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通天仙路 > 第八百七十五章 救援

第八百七十五章 救援

  死亡森林上空死气荡漾,如缕缕青烟,将冬日的阳光全都阻隔。

  树林幽深,薛萱乐面容千娇百媚,一袭红衣,就像夏日之中最绚烂的红花,额头渗出虚汗,眉头轻轻蹙在一起,一脸急切与担忧之色。跟在薛伯仁身后向前疾行而去,不时将枯枝踩断,出“咯噔”的脆响。

  薛伯仁目光一转,身形如风,抬头望着薛萱乐道:“萱乐,你的心神乱了。”

  薛萱乐眼角微红,道:“是。”

  薛伯仁长叹一声,道:“天睿老弟的事情紧急,我以灵力带你前行吧!”

  薛萱乐稍稍思忖,点头称是,想起那清秀耐看的面容,双目之中轻微地恍惚了一下。

  薛伯仁长袖一甩,灵者高阶的灵力卷起一道指风,带着薛萱乐向前腾挪而去。

  ※※※※

  吴家,因为薛家与腾家动灭族之战的事儿,防守极为严密,可以说三步一哨十步一岗。

  所在的位置也极好,灵气充裕,兰台楼阁林立,竹树环合,在整个汇寻城之中都算得上一流的门阀世家。

  阁楼之中,布置儒雅,古色古香,香气四溢的紫烟缓缓升空,带着一股意蕴悠长的韵味。

  薛衍与吴萧荒相似而坐,眼神均无比凝重,气势勃,身前黑子白子交错,正在对弈。

  薛衍正襟危坐,落子如有神助,一手妙棋直落天元,杀气四溢,又统筹兼顾,颇有一种国士之风。

  但吴萧荒不慌张,一手妙棋轻松化解,进攻则剑走偏锋,煞气四溢,防守更是滴水不漏,稳如山岳,数十手后,大龙做成,贯穿全局,薛衍在棋盘之上在无一点抗衡的余地。

  薛衍把手中的黑子放入棋篓,眯着眼睛喝了一口香茶,长舒了一口气,一脸不慌不忙的样子。

  吴萧荒眼见大局已定,胜券在握,连忙急声催促道:“薛兄,快落子啊,现在拖延时间可不是好计策,反正迟早都得输。”

  薛衍气势十足地瞪了吴萧荒一眼,冷声道:“慌什么,我纵横棋局这么多年,从未一败,这一次也不会例外,靠的就是两手妙棋,接下来,你可得小心了。”说着还伸出两根手指在吴萧荒眼前晃了晃。

  吴萧荒双目突然一凝,瞥了一眼棋局,冥思苦想那手妙棋在哪里,只觉得到处都是绝境,没有丝毫翻盘之力,只得腆着脸问道:“哪两手妙棋?还望薛兄指教!”

  薛衍慢慢悠悠,嘴中吐了一口寒气,在身前交错出一道霜花。

  眼中露出如狐狸一般狡猾的光芒,不过一瞬就消失不见,轻声道:“第一手,不跟棋艺比我高之人下棋!这一点很重要,我奉之为金科玉律,只要不下就不会输。他强任他强,反正也赢不了老朽。”他又端起茶杯,慢悠悠地品了一口。

  吴萧荒嘴角轻轻抽搐,看了一眼棋盘之上的残局,苦笑道:“难怪之前我邀薛兄下棋,薛兄一直找理由推脱,原来是存在这个念想,但这一次你恐怕得老马失蹄了,既然已经下了,不败的神话,就得败了。”

  薛衍衣袖向前一挥,卷动起一缕空气中飘荡的紫烟,脸上依然没有慌乱之色,沉声道:“这不还没赢的嘛!”话音未落,立即惊叫一声,脸上立刻布满细密的汗珠,整张脸都抽了起来,毫无血色,看起来似乎痛苦到了极点。

  吴萧荒脸色一变,一个箭步跨来,急切道:“薛兄,怎么回事?”眼底露出一抹狠辣之色,心中暗叹,若是腾家下的毒手,我吴萧荒就算拼着吴家这点家底不要,也要让腾家付出代价,不说平了腾家祖坟,起码得血债血偿。

  这念头在他脑中闪动浮现,可当他右手落在薛衍肩上之时,脸色立刻变得古怪起来,甚至眉头都黑了下来,这与自己相交甚深的腾家主气血充盈,生机磅礴,哪有一点受伤的迹象?心里知道,这应该就是他的第二手了,拖字诀,确实高妙,不落子,就不会输。

  果然,这在整个汇寻城中都可排得上前列的高手声音虚弱,浑身颤栗起来,小声道:“吴兄,在下今日身体不适,这局棋咱们改日再下,你看如何?”

  事实上,拖字诀,薛衍也就用了这一次,也是跟吴萧荒情同手足,有过命的交情,他才会不顾脸面地耍赖,否则,以他的性子,用的还是第一手妙招,不跟棋艺比自己高的人下棋。

  吴萧荒苦笑不止,正当他喉咙微动,准备拒绝之时,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与薛伯仁急切的声音同时传了进来:“家主,天睿兄弟出事儿了,必须得赶快去救啊!”

