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通天仙路 > 第八百四十三章 同行

第八百四十三章 同行

  天空昏暗!

  欧阳明吼出的声音直接让腾蛟喷出一大口精血,他不敢迟疑,身子一动,向密林深处飞遁而逃。

  遁光刚起,一阵无形之风刮来,将地面落雪凝聚成为一个金色手掌,脉络清晰,纹路环环相扣,其上有一抹灵气在外围回荡,至其意不散,直接捏向腾骄,这速度太快,根本避无可避。

  “不!”这声音凄厉无比。“敢杀藤家之人,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,都必死无疑!”

  “哼,聒噪!”这大手一捏,天空中飘起血色,犹如火红的玫瑰在黑夜之中绽放,亦如黎明时开出的娇媚花朵,无数血水滴下,就像一个红袖添香的女子以风雪为针,大地为布,勾勒出优美的山水画。

  大雪封山的天气,果真好杀人得紧!

  不过半晌,这人皮已被大雪覆盖,再无一丝痕迹。

  这一幕,在几人眼里,就如成为永恒了一样,那一只金色巨手,那淋漓的鲜血,那惊鸿一击,以及这霸气的声音全部定格。

  薛萱乐瞳孔猛地向内收缩,桥舌不下,只觉得心跳都停止了,暗叹,灵者中阶竟然没能挡住一击,这种修为,在薛家之中,恐怕只有少数几人能做到了吧,这暗中出手的前辈,究竟是什么修为?

  整片天地只剩下呼啸的风声,过了半晌,还是薛海崖首先回过神来。

  他仰天一拜,重重作揖:“多谢前辈出手相救,这等恩情,无以为报。”

  薛萱乐怔了片刻,也连忙拜谢,就连薛源这只知道声色犬马的富家公子都神色凛然,但夜空昏暗,只有风声在耳畔回荡,哪还有什么声音?更无半个影子,就如同之前那一幕是梦幻、是虚影一样。

  天空漆黑,如一头张开血盆大嘴吞噬而来的凶兽,一种劫后余生之感在三人心中浮现。

  “我们得早日赶到约定的地点,这样才能活下去,否则,像今日这种情况,一定会数不胜数,今晚风雪太大,先找地方避一避吧。”薛海崖轻轻抹过刀锋,用力吸了口凉气,只觉得一股冷冽寒气流入体内,顿时浑身一个激灵。

  薛萱乐也吸了一口凉气,之前那一刻,她感觉自己渺小得如同蝼蚁,随时可能粉身碎骨,好在……好在自己活下来了。

  欧阳明站在雪地之中,暗叹,之前腾蛟曾说,大墟之中的灵物,究竟是什么东西,会不会与精神世界之中莫名其妙出现的召唤之感有关?欧阳明眼中光芒越来越亮,他嘴角勾起,带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,向三兽使了个眼色,意思是让他们向后退去,三兽立即会意,身影渐渐模糊,消失风雪深处。

  风雪之中,苍鹰把翅膀上的积雪全都抖落,眼中露出疑惑之色,问道:“主人为啥要我们远远跟着?”

  大黄与人类相处时间最长,经历的事情最多,思忖稍许之后,回答道:“之前那一幕你们也都看见了,那几个人族可是因为灵物被仇敌追杀,小明子现在要是表现出太强的实力,他们几个心里肯定会担忧,怀疑小明子是否是为了这灵物而来,为了不弄出幺蛾子,小明子才会示敌以弱,叫我们几个暗中跟着。”

  多臂金刚也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,他就算已经踏入尊者的境界,眼里依然流露出浓浓地羡慕之色。看了大黄一眼,心中无比感慨,三兽也只有大黄被欧阳明当成了真正的兄弟,暗叹,要是我早一点下界,提前遇到主人,那该多好。

  雪越下越大,没有一点颓势。

  薛海崖、薛萱乐、薛源整理了一下行囊,刚刚迈出了几步,就陡然停了下来。

  黑暗中,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,这三人早已经成了惊弓之鸟,立刻把手里的武器都提了起来,循声看去。

  只见一道略显瘦弱地人影缓缓从风雪中走了出来,他衣服洗得泛白,下巴上挂着一点胡渣,却并不显得扎眼,脸上轮廓清秀,非常耐看,眼神清澈得让人心颤,给人一种无限的好感,袖口之中就如不经意一般的露出一个精致优美的阵盘,但很快就被他收了起来。

  三人都同时愣了一下,但感受到欧阳明灵者初阶的修为之时,不约而同地舒了一口气,薛源与薛萱乐是灵者初阶修为,而薛海崖可是灵者中阶的修为,就算受了点伤,对付一个灵者初阶的小子,还不是手到擒来,当然这自是他们心中的想法,要是让他们知道,眼前这个其貌不扬地小子,不是灵者初阶而是灵者中阶,甚至还曾戏耍了尊者数次,他们就不会这么想了。

  欧阳明目光转了两圈,主动开口说道:“在下瑜天睿,之前在庙宇中休息,听到这里有打斗声,以为发生了什么意外,这才赶了过来看看,望诸位不要见怪。”他目光温和,声音很是悦耳。

