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通天仙路 > 第八百六十三章 遇袭

第八百六十三章 遇袭

  欧阳明等人整理一番之后,继续向前走去。

  脚下的落叶全都腐烂了,天空之中飘荡着的死气更为浓郁,林子昏暗,四周一片静默。

  薛伯仁脸色凝重,道:“天睿老弟,现在咱们已经离开死亡深林外围,必须得更加小心了。”要不是他见到欧阳明利用阵法把一头灵者巅峰的凶兽宰了,以他的修为,必须再三斟酌才会进入死亡森林深处,因为用他的话来说,这林子里不知道埋藏了多少秘密和凶险,并不是他这种等阶能够探索的。

  薛萱乐跟在欧阳明身后,就如夏日中最绚丽的红花,无比耀眼。看向欧阳明之时,目光温柔如水,心里隐隐有种特殊的感觉。

  三人继续前行,欧阳明的心中突然一动,有意无意地朝着左前方瞅了一眼,但立即收回了目光,依旧是不动声色地走去。

  片刻之后,那方向突然光芒闪烁,一道凛然的剑光乍现,从薛萱乐的头顶狠劈而下,这剑光冷冽无比,透着一股森然的寒意,就如一道从天边奔腾而来的白色闪电,速度快到了极致。

  与此同时,一声冰冷的声音从林子深处传来:“给我躺下吧!”

  这一剑,死死锁定悦萱乐的气机,身法、招式全都无用,只能选择硬憾。

  剑光横压而下,薛萱乐心神颤抖,感觉灵魂都被冻结了一般,竟连一点反应能力都没有。

  然而,此刻欧阳明却是怒吼一声,手腕一翻,从空间袋中取出一柄长枪,这长枪虽不如凝血长枪,却也颇为不俗,五指用力一捏,右臂向上一抬,对着天空一抹而去,一股霸道之意立即从欧阳明身体之中迸发而出。

  这是一种只要我手中有枪,天下万物皆可破的凶悍。

  这是三山十海无斩不断之物的强横信念,这是强者之心。

  枪影堆叠,就如猛虎出山、深龙出海一般对着天空奔腾而去。

  剑光与枪影对撞,就如同火焰与冰雪碰在了一起,只见天空之中的剑光寸寸溃散,刹那消散,若只是如此倒也罢了,枪影依然未停,对着剑光斩来的位置,瞬间倒转刺去。

  薛萱乐这才缓过神来,目光悄悄瞥向欧阳明露出痴迷之色,只觉得心安无比。

  黑暗中,两个华衣男子对视一眼,顿时看到各自眼底的惊讶之色。

  其中一个年龄稍大的华服男子,手臂向下一压,长剑之上冷芒一闪而逝,剑由心发,剑芒一斩而出。

  枪芒剑芒再次对撞,僵持片刻之后,这一道奔如猛虎一般的枪影才如霜花一样缓缓散去。

  华衣男子拍了拍手,慢慢走了出来,轻呼道:“不错,难怪能杀了腾霄云。呵呵,一个高阶灵者,两个初阶灵者,而且其中一个还能挡住我斩出的一剑,果然不错。”

  这是两个身材高大的男子,他们均是手持三尺长剑,面容有几分相似,但脸上全都是密密麻麻的麻子,看起来极为丑陋。

  薛伯仁眉头微皱,脸上露出思索之后,随后瞳孔向内一缩,惊呼道:“你们是腾明泽、腾明墟两兄弟?”

  腾明泽眼中嗜血之色一闪而逝,轻咦一声:“没想到薛家还有这么有眼力之人,不过也无妨,一会杀了也就干净了。”

  两人说说笑笑,就如聊家常一样,丝毫没有将眼前这三人放在心上。然而,如果他们知道,这个挡住他们一剑的小子,曾经一枪秒杀一位灵者高阶,这两人恐怕就不会这般淡然了。

  薛伯仁面色微苦,心中暗叹,之前虽然天睿兄弟用阵法轰杀了一头灵者巅峰的凶兽,但这毕竟是一头凶兽,没有灵智,而这两兄弟擅长配合,两剑相加威力提升三成不止,恐怕就算对上灵者巅峰都能过上几招,若是硬憾,恐怕胜算极为渺茫。

  他长长地吐了一口气,轻声道:“天睿老弟,这两人擅长合击之术,不易对付,先用阵法困住,再想办法!”

  欧阳明一脸镇定自若,轻声道:“前辈言之有理!”

  声音一落,他手腕一翻,幻阵阵盘迎风散出,就如最绚丽的流光一般四散而开。

  腾明泽腾明墟交换了一个眼神,淡淡笑道:“竟还是个施法者?”

  眼中不但没有担忧,还露出狂喜之色,轻声道:“先把这薛家老头杀了,而这薛家女子姿色上佳,用作鼎炉却也不错,你看她这一脸冰冷模样,抱到床榻之上看她求不求饶!至于这小子,生擒了送到家族,必然有用。”腾明墟轻声开口,带着一丝调笑的味道。

  薛萱乐听到这话脸上闪过一抹愠怒之色,银牙一咬,却没有说话。

  见到这个画面,腾家两兄弟更为嚣张,拍掌大笑,对这冷冽而来的阵盘根本就不在乎,心中暗道,一个毛头小子而已,就算打娘胎里出来就开始学习阵法,又能有多高的造诣?

