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通天仙路 > 第九百零七章 竹鼠敲钟

第九百零七章 竹鼠敲钟

  死亡森林中黑河有多长,没有人知道,起源与尽头在哪里,也没有人知道。

  但是,森林之中的大小竹鼠却知道,小竹鼠,每隔百年便要躺在一片树叶上,顺着黑河之水,顺流而下,看看沿途说不上旖旎的风光,化解心中的孤寂与苦闷。

  河水蜿蜒,犹如一道蜿蜒而去的黑色巨龙。

  在黑河尽头,矗立着一座被尘封的古塔。

  古塔破旧不堪,布满蛛丝,下方石块长满青苔,将石块上的刀痕剑伤全都覆盖。古塔一共有九层,寓意是一层一登天,大门是用最好的梨木做的,顶部则挂着一块最珍贵的锦旗,却也被岁月侵蚀得不成样子,破败不堪,被冷风一吹,整座古塔都摇晃起来,似随时都会塌陷一样。

  但这被岁月侵蚀的大门,却紧紧闭着。

  而在古塔后方,则是一个用竹子搭建的小亭子,亭子里立着一口大钟。

  大钟之上全是如同蝌蚪一样跳动的符文,在大钟顶部,印刻着龙凤图案。龙是青龙,在云层之中若隐若现,在它对面,则是一头凤凰,羽毛五颜六色,无比华美,一龙一凤瞠目而视,气息搅动虚无。

  一根水桶粗细的不知是何材质做成的木棍,悬挂在大钟旁边。

  这里是死亡森林之中的禁地,除了大小竹鼠之外,没有任何凶兽敢作逗留,哪怕是拥有尊者实力的凶兽也是如此,而黑河的水流就从这古塔下方的一个石洞流淌出来。

  顾名思义,黑河的水颜色略黑,这种颜色就像是装满水的小碗忽然滴入了五六滴墨汁。

  一大一小两头竹鼠并肩站在小亭之下,大竹鼠眼睛一抿。看向欧阳明,眼底全是郑重,沉声道:“我在死亡森林之中已经呆了数千年,除了守护这处禁地,为的就是敲响这口大钟,而你们则是这数千年来到这里的第一批人。”说着,它那锋利如骨刀的指尖指向大钟。

  褐黄的瞳孔之中全是深邃与沧桑,还有一种看破世俗的淡然。

  欧阳明将他眼中的沧桑收入眼底,心里知道,大竹鼠眼中深邃并不是故做深沉,而是因为丰富的经历自然呈现出来的。

  这可能是见过太多的人情冷暖,世态炎凉。

  他吐出一口寒气,双目一凝,拱了拱手,声音恭敬无比,道:“前辈,不知这古塔存在多长时间了?这大钟敲响又有什么意义?”一连问出了两个问题,这都是他心里迫切想要知道的,他隐隐觉得,这座古塔或许与死亡森林的形成有莫大的关联,人对未知的事物,都会产生好奇,就算是欧阳明,也不例外。

  大竹鼠感受着他身上异样而特殊的气息,声音温和,回答了他的问题:“这古塔已经存在万年之久,至于这大钟敲响有什么意义,我也不清楚,只知道敲响大钟是流淌在竹鼠血脉中的使命。”还有一句话,它没有说出来,这是使命,更是枷锁,死死套在它的头顶,越来越紧,根本无法挣脱。

  大竹鼠看向欧阳明,眼底深处掺杂着一抹期盼之色。

  至于小竹鼠则一脸好奇地看着大黄,思索之后,又把目光瞟向多臂金刚。死亡森林中的凶兽大都长满骨刺,恐怖骇人,像大黄这样毛茸茸的,它还是第一次见,至于多臂金刚,那就更奇异了,人身猿头,让小竹鼠眼睛都挪不开。

  万年之久,又是这个时间?欧阳明心里嘀咕,在许君清的布置的大阵之中,欧阳明已经知道,每隔万年,灵界就会生大劫,致使生灵涂炭,就算是尊者,也不敢说能够在大劫之中独善其身。

  而现在,这古塔存在的时间也恰好是万年,这是巧合,还是其中有未知的阴谋,这就耐人寻味了。欧阳明的脑海,就如被一双筷子搅动的浆糊,混乱不堪。

  “主人,怎么了?”多臂金刚见欧阳明脸色很差,以意念在精神世界中询问。

  “没事儿,脑子里有点乱。”欧阳明心中暗道,这声音顿时在多臂金刚的脑域中响了起来。

  这样的交流,并没有被大小竹鼠所察觉。

  欧阳明摇了摇头,将脑中混乱的思绪压下,他嘴里吐出一口寒气,向黑河之中丢了一块石子,顿时,一道道圆弧形状的涟漪向外翻滚而去。

  向前走了两步,看着大竹鼠,问道:“敲响大钟会不会生预想之外的危险?”

  大竹鼠摊了摊爪子,摇了摇头,道:“不知道,这大钟万年以来,一次都没有响过,就算再怎么敲,也不会响,见到大钟旁边的木棍了没有?”

