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通天仙路 > 第九百零九章 扑朔迷离

第九百零九章 扑朔迷离

  一阵冷风刮来,欧阳明缩了下脖子。

  只觉得浑身冰冷,一股寒气从骨髓中透出,从身体各个毛孔透出,他摇了下头,回答道:“不知道,但也不用太过担心,天塌不下来,就算塌下来也有个儿高的顶着。”

  现在,欧阳明不过灵者高阶。

  这种存在了数万年,连尊者巅峰都难以解决的大劫,他怎么解决得了?

  多大的肚子吃多少饭,多大能力做多大的事儿,这句话放在哪里都不会错,要是欧阳明现在撸起袖子说不用担心,一切有我,那才是不自量力,不知道天高地厚。

  欧阳明虽有傲骨,却不是个傻子,相反他很精明,且心细如尘,自然不会说出这种话。当然,面对大劫,他还是会认真准备,做到力所能及。

  古塔外面,多臂金刚站在黑河边上,身上气息狂暴无比,隐隐有种暴走的迹象。

  他不得不担心,自从欧阳明进入这破旧的古塔开始,在他精神世界中与欧阳明缔结的契约,就像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阻隔了一样。无论他在精神世界中如何呼唤,欧阳明都没有答复,而且当他将精神力量探过去之后,这古塔之上,竟荡起一缕肉眼可见的涟漪,将多臂金刚探出的精神力量全都吸收。

  他一脸阴沉,看向大竹鼠,声音冰冷无比:“怎么回事,为何主人一进入古塔中,就连气息我都感受不到了?”

  大竹鼠静坐在大钟之下,双眼睁开,露出一抹看破世事的沧桑,低声道:“别急,时候不到,就算心急,也没有作用,该出来的时候自然会出来。”

  这一番说辞让多臂金刚一阵牙痒痒,他身上狂暴的气息四散而开,闷吼一声,身上气机鼓动,就如梅雨时节的细雨一般,连绵不绝,拳头之上闪烁着乌光,一道与他如出一辙的古猿虚影就如从远古降临,气息悠远。

  至见他右臂鼓起,霍然,就如怒龙卷江水一样,对着破旧古塔一拳轰了出去。

  气劲轰鸣,前方数十丈之内的灵气全都炸开,凭空凝结无数细小气旋。但刚刚靠近古塔的刹那,古塔之上幽光一闪,一阵古怪的冷风吹来,这威风凛凛的一拳,瞬间消散,就连一点波纹都未荡起,多臂金刚眼中怒意更甚。

  可就在这个时候,这古塔之上竟然闪过两道光点,光芒昏黄,极为显然。

  大竹鼠轻笑道:“道友无需担忧,他们已经进入古塔的第二层。”

  多臂金刚一怔,这才将身上气劲全都散去,身后的古猿虚影也淡了下去。

  而小竹鼠在大竹鼠身边叽叽喳喳叫个不停,大竹鼠也不嫌烦,静静听着,不时向黑河之中扔块石子,意境洒脱自在。

  古塔闪过一次光点以后,就像上瘾了一样,不停闪动。

  每闪动一次,也就代表欧阳明与大黄正处与那个位置。

  “第三层、第四层……”直至第七层,这度才缓了下来。

  多臂金刚心中的担忧也烟消云散了,时而眺望远方,时而又将目光移回古塔之上,心情好极了。但此时,在古塔之中的欧阳明,心情却很不好,心里乱极了,他本以为在这古塔之中可寻到些蛛丝马迹,能让自己以点推面,了解一些更为实质的东西。

  可幅壁画已经看了七幅,每一层都有一幅,可欧阳明却连一点头绪都未理清,反而如一堆乱麻一样,越理越乱。

  欧阳明吐出一口浊气,顺着黄的楼道口,上了第八层。

  但是这一幅,却让欧阳明脸色大变,呼吸急促。

  因为这壁画,画的俨然是死亡森林之外的回剑峰,山峰如一柄出窍染血的长剑,锋利无比,直插云霄。可此时的回剑峰四周竟是一个小村落,只有四五十户人家,炊烟袅袅,小河潺潺。

  欧阳明心念一动,便已进入画中世界。

  远远地,他看见一位老人从远处走来,这老人胡须花白,衣衫破旧,风尘仆仆,身后背着剑匣,方方正正,不大不小,随着他的步子一晃一晃,剑匣外面包裹着一层破布,随风里,轻轻荡在身后。

  一个六七岁的孩童右手拿着一片围成弧形的树叶,树叶里面滩着水,一条小金鱼在水里游动。孩童目光纯洁得让人心颤,看到老人,眼底虽然有一丝害怕,但更多的却是好奇,没有思考,迈着欢快的步子,主动走了过去。

  笑着问道:“老爷爷,你来这儿做什么啊?”

