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通天仙路 > 第八百四十四章 布置幻阵

第八百四十四章 布置幻阵

  第二天,一直下得纷纷扬扬的大雪终于停了,一缕阳光斜斜照向大地,细小的棱形冰晶折射出七彩的光芒,弥漫而开,远远看去,竟给人一种美幻之感。

  冬日的阳光只是样子货,虽然看得到却没有一点儿暖意。

  欧阳明走在薛萱乐身边,轻声道:“萱乐小姐,我们现在要去哪里?”

  薛萱乐瞥了他一眼,右手轻轻攥紧衣角道:“汇寻城,这可是漳州第一大城。”

  欧阳明脸上露出惊喜之色,挥了挥拳头,道:“真的,以前听说漳州第一大城繁华无比,就是从没去过。”

  薛萱乐一直用余光观察着欧阳明,似想从他脸上看出点什么,可除了欣喜之外再看不出其余地。

  薛源走了几步,轻轻挥了挥衣衫,故意看着欧阳明,声音中充满挑衅意味,说道:“天睿兄,不知道你在家的时候有没有见到过什么前辈高人?”

  薛海崖与薛萱乐有默契地没有开口,反而故意向后拉开了几步,竖起耳朵听着,特别是薛海崖,生怕错过了一点儿细节,瑜天睿身份越是尊贵,对薛家的帮助也就越大。现在他只是确定瑜天睿地身份不简单,但具体有多“不简单”却依然没有清晰地把握。

  欧阳明目光闪烁了一下,苦笑道:“一直待在家里,哪里见过什么高人。”

  薛源露出一抹果然如此地表情,炫耀道:“昨日,我有幸得见一位前辈高人出手,只听他轻呼一声凝,天空中风雪倒灌,一只金色大手由雪花凭空凝聚,大地震颤,天地轰鸣,徒手一捏,天空中就迸出一朵炫丽的红花,竟然全是淋漓的鲜血……”他眼中露出向往,就如与有荣焉,目光灼热无比。

  薛海崖眼中露出无奈:“自己这个侄子,这脾气什么时候才能改改。”暗叹一声,也没有多说,被追杀这么多时日,他压抑了很久,也得舒缓一下情绪了。

  “是啊!可惜最后没能相见。”薛萱乐眼中也有敬佩,那一幕已经深深烙印在他脑海之中,要不是那前辈出手,她恐怕早已经香消玉殒。

  “这种前辈高人,闲云野鹤惯了,自然难睹真容。”

  “嗯,毕竟是高人!”就连薛海崖也配合着感慨了一句。

  三人接连开口,让欧阳明脸色略有几分古怪,暗叹,要是让他们知道,自己就是这个前辈,真不知他们会作何感想,尤其是薛源,竟露出一抹与有荣焉的表情。

  薛萱乐见欧阳明脸色有几分难看,还以为他被薛源所描述地场景吓着了,连忙安慰道:“天睿兄,别灰心,你年纪轻轻就修炼到了灵者初阶,这种徒手化形的手段以后肯定能够掌握,就算是灵者巅峰,恐怕都有机会踏入,修炼一途,信心极为重要。”在她心里,灵者巅峰,已经是超级高手了,毕竟整个薛家,仅有一位灵者巅峰。

  欧阳明心中感慨不已,脸上却配合着问道:“昨天高人就出现在我们相遇的地方?”

  “是啊!”薛萱乐答道,目光火热,这种前辈,当真是高人呢!

  欧阳明微微点头,一边应付着,一边分心观想意识海。

  那精神世界之中的雪山愈发磅礴了,似乎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变化。

  山顶全是积雪,可以想象,一旦爆发,必然惊天动地。

  就在这个时候,四个紫色光点突然出现在欧阳明的感知之中,这光点略有暗红,显然身上带着浓郁的煞气,三位灵者初阶,一位中阶灵者。

  欧阳明思忖稍许,心中暗叹,漳州是离心的地盘,信徒众多,若是我再以炼器大师的身份进入,必然会引起有心人的怀疑,要是被离心知道,恐怕连逃跑都做不到,既然这样,就以阵法师的身份作为掩饰。

  仅仅片刻,就已经打定主意,走到薛海崖身边,开口道:“薛前辈,不知你们是否得罪了什么人,怎么……怎么我感觉有人在我们身后追?”

  薛海崖先是一惊,随后脸上露出狐疑之色,将精神力放出,只见周围白茫茫一片,全是积雪,哪有什么人影,脸色略有几分难看,道:“天睿,你搞错了吧,周围一片荒芜,哪里有人?”

  薛源冷哼一声:“装神弄鬼,薛大伯可是灵者中阶,他都没有发现,你又是怎么发现的?”

