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通天仙路 > 第八百四十五章 幻阵之威

第八百四十五章 幻阵之威

  雪色连天……

  薛萱乐看着欧阳明平淡而安闲的笑容,心里的担忧就像被微风吹走了一样,莫名地心安起来,脸上慌乱的神色也淡了下去。

  就在这个时候,阵法之中荡漾起一丝肉眼可见的涟漪,就像平静的湖水中投进了一枚石子,一圈一圈回荡而开,阵法之内所有的符文节点全都亮了起来,只见符文节点散出白色细线,多如牛毛,快速向周围蔓延而去,就如细密的蚕丝一样,交织成网,将整个阵法都彻底弥漫,密密麻麻,这一幕,直接让薛海崖三人微微一怔,随即脸上露出狂喜之色,他们心中知道,这是有人闯入阵法之中了。

  当然,要不是欧阳明把阵法中之的白色丝线与符文节点展示在他们眼前,这一幕,他们也看不到。

  欧阳明将几人的表情收入眼底,轻笑一声之后,一股锋锐如刀的气势扩散而开,他双目一凝,洗得泛白的衣衫无风自动,颇有一种运筹帷幄之中,决胜于千里之外的凛然之意。

  这一霎,就连空中落下的阳光都被他的光芒压下了一样,无比耀眼,语速平缓自然,道:“他们已经陷入幻阵之中了。”

  薛萱乐美眸一亮,凝视着欧阳明,心中微微动荡,这究竟是怎样一个人啊。

  而另一边,腾家这几个人只觉得眼前一花,脑袋一沉,耳边风声呼啸,嗡嗡作响,等再睁开眼时,眼前的世界已经彻底改变,连绵不绝的山脉消失了,冰冷的阳光不见了,整个银装素裹的世界都消散了,取而代之的是漫无边际的雾气,不,是雾海,能见度不足一丈,甚至有隔绝精神力的效果,雾气从天边翻滚而来,由远及近,越堆越高,越堆越重,有一种浪潮不息雪崩不止的意味融入其中,雾气跌宕起伏,滚滚而去。

  腾天脸色一变,心里“咯噔”一声。

  眉头紧蹙,声音急促道:“这……这是幻阵?我们是何时落入幻阵之中的?”

  他的反应丝毫不慢,见势不妙,立即抱拳一拜,面对天空开口道:“在下腾天,东临城腾家之人,意外闯入前辈阵法,还望前辈不要见怪,指点一条明路,放晚辈出去,日后腾家定有重谢。”他说的是腾家,而不是腾天,有一种借腾家之势的意味,却说得极为隐晦,软硬兼施。

  腾天身后跟着的三位青衣男子先是一脸惊恐,听到腾天的话语之后,似乎又找到了主心骨一样,逐渐平静了下来。

  其中一位青衣男子轻轻拉了拉帽檐,脚步向里跨了半步。

  “别动!”腾天声音焦急!但已经来不及了,这青衣男子直接在雾气之中变得模糊起来,缓缓消失,就连他之前所站的位置都被浓郁的雾气弥漫。

  腾天大气都不敢喘,脸色阴沉如水,低声道:“相互搀扶,别走丢了,这种幻阵修为,恐怕是来自漳州最顶尖的那几个圣地了,希望这前辈没有恶意,否则,今天就危险了。”而且他丹田之中的灵气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消散,足足是外界的两倍,若只是如此倒也罢了,就连阵法之中的灵气都不能吸收,这让他骇然不已。

  就连幻阵之中的薛海崖见到这个画面,脸色也是一白,悄悄地瞥了欧阳明一眼。

  以他的视线来看,薛家这四人根本没有分开,只是被一个符文节点挡住了而已。

  心中暗叹,这等年纪,就有这么强的阵法修为,恐怕是那几家最核心的道子了吧?

  在这阵法之中,所有的一切都逃不过欧阳明的眼睛,他心里冷笑一声,念头一转,转身问道:“薛前辈,现在该怎么办?他们几人……”

  薛海崖心中杀意澎湃,目光炯炯,道:“天睿兄弟,不知这阵法可否将这几人灭杀?”见到欧阳明表现出来的潜力之后,他立即把称呼换了,在不管年龄辈分。

  欧阳明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,道:“能是能,可这……”他没说完,反而看着被困在阵法之中的腾家人,眼中流露出一抹不忍之色。

  薛海崖心中暗道果然是一个刚外出历练的雌儿,妇人之仁。

  不过,他脸上却露出痛心疾首的神色,叹息道:“腾家之人做恶多端,罄竹难书,实在该杀!天睿兄弟可别被这几人的表象骗了。”顿了顿,他又道:“你若是放了他们,他们追杀上来,我们的性命可就要交代在这儿了。”

