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通天仙路 > 第八百七十九章 困敌

第八百七十九章 困敌

  死亡森林之中,寒风冷冽刺骨。

  欧阳明把握机会的能力何等杰出,眼眸中精光一闪,右手抬起,中指向下一按,身体重心前移,袖子用力甩出。

  顿时,无数的幻阵阵盘就像带着尾翼的流星一样散了出去,像连绵的阴雨一样,直接将舒雅以及漫天的箭羽笼罩在内,瞬间演化成为一个三四百丈的大阵。

  这种布阵的速度,恐怕就是邱成旺重生见到,都会震惊得无以复加,因为单论布阵速度,他也没有欧阳明如此迅速。

  在地宫中悟阵之后,欧阳明对阵法的理解已经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步,根基稳固扎实,又不缺剑走偏锋的勇气。

  在整体阵法的领悟上,虽然无法与邱成旺这样精研了几百年的强者相比,但是在某些小技巧上,却已经有了些许的超越。

  阵法布好之后,只见他步子向前一迈,气质出尘地带着一抹道韵,那衣衫无风自动,猎猎作响。

  步子落下时,已经来到吴徐宁的身边,从空间袋中取出一枚疗伤丹药,递了过去。

  吴徐宁也不矫情,接过就一口吞下,脸上慌张的神色也淡了下去,将目光移向空中僵持不下的大鼎与腾蛇。

  瞳孔猛地一缩,他心里清楚,若是身着兽袍的高阶灵者一开始就用尽全力,他根本逃不了,心里连呼庆幸。

  薛萱乐美眸一转,走到吴徐宁身边,一脸关切地道:“吴大哥,你没事儿吧?”

  吴徐宁苦涩地摇了摇头,回答道:“还撑得住!”

  随即仰着头问:“天睿兄弟,这个魔女是灵者高阶,不知这阵法能困住她多长时间?”

  欧阳明脸上露出自信之色,又将变异的高阶血晶拿在手里把玩起来,轻笑道:“吴大哥放心,小弟对阵法之道还算有点心得,困住灵者高阶不难。”

  在没有明白“幻即为真”之前,欧阳明就能用幻阵困杀腾家两位心意相通的高阶灵者,更别说现在了。

  对此刻的他而言,利用阵法对付两个高阶散修,那简直就是牛刀小试,大材小用了。

  吴徐宁神色一凛,虽然没有反驳,但眼底却露出一抹怀疑之色,不过一瞬之后,就淡了下去。

  虽然吴萧荒也在他耳边提过几次,瑜天睿的阵法修为远超同阶,但他始终觉得,这个人实在是太年轻了,年轻得让人无法产生安全感,这种年纪,就算天赋再高,对阵法的理解又能强到什么地步?

  欧阳明心思通透,将这一抹疑惑收入眼底,幽幽一叹,也不做解释。

  反倒是薛萱乐鼓起腮帮,有点为欧阳明出气的意思。

  眼珠一转,露出一抹狡黠,感慨道:“瑜大哥,你也太谦虚了,腾家两位心意相通的高阶灵者都被你用阵法灭杀,至死都没组织起有力的反扑,这可不算有点心得,这可是造诣颇深了,过分的谦虚可就是骄傲哦!”她吐了吐舌头,显得俏皮可爱。

  这悦耳的声音就如灌耳的雷音一般在吴徐宁脑中响起,掀起轰鸣,脑中只剩下一句话:“困杀两位心意相通的高阶灵者。”

  这声音越来越大,如同掀起的滔天巨浪。

  但随即,他似乎想到了什么,猛然吸气,双目瞪得滚圆,骇然道:“心意相通,这……难道是腾家双雄,明泽、明墟两兄弟?”

  这两人以配合默契扬名,就算在汇寻城之中,都有所耳闻。

  薛萱乐眉毛弯起,如挂在天空的弦月,心里满意极了。

  眨了眨眼道:“是啊,就是腾家双雄,怎么了?”说着脸上还露出懵懂的表情,心里却是舒坦极了,暗道,让你看不起瑜大哥,哼,打脸了吧?

  欧阳明也被薛萱乐夸得有点不好意思,清了清嗓子,说道:“吴兄,等我先将这麻烦解决了,再好好说道说道。”

  吴徐宁也是目光灼灼,盯着大阵,拱手一笑,道:“天睿兄弟请便。”

  欧阳明轻轻点头,不再多言,身形一闪,已经落入大阵之中,右手凌空一点,顿时,阵法之内的所有空间节点全都亮了起来。

  他嘴中囔囔自语:“贪嗔痴、恨憎恶、爱别离,不知道你所求之物是什么?是名利双收,还是平淡安闲?心里有怎样的期盼与愿望?藏在灵魂深处的梦魇又是什么?”

  说这话的时候,他的眼眸之中竟闪烁着一道让人心寒的冷漠。

  这就是如今欧阳明所布置幻阵的恐怖之处,直指人心最软弱的地方,或愧疚,或悔恨。

  吴徐宁嘴里吐出一道寒雾,走到血色乌鸦身边,也不怕脏,一屁股坐在地上,仰着头问:“萱乐小妹,天睿兄弟真的利用幻阵灭杀腾家双雄?”