  老人半蹲下身子,笑容和蔼,摸了一下孩童的脑袋,轻声道:“路过的,这里是什么地方?”

  孩子思考了一下,朴实无比,回答道:“这是小河村!”

  随后眼珠一转,看向老人身后的剑匣,伸手指了指,说:“这里面装的是什么?”

  “一柄宝剑!”老人声音温和,带着一股孩童感受不到的沧桑。

  “哇,真的?我还没见过宝剑呢!”孩子惊呼一声,眼底全是雀跃。

  背着剑匣的老人提了提肩上的丝带,剑匣也随之向上移动了两寸,笑着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“徐傲然!”孩童依然目不转睛地盯着剑匣。

  “名字很好。”老人赞叹了一句。

  一老一少相顾无言,过了半晌,徐傲然轻咬下唇,眼底露出不舍之色:“喏,这个给你,能给我看一下宝剑吗?”他把手中围成弧形的树叶递了过去,树叶中有一条金鱼。

  “一条金鱼?”老人皱了下眉。

  “不!”徐傲然故作老成,摇了摇头:“这是我的童年。”话音落,徐傲然一脸傲然。

  心湖已经千年未见波澜的老人怔了片刻,点头说了句好,伸手接过金鱼。

  不见他任何动作,身后剑匣翻滚而起,把上面的破布撕裂开来,紧接着,一道青光射出,三尺青峰低鸣一声,剑气浩荡九千里,留存世间三百年。

  老人手臂微抬,曲指一点,长剑向外一掠,巨响轰鸣。只见不远处锋锐如剑,镶嵌入云层之中的回剑峰,不知被这剑气掠到了哪里。

  “想学吗?”老人笑了笑,一脸得意。

  “想!”徐傲然点了点头,画面再次消散,欧阳明也从混混沌沌的状态中缓过神来。

  “不对啊,传说中回剑峰不是由天外飞来的巨剑化成的吗?”欧阳明嘴中喃喃自语,眼中越来越迷惑。

  大黄担忧地看了他一眼,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,道:“小明子,你没事吧?”

  欧阳明摇了摇头,打定主意,等这次回去之后,一定得到回剑峰周围看看,至于能不能找到线索又是另说。

  同时也把小河村与徐傲然这两个极为关键的信息记在了心底。

  过了片刻,他一步踏出迈入细致入微、天人合一的境界之中,把这一层每种东西都观察了数次之后,又在脑中回忆了片刻,确定没有任何遗漏之后,抬步走上第九层。

  蓦然间,欧阳明感觉眼前一亮,随即,一幅从未见过的画面出现在他眼前。

  无数身着黑衣的人出现在他一个祭坛前面,眼神真挚,手中拿着祭品。在祭坛中央,竟用一块青石雕刻出一条千丈长的青龙,这青龙栩栩如生,头顶长着一对黑气犄角,隐有黑芒流转,瞪着一双血色眸子,做了一个腾空欲飞的动作,而下方的黑衣人则一脸疯狂,目中露出崇拜,纷纷跪倒在地上。

  欧阳明从画面中缓过神来,低声道:“龙?但为什么需要祭祀?”他只觉得所有的一切都扑朔迷离,脑子里连一点头绪都找不到。

  大黄也睁开眼睛,咧了咧嘴。

  在最后一层古塔中寻找了一会,刚刚转过一个拐角,一张图出现在欧阳明视线之中。

  这张图有些残破,气息竟然比古塔还有沧桑悠远许多,欧阳明细细打量,竟然在图中找到了回剑峰,而且这图中还用血色标着地名,就像在地图最中间位置画着一朵荷花。在旁边标着荷花殿,还有距血色殿不远处画着的一条青龙,标着龙神庙。

  欧阳明皱了下英气的眉毛,心里暗道,这些地方究竟在哪里?

  没有犹豫,潜心记忆,将地图记在心里,确定不会遗忘之后,灵力鼓动,抬手将这张地图尽数毁去,没有留下丝毫痕迹。

  此时,他的心中极为混乱,心里暗道,回剑峰、徐傲然与那个老人到底有什么联系,而这张地图又是哪里的地图?仅仅从画面来看,这图上所描述的场景极为悠远,并且无比祥和,灵气浓郁。

  从其描述的场景与死亡森林简直就是背道而驰。

  就如同光明与黑暗,相互对立。

  欧阳明心中念头纷纷杂杂,始终想不明白。

  半响之后,他吐出一口浊气,摇头道:“不想了,以后总会搞清楚的。现在所了解的东西不过是冰山一角,想要借助这个点把整座冰山的样子还原,简直就是痴人说梦。”

  但欧阳明心中隐隐觉得,塔中的壁画、这幅地图,以及死亡森林都与万年一次的大劫有莫大的关联。而且,见到地图之后,他们心神之中的那种召唤感也就神秘的消失了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tongtianxianlu/854749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