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通天仙路 > 第八百九十章 礼物

第八百九十章 礼物

  清晨,金色的光晕从天空柔柔洒下,整座汇寻城都被金光弥漫。

  这已经屹立了千年的城池,多了一丝悠远神秘的味道。

  欧阳明从心守灵台的状态之中缓缓退了出来,目中光芒一闪,如刀似电。

  凝神内视之后,他嘴角一抿,心中暗道,丹田之中的灵力没有丝毫增长,灵者中阶的桎梏,看来非得打破不可了。

  吐出一圈白雾之后,缓缓起身。

  今日,可是天火石拍卖的日子,天火石可是与寒水石齐名的五行石之一,威力难以想象,在他而言,也是志在必得之物。

  推开门,缓缓走了出去,刚走到院中的时候,薛萱乐翩翩而来。她的模样就像一头将爪子收起,用肉垫走路的小猫,却偏偏装作路过的样子,弯着眼睛,轻笑道:“好巧哦!瑜大哥是要去参加拍卖会吗?”

  金光落在她的长发之上,说不尽的柔美。

  欧阳明顿住步子,站在她的身边,笑着说:“是啊!”

  小妮子眼睛胡乱的转了两圈,声音柔媚,可怜兮兮地说:“今天我也没事儿,我跟你一起去吧!”

  欧阳明沉吟了稍许,没有表态,她顺势拉起他的衣角,轻轻攥了起来。

  欧阳明经不住她软磨硬泡,不得已之下点头答应了。不过却与她约法三章,一切都得听他的。

  薛萱乐当然满口答应,两人一前一后向苏家商行走去。

  苏家商行的位置得天独厚,可以说,算得上是整个汇寻城最热闹繁华的地方之一,来到这散修之城,要是连这地方都没去走过,未免会被人嘲讽几句。这儿,已经成了汇寻城内独一无二的景点。

  这就是苏天乾手段的高明之处,从不端着架子,谦逊有礼,明事理而不拘小节,做事进退有度,这才有着今日之规模和成就。

  苏家商行足足占据二十来里地,大小楼阁林立,街道纵横交错,人流熙熙攘攘。

  但是今天,修炼者最多的地方还是拍卖行,毕竟识货之人可不止一个欧阳明。

  可以说,这一次拍卖会,王家、离家,吴家、陈家……城中各大世家全都齐聚,就连天外阁这超然的势力都来凑热闹了,可想而知,天火石的魅力之大,达到了何等地步。

  “好多人啊!”薛萱乐轻声感慨了一句,目光快速瞟动,一脸好奇的样子。

  就在这时,一道银色闪电突然将天幕划开,速度极快,掀起一阵风暴,竟然是一张飞毯。

  顿时,人潮一阵骚动,纷纷抬头,眼中都有羡慕之色。

  很快,飞毯落下,竟然是离家小公子离恬羽,他冷冷地看了一眼欧阳明,哼了一声,顿时,无数世家弟子看向欧阳明的目光都露出同情之色。

  离恬羽袖子一挥,将飞毯了起来,被一群人簇拥而起,进入拍卖行之中。

  薛萱乐似没有从上次的阴影之中走了出来,脸色微微发白,小手指下意识的在小腹前面绕圈。

  在拍卖行顶部,苏天乾端着茶杯,吹了一口气之后,凑到嘴边喝了一口。

  他身旁站在一位白袍老者,胡须花白,一脸风霜,吹胡子瞪眼,道:“粗鄙之人,这可是天山雪水茶之叶,就被你这么糟蹋了,喝茶讲究心境,这样喝是不行的。”

  老人的脸上露出肉疼之色,毫不客气地呵斥着。

  这在汇寻城中声名显赫的生意人讪讪一笑:“一口就将茶杯中的茶水喝了个干净,囫囵吞枣,没喝出个什么所以然来。”苏天乾砸吧砸吧嘴,道:“白老,这雪水茶吹得太过了,也不见得有多出彩嘛!”

  白浅强忍着踢出一脚的冲动,捋了捋胡须顺了顺气,却是懒得理他。

  片刻之后,苏天乾脸色凝重起来,走至窗边,右手抬起,指着下方的欧阳明道:“白老,为我看看那个年轻人怎么样?”

  白浅脸上全是褐斑,走到他身边,顺着他指的位置看了下去,浓眉微皱,道:“你看不清?”

  “看不清,眼前如被一层雾气阻隔,所以才请白老出手。”苏天乾眼中光芒散开,如实回答。

  白浅轻咦一声,白袍动了动,之前心中的郁闷如被吐干净了一样,淡笑道:“好长时间没遇到苏大掌柜看不清的人了,有趣有趣。”随即挥了挥手,补充了一句:“行,日后若有机会,帮你看一看。”

  白浅也是一名散修,这一生可以用跌宕起伏来形容,阅历深似海,闯过大墟,去过寒极雪原,懂玄学、明占星、琴棋书画无一不通,但他最为自傲的还是卜筮识人之道。

  苏天乾笑着拱了拱手,道:“谢谢白老。”两手合拢,轻轻一拍发出一声脆响。

  顿时,一名碧玉年华的侍女走了进来,她鹅圆脸蛋,长发盘起,举止形态极为端庄,躬身施了一个万福礼,声音如清泉流响,美眸一盼,道:“不知苏掌柜有何吩咐?”

