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通天仙路 > 第八百四十八章 逃遁

第八百四十八章 逃遁

  “主人?”

  躺在地上的腾霄云一怔,脸色变得再度惨白起来。

  这位可是堂堂的尊者大人啊!那么,能够被尊者大人称为主人的,又是怎样的一位存在呢?

  如果说刚才腾霄云的心已经是跌落深谷,那么这一刻,他就是如坠深渊,浑身上下再也没有了一丝热度,就连他的眼神也有着几分的恍惚,似乎是看到了腾家日后悲催的下场。

  财帛动人心,既然腾家可以因为宝物而毁灭薛家,那么反过来说,如果有某一大势力看中了问心镜,从而将腾家灭门,他们也没有什么可以抱怨的了。

  苍鹰重重地点头,道:“这件事情简单,我来办就行了。”它那锐利的目光一扫腾霄云,道:“不过,我们要问清楚才行。”它伸出了如钩子般的爪子戳了戳腾霄云,厉声道:“那问心镜在何处,快说!”

  腾霄云满嘴苦涩,道:“若是我们知道问心镜在何处,就不会全族而动,四处搜寻了……”

  苍鹰的目光凌厉无双,道:“胡说八道,你们既然想要谋夺宝物,又怎会不准备妥当。哼哼,不说……吃了你!”

  腾霄云暗自嚎叫,怎么这几只灵兽如此凶悍,动不动就想要吃人啊。如此看来,他们的主人定然是一位穷凶极恶之辈。

  “大人,小人不敢欺瞒,我们虽然策划许久,但出手灭杀薛家之后,确实未曾找到问心镜,只好四处追捕。”腾霄云苦苦哀求道:“那薛源是薛家的核心弟子,薛海崖更是内门长老,他们很有可能藏着问心镜呢。”

  苍鹰转头,朝着金刚看去。

  金刚缓缓地道:“他没有说谎,但知道的东西也就是那么点了。”

  他在晋升尊者之后,继承了猿族秘法,自然有办法判定真伪。

  苍鹰双翅展开,道:“我去通知主人,这个人,没用了。”话音未落,他已然是化作了一个小黑点,转瞬不见了。

  腾霄云浑身颤,只觉得一股冰凉之极的气息笼罩全身。随后,他的眼眸就被一只巨掌所充斥,意识崩溃,魂消魄散而亡。

  金刚随意地挥了挥手,将腾霄云身上的空间袋取了下来,与大黄潇洒离去。

  高阶灵者,已经是一位极强大的人物,哪怕仅仅是一具尸体,都具有许多用途。但是,因为欧阳明的关系,所以金刚等虽然有些不舍,但还是没有对这具尸体做出任何处理。

  ※※※※

  山道上,欧阳明和薛海崖等一路而行。

  后方传来的战斗声自然波及到了他们耳中,欧阳明对这声音自然是毫不在意,甚至于连回头的欲望都没有。

  因为他知道,有着金刚坐镇,哪怕来者是一位尊者,也有的一拼。不过,薛海崖等人虽然有些修为,但指望尊者来追杀他们,那也太异想天开了一点。

  然而,薛海崖三人可不像欧阳明这般镇定,在听到后方那轰隆隆的声音之后,他们三人脸色大变,交换了一个眼神,薛海崖道:“天睿兄弟,我们走快一点吧。”

  欧阳明微微一笑,无可不可地道:“好啊。”

  众人加快脚步,向前疾行,特别是薛源,几乎就是狼狈逃窜,在生死危机关头,他哪里还顾得上仪表,只要能够逃得性命,他就心满意足了。

  薛海崖毕竟是一位老江湖,他一边疾行,一边小心地观察着四周。

  直至远远地离开了之后,众人才放缓了脚步。

  薛萱乐凝神细听,道:“没有声音了,应该是未曾追来。”

  薛源吐了一口气,腿脚一软,差点儿瘫坐在地上。他的武道天赋在同辈中算得上是出类拔萃,但也正是因为如此,所以修炼武道之时,远比同辈快得多,造成了骄傲自大的性子。

  如今,失去了家族的庇佑,又被腾家一直追杀,早已是心神俱疲,斗志全无了。

  薛海崖暗中长叹一声,家族鼎盛之时,尚且看不出薛源性格上的缺陷。但是,一旦家族蒙难,大难临头之时,一个人的真正品格就展现出来了。他从未想过,原来薛源是如此的不堪大用。

  目光朝着欧阳明看去,他的心中栗然而惊。

  欧阳明一路而行,并没有越过他们,但也未曾落下,到了此刻,更是显得从容不迫,不见一点儿的急躁。

  个人武力不说,单凭这份风度和定力,就已经过薛源不知道多少倍了。

  在两位年轻人的身上巡弋了片刻,薛海崖不得不承认,同样是人,但这差距实在是太大了。

  欧阳明随着他们停了下来,微笑着道:“各位,应该是虚惊一场,大家不必担忧了。”

