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通天仙路 > 第八百七十八章 救人

第八百七十八章 救人

  吴徐宁心里充满了绝望,就如掉入无底的深渊,似乎连一点亮光都没有,整个世界变成黑白两色,似乎等待他的将是无尽的痛苦与折磨。

  舒雅故意撩了撩黑色长发,露出完美的锁骨,胸部更是波澜壮阔,弧线惊人。她画着淡妆,弯着眼睛,咯咯笑道:“小男人别怕,邓大哥说得很对,我是个很会疼人的主,保准让你食之入味,离都离不开我。”说着,步态曼妙地朝吴徐宁走了过来,她的每一步,都如一记重锤死死敲在吴家小公子的心上。

  吴徐宁披头散发,想仓皇倒退。

  但他修为不过灵者中阶,又被追杀多日,气力早已消耗殆尽。况且,邓长风强横的气势如一座大山一般压在他的肩头,让他就连动动手指都觉得困难,又怎么会退得了?眼中闪过一抹决绝之色,他要自爆丹田,这是世家弟子不堪受辱最后的尊严。

  可就在这时,一股如茉莉花一般的香味已在他鼻尖回荡,侵入肺腑。舒雅笑了,笑容没有一点风尘意外,反而透着一股清纯的味道,那灿烂如火的红唇张来,吐着热气道:“睡一会吧,醒来以后你就会对我痴迷与留念。”

  这声音似乎带着一种奇特的魔力,吴徐宁只觉得眼皮不停往下塌,似用两根火柴都撑不住,困得不行。

  “滚开!”

  忽然,一声怒喝从林子深处传来,这声音听起来似乎并不大,但在这两人耳中却如平地惊雷。掀起一阵无形风暴的同时,横扫八方直扑舒雅而来。

  吴徐宁只觉得脑子一疼,就像被万千根银针同时扎进脑中一样,一股剧痛袭来,浑身一个激灵,这才缓过神来。

  舒雅与邓长风交换了个眼神,均看到各自眼底的惊恐之色,心中暗叹,这种威势,怎么都是一个高阶灵者,莫非是吴家?不过吴家之人是怎么知道的,那个高阶灵者的长老,不是已经被我们宰了,吴家应当不会收到消息才对啊。

  他们心中虽然惊骇,手上的动作倒也不慢,丹田之中灵气鼓动,袖子对着天空一卷,雾气从袖中散开,顿时,这风暴便平复下去。循声看去,只见三道长虹激射而来,一名灵者高阶在前,面容干巴巴的,两名灵者初阶在后,年龄均不大。

  见到几人之后,舒雅与邓长风相似一笑,心里不约而同地舒了口气,他们在生死之间摸爬滚打过许多次,知道审时度势。若是两个高阶灵者,他们或许还会犹豫,但若只有一个,哼,做完这一锤子买卖,我就离开汇寻城,就算你吴家手段了得,又能如何?

  想到此处,邓长风的态度立马强硬了起来,冷声道:“死亡森林太深,不知藏了多少污垢与黑暗,喜欢管闲事、逞英雄的里面不知死了多少,三位确定要管?”

  说话的同时直勾勾地盯着薛伯仁,暗叹,这老家伙莫非与这小子有什么渊源,在见到这小子之后,连脸都黑了。

  不过,此刻他们的心中却并无怯意,仅仅一位灵者高阶,以两人的手段,确实没必要放在心上,倒是舒雅还多看了欧阳明几眼,媚眼如丝暗送秋波,还有一点勾引的味道。

  吴徐宁先是一喜,但随即又变得无比忐忑起来,仅一位高阶灵者,能敌得过这两人么?

  而且自己还在别人手中,若是用来威胁,又该如何是好。

  他虽然认识欧阳明,但以吴家公子的身份,却并未将一个灵者初阶放在心上。而吴萧荒也未将欧阳明的“身份”告知家人,所以他并不知晓。

  薛伯仁目光闪烁,他很生气,甚至可以用怒发冲冠来形容。

  薛家吴家世代相交,这两家子弟情同手足,说通俗一点,就是好得差点儿要穿一条裤子了。

  更何况,薛伯仁与吴徐宁并不陌生,昔日初见之时,还被吴徐宁尿湿过后背衣衫、抓过胡须,心里早就将吴徐宁当成亲侄子来看,见到他这幅凄惨模样,心里怎能不怒火中烧?

  眼中狠辣之色一闪,闷声吼道:“该死的东西,去死吧!”空间袋突兀一亮,落下时,双刀已经死死地握在了手中,寒芒闪耀。

  躬身曲背,拉出一道惊人的弧度,气势勃发,脚步猛地一踏,借势离地,如一头猛虎一般冲了出去,手中双刀翻飞,如两条蛟龙一般在他手中舞动,一出手便是狠辣杀招,可想而知他心中的怒意有多甚。

  邓长风只觉得这声音一下沙哑了许多,似不是先前的人,却也没有深想,反而怪自己多心了,不是这人,难道还是两个灵者初阶的蝼蚁?

