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通天仙路 > 第八百七十四章 龙须之根

第八百七十四章 龙须之根

  第六阵内,树荫将昏黄的阳光搅得支离破碎,斑点落在棋盘之上。

  阵内雾气弥漫,如梦似幻。欧阳明眉头紧蹙,第三局刚开局数十手之后,他就陷入了劣势,天元不敢争,大龙不敢做,每一手,都要思考良久。

  他心里知晓,这棋盘之上,他是争不过许君清了。

  突兀地,他脑中突兀想起红衣女子的话语,此阵不论阵法,单论问心。

  “单论问心……既然问心为何要下棋?”这声音在他脑海之内轰鸣,逐渐成了唯一的声音。

  他眼中光芒越来越亮,这棋盘就如变成一个黑白交错的木鱼图,不停旋转。一个光点突然出现在他精神世界之中。

  没有一点犹豫,右手黑子磅礴而落,提气连子,整个棋盘都被盘活。

  许君清笑了笑,顿时整片空间都明亮了起来,开口道:“身为男子,应当以天为棋盘星为子,这样下着才够味,你天赋极好,却不想多争,这点虽难能可贵,但大劫将至,天地就如一个熔炉,谁不在其中摸爬滚打,阵法之道作为辅助自然极好,却不可作为主道提升啊。”

  这声音还未落下,这棋盘之上所有光点全都活过来了一般,出绚烂夺目的光芒,第六阵破,落子破阵,红衣女子的身影,缓缓消散。

  欧阳明怔住了,精神世界之内刮起飓风。过了一会,这才抱拳一拜。这一阵,其实只能算平局,红衣女子未赢,他却输了,输给了自己,输给了道心。

  大黄与多臂金刚同时走了过来,大黄毛柔顺,咧嘴一笑道:“六个大阵全都破了?”

  多臂金刚也是竖起耳朵,唯恐错过了一点细节。

  欧阳明吸了口气道:“破了,但第六阵……”他没有说完,反而重重地叹了口气。

  走过阵法,欧阳明放眼四望,这地宫之中看起来空旷。

  燃着烛火,火光黯淡,却别具一番韵味,在地宫地尽头出现九道石阶。

  而石阶下方,形影独单地摆着一个木架,木架上摆着许多枢机盒。

  欧阳明与两兽一起,步子起起伏伏,走到木架之下,嘴角勾起,露出笑意,拿起一个破旧木盒。

  木是楠木,质地中等,不好不坏,盒子上布满灰尘,一股沧桑之感荡漾而开,被虫子咬出针孔般的小孔,似稍稍碰一下,就会变成木屑碎开,与架上其余材质不详,却火烧刀劈都没伤痕的枢机盒相比较起来简直寒酸到家了,

  欧阳明上下打量,调笑一声:“细细看去,倒别有一番味道。”

  从破旧木盒之中取出一本古卷,翻开第一页,仅仅看了数字,立即心头大震,情不自禁地默念出声:“灵界之灾由来已久,应当追溯至中古往前。但最严重的一次当属万年之前的大劫,千万生灵泯灭,绵延的山脉几乎被移平,我当时修为不过尊者,仅能自保,做不到救济苍生,是为生平一憾。至悟透大道,破空而去之后特留下此处地宫,供有缘人参悟阵法,问道问心,落款,许君清。”

  这字体狂傲,一气呵成,如硬生生用篆刀刻入宣纸,映入心神。

  但其后记载的大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,欧阳并没略过,逐字逐句看完。忖度之后,心中疑惑万分,万年之灾到底是什么?文中根本就没有提起啊。

  他脑中就如一团浆糊,越来越乱,最后幽幽一叹:“罢了,这一切终究会水落石出。”

  缓缓迈步走至台阶之下,一摊如清泉一样的星光从台阶之上洒下,映照着木架,看起来神秘无比。

  步子一迈,身形如一缕清风,踏入第一道石阶之上,顿时一片璀璨星空倒映在他眼中。星光散着迷人的光辉,如夏日夜晚的萤火虫,相互连接成无数条完美的弧线,悠远空旷,相互交错,如能幻化红尘三千,诸天妙有,让人眼露痴迷,就连心神都彻底沉寂其中。

  而一条似可登天的青石一道接一道镶嵌星空之中,没有任何依托,蜿蜒而去,如没有尽头一般。

  欧阳明眼中露出疑惑之色,喃喃道:“不过是九道石阶,怎么似没有尽头了一般……”心中对许君清的手段又有了更深刻的了解。

  就在这个时候,一道冷漠的声音在欧阳明脑中炸响。

  “何为枪?”这声音化作音符,直接炸开。

  欧阳明没有思索,低声道:“拈花摘叶,皆可为枪,手中花瓣树叶,即为枪。”声音一落,跨上第一道青石阶,身边闪烁着星光,似随手可抓,星光画出一道道完美的弧线,将他簇拥而起。

  “何为枪?”这声音没有丝毫变化,在次回荡开来。

  欧阳明沉吟了片刻,低声道:“心中有枪即手中有枪,观雪山大河皆可为招。”又向前跨了一步,距离天空更近,一次,两次,每次都是同一个问题,何为枪?欧阳明也不停醒问自身,究竟什么才是枪?手中六尺长的凡铁吗?

