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通天仙路 > 第八百八十章 斩杀

第八百八十章 斩杀

  阵法之外,吴徐宁虽然口干舌燥,但精神已经好了许多,只是心中对那两人的怨恨却是不减反增。

  他目光灼灼地盯着幻阵阵法,想要看清其中变化,可阵法之内弥漫着浓郁的白雾,却让他看不清楚,也不知道里面情况如何,担心不已。

  天空中,大鼎与腾蛇依然僵持不下,光芒四射,威能四溅。

  他伸手轻抚手中兵刃,颇有些跃跃欲试地道:“天睿兄弟能赢吗?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?”

  薛萱乐笑颜如花,一脸笃定,回答道:“放心吧,以瑜大哥的阵法修为,斩杀灵者高阶并不困难。”

  吴徐宁微怔片刻,不由得一脸苦涩,叹道:“真是天子骄子,以灵者初阶修为,就算有阵法辅助,斩杀灵者高阶,这……也实在是太过恐怖了吧!”

  薛萱乐眼睛亮晶晶的,听到别人夸赞欧阳明之时,不知为什么,她就特别开心。

  吴徐宁也看得出来,这个小妮子,已经陷进去了。但他也不点破,都说女人都有自己的小心思,男人还不也是一样。

  在见识到了欧阳明的强大之后,他的心思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。

  他的眼眸一转,心中暗道,要是薛萱乐能傍上这个天之骄子,整个汇寻城的局势都会大变了。

  别说是薛家有着东山再起的机会,就连自己的家族吴家也能够获益匪浅啊。

  一般来说,人这一生,有三次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,一是投胎,二是修炼,三就是嫁娶。

  而现在第三个改变命运的机会就摆在薛萱乐的面前,他又怎么会点破?

  忽然,邓长风身体一个趔趄,小腿连同膝盖都陷入泥土之中。

  鼎本就是神圣之物,可镇压一国气运,怎会不重?此刻的他,就连嘴角都溢出鲜血,心里更是苦涩无比。

  他怎么都没想到,在他眼中的蝼蚁,竟然摇身一变,变成了一个阵法师。单是阵法师倒也算了,关键是这阵法竟然能困住高阶灵者,这简直就超出了他的认知范畴。

  眼中红芒一闪而逝,一拍胸口,一口精血喷出。

  声音嘶哑、干涩,低声嘶吼,就如一头陷入疯狂的凶兽:“血炼!”话语未落,掌中灵气一甩,空气中的精血顿时化作一团血色雾气。蓦然一荡,瞬间融入大鼎之中。

  这变故实在太快,就算薛伯仁想要阻止,也根本来不及。

  只见大鼎之上红芒涌动,由下向上蔓延而去,所有的山河、鸟兽都如活过来了一样。

  一霎之下,血光大甚,就如从地狱之中捞出来的一样。

  群山震颤,大地隆隆作响,无数红线从大鼎中泄出。

  邓长风右手抬起,眼中一片混沌,如蕴含阴阳,清气上升,浊气下沉,化为万物,露出一道奇异的光芒。

  凌空一指,一刹之下,这大鼎忽然动了,如小山一样,直接将身前的腾蛇撞得粉碎,化为光点消散,虚空震动,沙砾横飞,一圈一圈卷向天空,天地蓦然一静。

  薛伯仁脸色大变,重心下移,向着后方倒退而出。

  一股从未有过的危机之感出现在心中,让他如坠冰窟。

  邓长风嗤笑道:“这一击是我以精血为引,以气机为线,根本避无可避,只能硬撼,等我将你解决了,再去收拾那小子!”

  这种以体内精血为引子使用的秘法,他本是不愿用的,但这大鼎实在太重了。而且,他的心里隐隐有种不妙之感,这种突兀出现的感应,帮助他躲过了数次杀劫,所以,他才狠下心来速战速决。

  薛伯仁强心把心里的恐惧压下,一咬舌尖。

  双刀翻飞,两道如蛟龙一般的刀光翻飞而出,一道、两道、三道……

  越来越多,带着一种特殊的韵律,虽然攻击力做不到最强,但这一招连绵不休。

  刀光滚滚,不停削弱大鼎之上的厚重气息,同时将自身速度运转到极致,拉开距离,为的就是能多斩出一、两刀,蛟龙一般的刀光快速破碎。

  忽然,薛伯仁眼眸一亮,心里暗叹:“是时候了!”

  双刀相合,同是掠出,大声吼道:“琵琶落!暴雨临!”顿时,两道似蛟龙一般的刀光,相互缠绕,不分彼此,带着潜龙出山的磅礴气势,对着大鼎一撞而去。

  薛萱乐脸色一喜,轻呼道:“这一招‘琵琶落、暴雨临’在整个薛家都算得上最顶尖的招式,薛长老凭借这一招,斩杀过高阶灵者,这一次定能获胜。”

  吴徐宁脸上也露出惊喜之色,只有将邓长风宰了,他才算从真正脱险。

  可邓长风却一脸嗤笑,并未将这一招放在心上,冷哼一声道:“找死!”

