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通天仙路 > 第八百六十五章 深入森林

第八百六十五章 深入森林

  正当两人即将冲出阵法的刹那,欧阳明强行将体内翻滚的气血压下,曲指一点,一个符文节点瞬间移动过去,把天幕之上的窟窿填补起来。

  “不——”两人的叫声凄厉到了极致,脸色苍白,显然取出一滴本命精血对二人而言,消耗也是极大,几乎到了难以承受的地步。他们心里无比绝望,就如掉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渊之中。但连一点办法都没有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眼前的天幕愈合。

  正在这时,由沙砾、风雪凝聚的黑色大剑,直接将前方的莲花花瓣轰成粉末。

  这柄黑色大剑之上缠绕的剑气也消散了许多,却依然让人心惊肉跳。

  欧阳明手中符文节点瞬间亮起,手肘突兀发出一声脆响,向下一压,这一柄巨剑轰然倒转,直扑腾家兄弟而去。两人脑中“咯噔咯噔”连续响了无数遍,连忙调整气机,举剑回防。

  正是这时,天空之中那细密如雨的飞剑也都轰鸣而来。

  两人长剑或抬或扬,或刺或掠,心守灵台,剑法圆润如一,渐渐稳住局势。

  虽然稳住局势,但两人的活动范围被不停压缩,束手束脚,只能勉力支撑。本以为以当前这样的状况,只要欧阳明剑出如龙,抢攻几招,就能将两人的架子打散,但每至关键时刻,另外一人的长剑就如毒蛇出洞,灵动飘逸地将轰然而来的长剑撩开,一时之间欧阳明竟对这两人无可奈何。

  薛伯仁见到这个场景,提起双刀,悍然加入战场,双刀翻飞,如同两条在大江之上舞动的蛟龙。

  身影就如鬼魅一般,横扫而出,但出手却与身法相反,大开大合。

  他的加入就如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让腾家两人疲于奔命,渐渐难以支撑。

  而且,在幻阵之中,灵气消耗的速度是外界的两倍,特别是剧烈打斗之下,消耗更快,没过多久,两人就嘴唇干涩,丹田之中灵气干涸。

  忽然,腾明墟露出一个细微的破绽。

  欧阳明眼眸一亮,屈指一点,这柄黑色大剑轰鸣一声,就如跨越空间一般,倒转而上。

  “咔擦”一声,巨剑从腾明墟的心脏之上惊掠而过,澎湃的剑意迸发出来,一霎之下,他的身上全是细密的裂痕,如蜘蛛网一般纵横交错,闪烁着剑芒,而他的五脏六腑全被剑气搅碎,竟连一声惨叫都没有发出,身体就由下向上寸寸崩溃,他眼神惊恐无比,亲眼看着自己变成灰烬。

  腾明泽眼眶通红,脸上狰狞无比,嘴里不停地暴吼:“我要你死!我要你死!”

  眼中流出一滴血泪,心痛得就如发疯了一般。

  但薛伯仁稳扎稳打,步步为营,不给他临死反扑的机会,最终腾明泽也是独木难支,被欧阳明利用阵法斩杀。

  幻阵逐渐散开,又露出深邃的死亡森林,冷风吹来,之前所有的一切就如梦幻一般。

  欧阳明手心之中的阵法枢纽光芒黯淡了下去,只见他衣袖一挥,无数流光从四面八方飞来,细细一看,竟然是一个个幻阵阵盘。

  薛伯仁目光复杂,心里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形容,只觉得口中微微苦涩。

  每次当他认为已经看到欧阳明的极限之后,用不了多久,就会发现,这不过是他展现出来的冰山一角。心中暗叹,腾家两兄弟联手,对上灵者巅峰都有招架之力,就这么死了?

  薛萱乐小手指在不停地绕圈,悄悄瞥了欧阳明一眼,心里非常开心。

  “走吧!”欧阳明轻呼一声,右手凌空一抓,把最后一个幻阵阵盘捏住,收进了空间袋。

  三人迈开大步,瞬间远去。

  山林幽深,过了半日,三人就离开了死亡森林外围,进入了那幽深之地。

  薛伯仁突地轻笑一声,道:“没想到天睿老弟对阵法的理解这么深。”

  欧阳明脸色平淡,轻笑道:“前辈过奖了,不过是腾家兄弟骄傲自大,不闪不避,这才让我有了可趁之机。否则,单单是将这两人困住,就不简单。”

  薛萱乐眼中露出一抹狡黠之色,掩嘴轻笑道:“瑜大哥过谦了,这个年纪能有这么强的阵法造诣,那已经是顶天的本事了。”说着她还竖了个大拇指,俏皮可爱,又恢复了这个年纪该有的活力。薛伯仁也是笑着附和,心里极为感慨。

  就在这个时候,群山颤抖,狂风由天边横扫而来,伴随着奇特的嘶吼之音。

  如果现在有人由着天空往下看,就会惊恐地发现,死亡森林之中黑雾弥漫,黑雾闪烁着幽光向着八方席卷而去,带着一种奇特的韵律,方圆百丈之内,乱石激荡,生机泯灭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薛伯仁脸色微沉,手中双刀翻飞,警惕地看着四周。