  苏天乾又抬手指了指欧阳明,沉声道:“去拍卖场门口等他,将他迎上二楼东菊阁。”

  这位美丽女子乃是苏天乾亲信雪小琴,她心里泛起滔天巨浪,心中暗道,此人是谁,竟能得苏掌柜如此看重,但脸上却不露丝毫,躬身点头,退了出去。

  说来雪小琴的身世颇为凄惨,父亲好赌,母亲在她出生三个月的时候就去世了,父亲却对她不管不顾。还是邻居见她可怜不知从哪弄了一头母羊,东家一天,西家一顿,好不容易将她养活,小小年纪就尝遍了世态炎凉人情冷暖。

  她也很懂事,不哭不闹,总做自己力所能及的小事,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,这是真理。可在她十二岁的时候,父亲赌债缠身,二话不说就将她抵给了赌场,辗转了三年,这三年对她而言,就如地狱一般。

  后来机缘巧合,来到苏家商行,仅用了四年,便从底层摸爬滚打,成了苏天乾最信赖之人。

  欧阳明并不知道自己的行踪被人看重,他并没有急着进入拍卖行,而是在苏家商行中转了起来。

  商会中的物品琳琅满目,价格也不算太贵,薛萱乐轻轻跟在他的身后,心里极为满足。

  欧阳明目光一转,买了很多东西,打算回去的时候送给老匠头和倪英鸿三女等人……

  目光一转,见到薛萱乐一脸含笑地看着她,心里“咯噔”一声。他沉吟片刻,指着一块血玉道:“这个给我看看。”

  一位小厮看了薛萱乐一眼,很快就将目光移开,回答道:“这位公子你真有眼光,这血玉跟这姑娘最配了,这婀娜的身姿,带上这块血玉,保准让人挪不开眼。”

  薛萱乐脸上一红,心里如吃了蜜的甜。

  欧阳明看向薛萱乐,问:“就这块还是再看看?”

  “就这块吧,你挑的我都喜欢。”声音越压越低,最后如同蚊叫。

  欧阳明就如没听出这话里的其它意思,面不改色,将这枚血玉递给了薛萱乐。

  出了这家小店,阳光、街道、人流,她将血色攥在手心,将这一幕收入眼底。这个画面在她心中永远定格,成了一幅浓墨重彩的画卷,映在她的心里,刻入她的灵魂,这一天,她永远都忘不了。

  她要的不多,一份小小的礼物足矣。

  转了片刻,欧阳明停下脚步,带着薛萱乐一起朝拍卖行走去。

  刚到门口,雪小琴便笑意盈盈的走了上来,轻笑道:“小女子雪小琴,苏掌柜让我来这儿等你,瑜公子这边请。”

  说着,便做了一个请的动作,对薛萱乐也是含笑点头,丝毫不显生面。

  欧阳明讶然望着她,竟有着一种面面俱到之感。他似乎又看到五指峰天外阁中的洛琦文,虽然身份差距极大,但气质真有几分相像。真要说的话,就是雪小琴的还略显生涩,没有洛绮文那么老辣圆滑。

  薛萱乐微微一怔,心中如浪潮起伏。她怎么都未想到,欧阳明与苏天乾似乎并未深交,但苏掌柜为何会如此客气。

  她看着欧阳明,就如看着一团迷雾,心里苦涩交织,他们之间的距离真的太远了。

  欧阳明随着雪小琴,沿着拱门,通过一条长廊之后,眼前豁然开朗,是一个大厅,足有千丈,有数万个座位,却连一个空缺都没有,就算是身后的空旷区域,也人山人海。

  而在这大厅正前方,则是一整块用白玉石作成的露台,足有十来丈,光芒温润,这一刻,欧阳明对苏家商会的实力,又有了一个新的认知。

  一整块的白玉石,可不是有灵石就可拿下的,还得讲究自身的实力以及底蕴。

  沿着另外的路上了二楼雅间,雪小琴笑了笑,道:“公子,这里便是东菊阁了,小女子便不打扰公子的雅兴,若有什么需要只管唤我便是。”

  言语一落,柔柔一笑,便退了出去。

  这房间不大,一个小香炉燃起紫烟,气味馨香,很是好闻,顺窗向下就可看到露台。

  忽然,大厅中一阵喧哗:“王家家主王唯念亲自来了!”

  “是啊,果真丰神俊朗,霸气凛然。”有人附和道。

  欧阳明寻着声音往下看去,目光平淡如水,只见一个中年男人在一行人的簇拥之下顺着走廊缓缓走入大厅,他眼神沧桑,一看就经历过了风雨,若是细看,还可看到一抹傲人的霸气回荡其中。而王浩彬则紧紧跟着他的身后,一袭红衣,带着随意笑容,潇洒自如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tongtianxianlu/847996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