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通天仙路 > 第九百一十二章 厚礼

第九百一十二章 厚礼

  然而,腾家众人并不知晓,此时,那致使腾家遭逢巨变的始作俑者,正优哉游哉,一脸惬意地朝吴家走去。

  死亡森林中的危机对欧阳明而言,并不足以致命。但是,没有人想要生活在那种昏黑阴暗之处。所以,当欧阳明昂挺胸,离开了死亡森林之时,心情也是如同阳光般的明媚开朗。

  重新回到人族聚集的城市之中,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,他的眼眸中充满了欢喜。

  凝目望去,那街道纵横交错,就像是一张铺开的大网,向各个方向蔓延。

  街道宽阔、人流涌动、微风撩人,阳光映照下,城内充满了生机与活力,说不尽的迷人。

  街道上,欧阳明沉吟了一会,心中暗道,将腾家两位巅峰灵者灭杀,送了薛家这么一份大礼,提出看一看问心境,这个要求,应该不过分吧?

  薛家因为这一件从大墟中带出的宝物差一点被灭族,他不得不慎重考虑。毕竟,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,他对薛家也有好感,他不想因为这件儿,让这香火情淡去。

  当然,修为到了他这等地步,问心镜对他虽然也有很大作用,但却绝非必须之物了。之所以想要瞅上一眼,那是因为此物乃是从大墟中所得,才会让他泛起巨大的好奇心。

  很快,欧阳明已走到吴家大宅前。

  一位身着灰衣的世家弟子,挥了挥衣袖,一脸谄媚地迎了上来,笑着道:“瑜大哥回来了?”

  欧阳明心中腹诽,这不是明摆着的嘛,却依然笑着回了一声。

  这穿着灰衣的弟子一脸兴奋,差点一蹦三丈高,心中感慨不已,暗叹,我要是说出去,我跟在狩猎大会之上凭借一己之力,压制尊者世家的瑜天睿说过话,那些个哥们还不羡慕死!他吸了口气,觉得自己已经有了吹嘘的资本,脊梁都挺直了几分,眼睛一抿,眉毛一挑,似想要他多说两句。

  欧阳明脸色古怪无比,含笑点头之后,走了进去。

  来到吴萧荒的书房之前,轻轻敲了敲门,道:“两位前辈在吗?”他了解这两位巅峰灵者的习惯,一般在这个时候,薛衍与吴萧荒都会在书房中喝茶。

  很快,这由黄花木作成雕刻着雕花的木门打开了,是薛衍打开的。

  见到欧阳明,他脸上露出惊喜之色,挽起欧阳明的手就进了门,泡了一杯自己平时舍不得喝雪水茶,轻声问道:“天睿兄弟,这一趟出去,可有什么收获?”

  欧阳明知道他问的收获是什么,点了点头:“运气不错,已经完成了。”

  薛衍与吴萧荒同时吸了口凉气,试探地问了一句:“那巅峰灵兽……都被猎杀了?”

  “幸不辱命。”欧阳明举起茶盏,喝了一口雪水茶,只觉得这一趟出去的疲惫之感就被这茶水冲散了一样,眼睛眯了一会之后,斜靠着椅子道:“不但如此,我还有一份厚礼送予薛前辈。”他眼睛睁开,眼底带着一抹若有似无的深意。

  薛衍见到欧阳明这幅表情,心里的好奇心已经完全被勾了起来。

  轻“咦”一声,道:“不知天睿兄弟所说的厚礼是什么?”吴萧荒看似不在意,却也把耳朵竖了起来,他可知道,瑜天睿眼光之高,很难用话语形容。

  “我在死亡森林之中被腾家两位巅峰灵者出手偷袭……”他故意停了一下,抿了一口雪水茶。

  薛衍与吴萧荒交换了一个眼神,心里隐隐有种猜测,但这念头刚刚从脑子里冒出,就被无情碾碎,心中暗道,这不可能,这可是两位灵者巅峰,而且腾东临还比一般的灵者巅峰强了不少,天睿兄弟就算阵法修为再高,也不可能击杀两位灵者巅峰,莫非是利用阵法将其困住了?这念头一起,心里便已经笃定,眼眸之中的目光已经明亮了几分,若是这样,这份厚礼可就真的太厚了。

  欧阳明可不明白这两人心里的想法……

  手指摩挲着茶杯,没有再卖关子,接着说道:“但他二人却没有成功,自身尸骨反而长埋死亡森林,不知这算不算厚礼?”欧阳明似笑非笑,看向薛衍。

  这声音平平淡淡,但听到两人耳中却如平地惊雷,在精神世界中掀起的一阵无形的浪涛,久久不能平息。

  尤其是薛衍,他瞳孔收缩,全身上下每一块血肉都颤抖起来。

  脸上一脸紧张,心情复杂,有欣喜,还有解脱,又盯着欧阳明问了一遍:“天睿兄弟,这……这可是真的?”心中竟有一种患得患失之感,若真是这样,这份厚礼对薛家来说,就真的太厚了。

  欧阳明眸光深邃,直视他的眼睛:“当然是真的。”