  他没有犹豫,气机变得圆润与难以琢磨,整个身子弥漫着黑雾,隐隐透着一股隐晦之感,向前一拍而去。这是黑云十八拍,随着他的动作,散出的黑雾原来越浓,直接将四周一丈笼罩在黑雾之中。

  无数黑影闪动,快速重叠,似透着一种诱人心神的力量。这黑雾快速扩散,将一圈一圈碎石与落叶卷起,缠绕在自身十丈之内,如战神一般横压而去。

  但薛伯仁的气势也丝毫不弱,冷哼一声,步子变得飘渺起来,如雾似幻,踪迹难测。

  手中的双刀翻飞得越来越快,刀光澎湃,将昏暗的死亡森林照得明亮无数,甚至还有几分刺眼,一道一道刀光相接,或快或慢,或驰或顿,或高或低,就如跌宕起伏的潮水,带着一股惊涛拍岸之感快速重叠。欧阳明暗自点头,虽然已他的眼光来看,这双刀的之中的力道有所欠缺,狠辣也不够出彩,但胜在连绵不休,不会停、不会止。

  欧阳明没有妄动,心中暗道,得想办法将吴徐宁救出来才行,否则要是这两人狗急跳墙就得不偿失了,而我们这边的优势就是这二人只当我是灵者初阶,只要给那兽皮男子一点压力,这两人一定会联手,想到这里,就隐晦地向薛伯仁眨了眨眼。

  薛伯仁也是人老成精的人物,欧阳明想得透,他自然也想得透,暗中回了一个眼神,手中双刀翻动的速度突然加快,竟然传出一阵雷音,闷响不止,同时一指点在眉心,一滴透着磅礴生机的精血飞出,大吼一声:“凝!”

  他心中清楚,只有将吴徐宁救出,才不会投鼠忌器。所以,他只能给邓长风压力,巨大的压力,这样子欧阳明才能找到机会,救出吴徐宁,再以阵法配合,灭杀这两人。

  随着这声音传出,天空中如一道无形之风吹起。

  他身前刀光徒然一凝,化为一条腾蛇,灵气铸其形,刀光铸其意,精血铸其魂。

  这腾蛇足有十来丈长,每一块鳞片上的纹路都看得清清楚楚,就如用最宝贵的汉白玉精雕细琢出来的一样。血盆大口张开,露着十寸长的獠牙,吐着信子。

  他手中双刀凌空一甩,这腾蛇仰天一吼,一种似兽非兽的叫声蓦然回旋,声音未落,猛然窜出,十来丈的身躯不停腾挪,竟显得极为灵活,猛然对着邓长风一咬而来。

  对准的位置,正是邓长风的胸口,显然想一口将他的咬成两段,而他则手提双刀跟在腾蛇之后,时刻准备致命一击。

  顿时,邓长风只觉得一股从未有过的危机在自己心神之间浮现。

  那感觉,让他全身上下每根汗毛都立了起来,黑云十八拍同时拍出,手法晦涩难懂。顿时,只见他手心金光一闪,这黑雾就凝聚成一个黑色大鼎,这大鼎通体黝黑,上面刻着无数晦涩符文,在大鼎四面,有山河鸟兽,栩栩如生,每块砂砾,每根毛发都如真的一样,似随时都会活过来,隐有红芒流转,无比沉重,直接将邓长风的肩膀都压弯了。

  邓长风面色微微发红,厉声喝道:“快!一起出手,我这鼎太重,他这一击太强,我挡不住!”

  舒雅也没有多想,在她心里以为,只要将这个高阶灵者宰了,这几人还不是砧板上的鱼肉,任人宰割。

  莲步向前一移,玉掌快速翻动,落下时,手中已多了一柄碧色长弓,这长弓寒气四溢,纤细无比,但却给人一种极有力量的感觉,她细指拨动箭弦,以丹田之中的灵气凝箭,冷喝道:“悬落十三箭!”

  顿时,一道道破空之音响彻而开。

  只见十三道青光同时从箭弦之上散出,一化十,十化百,密密麻麻,箭羽呼啸之声成了唯一,竟直接将空中的死气透出个窟窿。无数树枝被折断,大鼎由东向西而行,而这细密如雨的漫天箭羽则由西向东,对着薛伯仁围攻而去。

  薛伯仁心头骇然,舒雅与邓长风都是灵者高阶,给他的压力实在太大,而且两人一上来就用了杀招,他就算挡下,一定也会身受重伤,眼中狠辣之色一闪,手中双刀向前一指,这由刀光凝聚的腾蛇瞬间与这大鼎对撞在一起。

  “轰……”

  一声巨响,冷冽的气浪以这大鼎与腾蛇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散开,将无数古树连根拔起,气息狂暴无比。

  无数个不停旋转的气旋卷动落叶,大地满目疮痍。

  而舒雅射出的箭羽也紧跟而至,欧阳明眼睛一亮,他早就在等这个机会,怎会轻易错过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tongtianxianlu/843840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