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通天仙路 > 第八百六十四章 对撞

第八百六十四章 对撞

  死亡森林之上黑雾飘荡,这就像一个被遗忘的世界。

  林子之外,光线明亮,微风徐徐,已经有了一点早春的气息。而死亡森林之中,静谧幽深,光线昏暗,杀机四伏,就如被一条无形的线条所分开。

  幻阵阵法之中,欧阳明负手而立,面带微笑,气质一骑绝尘。

  薛萱乐眼中泛出异彩,悄悄地看了他一眼,脸上泛出如桃花一般的粉红,但很快就淡了下去。

  就在这时,欧阳明手掌之中一块白色晶石光芒一闪,光芒如氤氲似琉璃。

  这白色晶石为一个小型圆盘,入手温润冰凉,触感惊人,这就是这幻阵的中心枢纽,掌控着所有的符文节点。

  欧阳明右手中指轻轻点在这圆盘上方,一霎之下,这幻阵之中所有的符文节点全都亮了起来,无数线条交错,让人眼花缭乱。

  阵图中突然腾起无数雾气,那雾气瞬间由远及近,翻滚而起。下一刻,天空之中的雾气扩散而开。

  完全散开之后,又蓦然凝聚压缩成一个漆黑幽深的气旋。就如天空中突兀破了一个口子,一股磅礴的吸力迸而出,似能吞噬世间一切。

  幻阵之内所有的一切都有违常理的停滞了一瞬,飘落的雪花、翻滚的雾气、旋转的气旋。但随之,雪花、雾气、气旋再一次更猛烈的迸,直扑腾家兄弟而来。

  无数的飞剑藏在雾气之中,剑光冷冽,激射而出。

  腾明泽目光远眺,看着那细密如雨的飞剑,脸色无比凝重,轻喝道:“弟弟,再一次与你并肩作战了,你怕不怕?”

  说着,他手指掠过长剑,眼中带着一抹莫名凶厉之色。

  腾明墟与腾明泽心有灵犀,做了一个相同的动作,笑道:“怕是怕,可现在已经走投无路了不是?”

  他同时提剑斩出,两兄弟都是用剑高手,剑法招式狠辣刁钻,且能够相互配合,又心灵相通,知晓对方出手那一式剑招的优劣,随即使出与之互补的剑招,化劣为优,剑芒浩荡。

  那一道一道剑光虚影相互重叠,一层高过一层,一剑快过一剑,最后幻阵之中只剩下两道残影,伴随着冷风呼啸,而围绕在两人四周,竟然形成一张牢不可破的剑网。攻守兼备,又刚柔并济,剑光弥漫虚无。将幻阵之内的土地划出深深的裂痕。

  两人出剑,时而如暴雨般急骤,时而又如闲暇钓鱼般舒缓,时快时慢,时大时小,时虚时实,剑影密密麻麻,相互缠绕之下化成一道飞旋转而来的剑影旋涡,剑光冷冽,掀动轰鸣的同时,尖声呼啸。

  见到这一幕,欧阳明怔了片刻,轻声道:“没想到,这两人还真有些本事。”

  薛伯仁不知何时取出双刀,手指微动,两柄双刀就如艺术品一般在他手中跳动起来,双目微微一凝,回答道:“这两人除了桀骜一点,确实有真才实学,都是难得一见的用剑高手,而且心意相通,心之所向,剑之所指,和谐统一,普通的灵者巅峰,就算遇到他们,都会有些头疼,没想到……”

  他顿了顿,没有说下去,而是深看了欧阳明一眼。

  薛萱乐轻笑一声,接了过去:“哪知道栽在了瑜大哥的手中。”

  欧阳明摇了摇头,道:“这两人剑法高妙,又心有灵犀,想要击杀也并不容易……”

  当然若是以大雪崩之意催动道意一枪那就另当别论,但这种话他怎么可能说出来。

  被困在阵法之中的腾家兄弟,剑招愈高妙。透着一种望龙观虎之势,竟将所有的飞剑、雪花全都挡住。剑光璀璨浩荡,隐有一种一剑霜寒十九州的霸道与凛然。

  只见两人出剑的度越来越快,头顶竟由剑光凝聚出一朵白色莲花,不停旋转,纹路清晰,甚至能看到莲花之上荡起的寒雾,而两人的身影已经彻底消失在幻阵之中,只传出长剑的轻鸣之声,这剑鸣与白色莲花似有一种说不出的联系,高妙而又神秘。

  欧阳明脸色不变,右手凌空虚画。吸气吐纳,冷声喝道:“虚空凝剑!”

