了一口寒气,道:“走吧!”

  一人三兽缓缓前行,背影渐渐模糊,彻底消散在这片风雪之中。

  不知走了多久,一座破旧古庙出现在欧阳明的视线之中。他看了看天色,沉吟道:“天色已晚,别赶路了,在这里避一晚吧。”

  三头灵兽自然没有丝毫异议,破庙中,欧阳明低头看了看身前杂草,不管脏不脏,捡起一根叼在嘴里。

  用竹签挑了挑油灯灯芯,破庙之中顿时明亮了几分,他身后的影子随着昏黄的油灯火光在布满蛛丝的木窗之上摇曳而开,看着窗外飘落的雪花,继续观想精神世界之中的磅礴雪山,可以想象,等着雪山塌陷那一枪惊出之时,必然惊天动地,天崩地裂。

  ※※※※

  天地一片苍茫,寒风呜咽,纷扬地雪花把天空搅得支离破碎。

  一道人影从远处奔来,红色衣裙随风飘舞,如一团激烈而又绚烂的红花,到了近处,这才露出一张千娇百媚的面容,碧玉年华,脸上却风尘仆仆,带着化不开的担忧之色,腰间青色衣裙没过多修饰,清爽自然,右手小手指不由自主地攥紧衣角,如同受惊的狐狸。

  她围着一片怪石嶙峋的山丘转了一圈,看着不远一个荒废的寺庙,露出思索之色,那青灯古庙,应当是苦行僧的落脚之处,心里嘀咕着要不要去里面看一看。

  然而,心念一转,还是不可节外生枝。身形展开,又转了一圈,直到确定无人跟踪之后,才跃到一块巨石之后,揭开杂草,钻入一个隐蔽的洞穴之中。

  山洞内,端坐着两人,一人外表成熟稳重,是个中年男人,脸色苍白如纸,头发散乱,嘴角有血迹残留,全身上下散这黑气,显然正在疗伤。而另外一位,年龄比女子稍大,衣着华贵,五官端正,皮肤白皙,但是脸上却失了稳重,眼中满是慌乱之色,一看就是个只会花中猎艳、声色犬马的风流公子。

  看到少女回来,衣着华贵的少年连忙站起身来,屁股离地,主动迎了上去,嘴角挤出一抹难看的笑容,问道:“萱乐小妹,可有什么收获……可有……可有贼人追来?”

  被唤作萱乐的少女看了一眼疗伤男子,压低声音道:“此处偏僻,贼人找不到,暂时没有人追来。”说话的同时,她心里的石头,也落了地,轻轻挽了一下腰间的长剑,铮的一声轻鸣。

  她眼中露出担忧之色,似这天下之大,已经找不到她的容身之所了,就如河水中飘荡的浮萍,只能随波逐流,哪里停下,哪里就是家,或者直接被波浪大沉。

  衣着华贵的年轻人长松了一口气,嘴里浊气吐出,连声道:“没人追来就好,没人追来就好。”手臂拍着胸口,显得有些后怕,疗伤的中年人忽然双目开阖,暗自叹息一声。

  “薛大伯伤势如何了?”萱乐摸着腰间长剑,沉声问道。

  这年轻人主动答道:“薛大伯已服了一枚化血丹,再有半个时辰便能稳住伤势,再过几日,就能护住我们悄悄离开只要到了汇寻城,便算躲过这场浩劫了。”

  萱乐微微颔首,精致的下巴点了点,走到山洞口,盘膝而坐,勾动丹田中的灵气,气机稍有阻塞,不时眼中泻出精光,全神戒备起来,以防万一。

  过了半晌,她取出一块玉简。

  这玉简之上以前写有无数薛家之人的名字,但如今,这玉简之上的名字却零零星星,而九成以上的名字都被抹去,显然魂灯已经熄灭了。

  “唉……”她叹息一声:“大墟中得到的宝物,我看是催命符还差不多。树大招风,树倒风更大啊!这一次的大劫,不知到何时才能过去……”她原名薛萱乐,是薛家之人,但三月之前,惨剧蔓延,藤家之人忽然袭杀而来,若非她外出历练,肯定也是在劫难逃了。