  欧阳明似没有听到薛源话语之中的奚落,脸色凝重,开口说道:“绝不会有错,最多一刻钟,就能到这里。”

  声音刚落,他手腕一翻,空间袋突兀地一响,无数个幻阵阵盘飞了出来,获得邱成旺的记忆之后,他对阵盘地掌握愈发高深了,这些阵盘相互连接,给人一种圆**感,阵盘之上如蝌蚪一样的符文全都亮了起来,发出红光,就如最绚丽的夏花,卷动风雪的同时,向四周扩散而开。

  薛海崖脸上就露出狂喜之色,暗叹,竟然是阵法师,这小子的传承这么惊人,难道是拥有尊者的往生极乐宗?若是这个宗门,利用得好,薛家这次的危机就可以解除了,甚至还有更进一步的机会,薛海崖眼中光芒越来越灼热,心中不停低吼,阵法师,这可是阵法师啊!

  薛萱乐两唇分开,看上去性感无比,与精致地面容映衬之下,显得魅力十足,她满脸的惊讶,瑜天睿竟然是一名阵法师……

  她的心中不由得泛起一个念头,昨日出手之人究竟是不是他呢?

  要是在欧阳明没布置阵法之前,她还不会这么想,可既然欧阳明能这么熟练地布置阵法,又有什么是不可能的?

  但三人之中最震惊的还是薛源,心里的思绪都差点没了,只剩一个想法,这怎么可能?他擦了下眼睛,以为自己看错了,可那一圈一圈卷起的风雪却这么真实。他本以为瑜天睿不过是个灵者初阶的小子,现在摇身一变,竟然是个阵法师,这让他怎么接受得了。

  片刻之后,一个百丈的幻阵已经布置完成。

  这幻阵直接将薛海崖三人笼罩在内,薛海崖脸色一变,感应着这阵法之中的灵力波动,让他心惊不已,若只是如此倒也罢了,最恐怖的是整片天地都像被换掉了一般,天空、大地、漫无边际的冰雪……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无穷无尽的雾气,不,雾海,就像一头择人而噬的凶兽,由着远处翻滚而来。

  薛海崖心中骇无比,暗叹:“此人究竟是谁,怎么会有这么高深的阵法造诣?”

  直到这时,他才从震惊之中缓过神来,想到自己三人深陷阵法之中,脸上立即露出怒色,冷声道:“瑜天睿,你这是什么意思。”说话的同时右手已经握住刀柄,似一言不合就要拔刀,陷入阵法师的阵法之中,这等于将生死都交给对方,除非能向万兽尊者一样,以力破阵,否则实力相差不远的情况之下,凶多吉少。

  薛源声音冰冷,连忙补刀,道:“大伯,你看看,我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人!”

  薛萱乐也是脸色一冷,玉指轻弹手中长剑,顿时,一声清脆的剑鸣回荡而起。

  欧阳明并不生气,反而一拍大腿,轻声道:“薛前辈,对不住,是我疏忽了。”

  只见他右手食指临空一点,掌下空处随之一亮,三人眼前翻滚的雾气世界就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无数白色丝线与符文节点。

  见到这一幕,薛海崖身上的煞气淡了下去,手中长刀也收了起来,怯怯一笑道:“天睿,不好意思,是我过激了!”

  薛源与薛萱乐也是如此,将武器收了起来,同时歉意一笑。

  阵法师只要将阵法之中的符文节点显示出来,就算实力稍弱一筹,也能将节点打散,从而破阵而出,所以薛家这几人的态度才会转变。

  欧阳明吸了口气,说道:“是我疏忽了,不关诸位的事。”说完还歉意一笑,脸都红了。

  “他们来了!”就在这个时候,欧阳明眼中精光一闪,轻声开口。

  果然话音未落,四道人影出现在百丈之外!

  带头之人是一个黑衣大汉,提着一把一丈长的大剪刀,寒意森然,修为也到了灵者中阶,但是气血盈天,显然比一般地灵者中阶强了很多。

  他身后跟着三个青衣男子,均提着长刀!

  一个青衣男子把身上帽檐压滴,轻声道:“藤天兄,这次只要抓住那薛家余孽,就是大功一件,换取灵丹之后恐怕就算踏入灵者高阶也不无可能。”他一脸谄媚之色,笑着开口。

  另外两位青衣男子立即点头符合:“是啊,藤天兄天赋异禀,在藤家年轻一辈之中,足可排上前三。”

  被称作藤天的黑衣男子脸上一喜,却端着架子,板着脸道:“哪有这么容易,快走吧,绝对不可让薛家余孽逃了。”

  薛海崖看着幻阵外面的几人,呼吸急促,暗叹,一名灵者中阶,三名灵者初阶,好大的手笔。又悄悄地瞥了一眼欧阳明,心中暗自叹息道,竟然真的有人,我修为比他高了一个小层次都没有发现,他又是怎么发现的,他的精神力究竟有多强?

  薛萱乐脸色寡白,但声音极为动人,道:“瑜兄,不知道这阵法能否困住这几人?”

  薛源闻言也看了过来,一脸急切。

  欧阳明脸上镇定自若,笑容平淡安闲,回答道:“自然是能困住的!”

  
  浏览阅读地址:/tongtianxianlu/832599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