  薛萱乐食指轻敲佩剑,这三尺青峰顿时发出一声清脆的低鸣之声。

  欧阳明眉头微皱,精神力量散开,顿时,在精神世界之中就感受到两团火焰熊熊燃烧。

  “吼……”一声震人耳聩的嘶吼伴随着狂风从天边翻滚而来。

  这声音古怪无比,具有极强的穿透力,透着浓浓的嗜血之意,根本不是修士能发出的,而是——凶兽!而薛萱乐修为最弱,眼前出现种种古怪离奇的画面,似乎灵魂都要被剥离了一般,双目混混沌沌。

  “醒来!”欧阳明声音如钟鼓合鸣,闷响而开。

  薛萱乐娇躯一颤,眼前种种古怪的画面这才消散,全身都被冷汗浸透。

  “没事吧?”欧阳明脸上露出关切之色,轻拍了一下她的肩头。

  薛萱乐虚弱一笑,脸上没有一点血色,轻轻摇了摇头。

  就连薛伯仁都气血翻滚,那声音之中,似乎掺杂着一种穿透灵魂的力量,让人血脉沸腾。

  他把胸间浊气吐出,脸色微变道:“天睿老弟,这种威势,恐怕已经是巅峰凶兽了,得小心一点。”

  薛萱乐也点头应道:“嗯,现在已经深入死亡森林,必须得小心谨慎。”

  欧阳明思忖稍许,眼中光芒一闪,轻笑道:“不过,小心谨慎自然不会错,但却没必要畏首畏尾,利用幻阵阵法,就算遇到相当于灵者巅峰的凶兽,我们也能将其斩杀。”

  薛伯仁眼睛一转,思考了片刻,立即点头。

  事实也确实如欧阳明所言,只要掌控着幻阵阵法,在死亡森林之中,三人确实进可攻,退可守。

  沿着陡峭的道路,三人来到一座百丈高的小山之上,眼前忽然开阔起来。

  只见千丈之外,一条四五十丈的巨蟒吐着信子,气息磅礴无比,竟然是巅峰凶兽。它鳞片漆黑,就如乌金一般,闪烁着幽光,鳞片相互连接,一朵诡异的花朵就如刺绣一般印在鳞片上面,奇特妖冶,獠牙足有两丈,又细又尖,在它的背部,就如有某种图案要浮现一样。

  只见它喷出一口黑色汁液,粘稠无比,所沾染之物被腐蚀,发出“噗呲噗呲”的声音,就连空气之中的灵气,都熊熊燃烧起来。

  欧阳明瞳孔微微一缩,心中暗叹,死亡深林之中的凶兽真不可用常理度之。

  薛萱乐两唇分开,波澜壮阔但又不甘平静的双峰剧烈起伏,勾勒出一幅难以描述的美丽画卷。

  而在这头巨蟒百丈之外的地方,一头怪牛的毛发就如钢刀一般竖了起来,透着一股难言的尖锐。鼻子之中冒着黑气,将四周大树刮得东倒西歪,蹄子如山岳一般厚重,似猛地借力一踏,能将大地都踏出一个窟窿。但最恐怖的还是怪牛的眼睛,一只眼睛为黑色,深邃幽深,仿佛能将人的心神吸入其中,另外一只眼睛则红色,杀意凛然,似蕴含尸山血海。

  两只眼睛一红一黑,闪烁着光芒,相互交错,竟给人一种头晕目眩之感。

  欧阳明与薛伯仁交换了个眼神,眼底的疯狂一闪而逝,将声音压低,道:“前辈,以现在的情况来看,这两头凶兽相互对峙,我们要是等下去,说不定有坐收渔人之利的机会。”

  薛伯仁脸上也是光芒大甚,眼中狠辣之色一闪,道:“这两头凶兽在死亡森林之中都属于一方霸主,守株待兔当然可以,但我们得小心一些。”

  薛萱乐也是目光灼灼,抿嘴一笑,仰着头道:“的确应该如此,我辈修士不畏天、不惧地,都是急流勇进愈战愈勇,况且有瑜大哥的阵法辅助,怎么可能发生意外?狩猎大会我们薛家和吴家也参加了无数次,每次都榜上无名,现在机会就在眼前,若是放弃了……以后薛家恐怕再也没有机会了。”她声音无比动听,就如黄莺轻鸣,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坚定。

  薛伯仁稍一思忖,眼中也带着浓浓的期待,薛家因为吴家的关系,也参加狩猎大会很多次,成绩一直不理想,若是这次能取得好的名次,对薛家以后的发展,有极大的好处。

  欧阳明见无人反驳,念头一动,已经把精神力量探了出去,再次迈入天人合一、细致入微的境界之中。

  一霎之下,一欧阳明为核心,方圆三百丈之内,所有的异动都跳不过他的感知。

  树叶随微风掉落,蚯蚓在地底蠕动,这一切一切,全都清晰地浮现在欧阳明的脑海之内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tongtianxianlu/839869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