  不知过了多久,他踩着青石,身躯站在空中,手可摘星,脚踩如月。

  但是眼中的疑惑之色越来越甚,一道一道血丝在瞳孔深处浮现,身上汗涌如注,整个人如被泡在盐水里,嘴中喃喃自语:“什么才是真正的枪道?”看着脚下星空,竟生出一种茫然,什么是真什么又是假?

  突然,一阵刺痛传来,他状若疯魔,蓦然惊醒。

  “枪法之道本就是虚无缥缈之物,得失之心越强,越想靠近,反而会渐行渐远,如一根直线向两端蔓延,再无相交之日。”

  他吐了一口污浊之气,缓缓闭上眼睛,心守灵台,一种洒脱意境蓦然一荡,芳草悠悠一望无际,波波荡漾如同浪潮,脑海之中的枪影招式一点一点浮现,全都是最顶尖的枪法,要是丢入灵界这个大染缸中,怎么都得闹出一阵两阵血雨腥风。

  但他却看都未看一眼,陷入自己的世界。

  在一座破旧小院之中,手中握着一杆木枪,只练劈砍刺掠撩,不用灵气,不沾气机,木枪刺出,平淡无奇,没有波澜,更谈不上跌宕。

  夏日顶着焦阳,累了就擦擦汗,咧嘴喝上一口甘甜井水,冬日迎着大雪,顺着呼啸的北风一砍一刺,丝毫不见高手气机。

  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无论寒暑,劈砍刺掠各是五千次。

  他身上的道之真意越来越淡,在这茅屋中如没有时间,他也如忘记了时间,身上气血收敛,如个普通人一样,会老会病,气机若有似无。

  忽然,就在他弥留之际,他猛地睁开眼睛,平淡道:“已经够了……”

  这茅屋一点一点藏入他的灵魂之中,身子挺直,看着天空,低沉道:“枪为不屈,纵然平平淡淡,但生死魂不灭,我手中有枪,便可荡尽世间不屈。”

  这声音刚一落下,天地帘幕如被撕开,这无穷无尽的青色石阶凝为一道,他一步跨上,叹道:“枪法本没有那么复杂,复杂的是人心。这青石阶也没那么多,不过只有一道,只需一步,懂了便就是一步,不懂便是永恒。”

  他看着掌心,一道枪影迸,平淡无奇,欧阳明摇了摇头:“到了今日我才彻底明悟枪法之道上的真意,这才是真正的枪法入微大成之境。”随即手掌抬起,以掌作枪,向前一划,无数枪影迸,如真龙入海,竟直接将这星空帘幕从中化成两半。

  星空一碎,一个锦盒出现在石阶尽头,就如矗立了万古一般。

  大黄与多臂金刚也同时走到欧阳明的身边,闷声问道:“这盒子里装的是什么?”说着,就想抬手去抓。

  “小心!”欧阳明轻呼一声,一种解禁手法打出,手腕翻飞,顿时,一缕黑气飘荡而去。

  他心里长舒了一口气,许君清至少是堪破那一步之人,谁晓得她的手段有多高明,恐怕尊者被这瘴气侵入身体,也会身受重伤吧?

  锦盒打开,一根六寸长漆黑如墨的根茎躺在其中,上面布满一圈一圈花纹,深邃难测。

  大黄嘟囔道:“这么普通,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嘛……”

  反倒是多臂金刚面色凝重,心中隐隐有着一种压抑之感。

  欧阳明手中鉴定之光亮起,顿时,一道信息立即浮现在他精神世界之中。

  他脸色微变,尖声道:“龙须之根,恶龙胡须,以天地精华淬炼,是最顶尖地炼器材料,龙性本傲,龙须难融凡火。”声音一落,他的脸上就露出狂喜之色,自从凝血长枪自爆崩溃之后,他连一柄顺手的武器都没有,没想到却在这地宫之内得到龙须之根,怎么不叫他心喜。

  多臂金刚微微拱手,道:“恭喜主人,以此物炼制长枪,天下之大,主人皆可去得。!”

  欧阳明笑骂道:“你这个马屁可不高明。”

  多臂金刚讪笑着摸了摸头,略显憨厚,大黄则一脸财迷的模样,口水都快滴了下来。

  欧阳明小心地把龙须之根收入空间袋中,环视了一圈地宫,叹道:“死亡森林之中造化无尽,果然不假。”

  这一次他在地宫之中得到的好处,可以用丰厚到极致来形容,先是大黄觉醒龙族血脉,紧接着,自己明悟真幻之道,六座大阵,更是让他的根基打得无比厚实,还得到龙须之根……仅仅一种,都可让人羡慕无比了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tongtianxianlu/842898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