  说这句话的时候,他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异样的光彩。

  薛海崖等人虽然竭力奔行,但这度又如何能够与苍鹰比拟。就在他们撒腿狂奔之时,苍鹰已经从天空中飞过,并且通过诡异的精神联系方式,将后方生的事情传递了过来。

  这是灵魂契约的一种特殊能力,但是有着距离要求。若是隔开一段距离,彼此间就算是能够感应到对方的存在,却也无法进行精神沟通了。

  此刻,欧阳明已经知道了许多。薛家确实从大墟中获得了一件宝物,而且还是与心魔有关的问心镜。

  这样的宝物,别说是灵者了,哪怕是尊者也是要为之心动的啊。

  不过,要说这样的宝物在薛海崖等人的身上……欧阳明的目光有意无意的在他们身上一扫而过,以他们的修为,除非薛家主事者的眼睛瞎了,或者是真的走投无路,否则绝不可能将这样的宝物往他们身上塞。

  薛海崖并没有注意到欧阳明此刻的目光,而是小心谨慎地打量着后方。

  只是,在这个角度看过去,实在是看不出什么东西。

  他收回了目光,长叹一声,道:“腾家真不是东西,为了追我们几个,竟然调集了那么多的人手。哎,如果不是遇到了天睿兄弟,我们这一次真的是在劫难逃了。”

  虽说适才陷入阵图之中的人,修为最高的也就是中阶灵者。但是,人家可是有着三位帮手,而他却是身上带伤。如果真的硬拼一场,就算他能够侥幸逃脱,两个晚辈肯定也是无法幸免的。

  欧阳明轻声笑道:“薛前辈,说过不要客气,你就不要挂在嘴边了。”

  薛海崖迟疑了一下,道:“也好,救命之恩,确实无需挂在嘴边。”他的目光一敛,道:“腾家派人前来,接连折损了两位中阶灵者,肯定不会善罢甘休。我怀疑,他们下一次追来的人,或许就是高阶灵者了。”说到这儿,他的脸上满是担忧之色。

  如果是中阶灵者,他们还有一拼之力,但换做高阶灵者,他们怕是连逃跑的份儿都没有了。

  欧阳明微微一笑,心中暗道,不用下次,这一次已经有高阶灵者出现了。

  不过,当高阶灵者失踪之后,估计也就不会有追兵了吧。

  无论是尊者、还是巅峰灵者,都不可能派出来追杀他们三个的,因为那已经不是大材小用的问题了。除非是确定问心镜就在他们的身上,否则绝无这种可能。

  而且,他们一路行来,听薛海崖的讲述,欧阳明已经知道,他们三个仅仅是薛家逃出来的漏网之鱼罢了,还有比他们身份更高之人逃离在外。腾家就算有着强者追踪,也绝不会把他们视作第一目标的。

  薛萱乐美目流转,突地说道:“瑜大哥,如果腾家真的有高阶灵者追来,你的阵法能困的住么?”

  薛海崖和薛源都是精神一振,哪怕薛源一路上看欧阳明不惯,但是对于这等关系到身家性命的问题,却还是十分注意的。

  欧阳明看着他们一脸紧张之色,不由得哑然失笑,道:“你们这么信不过我啊?”

  薛海崖讪讪地道:“天睿兄弟,那可是高阶灵者啊,他们一旦出现,那可是一个家族中顶梁柱的人物,是仅次于巅峰灵者的强大修者。”他的眼眸中带着一抹掩饰不住的忧虑之色,道:“他们的修为无比精湛,并不是普通阵盘能够困的住的。”

  欧阳明连连点头,对这看法并无异议。但是,他手中的阵盘却并也不是普通货色啊。

  这阵盘,可是得到了邱成旺的记忆传承,就连金刚都被困在其中而无计可施呢。

  虽说欧阳明并非邱成旺本人,无论是修为,还是对阵法的理解都是有所不如。但是,如果连一个高阶灵者也无法困的住的话,欧阳明也不必闯荡天下了,直接在某一个犄角旮旯的地方找一块地皮糊弄着,然后娶妻生子,安安稳稳过一辈子得了。

  眼眉微微一挑,欧阳明傲然道:“薛前辈请放心,巅峰灵者来了我或许困不住,但如果只是高阶灵者,那绝对没有问题。”

  薛萱乐和薛源互望一眼,前者神采奕奕,后者一脸不信。

  但是,薛海崖的眼神却是闪动着一抹奇异的光彩,他大有深意地看着欧阳明,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笑着道:“好,既然如此,我们的性命可就要拜托你了。”

  看着突然变得开朗的薛海崖,薛家两位年轻人都是大惑不解,不明所以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tongtianxianlu/833626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