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通天仙路 > 第九百零八章 壁画

第九百零八章 壁画

  死亡森林之中,这声音越来越大,掀动沉寂。

  扩散之下,整片空间都有违常理的一顿,腐败的落叶、撩人的微风、翻滚黑河之水……甚至,就连同思维都在这一霎之下,都有了停滞。

  但不过瞬间,就恢复正常。

  可这大钟的响声却依然未停,向着四面八方扩散,就如从九天之上传来的一般,高妙无比。

  就连大钟上方千丈之内的死气,都被瞬间吹散。正值傍晚,柔柔的金光洒下,就连死亡森林之中自带的阴暗、湿冷都被金光冲散了大半。方圆千里之内的所有凶兽,同时抬头,看向大钟所在的位置,眼中均带着恐惧之色。

  第一声钟声还没有消散,第二道钟声再次响起。

  声音更加的洪亮与磅礴,气势滔天,隐隐之间,就如有一头巨龙要从大钟之上浮现一样。

  而在大钟顶部印刻着的龙凤图案,也都散出红芒,无比惊人。

  大竹鼠眼中露出疯狂,心中暗道,龙族!此子果然与龙族有着不可言说之关系啊!而这纠葛了万年的枷锁,也终于要被斩断了。看了小竹鼠一眼,眼底都是溺爱,随之又把目光移向欧阳明,心里极为感激。

  将目光手回之后,稍稍调整气机,爪子抱着木棍,再次向外一推而去。

  第三声、第四声……

  直到第九声落下的时候,大钟顶部的龙凤图案,血芒流转,似随时都会活过来一样。

  大竹鼠低喝一声,丹田之中的灵力再一次更为激烈的爆,如同滔滔江流涌入木棍之中,用力向前一推,脚下长满青苔的青石都被它踩成碎末。

  “轰……”

  天地轰鸣,这声音震耳欲聋。

  随即,一道十丈长的青龙突然从大钟顶部窜了出来,身上覆盖着比精铁还坚硬了上万倍的鳞片,眼中全是桀骜与漠然,气息强大无比,磅礴的威压四散而开,携带撼天之势,在天空中转了一圈之后,对着古塔破旧的大门一撞而去!

  “砰!”一声轻响,这残破不堪的大门没能阻碍片刻,彻底就化为灰烬。

  青龙化作一道青光,与古塔中中的阴冷融为一体,半晌之后,一个漆黑如墨的通道出现在众人眼前。一抹黑芒从通道之中散了出来,不停变化,就如水流在流淌一样,让人浑身毛。

  “进去!”欧阳明与大黄的脑中同时出现这个声音。

  大黄步子一迈,就像这古塔之中有着某种未知的东西吸引着自己一样,眼底竟然露出一抹恍惚。

  欧阳明身形一闪,用力一拍大黄的肩膀,它才从那种恍惚中缓过神来,眼底全是后怕。

  大竹鼠做完这一切之后,吐出一大口鲜血,神色萎靡。

  小竹鼠一脸急切,跑到它身边,眼中露出灵动,叽叽喳喳地叫了两声,随后把目光瞥向欧阳明,眼底露出一抹敌意。

  大竹鼠拍了一下小竹鼠的脑袋,开解道:“这就是命,无论你怎么绕,最后还是会绕回原地,躲不开的。你也别怪小友,这就是天意,天意难违啊……”这句话它不但是说给小竹鼠听的,同时也是说给欧阳明与大黄听的。它知道欧阳明与大黄心里担忧,说出这句话就是告诉欧阳明,这是天意,躲不开的。

  “走吧!”欧阳明看向大黄,心神之中的那种召唤之感越来越强,他目光灼热,心里也想知道,这古塔中藏着怎样的秘密。

  身形一闪,一步迈入古塔下方的漆黑通道之中,大黄紧随其后,不过瞬息,就彻底消失不见。

  多臂金刚见到这一幕,身形一闪,就如一道黑色旋风,对着古塔下方的黑色通道冲去。但就在让临近的刹那,古塔上面斑驳的黑点全部亮了起来,顿时,死亡森林上空的黑雾就像受到吸引一样,化作无数繁琐的禁制,阻挡在多臂金刚身前。若只是如此倒也算了,这种禁制相互交错,一道无形的波纹回荡,霎时间,一股强大的反震之力作用在多臂金刚身上,让他的步子“蹬蹬瞪”向后倒退出三四步。

  多臂金刚身上战意涌动,正准备再试一试的时候,大竹鼠的声音再次传来:“别试了,没用的,进不去说明你没这机缘,在外面静静等着吧!”说着,就走到亭子之下,两个爪子合在一起,盘膝而坐,这个样子,怎么看都有像盘膝而坐,心守灵台的修士。