  薛海崖轻轻瞟了一眼他的衣袖,很快就将目光移开,眼中的惊讶之色一闪而逝。笑着摆了下手,道:“无妨,无妨,在下薛海崖,这是小侄薛源,这是外侄女薛萱乐。”他指着青年开口介绍,不过片刻,又移到面容娇媚的女子身上。

  薛源闻言看了过来,见到这凭空冒出来的人修为不过灵者初阶,冷哼一声,不太情愿地拱了拱手,什么话都没说,反倒是薛萱乐施了一礼,柔媚一笑,竟给人一种面面俱到的感觉,配合着千娇百媚的面容,就连昏暗地天空都明亮了几分。

  薛海崖含笑看着这一切,看见侄子这种表现,暗骂他连人都看不准,心中无比失望。只是当着外人的面,他依然笑着圆场道:“小源从小就是这性子,不爱说话,但很好相处。”随后顿了一下,无比随意地问道:“不知道瑜老弟接下来要去哪里?”不知不觉之间,他已把关系拉近了许多。

  欧阳明笑容灿烂,没有一点心机,脸上微红,还有几分窘迫,苦笑道:“这是我第一次出门历练,就想见见世面,至于要去哪里,还没有想好,随波逐流吧!”

  薛海崖心头一喜,暗叹,果然如此,年纪不过二十出头但修为已到灵者中阶,还随身携带阵盘,却连财不露白的道理都不懂,一看就是大世家出来历练的,若是利用得好,薛家……

  这么一想,他的心里竟有着几分灼热。

  脸上笑容更为热切,轻声道:“瑜老弟,大雪封山,路途难走,既然不知道去哪儿,倒不如与我们三人结伴而行,要是有什么事儿,沿途也有个照应,你看怎么样?”

  欧阳明心中一喜,他本来还在为找结伴而行的理由发愁呢,没想到薛海崖却主动提了出来,刚要开口应承下来。

  就听见薛源尖声叫了起来,冷声道:“大伯,这么一个小小的灵者初阶,能顶什么用,可别拖累了我们,现在可是……”

  “闭嘴!”薛海崖大吼一声,心里把这侄子杀了的想法都有了,狠狠瞪了他一眼,薛源才把喉咙中准备好的说辞咽了回去。

  薛海崖歉意一笑,目光真挚看着欧阳明道:“瑜老弟,你看怎么样?”

  欧阳明目光畏惧地看了薛源一眼,断断续续道:“这不好吧,薛源似乎对我……对我不太满意。”

  薛海崖狠狠一咬牙,目光冰冷注视着薛源,沉声道:“还不……还不向你瑜大伯道歉。”他喘了口气,也觉得难以启齿,他叫欧阳明薛老弟,他又是薛源大伯,薛源自然得叫欧阳明大伯。

  欧阳明见好就收,赶紧摇头,道:“薛前辈,我年纪尚轻,怎敢与你平辈论交,你就交我天睿就行。”

  薛海崖心里暗叹这后辈还有几分贴心,顺势喊道:“好,天睿啊,这路途孤寂,一起结伴也有个照应,你看如何?”

  欧阳明笑道:“只要薛源兄不介意,自然是好的,我也能长点见识。”

  薛海崖连说了三个“好”字,直接开口道:“找地方避避风雪吧,也不急于这一时。”

  破庙之中,很快就燃起了一堆干柴,不时火堆之中,火星四散,发出脆响的响声,火光摇曳而开,寺庙之中忽明忽暗。

  “这天气,还真有几分冷!”薛海崖嘴里吐了一口寒气,取出一个酒囊,递了过来,道:“天睿,来,喝口酒驱驱寒。”

  欧阳明接了过来,猛地灌了一大口,同时灵力倒涌而上,脸上立即憋得通红,窘迫一笑道:“薛前辈,在家的时候,家里不许喝酒,这还是我第一次沾酒,果然辣得很。”

  薛海崖心里愈发笃定,这定是大家族弟子。这气质、谈吐,根本不是小世家能培养得出来的。

  心中无比热切,哈哈一笑道:“你只要多喝,你就会喜欢上这股辛辣的味道。”

  用一根木棍挑了挑火堆,随意地问道:“天睿,不知道你家住哪儿?”

  欧阳明轻轻摇了摇头,脸上露出几分挣扎,沉声道:“家里不让说。”

  薛海崖倒吸一口凉气,脸上露出一抹我懂了的表情,暗叹,难道是比世家还要强大的隐世宗门,否则,这小子怎么连一点常识都不知道。

  薛萱乐苗条的背影随着火苗摇曳,眼中露出深思之色,暗道,大伯怎么会对他这么客气?她心里已经留意起来,每一个细微之处都记在心底。

  她从小做事就极为认真,能以点窥面,在薛家年轻一辈之中声望极高。如果不是此次家族遭遇大难,她的前途不可限量。

  薛源则冷哼一声,觉大伯对自己的关爱少了许多,心里对欧阳明越发看不惯了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tongtianxianlu/832591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