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通天仙路 > 第九百一十一章 惊雷

第九百一十一章 惊雷

  冷风吹来,撩起欧阳明的白衣。

  他双目一凝,长枪凌空刺出,先刺出石锥,刺穿独角犀牛的毛皮,再刺穿它的心脏。灵力在它心脏之中,猛烈地爆,不过瞬息,这头凶兽的心脏,甚至是五脏六腑瞬间化为粉末。

  石锥之中,独角犀牛眼中的凶光敛去,再无一点声息。

  而这些石锥也从犀牛身上掉落,欧阳明轻笑一声,袖中滑出短刀,直接将犀牛的头颅刺穿,取出一枚血精,一股透人的馨香回荡而开。

  “鲜血这么臭,这血晶味道却这么好闻,这林子之中的凶兽真是矛盾。”他摇了摇头,把血晶收入空间袋之中。

  大黄走了出来,晃了一下尾巴,眼珠一转,笑意盈盈道:“小明子,现在可以回去了吧,我都呆腻了。”

  多臂金刚静静跟在他的身后,也把耳朵竖起,等待着欧阳明的回答。

  欧阳明讶然失笑,沉声道:“再逛一圈,巅峰凶兽的血精多多益善的好,而且外围的巅峰凶兽才被宰了一只,还有一只呢!”现在欧阳明的目光已经很刁钻了,除了巅峰血晶与高阶变异血晶他都看不上眼。这要是让汇寻城中的散修知道,恐怕连将他煮了吃掉的心思都有了,下锅前,还得问一句,你眼光这么高,真不怕天打雷劈?

  只是,拥有抗雷套装的欧阳明,对于这天雷轰顶的灾难,还真的没有几分惧意呢。

  一人两兽优哉游哉,如闲庭散步。

  就如同这危险莫名的死亡森林,就是自家的后花园一样。

  十日之后,欧阳明等终于是满载收获地走出了死亡森林。

  开春了,万物复苏,天蓝草绿。

  到处都是翠绿的嫩芽,微风轻拂,小草齐齐弯腰。

  欧阳明深吸一口空气,一脸惬意,手指从水悬碑上轻掠而过,那一缕湿寒之意顿时涌进他的指尖之中,他轻笑一声,大步朝天外阁走去。

  ※※※※

  东临城,腾家祖宅,位置优越,足足覆盖了十里范围。

  其中楼台阁楼林立,尤其是被雾气环绕之时,阁楼若隐若现,雾气飘荡,就如同仙境一般美轮美奂。若是细看,还可看到,在一些极为隐秘的角落,竟然散着一些白色粉末,竟然都是被碾碎成粉的灵石,这让腾家祖宅之内的灵气充裕到一个难以形容的地步。

  而在这别院后方,小湖之上的坚冰已经完全融化,小荷才露尖尖角,早有蜻蜓立上头。

  湖边有一间阁楼,阁楼看似普通,但在整个腾家都很少能够进入其中。

  这阁楼中点了一圈红烛,一缕缕黑烟从烛心冒出,在接触屋顶的刹那,就瞬间消散。

  在这楼阁正中间,一根黑柱顶起阁楼,柱子之上的黑龙依然眼眸紧闭。

  由上往下,点燃了许多盏魂灯,火焰不是昏黄的颜色,而是绿色的,就如同坟地中燃烧的鬼火一样。而在这柱子顶部,有两盏魂灯明亮无比,竟比所有魂灯加起来还要明亮许多,这是腾东临、腾兴文腾家两位巅峰灵者的魂灯。

  忽然,屋外铅云低垂,电走龙蛇。

  晴朗的天空,一下就暗了下来,一种风雨欲来之势。

  房门前打盹的老者眼睛睁开,低声道:“奇怪,之前还晴空万里,怎么一下就变天了?”摇了摇头,继续打盹。

  没过多久,豆打的雨点从空中落下,在天地之间形成一帘雨幕。

  天地昏暗,无数楼台处在烟雨之中。

  大雨似没有间歇一般,又密又急,让房门前盘膝而坐的老人心烦意乱,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  就在这个时候,一阵冷风吹来,让黑袍老者浑身冰冷,就像是掉入了冰窟之中,被这冷风一吹,柱子最顶端的一盏魂灯突然熄灭了,房中顿时一暗,因为这盏魂灯,是腾东临的。

  黑袍老人只觉得天旋地转,整个世界都只剩下黑白两色。

  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力气,身子一软,竟然瘫倒在地,过了半晌,脸色泛苦,自言自语道:“家主灵者巅峰修为,怎么会出事,这不可能,这不可能啊?”他如魔怔了一样,不停开口,怎么都不愿相信,腾家在东临城极为霸道,不然也不会为了一块问心镜就偷袭薛家,让薛家近乎灭族。

