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通天仙路 > 第九百章 陷阱

第九百章 陷阱

  清晨,晨光洒落,街道上行人熙熙攘攘,讨价还价的声音此起彼伏,幽幽之间,传得很远。

  欧阳明的步子不急不缓,穿过拥挤的人流,朝死亡森林走去,隔着衣衫摸了一下空间袋,心里暗道,不知现在我提着血枪龙屠能否有与巅峰凶兽一战的实力,心里隐隐透着几分期待。

  没过多久,欧阳明远远地看到了水悬碑,石碑黯淡无光,恒古悠远。屹立在死亡森林之外,守护着一方净土,水悬碑后方,死亡森林漆黑阴郁、凄冷孤寂,就如被一道无形的结界分割成两片完全不同的世界,一边繁华热闹,一边则死气森然,让人心生寒意。

  欧阳明走到水悬碑旁,手指轻轻从上面掠过,一道湿寒之意涌入身体。

  他轻笑一声,没有用灵力驱除。双眼之中精光一闪,大步迈入死亡森林之中,一股奇特的威压落在他的身上。

  死亡森林之上死气飘荡,随着略微显湿寒的冷风到处飘荡,阳光全被死气阻隔,连一点都未落到林中的腐叶之上。林子漆黑幽深,只有一点昏暗而又细微的光芒,就像是一头张开血盆大口吞噬而来的远古凶兽,让人心头骇然。

  欧阳明踩着腐叶,空间袋一声脆响,手腕一翻,落下时,已将一枚活血丹吞了下去。

  他可不想被死气融入血液,被死气之中的贪嗔痴、恨憎恶、爱别离种种负面情绪填满,变成一具只知道嗜血与杀戮的凶兽。

  没过多久,欧阳明就适应了死亡森林之中的威压。

  血枪龙屠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握在手中,精神力量放出,一步迈入天人合一、细致入微的玄妙境界之中,身上气息消散,成为这片世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。

  脚步微微一顿,他已经感应到了来自于金刚身上的那强大气息。

  当他孤身进入死亡森林之时,金刚和大黄立即感应到,并且潜伏而来。

  欧阳明嘴巴张开,将胸间浊气吐出,感受这精神世界之中那道光点,意念微动,与金刚取得了联系。

  金刚,将身上气息收敛起来,这次进来,我是来猎杀巅峰凶兽的,可别被你吓跑了。

  他心里知道,虽然这些凶兽没有智慧,但无论是凶兽还是灵兽甚至是人族都有一种趋利避害的心理,多臂金刚可是渡过六道天劫的尊者,散出的威压极为特殊,为了以防万一,他还是让多臂金刚将自身气息收敛起来。

  稍稍思忖,就叫金刚与大黄远远跟着了,至于苍鹰,因为肉身太大,在森林中无法施展,唯有孤零零地留在了外面。

  一阵带着浓郁血腥味的冷风吹过,欧阳明就如一道长虹般窜了出去,这种度之快,哪怕与灵者高阶相比,都犹有胜之,只见血枪龙之上屠上幽光一闪,就如无数个跳动的符文,霍然一刺,枪尖直接没入一头凶兽的身体之中。

  血枪龙屠上的红缨光芒一闪,迸出一股极强的吞噬之力,直接将凶兽身体之中的血气全都吸收。

  仅仅片刻,高阶凶兽的身体就干瘪起来,快消散,就连血晶都没有剩下。

  欧阳明一脸惊讶,查看了血枪龙屠的属性,没有丝毫变化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欧阳明眉头皱起,心中暗道,既然能吞噬血肉精华,那长枪应该得有所改变才对,例如,进化,可这属性却一点都没有变化,莫非是因为这凶兽身体中蕴含的能量不够?

  欧阳明叹了口气,这个猜测在他心里前所未有的强烈起来。

  片刻之后,他将这念头压下,向着死亡森林深处走去。

  所有遇到他的凶兽,无论是低阶、中阶、高阶全都化为灰烬,血肉精华也被血枪龙屠吞噬。

  但让欧阳明遗憾的是,竟连一头巅峰凶兽都没遇到,而且血枪龙屠就如一个无底洞一样,将所有的血肉精华全都吞噬,自身属性却没有一点提升,让欧阳明略有几分郁闷。

  这一点确实如欧阳明所想的那样,这些血肉精华之中的能量太少,根本不可能让长枪有质的变化,毕竟这可是加入龙须之根、蛟龙鳞片炼制出来的法宝。

  半日之后,欧阳明已经深入死亡森林。

  死亡森林之中有一条蜿蜒崎岖的黑河流淌而过,弯弯曲曲,就如一条匍匐在大地之上的长龙。河面不宽,河水也并不湍急,但黑河却深不可测,也是整个死亡森林最危险的地方之一。

  河水之中潜伏着各种各样奇怪的的凶兽,强大无比。有咬合力惊人的血鳄,每次呼吸吐纳都可搅动风暴,有身形如山的河马,一口啃去,就算是一座庞大的山峰,都给你一口啃去大半,总之,黑河的河水就是人们想象力的极限。