  “这个……也罢,既然作恶多端,那就是咎由自取。”欧阳明一咬牙,在薛家三人的面前做出了决断。

  他抬手,右手食指凌空一点,阵法之中所有的符文节点全都亮了起来,发出灿烂夺目的光芒。

  随着这动作落下,雾海之上刮起微风。

  所有的雾气都翻滚起来,传出闷雷之音,卷起的风越来越大,越来越剧烈,就像刀片一样锋利。

  正在考虑如何破阵的腾天皮肤都被刮得生疼,甚至隐隐出现一条条血痕。

  他神色一凛,倒吸一口凉气,尖声叫道:“这……这是什么幻阵,怎么还具有杀阵的功效?”在他的认知之中,幻阵只可困敌,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幻阵具有这么强大的攻击力。

  剩下两位青衣男子更是恐惧无比,他们只是灵者初阶,哪里见过这种场景。

  “风起!”这声音不知从哪里传来。

  声音刚落,整片雾海不仅刮起狂风,就连天边的雾气都旋转而起,就如九龙吸水一般卷上天空,一层一层,快速旋转。一股强烈的吸力迸发,不停将天地之中的灵气撕扯进去,迎风而长,所过之处,一片狼藉,生机全都泯灭。空间荡起一圈肉眼可见的涟漪,如鲤鱼鳞片滑动河水时产生的波纹,越来越快,所有的雾气不停在风暴之中塌陷、压缩,顿时这风暴之中的吸力更强,陷入一个良性循环之中。

  无数风刃从这风暴之中透出,透出一股难言的锋锐,似能把空间都能切开一样。

  风刃抖出青光,化作密不透风的飞剑,就如一条长龙,围绕这风暴不停旋转。

  “绞杀!”欧阳明声音中透着丝丝寒意,这一刻,他就是这片世界的皇者。

  一阵阵破空之音轰然而起,成了这片雾海世界之中唯一的声音,对着腾家四人镇压而去。

  欧阳明把邱成旺记忆吞噬之后,他对阵盘的理解以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程度,毕竟阵法可是邱成旺压箱底的手段,不仅如此,就连幻阵之中所附加的攻击手段都与邱成旺相差无几。

  风暴周围,由雾气化为的飞剑纤细无比,铺天盖地,速度之快,简直刹那临身。

  腾羽身上的灵气已消耗了大半,帽檐压得很低,头发散乱,显得狼狈不堪,大口大口喘着粗气。

  “腾天大哥,你在哪儿?”腾羽看着不停凝聚地风暴,大声喊道。

  就在这时,无数道飞剑从雾海上空惊过,就像无数带着尾翼的流星,剑潮如雨,根本避无可避。

  腾羽心中恐惧,更是绝望无比。

  眼中如要滴出血来,他的精神崩溃,大吼道:“敢杀腾家之人,就算你是阵法师,也必死无疑!”这声音如最恶毒的诅咒,伴随着一声凄厉到极致的惨叫回旋而起。

  声音落下时,腾羽眼中的精光敛去,生机全无。

  “砰”地一声,倒在阵法之中,眼睛瞪得滚圆,死不瞑目。

  听着这凄厉的惨叫,腾天心中升起一种兔死狗烹之感,脸色狠辣之色一闪而逝,牙齿死死咬在一起,心里知道,既然这阵法师已经出手了,那肯定是不死不休。

  空间袋突兀地一响,一枚血色丹药被他握在手中,一股浓郁的血腥味以他为中心,向四周蔓延。

  心里一狠,将这血色丹药一口吞下,顿时,一股磅礴的灵气从这丹药之中迸发出来,一身黑衣咧咧作响,肌肉如虬龙一样鼓起,一股直逼灵者高阶的强大威压扩散而开,掀动轰鸣的同时,对着这刹那临近的剑雨一拳轰去,气势磅礴,如怒龙卷江水。

  “哼,找死!”欧阳明冷哼一声!

  右手对着虚空狠狠一按,一霎之下,天空之中所有的飞剑全都轰鸣,剑潮如雨,无数柄飞剑首尾相接,如一道银色弧线,对着腾天惊来。

  “给我散!”腾天身体发出闷响,因为速度太快,他身体周围的空气都被挤压出去,轰地炸开。

  一柄、两柄、三柄……

  无数飞剑寸寸崩溃,但剑雨如潮,幻化而出的飞剑简直无穷无尽,一柱香后,腾天体内灵气干枯,精疲力竭,被扎成一个蜂窝,气绝身亡,至于其余两位腾家之人也早已被斩杀在这剑雨之下。

  薛萱乐一脸骇然,剧烈地呼吸着,饱满的酥胸被衣衫挤压得弧度惊人。

  她心中暗叹,实力无限接近灵者高阶的强者,竟然就这么死了?此人的阵法修为,究竟有多强?那漫无边际的飞剑,那惊鸿一击,已经深深烙印在她的脑海之中。

  欧阳明可不知道薛萱乐心思有多复杂,袖子一挥,这阵法立即散开,露出一片白茫茫的世界。

  薛海崖脸色也有几分恍惚,重重吸了口寒气。

  欧阳明把阵盘收好之后,低声道:“走吧!”
  浏览阅读地址:/tongtianxianlu/832604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