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通天仙路 > 第八百七十六章 腾家密谋

第八百七十六章 腾家密谋

  东临城,腾家祖宅。在这寸金寸土之地,足足覆盖了十里范围,其中楼台阁楼林立,美轮美奂。门窗之上雕刻有精致的雕花,灵石碾碎成粉末,散在这十里范围之内,让这其中的灵气充裕到一个难以形容的地步。别院精致,小桥,长亭,走廊,均是由上好的黄花梨木建造而成。

  然而,若是有外来强者进入其中,却会在隐约间感受到一股危机萦绕心头。

  这里,竟然是一种简单的防御阵法,这一切一切,无不彰显这一户人家,华贵到难以形容的地步。

  这正是东临城第一世家,腾东临之府。

  以城名作为他的名字,可想而知其桀骜之处。

  而在这别院后方,小湖之边,一间楼宇可观波涛望湖水,这楼宇不大,看起来极为普通,可只要细看,就能察觉其中磅礴的灵气波动,与一股毁灭气息交映之下,极为骇人,似只要一引爆,就会产生难以想象的后果。

  楼阁之内点着无数红烛,黑烟从烛心冒出,一圈一圈卷上天空。

  但当这黑烟接触屋顶的刹那,瞬间消散,就如被一股磅礴的力量强行驱散了一样。

  在这楼阁正中间,一根黑柱从楼顶穿出,上面雕刻着一条栩栩如生的黑龙,鳞片漆黑,寒光四溢,爪子锋利无比,似凌空一抓就能将苍天掏个窟窿,尤其是这黑龙的眼睛,紧紧闭着,但给人的感觉就如睁开一样,血雾萦绕,猩红一片。

  在这柱子之上,点燃无数魂灯,火焰为绿色,如同鬼火一般,让人心头一寒。

  忽然,一阵清风吹来,柱子上端两道魂灯突然熄灭……

  房门前盘膝而坐的老者眼睛猛地一睁,眼中绿色火焰一闪而逝,沉吟片刻之后,自言自语道:“腾明泽、腾明墟两兄弟被轰杀,是谁在针对我腾家?这种强者,在腾家已属于顶尖战力。”

  没有犹豫,转身从这楼阁之中走了出去。

  踱步走腾东临的书房门前,开口道:“家主,明泽、明墟两兄弟的魂灯在一刻钟前突然熄灭了。”

  腾东临衣袖轻轻一挥,一阵冷风平地而起,房门卷开,将院中冬梅卷成碎片,沉声道:“看来,吴家这次是铁了心要相助薛家了。这两兄弟心念相通,战力极强,就算是我对上,都得花不小的功夫才能拿下。”

  黑袍老者低声道:“那现在该怎么做?”

  腾东临轻轻掀开身前珠帘,冷声道:“大墟中带出的物品,都带着神鬼莫测之力。这问心镜,我腾家志在必得,况且,灭族之战既已经打响,那腾家与薛家便已经是不死不休,退一步说,就算吴家腾家联合,又岂有抗衡我腾家的实力?东临城格局太小了,打下薛家与吴家,就相当于告诉天下,我腾家来了!”他眼中红芒一闪,嘴角勾起,露出一抹残忍嗜血之色。

  黑袍老者重重点头,道:“家主英明!”

  腾东临面容沧桑,带着一种独特的魅力,沉声道:“将族中外出历练的弟子全都召回,这一次,我要让所有人都对我腾家刮目相看。”

  黑袍老者再次点头,心中极为感慨,这个家主,不但手腕了得,而且心思深沉,打下吴家与薛家之后,腾家定可在汇寻城中占据一席之地。

  ※※※※※※

  死亡森林之上黑雾浓郁,随风轻舞。

  薛萱乐的心情也是如此,心间就如有一团死气萦绕,乱糟糟的,极为茫然。

  她看了一眼天空中的死气,笑容凄惨,心中暗叹,本来还想问你,那次风雪中、破庙下救我的人是不是你,但怎么都没想到我还没有勇气说出口,便再也没有机会说了。她放目远眺,四人虽然都没有明说,但他们心里都清楚,欧阳明这次恐怕凶多吉少了。

  痴儿……薛伯仁见到这一幕,心中暗叹,轻轻拍了下她的肩头。

  薛衍与吴萧荒也有所感,但都很有默契地没有点破,感情这东西,只得用时间打磨,才会平淡如水。

  就在这个时候,一声惊呼,在林子之中响了起来:“前辈,我终于找到你们了!”

  话音刚一落下,欧阳明就如一道闪电般窜到众人身前,笑容灿烂之极。

  薛萱乐怔在当场,手足无措,差点喜极而泣,脸上不知道是哭是笑。

  薛伯仁脸色一喜,低声道:“天睿兄弟,你怎么……怎么逃出来的?”其余两位家主也将耳朵竖起,细细听着,毕竟这种诡异的事儿,他们也是次听说。

  欧阳明早就想好了说辞,轻笑道:“那巨大的古树其实就是一个能够将修炼者随机移动的阵法,具有强大的传送之力,将我传送到了百里之外,费了好大的劲才找回来。”这几人心头无比感慨,不约而同地暗叹道,阵法之道,当真博大精深,竟能把修士传送至百里之外,心里虽然还有几分疑惑,却也相信了大半。

  欧阳明神色凝重,朝薛伯仁微微拱手,道:“让前辈担忧了!”