  而一旦腾东临陨落这消息传出,可想而知,腾家会有怎样的下场。

  树大招风,树倒风更大,特别是这种嚣张跋扈又掌握了许多资源的世家。

  许多人都在暗中看着呢,一旦有机会,一定会来啃上一口。

  过了一盏茶功夫,腾远眼里又恢复了一点神采。

  他心里知道,现在他不能乱,一乱就真的完了,现在需要做的,是将这个消息压下去,然后找到腾兴文,让他来主持大局,他将阁楼门关好,冒着漂泊大雨,来到一个布局优雅的院落之前。

  走入其中,重重敲了敲门,又快又急:“瀚义长老可在?”腾瀚义是腾家的内阁长老,灵者高阶修为,做事谨慎,一丝不苟,在内阁所有长老之中名声极好。

  很快,门嘎吱一声打开了。

  腾瀚义显然刚从入静中退乐出来,一见他这种模样,脸色大变,一把将腾远拉了进来。

  将精神力量散出,细细探查一圈,见所有的一切都没有异样之后,这才压低声音问道:“远老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  藤远脸色一白,声音嘶哑干涩:“就在刚刚,家主的魂灯熄灭了!”

  “什么?”瀚义只觉得脑中轰地一声,一下炸开,身子一个踉跄,瘫坐在椅子上。

  腾远一把将他扶住,低声道:“阁老,如今已到了腾家生死存亡之际,你得挺住啊!”

  腾瀚义调整了一下气机,强行稳了稳神,站起身后,闷声问:“现在这个消息现在有几人知道?”说话的同时,手指有规律地敲着椅背,眼中隐有杀机弥漫。

  “只有你我?”腾远没有思索,立刻回答,见到腾瀚义之后,他就像又找到了主心骨一样。

  “嗯?”腾瀚义沉吟稍许,低声道:“走,带我去看看。”

  阁楼中,魂灯灯芯不时炸开,出滋滋的声音。

  腾瀚义思考了片刻,沉声道:“这消息一定不能传出去,先派个可靠的人出去打探消息,将事情的前因后果了解清楚,同时也得将兴文大哥找回来主持大局。”还有一句话他没有说出来,族中没有灵者巅峰高手,他始终心有不安。

  腾远点了点头,两人的想法不谋而合。

  但现在,问题又来了,得找谁才算靠谱,才不会把这个消息传出去。

  屋子之中顿时静了下来,两人都看着那一盏魂灯怔怔出神。

  窗外是遮天蔽日的雨幕,越来越大,没有丝毫放缓的意思,似乎想要将这尘世间的污垢冲个干干净净,而屋内,全都是绿色的火焰,寒意森然。

  忽然,一声惊雷重重敲打在两人心上,而此时,这柱子最顶端的另外一盏魂灯也熄灭了!

  这一幕,落到两人眼中就如同天塌了一样,若剩下一位巅峰灵者,腾家只需要收缩下势力范围,将土地商铺让一些出去,这些年吃进去的东西吐出来一点,就有机会渡过这次劫难,但若是两位灵者全都陨落,只要消息传出,腾家必定会家破人亡。

  毕竟,这些年腾家得罪的人太多了,单单一个薛衍,就可杀得腾家丢盔弃甲。

  更不要说还有其余虎视眈眈的修炼者……

  两人都足足愣了十来息,脑中连一点思绪都没有了。

  缓过神后,两人对视一眼,心里只剩下一个想法,那就是腾家完了,彻底完了。

  腾远面色泛苦,声音就像两块有裂痕的铜片碰在一起,悠悠响了起来:“瀚义长老,现在……现在该怎么办?这腾家的千年基业要是……要是败在我们手中,我们就是腾家的罪人啊!”

  腾瀚义也彻底慌了神,那里能想到什么好办法?

  腾家家族,以及一位灵者巅峰的灵者陨落,这无异于将整个腾家都推向深渊之中。

  大雨磅礴,惊雷炸响,将整个东临城都笼罩其中。

  两人只觉得浑身冰冷,身上连一点温度都没有,看着窗外,就这么枯坐了一夜。

  第二天大雨停了,天朗气清,惠风和畅,阳光格外迷人,但腾瀚义却像秋天被霜打过的茄子,萎靡不振。

  腾远与腾瀚义对视一眼都看到各自眼底的苦涩。

  呼出一口寒气,腾远叹了口气,道:“这一次,或许是我腾家做错了,若不是暗中偷袭薛家,动灭族之战,也不会走到这个境地。”他心里极为后悔,心里暗道,当初怎么不劝劝家主呢!

  腾瀚义摆了摆手:“现在说这些已经太晚了,先想想怎么善后吧!”

  两人在密室中商量了半日,最后决定,先,得将腾家两位灵者巅峰陨落的消息瞒住,至于能隐瞒多久,就得听天由命了。

  同时,趁这个时间,将家族中有天赋的弟子送走,物品抽贵重的带,空间袋装不下的,宁愿毁了,也不能便宜别人,至于腾家外系,以及那些老弱妇孺,就用来吸引目光,这就当壮士断腕,薛家泄愤以后,也不会那么快追来了吧?

  决定之后,两人以雷霆手段施行下去。

  整个腾家都笼罩在阴霾之中……
  浏览阅读地址:/tongtianxianlu/855895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