  薛衍一脸激动,眼眸之中血色一闪而逝,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身子一弯,向欧阳明重重一拜,正色道:“天睿兄弟,日后若有什么吩咐,薛家万死不辞。”

  “好!”欧阳明微微颔,他做这么多,等的就是这句话。

  拱了拱手,便告辞向外走去,他知道,在得到这个消息之后,薛衍与吴萧荒,一定还有很多话要商谈,他心思玲珑,自然不会做这种煞风景的事儿。

  欧阳明走后,这两位在整个汇寻城中都属于顶尖战力的老人沉默了一会。

  半天之后,吴萧荒把窗户打开,眺望远处,沉声道:“不知天睿兄弟有什么要求,他不说出来,我心里,就始终有些不安,这天底下,没有无缘无故的好,也没有无缘无故的坏。”

  薛衍并不占通,摇着头道:“吴兄不要担心,天睿兄弟心里装着一把尺子,做事进退有度,若有意对吴家不利,恐怕谁也阻挡不了。”

  吴萧荒没有回答,看着湛蓝的天空,柔柔的云朵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  半响之后,将目光收了回来,看向薛衍,道:“薛兄,不知对腾家,你想怎么做?”

  薛衍眼中血芒大盛,杀机凛然,一字一顿,道:“血债血偿!”

  ※※※※

  从书房出来之后,欧阳明沉吟稍许,一拍空间袋,只见腰间光芒一闪,落下时,一枚晶莹剔透的血晶已被捏握在手中,这血晶红得让人心颤,一股巅峰凶兽的威压四散而开,他眼中露出一抹精光,朝着天外阁的方向走去。

  微风习习,撩起欧阳明的衣衫。

  他心中所有的纷杂都散尽了一样,享受这片刻的安宁。

  就在这时,一声如清泉流响般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瑜大哥,你回来了?”

  薛萱乐,正拉着吴徐宁逛街,看到欧阳明,眼中的喜色怎么都掩饰不住,就如一朵最绚丽多姿的红花从远处奔来。面容千娇百媚,本来她想说,瑜大哥,你什么时候请我吃饭,但目光撇过吴徐宁,就把这句话咽了下去,她可不想被吴徐宁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,就算是她一厢情愿,能有这么一次,也就够了。

  “刚刚回来,在城中刚刚转了一会,就遇到你们了。”欧阳明摊了摊手,笑着回答。

  吴徐宁跟在薛萱乐身后,一脸惊讶地说:“瑜大哥,你突破了?”欧阳明微微一愣,这才想起来,自己从薛家出来,一直思考古塔、大劫、天外阁,还有些乱七八糟的事儿,竟然忘记隐藏修为了。

  索性不再隐瞒,轻轻点头,道:“突破至灵者高阶了……”

  这声音平淡安闲,在薛萱乐与吴徐宁耳畔回荡而开。

  薛萱乐脸色一喜,一袭红衣,绚烂无比,偏着脑袋笑道:“恭喜瑜大哥,这么年轻的高阶灵者,以后说不定有机会突破至尊者呢!”她一脸憧憬,就像是她有机会成为尊者一样,眼中全是最诚挚的祝福。

  见到她这可爱的模样,欧阳明心里一暖。

  吴徐宁也是一脸笑意,但是眼底,在旁人看不到的地方,却藏着一抹淡淡的苦涩。

  薛萱乐的手指不停在小腹前绕圈,犹豫了片刻,还是鼓起勇气问道:“瑜大哥,那凶兽……”她没有说完,但她的意思三人都明白。

  “成了!”欧阳明笑着点头。

  眼底全是感慨,作为一名有抱负的锻造大师,欧阳明对珍贵的炼器材料有着旁人难以了解的执着,而且这一次还能自由挑选,天外阁的底蕴有多深?这点,恐怕无人知晓,但毫无疑问,这必然是灵界的巨无霸之一。

  “耶!”薛萱乐笑得更开心了,摆出一个胜利的手势。

  而吴徐宁眼底的苦涩更浓了几分……

  三人同时向前走去,忽然,一阵悦耳的二胡声传到众人耳中。

  这旋律欧阳明很熟悉,正是映月,旋律平缓,如山泉敲打青石,如安静的山林中黄莺轻啼,似可洗涤心灵,让心中所沾染的尘埃散尽。

  “很好听的曲子!”薛萱乐夸奖了一句!

  映月弹完了,这位身穿麻衣的老人把二胡收了起来,他双目无神,无比浑浊,脸上全是细密的皱纹,腿还有点瘸。老人吸了一口烟,露出一口黄牙,又从身后的包裹中取出一张麻布,手脚麻溜地挂了在一根竹竿之上,随风轻舞。

  上面写着:“天干地支量相随,用与历法算轮回,年月日时均如此,自古到今一脉随。”

  顿时,旁边围观的人一下散去了大半,这种伎俩他们见多了。

  老人也不在意,浑厚的声音回荡而开:“金口玉言。”
  浏览阅读地址:/tongtianxianlu/855904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