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通天仙路 > 第八百八十二章 水悬碑下

第八百八十二章 水悬碑下

  “咦,一只凶兽都不曾猎杀么,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人啊?”

  “这个人……不会是已经死了吧?”一些初次来此之人纷纷猜测。

  死亡森林之中虽然有着无数珍稀之物,但同样也伴随着巨大的风险。在寻觅宝物的过程中,若是一个不慎,就会遭遇到灭顶之灾。

  固然有人能够在死亡森林内得到巨大收获,但也有更多人永久的埋葬于此,并且消失地默默无闻,尸骨无存。

  然而,他们的话音刚落,就有人失笑道:“呵呵,那人的名字既然在上面,就说明他随身携带者天元石。如果他真的死了,那么天元石会感应到他的生命气息消失,他的名字也会从水悬碑上消失的。”

  那些初入汇寻城之人这才明白,原来这天元石还有着如此妙用。

  此物与水悬碑有着一种神秘的联系,能够检测到随身携带者的生命体征,如果携带者死亡,或者是身上的天元石丢失,那么这种联系就会从此断绝。

  此物虽然不能说多么神奇,但却是颇为实用的。

  在众人的议论纷纷之中,一位老者缓步上前,慢悠悠地来到了水悬碑之下。

  这里虽然没有人驻守,但所有人都下意识的不敢靠近。因为他们都知道,此地可以算是天外阁的禁地了。

  虽说这里是散修之城,但就算是一手建立城市的两位尊者大人,也对天外阁保持了足够的尊敬。甚至于有传言说,这两位尊者大人之所以能够在此建城,并且屹立不倒,没有被各方强大势力摧毁和剿灭,就是因为有着天外阁力挺的缘故。

  当然,这只是一个传言,并没有人能够证实。

  此刻,在见到这位老人缓步靠近水悬碑之时,场中众人竟然都不约而同地压低了声音,并且向身周的人悄悄介绍。

  许赫然,天外阁在汇寻城的驻守阁老。

  此人极为神秘,一向以来都是深居简出,除了一些大型活动,或者是出现了极为珍稀的材料,否则想要见他一面,怕是比见到两位尊者大人都要困难一点。

  许赫然来到水悬碑之下,他的眼睛眯了起来,一副老眼昏花的模样打量着碑文。

  不过,所有人都不会因此而对他有丝毫的小觑,因为任何曾经这样做的人,都已经化作了一抔黄土,消失在这个世界了。

  片刻之后,许赫然微微点头,脸上流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。

  在这一界的狩猎大会之中,不但出现了一个变异高阶的凶兽血晶,而且还出现了一个巅峰凶兽血晶,可谓是巨大的收获了。在狩猎大会之前,哪怕是他,都不曾想过有着如此成绩。

  只是,当他的目光在瑜天睿的名字上一扫而过之时,却是闪过了一丝诧异之色。

  一月之内,竟然连一个成绩也没有,这样的事情,还真是极为罕见的呢。

  抬头仰望天空,许赫然缓声道:“各位,待日头过午,就是一月之期,我们再静待片刻,他们也应该回来了。”

  这声音并不大,但却仿佛充斥着一种神奇的魔力,传到了在场所有人的耳中,让他们都听得清清楚楚。

  这一手看似平淡无奇,但是在场真正能够如此轻描淡写做到的,却也是极少数。

  顿时,先前那些对此老略有疑惑之人都是面色大变。原来,这位老人家,果然是一位深藏不露的强者啊。

  远处,逐渐传来了阵阵骚动,一批批进入死亡森林的人们回返而来。

  虽然水悬碑上只显示一个人的名字,但这并不代表进入死亡森林的都是单枪匹马的独行客。其实,对大多数人而言,都是成群结队进入其中,而且必然有着起码一位的老马识途者。

  当然,绝大多数人都是抱着试炼的心思,譬如吴家小公子吴徐宁,身边就仅有一位高阶灵者照料罢了。

  但是对于那些想要在水悬碑上展露声名的家族来说,他们派出去的人手就不止一个了。

  所以,此刻从死亡森林中出来之人也是一组一组,他们的神情或是凶厉,或是疲惫,但无论是哪一组人,都透着一股子彪悍气息,让人不敢轻视。

  能够在死亡森林中活过一个月,并且不断猎杀凶兽的,哪怕原本是一个翩翩君子,此刻也会变得煞气冲天了。

  一般人走出死亡森林,自然不会引人瞩目。但是,当那些在水悬碑上排名靠前之人出现之时,却会引起一片惊呼声。

  “看,陈博天,是陈家后起之秀第一人啊!”