  言语一落,又分别对着吴萧荒与薛衍施了一礼,诚恳道:“多谢两位前辈赶来相救!”

  在见到这两人之时,他已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推测出了大半,心里确实有几分感动。他与薛家众人不过萍水相逢,与吴家更不用说,但薛家与吴家听闻之后,就连家主都亲自前来救援,也算是极为难得的了,同时对薛萱乐与薛伯仁也是好感大增。

  吴萧荒轻抚胡须,笑道:“没事就好,没事就好,现在还是狩猎大会期间,我与薛兄还是偷偷进来的,外面还有一局棋没下完,就先走了。”

  薛衍心里冷哼一声,暗道,棋在棋盘外在,棋子不过是死物,哪有人生精彩,反正那局棋我是不会再碰了。随即将目光移到欧阳明身上,笑容和蔼,声音关切,道:“天睿兄弟,在死亡森林之中一定得多加小心,这里就如一座大墓,秘密数之不尽,就算是巅峰灵者,都有陨落的可能。”

  欧阳明连忙拱手,道:“晚辈知道了。”

  这二人不再多言,轻笑一声,化为两道黑色旋风,消失在死亡森林深处。

  欧阳明袖中匕滑出,上面花纹精致,轻声道:“我们也走吧,现在距离狩猎结束还有很长时间,就去外围转转,以我们手里的血晶,第一那是稳的,没必要在深处冒险了。”

  薛伯仁长舒了一口气,这件事儿就算欧阳明不主动提及,他也会开口说个明白。

  薛萱乐回眸顾盼,小拇指在平坦的小腹前不停绕圈,结结巴巴道:“瑜大哥……上次……”

  欧阳明将目光移了过来,哑然失笑道:“上次怎么了?”

  薛萱乐脸颊绯红,银牙狠狠一咬,问道:“上次古庙旁边,是不是你出手救了我?”这声音越来越低,如同蚊叫,精致的下巴也垂了下去,只敢用余光瞟向欧阳明。

  欧阳明微微一怔,也没作隐瞒,抿着嘴轻笑出声:“确实是我。”

  薛萱乐露出一个果然如此的表情,心里竟升腾起一种细微的甜蜜之感。

  步子放缓,踩着落叶,看着欧阳明那稍显羸弱的背影,只觉得无比心安,似天塌下来她都不怕。

  薛伯仁眼中奇异之色一闪而逝,却没又多问,选择闭口不言。

  夜晚,死亡森林被黑暗吞噬,漆黑如墨。

  而此刻,距离欧阳明百里之处,一道乌光从林子深处激射而出。

  竟是一头血色乌鸦,它身上的羽毛掉落大半,半边身子光秃秃的,鲜血淋淋,血肉已经开始腐烂,气息萎靡,但目光极为执着。

  这乌鸦背上端坐着一个青年,他眉清目秀,很是耐看。

  但是现在,他身上的衣服残破,已经被鲜血染红,披头散,显得极为凄惨。

  “公子,你没事吧?”血色乌鸦声音虚弱,话音刚落,就扯动身上伤势,鲜血从腹部滚滚流出。

  吴徐宁摇了摇头,虚弱道:“还撑得住,这两人已经追了咱们好几天,真想回头杀了他们!”他身上伤势极重,一丝丝黑气从毛孔中透出,不断侵蚀他丹田之中的灵力,甚至,皮肤都已经显出乌黑之色。

  声音未落,就喷出一口黑血,嘴角一片漆黑。

  血色乌鸦眼睛通红,杀意涌动:“公子,我回头与他们拼了,你趁机逃走!”

  “逃,怎么逃?”忽然天空中刮起狂风,吹得落叶纷纷扬扬,在这大风之中,两道人影如闲庭漫步一般追了过来,眼中透着戏弄之色,就如猎人看向自己的猎物。

  其中一位穿着兽皮,三十来岁,一手指天,这狂风顿时一散,他轻抚胡须,笑道:“舒雅小妹,我正好缺一头坐骑,这低阶灵兽让给我如何,那男娃就给你作为采补之物,包括他身上的炼器材料都属于你,你看如何?”他目光灼热,看着吴徐宁身下的血色乌鸦。

  “大哥如此照顾小妹,自小妹哪敢说二话。”女子声音又酥又魅,身材极为火辣,说话的同时身子一弯,胸口挤出一条美妙的弧线,看得人口干舌燥。

  但就在这时,血色乌鸦,翅膀猛的一扇,眼中血色一闪,吹出一口青气,身上羽毛掉落,尾相连,就如一道从万丈悬崖上奔腾而下的黑色长龙,它翅膀一挥,向前一指之下,这由羽毛组成的长龙就对着两人所在的位置一扑而来!
  浏览阅读地址:/tongtianxianlu/843826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