  欧阳明目光一撇,立刻点了点头。

  大竹鼠眼底罕见地露出一抹惊惧,正色道:“平日里,我就算抬起这根木棍都费劲。”

  “嗯?”欧阳明脸色微变,心中暗道,这怎么可能,这么一根其貌不扬的木棍,怎么可能这么重。

  就算是再沉重的宝物,怎么也不该难倒一位尊者才对啊。而且,从大竹鼠所透出的气息来看,就算与渡过了六道天劫的多臂金刚相比,也丝毫不弱,甚至在一些方面,尤有胜之。

  尊者的力量有多强,用力拔山兮气盖世来形容都毫不夸张,而现在,它竟然说抬起这根木棍都费劲,这太不可思议了。

  大竹鼠毫无疑问是拥有大智慧的凶兽,见到欧阳明这个表情,立即将它心中的想法洞悉。

  它的眼中流露出出一抹回忆之色,说道:“两千年前,家父到了大限将至,将丹田中的灵力全都运转,依然未敲响大钟。既然没有敲响,这个重任就将压在我的肩上了。那时,我刚刚渡过天劫,雄心壮志,不甘心被束缚在死亡森林之中,每日都敲钟,连续敲了三十个年头,可这大钟却连一次都未响,后来,我想明白了,这是运,也是命,更是竹鼠一族不得不背负的责任。之后,我枯坐百载,沉心静气,安心等待拥有敲响大钟资质之人。呵呵,直到今天,或许是等到了吧。”

  它深深地朝着欧阳明看去,语气愈地凝重:“如果,你是这个人,那这口大钟,也终于能够敲响了。”在竹鼠一族的祖训里,只有特定的人选,才能敲响大钟。

  虽然大竹鼠的话音平平淡淡,但欧阳明依然听出了这声音中的无奈。

  欧阳明心中震撼之极,他凝神观察许久,缓缓开口道:“命与运本就是不可捉摸与揣度的东西。”

  说这句话的时候,他心里尤为感慨,本来,他这一生,要是没有得到天凤之火,那极有可能平平淡淡、碌碌无为,每天为柴米油盐操心,但就是因为天凤之火,他的人生轨迹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走上了一条丰富多彩、绚丽多姿的道路。

  大竹鼠像一个睿智的老人,它抬头看了一眼天色,正容道:“天色不早了,准备敲钟吧!”

  欧阳明眼中精光一聚,低声道:“需要我做什么?”

  大竹鼠略带深意地看了他一眼,轻笑道:“当然,我需要从你身体之中取出一滴精血。”

  “莫敢不从!”欧阳明神色恭敬,微微拱手。

  大黄与多臂金刚也是目光灼灼,心里带着期待。

  大竹鼠走到亭中,毛茸茸的爪子向前方一点,锋锐的指甲寒冷一闪,就像是无视空间一样,直接印在欧阳明的眉心,欧阳明只觉得眉心一痒,一滴猩红无比带着勃勃生机的精血被从眉心飞了出去,在竹鼠爪子之上旋转个不停。

  它爪子向前一按,指尖白芒闪烁,前方的空气轰然炸开,再向外剥离。

  尖细的嘴巴轻轻吐气,闷吼道:“开真!”

  一股厚重的气息散开,就像一座重若万钧的高山压在欧阳明心头,就算强如多臂金刚,心底都隐隐有几分压抑,可想而知,大竹鼠的修为已经到了何种程度。

  紧接着,这滴精血化作血雾,融入大钟之中。

  顿时,大钟之上繁琐复杂,鬼魅妖冶的纹路,由大钟下方,向上寸寸递推而去,光芒大盛,颜色各异,将四周照耀得明亮无比。

  大竹鼠聚气吐纳,喷出一道弧形飓风。

  小小的身躯一下膨胀起来,身上柔顺的毛瞬间竖起,看上去少了一点孱弱,多了几分凛然。身形拉开,直接暴涨,最后变得无比强壮,肌肉如一道道蠕动的青虫,浑身上下充满了爆性的力量。

  小竹鼠爪子抱在胸前,眼里全是惊奇之色。

  很显然,它之前,从来没有见过这种画面。

  “喝!”大竹鼠身形一动,一步跨出数十丈,来到长亭之下。

  爪子分开,直接握住那根水桶粗细的木棍,它眼中露出明悟之色,心里暗道,莫非这人族小子,真是适合的人选,所以才让这木棍变得轻若无物了吗?没有犹豫,丹田之中突兀出现一个气旋,将所有的灵气全都卷动,化作气力,传到那一双饱经沧桑的爪子之中。

  大竹鼠爆喝一声,眼中精光一闪,爪子用力向外一推。

  刹那间,这根木棍携着长江奔流入海之势,猛地撞在大钟之上。

  “咣……”

  只见大钟先是向内一陷,再向外突起,如此反复,不停震动,出的光芒更为明亮,如同一颗燃烧的星辰,炙热无比,紧接着,一道肉眼可见的波纹与一声轰鸣同时传开,将死亡森林中的沉寂彻底打破……
  浏览阅读地址:/tongtianxianlu/854724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