  欧阳明脸色冰冷了下来,冷笑道:“找死!”他怎么也没想到这里两人竟然这么嚣张,简直一点没有将他放在心上,心里打定主意,一定要让这两人悔之莫及。

  欧阳明并不知道,腾家之人在东临城嚣张跋扈惯了,什么都不放在眼里。

  而且,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,欧阳明的年龄实在太小了,二十出头,这种年纪正是刚刚接触符文节点的年纪,所以腾家这两兄弟这如此的轻忽大意。

  幻阵阵盘之上那如蝌蚪一般的符文跳动起来,线条光芒大盛,相互连接,交织成网。

  “呼呼……”

  欧阳明双目一凝,右手手掌向下一压,幻阵阵盘就如流光一般四散而开,径直笼罩了三四百丈的范围,远远看去,就如一块由符文节点相互交错组成的黑色帘幕,由着天空一压而下。

  腾家两兄弟不慌不忙,一直含笑看着,腾明泽轻笑道:“弟弟,欣赏哥哥以剑破阵如何?”

  “大哥的手段,小弟一直羡慕不已。”腾明墟恭维了一句,做了一个请的动作。

  就在这个时候,幻阵阵法已经彻底散开,一种天旋地转之感直袭脑海,两人只觉得脑袋一沉,身上每个细胞都在尖叫,非常不舒服,却又无法挣脱,再次睁开眼时,已经进入了一片白茫茫的世界。

  雾气荡漾,光线昏暗,一朵朵柔软的雪花从天空落下,天地昏暗荒凉。

  冷冽的寒风吹来,藤明墟只觉得浑身一僵,嘴里吐了一口寒气,道:“哥哥,怎么感觉不太对劲,太冷了!”就这么说话的功法,他的鬓角已挂满了寒霜。

  腾明泽两指掠过长剑,长剑顿时一声轻鸣,他目光一转,脸上露出一抹自信之色,安慰道:“弟弟勿惊,且看我提剑破阵。”

  话音还未落下,丹田之中灵气鼓动,气机连绵不绝,丹田之中的灵气顺着经脉涌入长剑之中,长剑之上青光闪烁,变得无比耀眼。他猛地对着天空一撩而出,剑光迸发,快速扩散,隐有风雷之音回荡而开,化作一头凶厉的猛虎,獠牙如刀,携长江奔腾入海之势,对着天空一撞而去。

  腾明墟眼睛一亮,心中暗道,难怪哥哥有信心破阵,原来已经把猛虎破空这一招修炼到了收放自如的境界。

  腾明泽脸上略有傲意,他一脸笃定,这一剑,定能让这阵法支离破碎。

  这一剑他不仅代表了他勇往直前的武道,更将自己的精气神全部融入其中,可以说,这一剑,是他在灵者高阶的境界之中,迄今为止斩出最为惊艳的一剑。

  剑光激荡,凶猛澎湃,迎风而长,就如要将天幕都划开一般。

  “咔擦!”一声轻响,剑光与天暮向接,只见一圈细微的波纹回荡而开。

  瞬息之间,这头由于剑光化作地猛虎就彻底消失了,无声无息,无形无相。

  腾明泽目光呆滞,心里连思绪都没了,满脑子是这一剑消散的场景。

  足足过了十来息,才缓过神来,结结巴巴道:“这、这怎么、可能?他不过二十出头,怎么会有这种阵法修为?”瞳孔之中的精光就如散尽了一般,可想而知,他心里的震撼到了何种地步。

  腾明墟嘴巴张开,双目瞪得滚圆,心中如翻江倒海,猛虎破空这一招在整个腾家,足可排上前列,却连一点效果都没有,这到底是何种阵法。

  强行把心中的惊惧压下,眼中嗜血之色闪过,五指用力捏紧长剑,丹田中灵气沸腾,发出如同氤氲一般的光芒,将他整个人都笼罩在霞光之中,袖子轻挥,临空一甩,长剑上下翻飞,剑光如龙,对着天空惊了出去。

  然而,这凌厉无双的一剑,仅仅将空中纷扬的雪花吹散了一些,随后就消失无影了。

  两人大眼瞪小眼,心中都泛起了几分绝望,那心情如坠冰窟,尤其是想起先前自己的轻视,脸上更是火辣辣的疼痛。

  阵法之内,欧阳明踏入天人合一、细致入微的境界之中,精神力量散出,就如霸道的皇者一般,扫视着大地,气息若有似无。

  薛萱乐看着被困在幻阵之中的两位高阶灵者,两唇微微分开,一脸惊讶,看起来七分性感三分可爱,眼中闪耀着异彩,看向欧阳明时,无比明显。

  薛伯仁见闻极广,眼底却也露出了一抹骇然之色。

  心中浪潮起伏,怎么也平静不下来,就连身子都颤抖起来,他心中愈发的清楚,眼前这人是薛家的机缘,若能把握住,薛家就能浴火重生,甚至是更进一步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tongtianxianlu/838620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