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通天仙路 > 第八百四十六章 高阶追兵

第八百四十六章 高阶追兵

  冬日的阳光多了几分寡白,少了几分暖意。

  一位长袍男子缓缓在雪中疾行,他长发束在身后,浓眉大眼,脸上带着霸道之色。

  他缓缓趴下身子,闻着血腥味,把雪层刨开,一张被积雪冻得僵直的人皮被他翻了出来,长袍男子冷哼一声,道:“哼,我腾家怎会养了这种废物?竟连一个受伤的中阶灵者都打不过!”

  两眉皱在一起,心中疑惑,能凭空凝物,一下将腾骄捏成人皮,就算腾骄是个被酒色掏空身体的人,也得有灵者高阶的修为才行。可是那薛海崖,什么时候晋升高阶了?

  “桀桀桀,越来越有趣了呢!”他眼中血芒一闪,目光愈发的明亮,四处巡弋着,想要找到其它的蛛丝马迹。

  他从手中拿出一块血色玉石,精神力探入其中之后,血色玉石亮了起来,光芒无暇,胜似琉璃。长袍男子舔了下嘴唇,感受这玉石之中的波动,冷笑道:“在东边!”

  不再犹豫,灵者高阶的速度爆发到极致,踏雪无痕,刹那远去,手中更是取出一把长刀,那刀刃在阳光之下闪烁寒光,森然无比。

  半日之后,他手中的血玉光芒大甚,已经到了极致,将他整个人都笼罩在光芒之中,他眼中露出一抹嗜血之色,气息磅礴无比,就在前面,他一脸笃定,就在这个时候,一种危险之感蓦然出现在他心间。

  忽然,一道破空之音响起,一根乌金般的羽毛从雪色中蹿出,直逼长袍男子的眉心。

  但男子脸上却毫无慌张之色,冷哼一声之后,右手凌空一拍,这一根羽毛就寸寸崩溃。

  “老子腾家腾霄云,是谁偷袭你爷爷,赶紧滚出来受死!”他冷哼一声,打定主意,这次定不轻易善罢甘休,必然要将偷袭之人挫骨扬灰,心血取出点油灯。

  雪色中,苍鹰脸色一变,冷喝道:“好臭的嘴,就怕你没有命见你爷爷!”既然这人敢对欧阳明露出杀意,那就绝不能放他离开。

  无数根黑乌金般的羽毛凭空掉落,透着锋锐,他嘴里吐了口气,轻轻一吹,低声嘶吼一声,这羽毛顿时化做五把羽剑,灵气流转,至其形不散,气机流转,锁定之处,正是腾霄云的胸口,显然想要一下将他们的心脏刺穿,断绝生机。

  黄影一闪,大黄龇牙咧嘴,露出一口锋锐的牙齿,对着腾霄云的脑袋一口咬去。

  至于多臂金刚,则在暗中看着,不屑出手。他可是正面将老牌尊者击败的强者,此人不过灵者高阶,自然不被他看在眼中,而且,这也是一个给大黄与苍鹰锻炼的机会。

  “哼,原来是两头灵兽!找死!”腾霄云冷笑一声。

  手中长刀向前一斩,无数刀光迸发,连成一片,携长江崩腾之势,朝前撞击而去,于此同时,左手袖中一个骷髅头骨暗中丢出,藏在刀光之下。五把羽剑与刀光相交,一阵特殊刺耳的声音轰鸣而起。

  以羽剑、刀光为核心,灵气荡起波纹,扩散而开,地上的积雪被卷动,纷纷扬扬,在阳光的照射下,泛出如极光一般绚丽的颜色。

  “荡!”就在这个时候,腾霄云胸腹收缩,吐气探呐,发出一声古怪音波,直接将这五柄羽剑撕裂,于此同时,左手快速掐诀,给人一种古怪之感,最后化为一个骷髅状,如一道光弧映到刀光之下的骷髅头骨之上,冷喝道:“去死!”

  这声音刚刚消散,刀光直接被骷髅头撕开,露出一口又细又密的尖牙,对着大黄咬去。

  “大黄!快退……”苍鹰在大声喝道,大黄修为不过灵者中阶,而这一击有灵者高阶之力,它肯定挡不住,说话的同时,它整个身子如就如黑色旋风一般悍然前冲,翅膀一扇,直接拍向骷髅头,一道黑色旋风凝聚,悍然而去。

  气机在灵力之前发生碰撞,虽然不如尊者境界交手那么磅礴,却依然有种地动山摇之感。

  多臂金刚在暗中点头,苍鹰现在对时机的把握,气机的掌控都极为娴熟,丹田之中的灵力更是圆润如一,只要再沉淀几年,苍鹰也定能踏入灵者巅峰,再有主人抗雷装备与厚土阵盘的辅助,就算踏入尊者也不奇怪。

  大地颤抖,天空轰鸣!

