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通天仙路 > 第八百七十三章 破阵

第八百七十三章 破阵

  地宫之中冷风卷动雾气,一股阴森湿冷的气息回荡而开。

  欧阳明瞥了一眼身后的两位,他们的眼中都流露出了担忧之色。轻笑一声,他道:“你们退开一点儿,我先破阵。”

  大黄与多臂金刚交换了个眼神,同时退开,同时凝聚体内灵气,静静等待起来。

  欧阳明袖子一卷,大步疾驰,一步踏入阵法之中。阵法之内冒着黑气,无数五颜六色的毒蛇从黑气中钻了出来,吐着信子,可欧阳明就如没有看到一样,继续向前走去,不急不缓,就在他踩到毒蛇的刹那,这些毒蛇全都扭曲,嘶吼之下,化为黑雾消散。

  欧阳明露出一个果然如此的神色,低声囔囔道:“幻即为真,真却非幻,毒蛇由雾气幻化,我才可破阵!”声音刚落,第一座大阵之内的雾气翻滚,无数磅礴的灵力直扑欧阳明而来,他整个人如变成了一个气旋,将这精纯至极的灵气全都吸收,身体之中传出如雷鸣一般的闷响。

  大黄与多臂金刚脸上同时露出喜色,对视一眼,又将目光移了过来。

  欧阳明并未急着前行,细心观察着阵法之上的线条与符文。片刻之后,他轻声道:“之前我布置的幻阵,杀招虽说不错,却容易被避开,趁此机会,改进一下。”

  这话要是被其他阵法师听到,恐怕非要骂欧阳明不知好歹,能以阵法灭杀巅峰凶兽,还说杀招容易被避开,那我们还在推演符文节点排列方法之人,要怎么活?
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欧阳明嘴中吐出一股寒气,双目缓缓睁开。

  此时,在他双眼之内就如有一片不停旋转的星空,看上一眼就能让人彻底沉溺其中。

  他脸上露出一丝喜色,轻笑道:“第一阵所讲的是阵法基础,看似平庸,却大道至简,通天摘星的楼宇,也是平地而起,根基稳固,才可将一个符文化为万千符文,做到收放自如,阵由心发。”之前,他虽然能布置阵法,但却未能由道及理,而现在,将第一阵之内的节点符文明悟之后,基础已经补了上来。

  不再犹豫,一步迈入第二阵之中。

  黄沙漫天,风暴铺天盖地而开,天地昏暗。

  飓风倒立,将风沙旋转送上天空。

  飓风如同刀片一般锋利,切割着欧阳明的皮肤,一股疼痛之感袭来,甚至严重的地方,还出现了一道道细密的血痕。

  欧阳明抬手把脸上的血渍擦掉,舌头一舔,轻轻卷入嘴中。

  眼中露出疑惑之色,心中暗叹,浓郁的血腥味,这是真的?

  凝神沉思片刻,他的身子如老僧入定般,就这么站在风沙之中。风暴剧烈,但他的双脚却纹丝不动,就如扎根了一般。

  风沙刮了三天,终于停下,艳阳高照,沙漠之中酷热难耐,他就如一根枯木一般立在沙漠之中,无欲无求,没有一点生命波动。

  一年、两年、三年……

  他身上的衣衫已被腐蚀,覆满黄沙,他不知道已看过多少风暴,双目也不知在何时已经紧闭着。

  第二阵外,大黄爪子轻轻抓起一把泥土,用狗爪子捏成圆形,开口道:“金刚,小明子已经发呆发三个时辰了,你看那一步抬起,怎么都落不下去,这是怎么回事?”从他的目光看去,欧阳明一脚抬起,作金鸡独立状,而他脚下,正是一个闪烁着光芒的符文节点。

  多臂金刚身上毛发竖了起来,气势迫人,回答道:“主人的心思岂是我能揣度的……”

  大黄也是幽幽一叹。

  阵法之内,日出日落,沧海桑田,欧阳明的身体被黄沙埋葬,如一具冰冷的尸体。

  忽然,天空之中铅云凝聚,越压越低,隐隐有一道黑芒一闪而逝,朵朵雨花落下,滴在沙漠之上,很快就消失不见。

  “醒来!”欧阳明心中低喝。

  一霎之下,他身上块状的黄沙落下,眼中光芒散出。

  轻笑道:“第二阵,以禁制融入阵法,增强了其攻击力。”这种将阵法禁制融为一体的手段,就像是为他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。

  话音未落,他袖子一挥,手掌凌空一抓,一滴雨滴被他握在手中,化为水雾飘散。

  他摇了摇头,心中暗道,以雨水为禁制,这等手段,真不知留下这遗迹的是何人,这等手段,实在是难以想象。同时脑海之中又突兀浮现出一位红衣女子,是她吗?他喃喃自语。

  抬起的右脚,终于落下,顿时石破天惊、天崩地裂。

  第二阵之中所有雾气全都倒转,所有符文节点轰然一碎,欧阳明竟能感觉到自己的阵法修为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进步,这简直匪夷所思,他心里无比火热,暗叹,单论阵法修为,在整个灵界,同辈之中,我应当是第一人了吧!

