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通天仙路 > 第八百五十五章 黑羽蜈蚣

第八百五十五章 黑羽蜈蚣

  死亡森林之上黑雾飘荡,如丝如缕,像最精致完美的黑纱,与微风一起轻舞,勾勒出一幅森冷的画卷。

  薛伯仁看了天空中飘荡的黑雾一眼,眼底露出一抹忌惮之色,赶紧将目光收回,轻声道:“天睿老弟,时间不早了,咱们也赶紧走吧,血晶可是好东西,能换取灵石,又能吸收修炼,自然是多多益善的好。”他把胸间的浊气吐出,眼神变得灼热起来。

  欧阳明微微点头,三人前前后后缓缓向死亡深林走去。

  刚一进入其中,欧阳明就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力由天空落在自己肩上,他脸色微变,开口询问道:“前辈,怎么我心里有一种压抑之感?”

  薛伯仁抖了抖肩,笑着解释道:“这很正常,死亡森林来历莫名,其中拥有无数的造化,只要进入其中就会有种莫名的压抑感袭来,就算是尊者也不例外,过几个时辰你就习惯了。”

  薛萱乐一袭红衣,面容千娇百媚,悄悄地瞥了欧阳明一眼,很快地将目光移开,手指不停地绕圈,嘴角勾起一道明媚的弧度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  欧阳明露出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,轻轻点头,抬头远眺,只见天边落下的阳光都被黑雾阻隔,林子深邃幽深,只有一点昏暗而又细微的光芒,就如一头张开血盆大口吞噬而来的远古凶兽,让人头皮麻,身上汗毛全都竖了起来。

  这个时节正值深冬,更诡异的是死亡森林之中连一点积雪都没有,全是烂了大半的树叶,透着一股腐朽破败的气息。

  有的地方,还露出黝黑肥沃的土壤,无数虫子乱爬,至于更远之处则弥漫着黑雾,看不清楚。

  就在这个时候,薛伯仁手腕突兀地出一声脆响。

  再摊开的时候,手心中已经多出了两枚乳白色的丹药,阵阵香气四溢,他深吸一口香气,连体内灵气都活跃的几分。

  薛伯仁眼中露出一抹吹嘘之色,主动介绍道:“天睿老弟,这是活血丹,吃下后能避免被这黑雾侵蚀,也是在死亡森林之中必不可少之物。”

  欧阳明脸色微变,声音提高了几度:“被这黑雾侵蚀?”说话的同时目光一直停在薛伯仁的脸上。

  “是啊!”薛伯仁重重点头,脸上吹嘘之色更浓,回答道:“这黑色雾气具有极强侵蚀之力,会顺着呼吸进入血液,甚至能从全身上下的毛孔之中进入鲜血,防不胜防,而且只要鲜血之中的黑雾达到一定浓度,不论是灵兽还是修士都会失去灵智,变成一具行尸走肉,心中被数之不尽的怨念填满,双目通红,只知道杀戮。”

  欧阳明与薛萱乐对视一眼,同时吸了一口凉气,心头骇然。

  “那这白色丹药有何用处……”欧阳明心思聪慧,心中虽有猜测,却依然不能肯定。

  薛伯仁屈指一弹,一道白色流光划出圆弧对着欧阳明激射而来,声音平平淡淡:“自然可阻挡黑雾侵蚀,却也有时间限制,只能阻挡三天时间,三日之后,还得再次服用。”

  欧阳明神色一凛,重心一沉,右手凌空一抓,再落下时已把这枚白色丹药握在手中,一口吞下,薛萱乐也是如此。

  三人缓缓前行,深林愈茂密,光线越来越淡,薛伯仁神色凝重,细心观察着四周环境,就如一名经验老道的山中猎手。

  就在这时,一声剧烈的嘶吼从远处传来,掀起轰鸣的同时,直接让林子上空黑雾翻滚而起。

  欧阳明将精神力探了过去,顿时,脸色一喜,眼中精光一闪,开口说道:“这是一头高阶凶兽。”

  薛伯仁听到这话,眼底的兴奋之色再也压不下去,轻笑道:“有天睿老弟的阵法辅助,就算是高阶灵兽,我们也可猎杀!”说话的同时,身形一个腾挪,就如一道清风一般赶了过去。

  薛萱乐紧随其后身姿曼妙,只有欧阳明眉头轻轻皱起。

  不过半盏茶功夫,一头长尾蜈蚣顿时出现在三人眼前,这蜈蚣足有二十来丈长,通体漆黑,每隔一丈,就有两片节骨向外突起,就如刀片一样锋锐,而在它的头颅顶端,竟有两根如鹿角一样弯曲的骨刺,漆黑如墨,隐隐冒着黑气。当然,最恐怕的还是它的尾刺,就像一柄磨得亮的镰刀,寒意森然。

  薛萱乐惊愕万分,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一步,骇然道:“这还是蜈蚣?眼睛红得像黑夜中的灯笼一样!”