  “是啊,这玉简之上的名字只剩这么几个了,薛家真的倒了……”少年开口附和。

  他名薛源,是家族的核心弟子,灾难发生后,在族中强者的护送之下,逃了出来。

  薛萱乐脸色哀伤,心中更是愤愤,陡然间杀意凛然,怒道:“藤家!”此仇,永铭在心,绝不敢忘。

  天空阴沉,北风呼啸,朵大的雪花纷飞而起。

  忽然一阵钟声“嗡嗡翁”地响了起来,震耳欲聋,整个山洞,剧烈摇晃起来,砂砾如龙,一圈一圈卷上天空,卷动一股无形的气浪。

  这声音愈来愈急,就如泼水一样,没有间歇,就像一记记重锤重重敲打在三人心底,每落下一声,都让三人面脸色急变,越变越白,最后嘴角溢出鲜血。

  “快走,快走……山洞快塌了!”中年男子脸上露出急切之色:“这是灵者中级的强者,就算是我没受伤之时,也都未必挡得住。”他怎么都想不到,藤家竟然会派出这种强者来追杀他们,心中除了骇然,更有着无尽绝望。

  三人同时向外逃窜,空气冰冷,但凉不过人心。

  雪层覆盖大地,露出一片让人心悸的寡白。

  一道邪魅的声音再次响起:“还以为你们可以躲在山洞之中一辈子不出来。”

  伴随着这声音,钟声再次轰鸣,一道无形的音浪扩散,直接让三人七窍流血!

  薛源喷出一口鲜血之后,一下子瘫软在地,大口大口喘着粗气。

  薛萱乐一手攥着衣角,一手拔出佩剑,神色凄然,暗叹,还是结束了啊。

  嘴中鲜血如雨,将雪地染得一片殷红,很快就被寒气冻结,可看到鲜血之中清晰的脉络。

  而那头发散乱的中年男子,双目喷血,强行提刀聚气,七八丈长的大刀凌空一滑,白光一闪,如同惊鸿,灵者中阶的气劲迸发,刀光剑影,向着天空冲去,罡风向前方一搅,直接让他头顶十丈之内天空轰然一静,空气炸开,冷喝道:“给我滚出来,畏首畏尾的无名之辈。”

  但这钟声依旧未停,频率却缓了下来,调笑道:“北风呼啸,大雪飘落,杀人的好天气啊!鲜血顺着刀尖流在雪地之中,被冻结成冰晶,就如玉女端坐绣出的梅花,凄然美丽,身体再被风雪一埋,干干净净,啧啧啧,就两个字——舒心。”

  “呼呼!”

  薛萱乐只觉得心头一冷,似有一道目光肆无忌惮的打量着自己。

  “哟呵,好一个美骄娘,还是个处……便宜我了,用作鼎炉说不定我还可突破目前的境界!”这声音轻浮淫邪,传出的瞬间,天空中无数雪花凝聚成一只巨手,一把抓向薛萱乐。

  薛萱乐的身子如被定住了,一动不动,连思绪都没有了。

  就算想要自爆丹田都做不到,任由这大手抓向自己。

  就在这时,一道充满蛊惑的声音从空中传来:“若是你将大墟中得到的宝物交出来,或者说出下落,或许我可以放过你,否则,藤家的手段,你想必知道的。”这由风雪凝聚地大手,也顺势停在薛萱乐的头顶。

  破庙之中,欧阳明眼睛一亮,囔囔自语道:“大墟中得到的宝物?”他就见过一次从大墟中的宝物,那就是邱成旺的绝命棺,现在再一次听到,又想起精神世界之中那种的召唤之感,不由得嘴角一笑,身形微动。

  北风吹动不远处的古庙残窗,山门倾塌破败,忽然,一点昏黄的灯火亮起,竟直接穿透风雪,被几人看到眼中,不知为何,自这暗淡烛光出现,这三人心里的恐惧就像是被这烛光驱散了一样。

  而隐藏在暗中的人,只觉得这光芒无比刺眼,让他的心中竟有一种恐惧之感。

  “聒噪!”同时一声冷哼从这倾倒的山门之中传来,这声音听不出年龄,但很是悦耳,似带着某种神韵,一道无形的音浪扩散,掀起狂风,搅动风雪,这由雪花凝聚的大手突然破碎,纷纷扬扬,飘洒而开,风更急了,雪也更大了。

  藤骄脸色无比凝重,在黑暗中显出身形。

  他头发干枯,身子瘦弱不堪,眼中全是邪气,却依旧对着天空重重一拜:“晚辈藤家内门长老腾骄,打扰前辈清修,还望赎罪,这几人是薛家余孽,如今在漳州人人喊打,还望前辈勿要多管。”这声音谦卑,但有软有硬,先点出自己是藤家内门长老,地位崇高,再点出这几人的身份,没有靠山,若要强行出手,恐怕会得不偿失。

  “哼,巧取豪夺,该杀!”仅仅听到这只字片语,欧阳明已把事情的脉络推测出了大概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tongtianxianlu/831669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