  吴萧荒与薛衍脸色同时一沉,尤其是薛衍,身上气机圆润如一,眼中隐有一道血色浮现,煞气四溢。

  经过薛伯仁的试探,他心中已然笃定,欧阳明传承必然无比惊人,只要牢牢攀附这根高枝,薛家不但能在灰烬之中重生,甚至再进一步也不是没有可能,但现在,欧阳明却生了意外,这直接让他怒冲冠,在他心里,欧阳明可是宝贝啊!

  身上寒气四溢,大袖一甩,沉声道:“走,边走边说!”话音还在楼阁中回荡,他的身子已蹿出了数十丈,竟将灵者巅峰的修为全面爆。

  吴萧荒也是如此,音未落,身已行,长袖卷起薛萱乐,追身赶了过去。

  街道热闹繁华,吴萧荒眼神凝重,沉吟稍许之后,压低声音边走边道:“你是说,就在你们深入密林的过程中,有一颗古树陡然裂开,出现一个幽深的黑洞,并且从洞口处传来一股强大得难以抵御的吸力,将天睿老弟吸了进去?”

  “正是如此!”薛伯仁重重点头,信誓旦旦地保证。

  薛衍身上煞气流转,与吴萧荒交换了一个眼神,都看到各自眼底的惊恐之意。

  纵然死亡森林之中就如一座大墓一样,藏了无数的秘密,但如此离奇的事儿,就算是以二人见多识广的阅历,也是次听说,未知就意味着危险,心中愈急切,将自身度施展到极致,风风火火地疾驰而去。

  深入死亡森林之后,度稍微缓了下来。

  但也比薛伯仁带着薛萱乐来的时候快上太多了,毕竟这两位巅峰灵者,根本不可同日而语。

  “还有多远?”薛衍沉着脸,轻声开口。

  薛伯仁立即拱了拱手,回答道:“就在前面,之前有两头巅峰凶兽激战,卷动虚无的同时,将很多事物都化为粉末。”但随即,他身上的冷汗就唰唰的流下来,心神恐惧。

  薛衍虽然心里急切,却还是耐着性子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  “凶兽……先前前面有两头死去的凶兽,现在不见了!”薛伯仁抬手指着前方,声音都结巴起来。

  薛萱乐脑中更是一片空白,那两头小山坡一般大小的凶兽,竟然还不到一天的功夫,就这么凭空蒸了,这足以让所有人心底升起寒意。

  薛衍与吴萧荒身对视一眼,心里也是一瘆,毛孔之中寒气渗出,不寒而栗,竟有一种落荒而逃的冲动。

  薛衍轻摸着空间袋,把心底的恐惧压下,开口道:“不管这么多了,先过去看看,以我与吴兄的修为,只要不遇到三头以上的巅峰凶兽,就没有大碍。”听到这话,薛萱乐与薛伯仁的心里,这才有了一点心安之感。

  乱石、残枝、鲜血到处都是,两头凶**战波及之处一片狼藉,残桓断壁。

  薛衍心里更为震撼,以残留下的场景来看,这两头凶兽,就算是巅峰灵者对上,都是一番苦战。

  忽然,薛伯仁脸上露出一抹颓废之色,捡起一块焦黑的木屑,心中竟生出一种荒唐之感,瞳孔猛地向内收缩,如同见到了最不可思议的事一样,喉咙振动,却连一点声音都不出来。

  薛衍见他这个样子,脑中“咯噔”一声,心里隐隐有种不妙之感,冷声道:“做事畏畏缩缩,成何体统,有什么话直接说出来!”

  薛伯仁声音干涩嘶哑,看着一片狼藉的四周,开口道:“之前这一片区域有一颗古树,但是现在,却不见了。”他目光不停扫视,却连一点蛛丝马迹都未现。

  薛衍与吴萧荒脸色大变,同时将精神之力探了出去,但四周除了乱石碎枝,再无其他。

  “找,快找!”话音未落,变如一道白色闪电一般冲了出去。

  半个时辰之后,四人聚拢在一起,都没有兴致开口,尤其是薛萱乐,脸上露出凄然之色。

  两头巅峰凶兽的破坏范围,夸张点说也不过数百丈,以众人的修为,这么小的范围根本用不了这么长的时间,但几人始终不愿相信,这古树连同树洞就这么消失了,这才来回寻了无数遍。

  “走吧……”薛衍长叹一声,缓缓转身,向前走去,背影竟有几分萧瑟。

  他心中暗叹,若是有天睿兄弟相助,这次劫难定会容易很多。可现在,唉,怎么就出了这种事,要是传回“那个”地方,事情就麻烦了,那些大宗弟子,哪里是讲理的啊?

  吴萧荒一步跨出数十丈,与他并肩而立,感慨道:“腾兄,这就是命,时也运也,争不过的。”

  薛衍鬓角斑白,苦涩一笑道:“我知道,先将眼前的事处理好吧,这个摊子,已经乱了,得整理整理了。”
  浏览阅读地址:/tongtianxianlu/842904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