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通天仙路 > 第八百五十章 来历

第八百五十章 来历

  吴家,在汇寻城内也算得上是一方势力了。

  因为吴家的家主吴萧荒是一位巅峰灵者,虽说这位巅峰灵者在修炼的道路上几乎已经走到了尽头,基本上没有什么冲击尊者境界的可能了。但是,巅峰灵者就是巅峰灵者,远不是一般灵者能够比拟的。

  当薛海崖等人来到城内吴家,并且通禀了姓名之后,立即受到了吴家热情的款待。

  略加询问之后,他们才知道,原来他们并不是第一批到达吴家的薛家落难子弟。在他们之前,已经有数批人6续到达,而且薛家的顶梁柱,亦是有着巅峰灵者修为的薛衍,也已经来到了吴家。

  当听到这个消息之后,薛源兴奋得几乎就要叫了起来,而薛海崖和薛萱乐也是喜形于色。

  因为他们太明白这中间的区别了。

  如果身为巅峰灵者的薛衍在这次大难中陨落,那么薛家重新崛起的希望就极其渺茫了。哪怕是吴萧荒看在旧日的情面上,愿意庇护他们,但最多就是提供一个让他们繁衍喘息的安稳环境。然后就是不闻不问,任由他们自生自灭了。

  但是,当薛衍从危难中脱身而出之时,一切就完全不同了。

  这并不仅仅代表着薛家还有着再度辉煌的可能,更主要的是,吴家对他们的态度,也将大为不同了。

  几人交换了一个眼神,脸上都有着掩饰不住的狂喜之色,仿佛一路上的风尘和辛苦都值得了。

  欧阳明自然无法感受到他们的喜悦,只是在一旁默默地看着。

  片刻之后,他们就已经被带入了一处别院之中。刚刚进入别院,薛海崖的眼眸就是一亮,高声道:“伯仁长老。”

  一位须皆白的老者转身,在见到薛海崖等人之后,那严肃的脸庞上流露出一丝惊喜之色,笑道:“好,你们也安全到达了。”他的目光在薛源和薛萱乐的身上掠过,喜色愈的浓郁。

  只是,最后看到欧阳明之时,他不由得微微一怔,眼中闪过一丝迷惑之色。

  薛家鼎盛之时,族人众多,他自然不可能一一识得。但是,能够晋升灵者的人,都是家族中的核心人物,他绝不会一无所知。

  然而,在看到欧阳明之时,他愣是想不出,家族中何时有过这样年轻杰出的弟子了。

  薛海崖连忙道:“伯仁长老,这位是我们在路上结识是一位少年豪杰瑜天睿。”他向薛伯仁使了个眼色,道:“这位天睿兄弟年纪轻轻,已然晋升灵者,而且,他还擅长阵法。腾家的一位中阶、三位初阶败类追踪而来,都是天睿兄弟用阵法解决的。”

  薛伯仁惊疑地看着欧阳明,眼神逐渐变得凝重起来。

  初阶灵者,已经足以让此刻落魄的薛家重视了,再加上一位可以越阶挑战的阵法师,就更让人不敢小觑。

  薛源的眉头略皱,不满地瞅了眼薛海崖,在半途中,薛海崖夸赞欧阳明也就罢了。但现在,他们已经安全了,可薛海崖还是对欧阳明赞赏不已,这可是涨他人志气、灭自己威风的事情啊,顿时引起了他强烈的不满。

  只是,他好歹还有点儿小聪明,知道不能在外人面前内讧。所以,他撇过了脸,不再理会。

  而薛萱乐却是朗声道:“伯仁长老,如果不是遇到了瑜大哥,我们怕是无法赶到汇寻城了。”她的眼眸微微红,想到了一路的艰辛和遇难的亲友,不免有些难过。

  薛伯仁神情一黯,向欧阳明抱拳一礼,道:“多谢瑜公子援手,让我薛家多保留了一分血脉。”他本人是一位高阶灵者,但此刻却降贵纡尊地向欧阳明行礼,言行举止都是自于内心。

  欧阳明身体微微一侧,道:“举手之劳,阁下无需客气。”

  薛伯仁肃然道:“在瑜公子而言,或许是举手之劳,但对我薛家,就是活命大恩了。”他顿了顿,道:“瑜公子既然来了,我薛家自然要好好招待,快请入内。”

  他以近乎殷勤的态度将欧阳明招呼了进去,并且安排了一个独居房子供他休憩。

  欧阳明打量着这个暂时属于自己的房子,不由得暗自感叹,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薛家虽说已经落魄,连自己的家族都被摧毁了。但是,他们却依旧有着足够强大的人脉,在汇寻城内可以找到如此宽敞的房子,也算是不容易了。

  毕竟,薛家来此之人不知多少,能够给一位客人做出这样的安排,已经是相当的了不起啦。

  ※※※※

  薛伯仁将欧阳明安置妥当,立即带着薛海崖三人走远。

  一旦离开了那个院子,薛伯仁的面色顿时变得凝重起来,道:“海崖,这人到底是什么来历?”