  这声音不大,却给人一种凛然霸气之感,薛萱乐心都酥了,眼底的异彩已到了极致,暗道,以灵者初阶修为,对上两名心念相通的灵者高阶,竟毫不畏惧,这等气度,放眼整个灵界天骄,又能有多少。

  一想到自己,纵然有一具让人倾慕的皮囊,但与其相比,却如砂石与星辰,其中隔着的距离,是一整片天空,心中竟有几分茫然。

  不可能的,她告诉自己,却又忍不住看了欧阳明一眼,脸上就如火烧一样红了起来。

  薛伯仁暗自叹息一声,打定主意,回到吴家以后,一定得找个机会跟着妮子谈一下,这样陷进去不行啊。

  摇了摇头,将这念头驱逐之后,又将目光移到阵法之中。

  只见大地、天空、雾气、飞雪,全都震动起来。一种无物不斩的霸道之意冲刺着阵法空间,天地骤然一暗,只见沙砾碎石、雾气飞雪飞入天空之中,一柄足有十来丈的暗黑色长剑在幻阵空间之中凝聚,再这柄长剑之后,跟着无数细密如雨的小型飞剑,这一幕,足可让所有人心头骇然。

  腾明泽与腾明墟对视一样,同时开口惊呼:“这怎么可能?”

  他们脸上泛起苦色,就连由两人长剑斩出的白色莲花都差点碎去。连忙收敛心绪,白莲这才稳了下来。

  腾明墟一边挥剑,一边开口道:“哥哥,这阵法怎么这么古怪,这不是困阵吗?怎么还有杀阵的功效,而且看起来……看起来威力极大!”

  腾明泽脸色阴沉如水,冷声道:“如今之际,只有先将阵法轰碎了,这等阵法修为,恐怕是漳州最顶尖那几家的传人之一,这一次危险了!”

  黑色长剑震动虚空,上面红芒闪耀,无比骇人。欧阳明脸上狠辣之色一闪,指头一点,道:“疾!”

  这飞剑彻底轰鸣,就如一条将天空扯碎的闪电,刹那而至。

  雪莲与黑色巨剑对撞在一起,气劲碰撞,天空颤抖不已。荡起无数波纹,就如许多细密的碎石同时扔到湖水之中,无比剧烈。风云倒转,卷动雾气,这种威势哪怕是灵者初阶,只要沾上一丝,就会彻底消散,化为飞灰。

  雪莲不停旋转,一层层光幕挡在巨剑身前,一时之间,竟僵持不下。

  欧阳明将天人合一、细致入微的境界挥到极致,冷眼观察着一切。

  就在这个时候,欧阳明双目一凝,眼眸之中精光一闪,吐气探呐,出一声古怪的音波,竟然将精神力量蕴含其中,蓦然从天空之中的各个角落轰鸣而下,如同闷雷一般震人耳聩。

  这一击时机把握极好,正是腾明墟调整气机之时。

  顿时,腾明墟脑袋就如被一个重锤敲击了一般,轰鸣作响,嘴角溢出一道鲜红的血渍,就连与黑色长剑对峙的雪莲都有一点奔溃的迹象。

  腾明泽双目通红,眼中如要喷出血来,嘶吼一声,左手猛地对准自己的胸口一拍。

  顿时,一大口精血喷在雪莲之上,精血将雪莲染成红色,精血之中蕴含着庞大的灵力,一霎之下,又逐渐稳住局势,而腾明墟也缓过神来。

  欧阳明暗叹一声可惜,再寻找机会,步步为营,绝对不会贪功冒进。

  薛伯仁目睹了这惊心动魄的交手,心中连声惊呼,妖孽,这简直就是个妖孽!不但阵法修为乎寻常,精神力强横无比,而且具有绝强的战斗天赋!这种人,以后到底能走多远,这一刻,就连他的心中都升起浓浓的茫然。

  忽然,异变突起。腾明泽与腾明墟左手同时点在眉心,一滴凝炼到极致的精血从眉心飞出。

  两人的眼中竟多了一分漠然,动作如出一辙,同时抬手前挥,这一滴精血就融入雪莲之中。两人心有灵犀,步调一致,一起掐诀,低声喝道:“散!”

  顿时,这雪莲花瓣之上的血色线条全都亮了起来,猩红无比。随风飘荡,而在雪莲前方的光幕也寸寸崩溃。

  见到这一幕,欧阳明不但没有欣喜,反而有一种极为不妙的感觉。

  那花瓣快旋转,搅动风暴,一片花瓣挡在黑色大剑之前,而另外七片花瓣,卷动飓风,就如怒龙一般对着天空一撞而去。

  两位高阶灵者以本命精血为引轰出的一击会有多强,简直天地色变。

  “轰……”

  就如天塌了一般,天空之中露出一抹让人心悸的漆黑。

  腾明泽与腾明墟同时看到天空之中的飘荡着的死气,两人心中欣喜,打定主意,破阵之后,定要把这阵法师抓回去好好虐待。

  杀肯定不能杀,这就是个宝,但怎么也要把心头的怨气宣泄而出。

  两人身子腾挪,脚尖一点,对着天幕之上划开的裂痕一跃而去。

  近了,越来越近了!

  几乎可以用近在咫尺来形容。

  两人对视一眼,心中已经想了数十种虐待欧阳明的方法,都是造成皮肉之上的伤痛,却不会死人的方法,眼中无比欣喜,恨不得出一声长啸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tongtianxianlu/839849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