  “叮咚,叮咚……”黑河之水敲打着青石,出一声刺耳的声音。

  一丝丝水雾飘荡在黑河之上,与荡起在空中的死气相融,远远看去,就如一缕缕薄如蝉翼的轻纱,竟给人一种婀娜多姿的缥缈之感。

  忽然,死亡森林之中的空气颤抖起来,乱石纷飞,群山颤抖。

  黑色之水翻滚,浪涛连绵不休,一头血鳄,目光冷漠无比,身形一动,就如一道划破天际的血芒一样,身形之上缠绕着飓风,全身上下的肌肉如虬龙一样鼓动,力量无比惊人,一口咬向一头河马的腿部,灵力包裹着身躯,就如一个陀螺一般快旋转起来,这是血鳄的绝技,死亡翻滚。

  河马的大腿直接被一口咬断,一股剧痛直袭脑海。

  它仰天嘶吼一声,大嘴一张,聚气吐纳,对着天空之中的死气猛的一吸。

  一股强横的吸力迸出来,那吐着黑气的血盆大口,成为了一个深邃无底的深渊,将林子上空的十丈之内的黑气全都吸入腹中,顿时,那被血鳄一口咬断的大腿竟然再次长了出来,并且更为坚韧。

  身形突然一动,所过之处,因为度太快,空气之中响起不绝于耳的爆音,一口咬向血鳄的头颅。

  但血鳄的反应丝毫不慢,竟从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躲过了这致命的一击。

  就在这个时候,一只手掌大小的竹鼠从林子之中窜了出来,身上毛茸茸,眼神灵动,溜溜直转,甚至能从它的眼神之中看到一抹细微的狡黠,它走到黑河边上,尖细的嘴巴张开,舒舒服服地喝了一口黑河之水,出“吱吱”的声音,这声平淡无比,但向着四周回荡之时。

  无论是眼神凶厉无比的血鳄,还是身形如小山一般庞大的河马,都如见到天敌一样。

  浑身颤抖,眼神恐惧,一个猛子扎入黑河之中,波涛惊天,久久不能平复。

  足足过了一炷香功法,竹鼠不知从哪里摘下一片大大的黑色树叶,一脸惬意地躺在上面,顺流而下。

  欧阳明不知道在林子里逛了多久,沉闷的击水声传到他的耳中。沉吟片刻,走到黑河边上,只见一只竹鼠躺在一片树叶之上顺流而下,爪子上面全是细密的绒毛,但指甲却又细又尖,犹如几柄锋利的骨刀。轻轻地抱在胸前,两条后腿则平平地躺开,眼睛眯起,一脸的惬意,随着河水的韵律荡漾,四周波涛起伏,潮起潮落,却连一点水花都未溅到它的身上。

  竹鼠似乎感觉到欧阳明的注视,棕黑色的眼睛睁开,露出思索之色,但是眼睛中更多的还是浓浓的好奇与疑惑。它偏着脑袋,用爪子滑了滑水,身子一翻,如一条灵活的鲤鱼一样,滑动水波,钻入黑河深处,几个呼吸之后就彻底消失不见。

  “奇怪,怎么感觉这头竹鼠似乎有自己的思维,没变成行尸走肉?”欧阳明忖度之后,轻声开口,眼底的疑惑之色怎么都化不干净,却怎么都想不到原因。

  这并不是欧阳明大惊小怪,而是这头竹鼠太奇异了,狩猎大会他在死亡森林中转了一个月,现在又转了一日,每一次见到的凶兽都没有一点灵智,只懂杀戮。可是现在,竟然在黑河之中见到一头有自己思维的凶兽,这让他如何不惊奇?

  夜间,凉风习习,月明星稀。

  月光清冷冰凉,却连一点都未落入森林之内,所有的光芒都被死气隔绝。

  树洞之中,柴火光芒昏黄,欧阳明细长的身影随着火光摇曳。

  他心念一沉,桃花眸子之中倒映出雪山的影子,一股冰冷的气息四散而开。

  经过数月时间的雕琢,雪山愈巍峨磅礴,高耸入云,可以想象,等雪山崩塌,这一枪刺出,必然惊天动地。

  半个时辰之后,欧阳明嘴里吐出一道白雾,向炭火中加了点柴禾。

  树林幽深静谧,阴冷可怖,他眺望远方,不知再想些什么。

  一夜无话,天刚蒙蒙亮,欧阳明起身,收拾了一下,继续朝着前方而行。

  然而,没有走出几步,他的脸色陡然一变,脚步突然停下。

  因为他已经看到,在他的身周,不知何时竟然有着一处小小的符文阵盘。

  就在他察觉之时,以他为中心,方圆百丈之内,所有的白色光芒全都亮了起来,白芒就犹如秋日随风散落的蒲公英,唯美凄凉,落下时,直接将欧阳明笼罩在内,竟是一个可以自主催的阵法。

  不知何时,他竟然落入了一处陷阱之内。

  欧阳明双眉一挑,脸上流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。

  真是……有趣了!
  浏览阅读地址:/tongtianxianlu/851762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