  薛海崖不敢怠慢,道:“弟子不知,但此子在阵法上的造诣确实不容小觑。”他停顿了一下,又道:“此人曾经夸口,若是布下阵图,就算是高阶灵者来了,他也一无所惧。”

  “困住高阶灵者?”薛伯仁的脸色微变,讶然问道。

  高阶灵者和中阶灵者可是完全不同的两个级别,一个初阶灵者阵法师,可以困住中阶灵者,已经算是合格的了。而若是想要困住高阶灵者,那就证明这个阵法师不仅拥有极强的战斗力,而且本身的传承也是非同小可的。

  “伯仁长老,这只是他信口开河,并没有真正展现过这样的能力。”薛源不甘心地道:“如果真有高阶灵者来了,他肯定是第一个逃遁的。”

  薛海崖的眉头微皱,道:“薛源,你……”他想到一路上这小子的表现,不由失望地摇了摇头。

  薛萱乐冷笑一声,道:“薛源,人家虽然没有表现过,但是在遇到中阶灵者之时,出手的可不是你啊。”

  薛源脸色骤然一变,怒道:“薛萱乐,你这是什么意思?为什么要帮腔外人,莫非你看上他了?”

  “呸!你才看上他了。”薛萱乐的脸蛋儿微微泛红,道:“伯仁长老,弟子相信瑜大哥不会撒谎的。”

  薛伯仁目光流转,在两个小辈身上巡弋了一圈,最后还是落到了薛海崖的身上。

  薛海崖沉吟片刻,道:“伯仁长老,我们可以试一试。”

  薛伯仁缓缓地道:“如果他真的能够布置出困住高阶灵者的阵法,就说明他必有强大传承,这样的人物……”他缓缓地拖长了声音,道:“我当禀告家主,再做决定。”

  看着匆匆离去的薛伯仁,薛源愤愤地道:“大伯,你们未免太看重那小……那人了。”

  他本来想要叫那小子,但是被薛海崖眼睛一瞪,心中虚,话到嘴边立即改口。

  薛海崖看着他这副模样,不由得心中一软,叹道:“哎,薛源啊,现在不比当初了,我们薛家遭逢大难,内部人才凋零,外有强敌虎视眈眈,在这个时候,能够争取的每一份力量,都是宝贵的。”

  薛源诺诺地应了一声,但是否将这番话放在心上,那就不得而知了。

  薛海崖挥了挥手,让薛源和薛萱乐下去休息,自己却在原地等待着。

  果然,片刻之后薛伯仁已经回返。但是跟在他身后的那两位,却让薛海崖大吃一惊。

  因为这两位一个就是薛家的家主薛衍,而另一位与他并肩而行的,却是薛海崖有幸远远见过一面的吴萧荒。

  薛海崖眨了眨眼睛,还是不敢相信,自己所带来的消息竟然能够惊动两位巅峰灵者。他心中一凛,莫非那欧阳明的来历,还要出了自己的预料。

  不过多时,薛衍三人就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,并且再度仔细地询问起来。

  薛海崖不敢有任何隐瞒,将自己三人与欧阳明相遇之事详详细细地讲述了一遍,随后用着忐忑的心情等待着他们的决断。

  薛衍沉声道:“吴兄,你觉得呢?”

  “呵呵,老夫之见,那瑜天睿应该是某大宗门出来游历的年轻弟子,而那位在夜间出手的神秘人,应该就是在暗中保护他的强者了吧。”吴萧荒淡然一笑,缓声说道。

  薛海崖惊讶地抬头,他虽然也曾有过这样的怀疑,但却没有吴萧荒如此的肯定。

  薛衍浓眉微微皱起,他沉吟许久,道:“吴兄,如何一个初阶阵法师,能够用随身携带的阵盘困住一位高阶灵者的话,那么……”

  吴萧荒的眼眸隐隐亮,道:“那么此人在阵法上的造诣之强,肯定达到了惊世骇俗的地步。”

  “不错。”薛衍重重地点头,道:“漳州强大势力诸多,但要说阵法的话,还是独尊往生极乐。如此年轻的灵道修者,再加上阵法师的身份,或许也唯有那一家才可以培养的出来吧。”

  吴萧荒呵呵一笑,道:“薛兄,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  薛衍重重点头,道:“如果他确实有着真才实学,那么不管背景如何,都值得老夫全力拉拢了。”他突然转身,道:“伯仁,你去试探一下,掌控好分寸,别弄出太大的动静了。”

  薛伯仁低声道:“是,家主。”

  薛海崖张了张嘴巴,他有心想要劝阻,但是看着两位巅峰尊者那严肃的表情,到了嘴边的话就再也吐不出来了。

  只是,在他的心中却是充满了担忧。

  伯仁长老,您可要悠着点,千万千万不要弄巧成拙啊!
  浏览阅读地址:/tongtianxianlu/834612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