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通天仙路 > 第九百一十四章 问心镜

第九百一十四章 问心镜

  “薛前辈,您来得正好。”欧阳明笑眯眯地道:“晚辈正好有一件事情想要和你说。”

  薛衍长叹一声,道:“天睿老弟,你是不是想要告诉老夫,你即将要离开汇寻城,从此游历天下了。”

  欧阳明对此并不意外,他带着吴徐宁和薛萱乐前往天外阁,并且当着他们的面说出这番话的时候,就已经知道,他们回去之后的第一件事,肯定就是将此事禀告长辈。

  而薛衍一旦得知这个消息,肯定会有所表示。

  无论是为了稳固与欧阳明之间的联系,还是为了以后与那极有可能存在的庞大宗门打好关系,他都不可能做出不闻不问之事。

  此外,以如今薛家的落魄,还有可能被欧阳明看重的东西,怕是也唯有一件了。

  如果薛衍故作不知,欧阳明也不会勉强,反正此次汇寻城之行,他已经获得了足够巨大的好处。可是,既然薛衍过来了,他也不会故作清高。

  微微点头,欧阳明肃然道:“晚辈既然要游历天下,自然不可能在某个地方长久滞留了。”

  薛衍磕巴了一下嘴巴,只觉得这个理由强大无比,他竟然找不到任何反驳的借口。

  因为在他的心中早已认定了欧阳明的身份,这位肯定是某一个庞大宗门的核心弟子。这样的人物外出游历,自然是胸怀天下,在汇寻城停留如此之久,已经算得上是一个异数了。

  虽然薛衍巴不得将欧阳明永远留下,甚至于是随着他前往东临城坐镇。

  但他却知道,如果自己真的这么做,只怕是祸非福。

  人家宗门千辛万苦培养的核心弟子,竟然被你勾引的蜗居在一个小地方,以那些超级势力的德行,又岂能善罢甘休。

  那时候前来对付薛家的,就不会是巅峰灵者,而很有可能是更加强大的尊者了。

  薛衍抿着嘴巴,心中不断挣扎着。

  欧阳明也没有催促,只是在一旁沉默地看着他,但就是如此,却给他带来了足够巨大的压力。

  在欧阳明那咄咄逼人的眼神之下,薛衍终于是狠狠地一咬牙,心中打定了主意。他突然抬头,取出一个空间袋,道:“天睿兄弟,我们薛家和腾家一直在东临城,虽然时而有着一些争执,但却一直都是相安无事。”他顿了顿,继续道:“你可知道,他们为何突然袭击,想要灭我薛家满门?”

  欧阳明毫不犹豫地摇头,道:“在下远道而来,并不知道你们两家的恩怨。”

  他虽然心知肚明,但嘴巴上无论如何都是不肯承认的。

  薛衍嘿然一笑,道:“其实很简单,因为我们薛家得到了一件宝物,所以惹得他们心生贪念罢了。”他长叹道:“无妄之灾,这可真是无妄之灾啊!”在他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悲戚之色,分明就是想到了因此而死亡的那些家人。

  欧阳明轻咳一声,道:“前辈……节哀。”

  看到欧阳明脸上没有一丝动容,薛衍突地笑道:“天睿兄弟,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这件宝物了?”

  欧阳明微怔,他并没有露出丝毫破绽,但薛衍这等人物何其了得,哪怕仅有一丝蛛丝马迹,也很难瞒得过他的眼睛。

  在这一瞬间,就连欧阳明自己也没有拿定主意,究竟是坦言相告,还是打死不认。

  然而,就是他这短短片刻间的耽搁,就已经让薛衍看出了虚实。

  这位薛家老者摇着头,发出了一道长长的叹息声,道:“天睿兄弟,我明白了。”

  他一伸手,从空间袋中掏出了一面镜子。

  这镜子并不大,仅有巴掌大小,镜子周围有着式样古朴的木头雕刻,那上面雕琢着一只不知名的怪兽。虽然谁都知道,这是一头死物,但是当人的目光凝视其上的时候,却会不由自主地泛起了一丝毛骨悚然的感觉。

  似乎这怪兽随时都会复活过来,并且向自己发动最为凌厉的攻击。

  欧阳明倒抽了一口凉气,虽然仅仅瞥了一眼,但他却已经隐隐的感受到了这面镜子的不平凡。

  抬头,深深地看了眼薛衍,欧阳明终于有些明白,为何拥有两位巅峰灵者的腾家,会如此不顾一切地袭击薛衍家族了。

  按理来说,双方既然同在一城,并且都有巅峰灵者坐镇,那么纵然实力有着高低强弱,但也绝不会相差太远。若是双方翻脸,薛家固然没有多大的胜算,但腾家想要攻击薛家,也必然会付出巨大代价,甚至于会元气大伤,反被其他人趁虚而入。