  “嗯,我亲眼所见。”薛萱乐一拍胸口,信誓旦旦地保证。

  吴徐宁吸了一口凉气,将目光移到幻阵之上,沉默不语,不知想到了什么。

  幻阵之中,欧阳明对着阵法枢纽轻轻一划,轻呼道:“幻即为真……”

  一霎之下,幻阵空间快速变化,舒雅只觉得一股压抑之感袭来,像是掉进了树万丈的深海之中,压得她喘不过气。

  睁开眼时,已经端坐在小院的木凳上面,梳了两根马尾辫,一根垂在胸前,一根垂在背后,清纯自然,未语先笑,尤其是脸颊之上甜甜的酒窝,更显喜人,看起来,已经十五六岁,但身材却尤为高挑。

  欧阳明就如神灵一样,静静观望。

  “我怎么回到这儿来了?”她脸上露出思索之色,可就是什么都想不起来。

  突然,小院篱笆一声脆响,一个面容和蔼的中年妇女走了进来,她身材略显瘦弱,却给人一种干练之感,手里提着一条一斤大小的鲤鱼。

  舒雅嘴角微微一翘,脸上露出两个可爱俏皮的酒窝。

  迎了上来,轻笑道:“娘,今天吃鱼吗?”

  妇女眼底闪过一抹怜惜之色,揉着舒雅的细密头发,笑着道:“是,老王婆送的。”

  舒雅把头发辫子甩到身后,将鲤鱼接过,声音提高了许多:“老王婆,她不是钻钱眼里,只管牵红线、拉红绳么,怎么这么好心,给我们家送条鲤鱼?”她用手掂了掂,心里暗道,这起码一斤多了。

  妇女脸上露出苦涩,轻声细语道:“妮子,再过三天你可就满十六了,今天老王婆跟我说,县里陈家小公子看上你了,想纳一门小妾,你也清楚,他家里可是有上百亩土地,老王婆还说,县令老爷都与他家关系匪浅,只要嫁过去,保准能过好日子。”

  舒雅脸色一黯,瞥过脸:“娘,陈家小公子什么品性,你又不是没听说,而且他已经纳了三房小妾了,这鱼是臭的,我吃不下……”她一赌气,抬手就把鲤鱼丢了三四丈。

  “唉,这妮子!”妇女骂咧了一句,弯腰又将鱼捡了起来。

  舒雅也知道,年逢大旱,家里已经揭不开锅了,可叫她嫁一个不喜欢的人,她心里还是有点疙瘩。

  少女都怀有梦想的,舒雅也一样……

  她要求不高,甚至可以说很低,就想在河边建一座房子,窗朝东边,只要打开窗,温暖的阳光就能洒进来,每日听听叮咚的河水声,相夫教子,看春暖花开,可这终究是她的念想,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。

  幻阵之中,雾气弥漫,如梦似幻,亦真亦假。

  欧阳明脸色略有复杂,看着一脸幸福与憧憬的舒雅。

  重重吸了一口气,之前所出现的场景,都是舒雅内心深处最真挚的独白。

  他感慨一声,对幻即为真这种意境,又有了一种更加清晰的认知。心中暗道,既然已将你引入自己构造的幻境世界之中,第一次,也算成功了。

  他不再犹豫,一指点出,阵法空间之中所有的符文节点全都亮了起来,雾气围绕着一个黑点旋转起来,越来越快,快速收拢,变成一个由雾气组成的巨大气旋。

  欧阳明闷吼道:“凝!”

  这声音就如这世界的皇者一样,言出法随,只见一双黑色大手缓缓从气旋顶端伸出,向外用力一扯。这气旋直接撕成两半,引动风雷,所有的雾气都被黑色大手吸收,由远及近,对准舒雅所在的位置,一捏而去,所过之处,所有的一切,全都泯灭。

  这速度之快,已经到了灵者高阶的程度。

  可就在这双黑色大手即将捏住舒雅的刹那,她如秋水一般的眸子颤抖了一下。

  猛地用力一睁,就如从梦魇之中挣脱了一样,浑身都被汗水湿透,快速向后倒退,躲过了这致命的一击。

  她心里无比惊恐,暗道,这是怎么回事,怎么想起小时候了?手上动作倒也不慢,取出长弓,身子向下一折,手指拨动箭弦,无数淡青色流光就如暴雨打芭蕉一样,对这黑色大手射了过去。

  她怎么都没想到,这不过灵者初阶的小子,竟有这么强的阵法修为。

  箭羽如潮,磅礴而落。

  但这黑色大手仅荡起了一圈细微的波纹,这青色箭羽就消失不见。

  舒雅脸色大变,两唇微微分开,尖声叫道:“这……这怎么可能?”她将精神力附在箭羽之上,但触碰到这大手的瞬间,箭羽之中的力量、精神力,甚至是神性物质,都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吞噬,这直接让她头皮发麻。

  她走南闯北,见多识广,但这种情况,却连听都没听过,更别说见了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tongtianxianlu/844716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