  骷髅头与黑色旋风在空中僵持不下。

  腾霄云眼中狠辣之色一闪而逝,一咬舌尖,一口精血喷出,这骷髅头眼中就如燃烧起熊熊火焰,忽然亮了起来,磅礴的气势直接让这黑色旋风崩溃,同时无数血雾从骷髅嘴中吐出,一条血丝缓缓凝聚,就如在鲜血中浸泡过一样,鲜红无比,甚至随时可能滴出血来,骷髅头在上,血丝在下,径直对苍鹰围拢而来。

  这血色极为锋锐,所过之处,无论是青石、大树,全都被齐腰斩断。

  而骷髅头眼中光芒忽明忽暗,给人一种阴森之感。

  苍鹰脸色略有凝重,却也并未放在心上,身体似乎没有极限的膨胀起来,化为数十丈的大鹰,磅礴的灵气惊天动地。身上如乌金一样的羽毛掉落,如丝如缕,弥漫而开,飘荡而起。

  苍鹰厉声嘶吼一声:“围杀!”声音落下的瞬间,这些羽毛快速旋转起来,气息锋锐无比,如无数条墨色星痕,直接将骷髅头与这丝血丝笼罩在内。腾霄云脸色无比凝重,这头灵兽所使用的手段简直超过了他的想象。

  猛地一吸气,一股冷冽的寒气侵入肺腑,似乎能将鲜血都冻结了一般。

  突然,大黄不知何时已经绕到腾霄云身后,整备穿戴整齐,对准他的左臂一口咬去,装备之上的符文全都亮了起来,眼中光芒熠熠生辉,在套装属性的加持之下,威风凛凛,气势与灵者高阶相比也毫不逊色。

  腾霄云见到这一幕,先是一怔,随即冷笑一声,道:“一头灵者中阶的灵兽,也敢出手,也好,先把你解决,再解决那头讨厌的大鸟。”右手之中长刀寒芒一闪,对准大黄地脑袋一斩而去,森然冷冽。

  但大黄步子依然未停,不管不顾,对准这刀刃直接撞了过去。

  腾霄云脸上露出狂喜之色,他心中笃定,这一下,这头愚蠢的灵兽定然必死无疑,这可是半白银武器,有什么是斩不开的?可见到苍鹰平静中略带一丝讥讽的目光,心里突然“咯噔”一声。但立即摇头将这想法抛之脑后,我这斩血刀,在腾家所有武器之中足可排上前二十,锋锐无比,别说这灵兽的头盔,就算天外奇石,也可斩开。

  心之所向,刀之所指,将心神沉入刀中,斩血刀似感受到自家主人的强横意念,也配合这发出一声清脆刀鸣,桀骜无比。

  “哐当……”

  长刀与头盔相撞,一声金属的碰撞之音轰鸣而起。

  可是结果却与腾霄云的预料刚好相反,这头盔之上竟然只出现了一条两寸长的白痕,被风一吹,就连白痕都消失不见了。

  反倒是斩血刀刀口都卷了起来,腾霄云愣了片刻,一脸不敢置信,心里只有一个想法,这怎么可能,这可是腾家排名前二十的宝刀啊!怎么……怎么刀口就这么卷了呢?

  就是这一愣,他的手臂已被大黄死死咬住,鲜血直流,一股剧痛直袭脑海,腾霄云这才缓过神来,毕竟斩血刀破损对他的打击实在太大了,这不仅仅是他的刀,更是他的信仰啊。低吼一声,丹田之中灵力涌动,顺着筋脉流转,直接将大黄身子震飞,右臂却也已经血肉模糊。

  但他却不管不顾,目光怨毒无比,心里的恨意已到了极致,死死盯着大黄。

  苍鹰轻笑一声,嗤笑道:“一件半白银的长刀竟想将主人炼制的头盔砍开,简直不自量力!”

  这声音不大,却如平地惊雷,在腾霄云脑中轰鸣而起。

  脸色大变,这两头灵兽竟然有主人,并且连大黄狗身上那变态的装备都是“那人”炼制的,那他究竟什么修为?灵者巅峰?甚至是——尊者?这念头一起,就如坠入了冰窟之中,身上冷汗直冒。

  身形一闪,腾霄云化作一道长虹,冲天而起。

  “哼,还想逃,逃得了么?”多臂金刚冷哼一声。

  徒然间,山间积雪全都翻滚,轰然而动,瞬间倒转,凝聚出一双巨爪,就如从一道漆黑的裂缝中突兀伸出来的一样,惊天动地,一股磅礴的威压从天而降,直接捏向腾霄云,腾霄云怪叫一声,心神惊惧,心里只有一个念头,那就是——逃!

  不顾一切地逃,尊者只有尊者能够抗衡!他挡不住。

  可这遁光刚起,一只巨爪突然临近,这一爪如似山岳重若万钧。

  向下一按,直接把腾霄云的身子被捏在手心。

  由这天空向着下方一座山峰按去,速度快到极致。

  “不!”腾霄云眼中露出惊惧,无比绝望。

  “轰!”天地轰鸣,这一座数十丈高的山峰直接被这一爪抹平。

  一道惊天动地的风暴以这座山峰为中心扩散而开,黑芒惊人,所过之后,山石破碎,草木消亡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tongtianxianlu/833606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