  “苏掌柜也出来了,呵呵,这一次苏家商会能够排在前三,也算是准备充分,扬眉吐气了。”

  在逐渐出来的人群中,陈博天和苏天乾无疑是最引人瞩目的,特别是苏天乾,他的修为虽然仅有灵者高阶,但是为人八面玲珑,创办苏家商号,与各方势力都有着密切关系。

  此刻,当他一路行来之时,无数人与他隔空打着招呼,而他也是一脸笑容,竟然没有忽略任何一人。

  不说其他,单是这份眼力手段,就已经不同凡响了。

  苏天乾在众人的簇拥之下来到水悬碑旁,恭恭敬敬地向着许赫然行了一礼。

  许赫然那张老脸上绽开了一丝发自于内心的笑容,微微点头,道:“做得不错,先等着吧。”

  “是。”苏天乾轻轻应了一声,退到了一旁。

  四周的有心人相互交换着眼神,他们都隐隐地有着一丝恍然。

  能够以高阶灵者的身份,在汇寻城这等有着尊者坐镇的城市中占得一席之地,果然不是偶然。

  在苏家商号的背后,也有着庞然大物做后盾啊。

  陈博天自然来到了陈淡泊的身边,虽说他的成绩尚未进入前三,但陈淡泊却已经相当的满意了。

  陈家并没有尊者坐镇,也不是天外阁那样的强龙,能够压过其余散修家族,占据这个名次,他还有什么话可说呢?这一点,只要从他脸上那掩饰不住的笑容中就可见一斑了。

  王唯念的眉头却是微微一皱,仰头看向天际。

  时间逐渐接近正午,为何王浩彬还未出来,莫非有什么变故不成?

  陈淡泊与他相识多年,自然看出了他的忧虑,笑着道:“王兄,他们的身边都有着老手带路,应该是掐准了时间才会出来。嘿嘿,你看那边……”

  王唯念转头看去,只见远处一位华服老者也是如他这般凝视森林。似乎是感应到了他的目光,那华服老者看了过来。

  两人目光相交,都是微笑颔首,只是在他们的眼眸深处,却各有一缕精芒闪烁。

  这位老者就是离家当代家主离信宜。

  王家和离家就是手创汇寻城两位尊者的家族,虽说两位尊者早已不问是非,但他们的子孙后代却难免会相互比较。

  当然,只要两位尊者在世一日,他们就不会内讧,但彼此间的明争暗斗,却是从未停止过。

  此刻,不仅仅排行第一的王浩彬未曾出来,就连第二名的离恬羽也是一样。

  眼看日头即将临近正午,就连他们两位都有些坐不住了。

  突然,远处传来了一片欢呼声,从那死亡森林中,突兀的出现了两组人。

  这两组人声势浩大,从死亡森林中出来之时,虽然是泾渭分明,井河不犯,但却有隐隐的带着一丝对峙的味道。

  王唯念和离信宜的目光同时亮了起来,他们那悬着的一颗心也是放了下来。

  如果在其它场合,他们断不会如此沉不住气。但是,这两位在家族中的地位不同,虽然年纪轻轻,但却都是家族中最受尊者老祖痛爱的小辈。万一有了什么闪失,就算是他们,也未必能够承受得住尊者老祖的怒火。

  水悬碑之下,许赫然的脸上也是流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,看着这两位靠近,就像是看到了两个移动宝库靠近。

  虽说平时天外阁也能够从散修手中获得凶兽血晶,但一般都是以中低阶血晶为主,偶然出现一块高阶血晶,就已经是可以惊动他的大事了。

  但是此刻在这两位的身上,却带着超过十颗高阶凶兽的血晶啊。

  片刻之后,这两家最杰出的年青一代已然来到了水悬碑之下。只是,他们的脸色却是迥然不同。

  王浩彬一脸的笑意,而离恬羽却是阴沉着脸,眼眸中凶光四溅。

  不过,王唯念和离信宜却是不动声色,他们两位见多识广,并不会因为这一场较量而大动干戈。

  许赫然缓缓点头,他轻咳一声。

  这咳嗽声竟然清晰地传入了每一人的耳中,顿时整个广场都变得安静了下来。

  许赫然呵呵一笑,道:“各位,红日即将过午,这一次的狩猎大会也差不多该结束了。”

  王唯念大笑道:“许兄说得不错,能出来的都出来了,就算有些人未曾出来,也无关大局,这就结束了吧。”

  王浩彬摆明了能够获得第一,他自然是极为开心。

  离信宜轻哼一声,道:“老夫没有意见。”

  他心中无数念头转动,既然在这一场较量中输了,那么就要在其它地方扳回一局,不能让王家压住离家的威风啊。

  许赫然微微点头,他吸了一口长气,正待开口宣布之时,眼角却是突兀一动。

  在那死亡森林的方向,陡然划过了五道长虹,如电般的朝着此地激射而来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tongtianxianlu/845855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