  第三阵、第四阵、第五阵……

  欧阳明均是一步破阵,而其中的阵法之道愈发高深,让他心中升起一种酣畅淋漓之感。

  大黄与金刚脸上都露出惊喜之色,这石门紧闭,幽光闪耀,而且隐隐的有着一种强大的压抑感,让他们不敢轻易靠近。

  但没想到欧阳明在阵法上的造诣如此之强,竟然连破五阵,如今就剩下最后一个,也让他们信心百倍。

  欧阳明看着身前泛起霞光的阵法,轻声道:“最后一阵了!”

  脚步一动,一步迈入阵法之中。

  顿时,一种天旋地转之感袭来,地面雾气飘荡,夕阳斜挂在天边,光芒昏黄,一颗巨大的古树顶天立地,枝叶繁茂,盛开着白花,花香四溢。

  古树之下一张上好的黄木棋盘凌空而立,平平稳稳,棋子一黑一白,就如同一阴一阳。

  就在这个时候,第六阵之中所有的符文节点全亮了起来,光芒大盛,无数小型气旋平地而起。

  光芒落下之后,一位红衣女子出现在他对面,女子一袭红衣,肤若凝脂,长发束在头顶,看起来英姿飒爽,正是先前在欧阳明精神世界之中浮现的人。

  她手执白棋,一袭红衣如血,施了一礼,轻声开口道:“公子在这种年纪,竟能破开五阵,这等阵法修为,实在难以想象。此阵不说阵法,单论问心,你我下棋,一共有三次机会,若三次都失败则要送出一百寿元,可离开此阵,但九道石阶之上的奖励,就拿不了了。”

  欧阳明脑中咯噔一声,心中无比震撼。

  竟能在阵法之中幻化修士,且有自己的思维气息,这种阵法玄妙,简直超过了他的想象,心中严阵以待,一百寿元作为破阵失败的惩罚,不可谓不重。

  连吸了两口凉气,这才将心中的震撼压下,欧阳明眼中精光凝聚,正襟危坐起来。

  女子见他一脸严阵以待的样子,掩嘴轻笑起来,露出精致的锁骨,囔囔道:“不知公子可喜欢喝茶,现在时间还早,小女子可为你煮一杯。”

  “麻烦姑娘了!”欧阳明施了一礼。

  “不麻烦,很久未见到这么有趣的人了。”她看了欧阳明一眼,双目就如一个幽深漩涡一般旋转起来,似乎将他的骨骼、血肉全都看透了一样,就连天凤之火与吞噬之力都无所遁形,女子眨巴了下嘴,露出一抹奇异之色,起身煮茶。

  她动作不慢不慢,每一个动作都做得一丝不苟,不似煮茶,反似问道。

  水是无根水,茶则是这顶起苍穹的古树之叶。

  她手指纤细,给欧阳明斟了一杯,衣袖轻轻一甩,这个精美的茶杯就落到欧阳明身前。

  茶水色泽明艳,刚一入口,就化作一股磅礴的灵气融进丹田之中,欧阳明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舒坦得要张开一般,无数雾气散出,气息无限逼近高阶灵者。

  女子笑而不语,抬头远眺,不知再想些什么。

  过了半响,欧阳明拱了拱手,沉声道:“多谢姑娘!”

  红衣女子一怔,轻叹道:“我叫许君清,公子叫我君清就好……”

  一杯茶喝不了多久,欧阳明把茶杯放到一边,执黑先行。只见他两指夹住一枚棋子,在一个不起眼的位置挂了一子,他并不是纵横十九道的大国士、大高手,落子谈不上大气磅礴,显得无比中庸,但这枚黑子落下之后,阵法空间之中,却有一种金戈铁马之意。

  端坐在其对面的许君清没有丝毫犹豫,以白子落天元,一石激起千层浪,大气磅礴,杀机凛然。

  五十手后,白棋黑棋相互交错,欧阳明兵败如山倒。

  许君清手指如葱花一般纤细,轻声笑道:“公子,你已输了一次,再输两次就得送出一百寿元,还望多加努力。”

  第二局,欧阳明开局凶悍异常,一心想提妖刀屠大龙。

  却被许君清一记巧妙的太极推手,轻松化解,许君清走一步看十步,打法凶悍,寸土必争,没过多久,欧阳明再一次溃不成军。

  她瞟了茶杯一眼,眼中透着一抹遗憾之色,但很快就淡了下去。

  红裙轻飘,声音温润,很是好听,叹息道:“公子,围棋一道,定式打谱虽说重要,却也可积累,用时间去堆,用功去磨,总能成功,但这之中最重要的,却不是打谱,也并非天赋悟性,而是胸怀,棋如人生。”
  浏览阅读地址:/tongtianxianlu/842895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