  欧阳明微微一怔,苦笑道:“前辈,这就是失去灵智的灵兽。”

  薛伯仁脸色阴沉,开口道:“对也不对,这黑羽蜈蚣确实失去灵智,但并不是灵兽,而是——凶兽。”

  就在两人交谈的时候,黑羽蜈蚣眼中红芒一闪,露出一抹嗜血之色。

  尾巴一甩,那激射而来的尾刺轰然而落,三人同时向后一退,刚好地上有一块山石,刹那间,山石支离破碎,直接化为粉末,地面剧烈颤抖起来,一圈风暴四散而开,尘土落叶纷纷扬扬。

  见到这一击落空,黑羽蜈蚣仰天长啸,吐出一天黑气,阵阵轰鸣之音扩散而开,空气之中响起剧烈的音爆。

  薛伯仁重心一沉,灵者高阶的强大气势扩散而开,大地轰鸣,两柄双刀已被他从空间袋中取出,捏在手中,轻喝一声道:“天睿老弟,布置幻阵困住这畜生,我从正面轰杀。”

  欧阳明却眨了眨眼睛,摆了下手,道:“前辈,不用这么麻烦。”

  薛伯仁轻咦一声,脸上虽然疑惑,却依然把身上气机散尽,轻笑道:“不知天睿老弟有何妙招?”

  薛萱乐也是目光灼灼,深看着欧阳明,暗叹,真是个妙人,你到底还隐藏了多少手段。

  只见欧阳明的空间袋亮突然光芒大盛,落下时,手里已多了一个角弓,与一支形状怪异的箭羽。

  “杀!”欧阳明轻轻吐气,挽弓搭箭,角弓挽成满月,一气呵成。

  黑羽蜈蚣眼中血芒大甚,嘴里吐出的黑气更多,就如一道星痕,度快到了极致,对着欧阳明一口咬来。

  欧阳明脸色平淡,松开箭羽,只听见嗡地一声,箭弦颠簸颤抖起来,一道青色匹练划出一条淡色弧线,射向黑羽蜈蚣的头颅。

  薛伯仁脸色微变,暗自狐疑,普通箭羽怎么可能将黑羽蜈蚣的头颅射开,就算是精铁论坚硬程度都不及这畜生头颅的千分之一,天睿老弟虽然阵法天赋出众,但阅历还是太浅了啊!他心里感慨不已,脸上却不露丝毫,到了他这个年纪,人情世故早就琢磨透了,一言一行,都会给人一种极为舒服的感觉。

  薛萱乐摇了摇头,她虽然修为不高,但基本常识还是有的。

  忽然,黑羽蜈蚣大嘴一张,一嘴咬向箭羽。

  欧阳明脸色一喜,眼神冰冷无比,冷声:“爆!”

  声音未落,爆裂箭之上的符文全都亮了起来,透着一抹诡异的红芒,“轰”的一声,四散而开,卷动气浪,掀起轰鸣,只听见一声凄厉到极致的惨叫回荡而开。

  尘埃散尽时,黑羽蜈蚣的头颅竟被炸碎了一半,流出一摊漆黑的血液,恶臭向周围蔓延,让人作呕。

  薛萱乐目光呆滞,两唇微分,心里只有一个想法:这怎么可能,这一支箭羽怎么就炸开了?而且还有这么强大的威力!这可是高阶灵兽啊!

  薛伯仁连吸两口冷气,心里如翻江倒海了一样,他见闻极广,却也没听过这样的事。

  足足过了十来息,心中掀起的波澜才平缓下来,眼中光芒大甚:“天睿老弟,你这是什么箭?”心里隐隐有种想法,要是用这种箭对敌,不知效果如何?但这思绪一起,立即就被他否定了,踏入灵者的修炼者,对身体肌肉早已细致入微,还能感受到气机,想要射中,实在太难了。

  欧阳明笑着回答道:“前辈,这是爆裂箭。”这是他在离心手中逃遁时,将凝血长枪扔出时产生的灵感,将铭刻的符文自爆,如今看来,威力确实不容小觑,在下界的时候,他也使用过类似的手段,但那个时候他并不懂阵法与符文,对付一头半精灵兽都差点全军覆灭。

  忽然,黑羽蜈蚣张嘴对着天空一吸。

  黑色雾气旋转着涌来,被它吞入腹中,只见这凶兽头顶的伤势竟以肉眼可见的度快愈合。

  欧阳明脸色微变,随即哑然失笑。

  这可是高阶凶兽啊,哪怕失去了灵智,也绝不可能那么容易毙命的。

  自己只凭一只爆裂箭,就妄想斩杀高阶凶兽,确实是太狂妄了。

  他的反应极快,冷喝一声道:“一起出手!”声音刚落,空间袋出耀眼的白芒,无数个精致的阵盘就如一条长龙一般在他手中跳动,他袖子一挥,阵盘上符文一闪,对准这黑羽蜈蚣围拢而去,死亡森林之中照得明亮无比。

  薛伯仁手中双刀翻飞,白芒闪耀,就如两条对着天空横压而去的蛟龙,气势磅礴,刀光如雨,密不透风。

  因为度太快,竟响起阵阵闷雷之音,这就是他手中的刀,刀出如龙,磅礴无比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tongtianxianlu/836501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