  意念一动,这大鼎更猛烈的爆发,力量更强,似能镇压万古,压塌山峰,向前横压而去。

  “轰……”

  天地颤抖,刀光仅仅阻挡了一息,就一寸一寸崩溃殆尽。

  虚空轰鸣,掀起无边的气浪,这大鼎依然没有停下,其上寒芒一闪,直接对准薛伯仁的胸口撞去。顿时,一股强横得难以抵御的力量从胸口传入他的身体之中,让他胸膛塌陷,身体如一枚炮弹一般飞了出去,心肺咳血,五脏六腑全都移位,嘴中的鲜血就像是不要钱的一样喷溅出去。

  将无数古树齐腰撞断,轰地一声重重摔在地上。

  薛萱乐与吴徐宁交换了一个眼神,脸色同时一白,都看到各自眼底的惊恐。

  尤其是薛萱乐,她简直不敢想象,琵琶落、暴雨临这一招竟然败了,而且还败得这么彻底。

  邓长风嘴巴一咧,露出一口白牙,眼中红芒闪动,轻笑道:“放心,下一击,我就要你的命,很快,不会疼的。”手指凌空一点,大鼎对着薛伯仁所在的位置一砸而去。

  薛伯仁脸上肌肉扭曲在一起,五脏六腑全都移位,丹田之内灵气涣散,连动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,又怎么会避得开?

  只能眼睁睁看着大鼎越来越大,距自己头顶越来越近,却没有丝毫办法。

  薛萱乐瞠目欲裂,像是回到破庙下的洞穴之中,被腾骄追杀的时候,无比绝望。

  就在薛伯仁生死一线之际,一声冰凉到了极点的声音从阵法中传来:“狂妄!”

  紧接着,一道身影从幻阵雾气中窜了出去,手腕一翻,取出一柄长枪。

  同时星痕套装已穿在身上,背部张开,身体向后一扯,强行拉出一道长虹,对着大鼎扑去。

  但是大鼎落下的速度实在太快,几乎化作一道残影,以他的速度,根本来不及阻挡大鼎落下。

  欧阳明眼中光芒一闪,怒吼一声,气势十足。

  体内的天凤之火熊熊燃烧,丹田之中的灵气、经脉中的鲜血同时沸腾起来,身体四周空气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扭曲起来,就连死亡森林上空的雾气都以横扫八荒之势四散而开。

  星痕套装之上那似雾非雾、似云非云的符文铭刻瞬间亮了起来。

  “星痕吐纳!”欧阳明冷喝一声,意念一动,只见五道肉眼可见的青丝凭空凝聚,这丝线极细,比蚕丝还细了无数倍,青丝寒星一闪之下快速变暗,交织成网,对着大鼎笼罩而去。

  就在这大鼎距离薛伯仁的脑袋不足一丈之时,这青色大网快速扩散,就如海中水藻一般密密麻麻,纵横交错,一压而下,直接将大鼎笼罩在内。

  大网之上幽光一闪,一股锋锐到极点的切割之力迸发而出。

  不过瞬息,这大鼎就彻底崩溃,化为无数黑雾,随风飘荡。

  欧阳明在星痕套装的加持之下,全身经脉涨起,强横的力量从星痕套装传到他的身体之中,在经脉之中流动。动作极为敏捷,如鲲鹏前扑一般,向邓长风一冲而去,身子就如一道闪电。

  邓长风脸色微变,冷声道:“倒是我看走眼了,原来还是个高手。”

  “聒噪!”欧阳明声音冰冷,手中长枪握紧,上面所有蝌蚪一样的符文全都闪烁起来,发出幽光,猛地向前一撩,枪影迸发,携长江奔腾入海之势,一撞而去。

  邓长风只觉得思维都被冻结了一般,脑中如一团浆糊,连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。

  只听见“咔擦”一声,邓长风的头颅已经滚了出去,这一幕所带来的震撼,难以想象。

  薛萱乐惊讶得红唇分开,心里只剩下一个想法:“这可是高阶灵者,就这么死了?这……这是神话吗?”

  吴徐宁更是连思绪都没有了……

  看着那一身星痕套装,如战神一般的欧阳明,嘴唇竟有几分干涩。

  但要数最震惊的还是薛伯仁,他与邓长风激战多时,对他的实力向知甚深,但就是这样一位在汇寻城中都可排得上前列的高手,仅仅一击,连一句话都没说出来,就死了。

  他不是阵法师么,怎么战力也恐怖到这种地步?这一霎,这处变不惊的薛家长老,脑中极为混乱。

  欧阳明心里也长舒了一口气,暗中感叹,总算是赶上了。

  他之前正利用阵法的力量灭杀舒雅,刚好将舒雅逼到绝境,精神力量感受到薛伯仁生死危机,这才连忙停手赶来救援薛伯仁。

  正在这个时候,幻阵突然裂开,就如被一股巨力向两边撕裂的大嘴,无比狰狞。

  一道头发散乱的身影猛地窜出,竟是一种燃烧精血的秘法,画出一道完美的弧线,冲入死气之中。

  
  浏览阅读地址:/tongtianxianlu/844726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