  金刚犹豫半晌,终于按捺下性子,默默地在此等待着。

  进入黑色漩涡之后,欧阳明脑子一阵昏沉。

  混混沌沌,就如在阴与阳两片世界之中不停交错,记忆也变得斑驳,最后脑子“轰”地一声,晕了过去。

  等欧阳明再次睁开眼时,已出现在一道长廊之中,大黄在他身边,它轻轻舔了一下嘴角的口水,砸吧砸吧嘴。恰好一阵狂风吹来,卷起无数的砂石,被大黄卷入嘴中,最后被锋利如刀的牙齿一咬,轻轻咀嚼起来,不时脸上还露出满足之色,不知梦到了什么。

  “别睡了!”欧阳明趴下身子,在它耳边轻喊了一声。

  见大黄没有反应,甚至还在那里磨牙,就轻轻地踢了它一脚,大黄就像受到惊吓一样,立刻从地上弹了起来,慌张地看向四周,见没有任何危险之后,这才长舒了一口气。

  欧阳明哑然失笑,开口问道:“你梦到了什么?”

  大黄只觉得嘴里难受,把嘴里的砂石全都吐了出来,又吐了一下舌头,没有回答,目光闪烁了两下,立即转移话题道:“这就是第一层古塔吗?也没什么特殊的地方嘛!”

  说着装模作样地找了起来,不一会,大黄一脸欣喜地喊道:“小明子,看过来看,这里的墙壁上有一幅壁画。”这幅壁画隐藏在长廊角落之中,若不认真寻找,很难现。

  欧阳明踱步走到大黄身边,心里暗道,线条尖细而流畅,没有一点停顿。这是用特殊工艺的撰刀雕刻出来的,字体是小篆,笔力雄浑,真不知是谁人留下的。这古塔已经屹立在死亡森林之中万年,但这字体却像刚刚刻在上面的一样,真是奇异。

  念头微沉,踏入天人合一、细致入微的境界之中。

  这幅壁画,一片荒芜,只有天空与海洋,海天相接,一道蔚蓝一道昏黄的弧线向着天边延伸,最后在遥远的天边,相接在一起。

  大黄用爪子摸了一下壁画,有些冰凉,轻声道:“小明子,这画怎么这么奇怪,只有蓝天与大海,什么有用的信息都得不到嘛。”

  欧阳明摇了摇头,回答道:“或者这就是普通的壁画,没必要深思。”话语如此,但他心里隐隐觉得,这壁画,或许不会这么简单。

  只是,任凭他观察、思索,却依然没有任何收获。

  眉头略皱,在长廊之中闲翻找起来。长廊不长,只有三四十丈长,两丈宽,很快就被一人一兽翻得个天翻地覆,可别说有用的信息了,除了碎石与偶尔掠过的狂风,竟连一点杂物都没有,干净得一塌糊涂,就像被手法熟练的强盗洗劫了一样,只要能带走的,那绝不留下。

  “算了,上二楼看看。”之前他们在长廊中翻找之时,已经在长廊边缘,现了一条通往古塔二层的楼梯,沿着残破的楼梯,欧阳明在前,大黄在后,一前一后上了古塔二层,刚一进入其中,眼前立即变得开阔起来,不需要寻找,一块巨大的壁画立在二楼中间,上面萦绕着神秘的光弧,欧阳明看了过去。

  “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!”

  画功精细,一停一顿恰到好处,多一笔则密,少一笔则疏,如蕴涵天道,一股人在画中的感觉扑面而来。

  欧阳明双眼迷离,渐渐陷入画中世界。

  他的心神之中忽然出现一位老者,他双目刺红,临空而立,冷笑一声,指着苍天骂道:“这万年一次的大劫,何时才是终止之期?终有一日,我要翻了这天!”欧阳明如旁观者一样,看着这一切,但精神之中,却能清晰地感受得到老者的无奈与彷徨。

  这声音还未落下,只见天空中突然降下无数红色雷霆,直接将那一片蔚蓝强行撕开,天地颤抖。

  老者抬手一掀,顿时,他身下百丈之内的山河寸寸崩溃,只见他徒手一捏,从大地之上抽出无数条由砂石组成的土龙,对着天空中的血色雷霆一撞而去。

  可就在这时,他脑海之中的画面再次淡去,从画着世界之中剥离出来。

  他沉吟半晌,心里嘀咕道,又跟万年一次的大劫又关,这万年一次的大劫,到底是什么?

  大黄也恰在这时睁开眼睛,眼中露出一抹茫然,咧了咧嘴道:“小明子,这是怎么回事?怎么看着看着,我就陷入了一个奇怪的世界,有一个老人,有血色的雷霆,还有无数条由砂石组成的土龙。”

  欧阳明解释道:“雕刻这壁画的人已经能以画入道,将自己所希望别人见到的画面,藏在画中,等有人看到之时,就会触。下棋讲究棋在棋盘外,而作画则讲究人在画中游,这种境界可比棋在棋盘外的层次更高,到了这种地步,是去是离,均在其一念之间,能做到这个地步之人,最少都触摸到了那一条路。”

  大黄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,接着问:“可是这种修为,依然对万年一次的大劫这么绝望,这种劫难,到底恐怖到了何种地步?”它眼中露出恐惧,看向欧阳明,就连爪子都颤抖了一下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tongtianxianlu/854730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