  可是,腾家纵然知道如此,却依旧是毫不犹豫地做了。

  如今,在见到这面镜子的那一刻,欧阳明立即明白,腾家为了此宝,究竟下了多大的决心。

  宝物无罪,但是怀璧其罪啊……

  薛衍的目光紧紧锁定了镜子,仿佛是自言自语地道:“这是老夫从大墟中九死一生才得到的一件宝物,它……叫问心镜。”说着,他抬起了头,道:“老夫原本以为,有了此宝之后,虽然未必能够帮助老夫成为尊者,但却可以让我们薛家的整体实力更上一层楼。”

  欧阳明缓缓点头,这面问心镜如果真的如同腾家人所言,有着克制心魔的作用。那么在平时的修炼之时,可以起到巨大的难以想象的作用。

  让腾家的实力整体提升,绝不是什么奢望。只要规划得当,或许在短短数年之后,腾家就会有第二个,甚至于是第三个巅峰灵者出现了。当然,巅峰灵者再强大依旧是灵者,还是无法与尊者相提并论的。

  薛衍将镜子直接递了过去,欧阳明微怔,下意识地接在了手中。

  他犹豫了一下,将一丝灵力送入镜子之内。

  下一刻,一股奇异的光芒从问心镜中释放了出来,整片镜面上顿时都是这股让人心动神摇的光芒。

  欧阳明的眼睛微微眯着,他朝着镜子看去。此刻,在镜子内果然出现了一个人影,那身影正是他本人,无论他如何移动镜子,里面的人影都会如实的将他的动作反映出来。

  不过,仅仅是片刻之后,欧阳明的脸色就不由得微微发白了。

  因为他看到了,那境内人影虽然在不断地做着同样的动作,但是他的动作却是逐渐变得缓慢了下来。

  就仿佛这双方所流逝的时间并不一样,而且,那境内的人影动作蕴含着某种无法解释的韵味,当欧阳明凝神观察之时,竟然有着一种灵魂都要被吸入的恐怖感觉。

  身体微微一颤,欧阳明连忙收敛心神,将精神意念从镜子中收了回来。

  他虽然没有摸透此物的用途,但哪怕用脚趾头去想,也知道此物必然是非同小可。

  薛衍呵呵一笑,道:“老夫从大墟获得此物之时,曾经捡到一份说明,似乎是说这问心镜可以克制心魔,在修炼之时,让人事半功倍。但是,老夫佩戴此物已经有过一段时间,却发现此物似乎别有妙用。”

  欧阳明心中微动,问道:“什么用途?”

  “不确定。”薛衍毫不犹豫地道:“老夫感觉到此物的诡异和强大,所以不敢仔细研究。”他看着欧阳明手中镜子,脸上一片遗憾之色,道:“薛家如今落魄至此,都是老夫的责任。哎,老夫必须要留下有用之躯,让薛家重新崛起,如此才不负众多弟子的信任和……牺牲。”

  欧阳明微微点头,道:“正当如此。”

  这面镜子透着无穷的诡异,若是想要研究其中奥妙,肯定需要加大投入,甚至于是有着不可知的危险。

  薛衍是薛家仅存的希望,他自然不敢做这等冒然之事了。

  薛衍突然抬头,正色道:“天睿兄弟,老夫想要将此物送给你。”

  “哦,什么?”欧阳明一愣,不解的问道。

  他对问心镜虽然很感兴趣,但却绝对不会动手掠夺的。

  这是他做人的底线,一条不能碰触的道德底线。

  然而,薛衍却是长叹一声,道:“天睿兄弟,我们薛家因为此物,已经遭到了一场灭顶之灾。嘿嘿,老夫敢说,一旦将此物的秘密挖掘出来,就连尊者都会心动。”他深深地看了眼欧阳明,道:“你说,我们薛家保存此物,究竟是福,还是祸呢?”

  欧阳明的脸色微变,道:“前辈,你以为……我有资格保管此物么?”

  薛衍大笑道:“你虽然年轻,但修为之高,却是深不可测。呵呵,一个中阶……不,高阶灵者,竟然能够屡次斩杀巅峰灵兽,这绝不是偶然吧。”他顿了顿,道:“老夫相信,在你的身边,肯定有着足以保护此物的强大存在。”

  欧阳明嘴角微微一撇,他自然明白对方的意思。

  薛衍说的是,那莫须有的宗门派出来保护自己强者。但事实上,他身边确实有着一位比大多数尊者都要强大的人物,暴怒金刚。

  但是,这金刚可不是什么宗门馈赠或者专门保护自己的保镖啊。

  薛衍肃然道:“天睿兄弟,现在也唯有将此物交给你,老夫才能够摆脱此物所带来的厄运。”他后退一步,目光在问心镜上最后扫了一眼。在这一眼中,有着太多难以割舍的东西。

  但是,就在下一刻,他却是立即收回了目光,朗声道:“天睿兄弟,我会派人宣扬出去,问心镜已经送给你了。得罪之处,还请见谅。”

  说吧,他向着欧阳明深深地一躬到地,随后,毫不犹豫地转身,就这样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tongtianxianlu/857050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