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通天仙路 > 第九百二十二章 援手

第九百二十二章 援手

  天气晴朗,微风撩人,天气罕见的好。

  微风吹起大黄毛发,他抬头远眺,忽然,一座被黄沙弥漫的山峰出现在他视线之中,这是元屠山。

  大黄嘴巴一咧,尖牙看起来极为锋利,轻声道:“小明子,你看那儿怎么这么奇怪,全都是黄沙,其余地方都不像那样。”

  欧阳明没有答话,念头一动,将精神力量探了过去。

  脸上立即露出疑惑之色,心中暗道,这种布置阵法的手法,怎么这么熟悉,细细感知以后,脸上立即露出恍悟之色,往生极乐?与自己所学的相互比对以后,立刻就确定了。

  想到往生极乐,他自然想起了邱成旺,这个被炼制成为傀儡的尊者。

  思忖稍许,暗中向三兽使了一个眼色,三兽立刻立即隐藏在了暗中,经过这么多次的实践,三兽隐藏行踪的手段愈发高明了。

  欧阳明没有犹豫,身形一动,步法极为高妙,向着元屠山疾驰而去。

  很快,倌玥一行人立即出现在他感知之中,包括青珠兽也是如此。他摸了摸下巴,心中暗道,原来是在猎杀灵兽,不过这头灵兽还懂得藏拙,强行用灵力将伤口震裂,就连那剧毒,也都是用灵力与一种特殊的物质混合伪装而成的,还是真是有趣,看来,这两人要吃苦头了。

  虽然这两人所使用的以“消耗”为主策略没有错,但他们却没想到,一开始就进入这头灵兽的圈套之中,果然没过多久,这灵兽的实力就完全发挥出来,将两人卷入气机之中,让这二人没法脱身。

  要不要现在出手救他们?欧阳明思考了片刻,就把这个念头按了下去。

  他心里知道,这送人情也是有讲究的,这时候根本还未到生死存亡之际,就算救了,他们虽然当时会念你的好,但是过了,不用多久就会忘了,只有到最危急关头,让这头青珠兽在他们心中留下心里阴影之时,才是他出手的最佳时机。

  当然,若是平时,欧阳明定然不会这么做。

  但在阵法中与灵兽激斗的这两人,其中定有一个是往生极乐弟子,这就耐人寻味了。

  要知道,往生极乐的尊者邱成旺就是因为他而死的,而且还被炼制成了一具傀儡,这对于一个绝强的宗门来说,简直就是偌大的耻辱。所以欧阳明必须得将各自的“感情根基”打牢了,而现在就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,只要留下好的印象,他无论想知道什么,都事半功倍。

  霍然,凌越牙齿咯噔一咬,手中长剑向着前方一刺,在空气中掠出一朵剑气浪花。这浪花微微泛白,在这生死存亡之际,他顾不得藏私,脸色一狠,眼中血色一闪,一大口精血喷出,化为血雾,将这剑气浪花染红。

  这浪花颜色越来越暗,化作一道三、四丈高浪潮,对着青珠兽汹涌而去。

  越来越快,越来越重,就如海上的浪潮,一浪高过一浪,颇有一种惊涛拍崖之感。

  当这力量达到极致之时,凌越冷喝一声,闷吼道:“断!”顿时,沾染在这两人身上的气机便被这浪潮强行冲断,正当他暗自松了一口气之时,青珠兽眼中凶芒大甚。

  它竟然连续吐出数百道风刃!

  在这狭小的阵法空间之中,竟给人一种铺天盖地、避无可避之感。

  更恐怖的是,这风刃一下化为漩涡,散出无数青色细线,竟比蚕丝还细了百倍,因为细密,速度又快,所有让这青丝变得无比锋锐,这种锋锐就算是灵者中阶都需用尽全力才能挡下。

  这是青珠兽的最强手段——风刃化丝。

  它之所以未躲开这阵法,为的就是在这狭小的空间之中,使出这一招,将这两个可恶的人族斩杀。

  青丝随风轻舞,看起来又柔又顺,却暗藏杀机。

  就像绽放的红玫瑰,虽然美丽妖冶,却全身带刺。

  只见青珠兽对着青丝吹了口青气,顿时,这青丝快速收拢,像蚕茧一样对这两人缠绕而去。

  一股滔天的危机出现在两人心头,让他们身体冰冷,就像掉入九幽寒潭一般,竟连思绪都没有了,只要被这丝线缠绕,定然会化为一堆碎肉,连一点完整的骨头都不可能剩下。两人心中都被绝望填满,心里极为后悔,不该托大,来猎杀受伤的中阶灵兽。

  是时候了!欧阳明见到两人脸上的表情,暗中点了点头。

  他心念微动,身体骨骼一声脆响,肌肉蠕动,身体顿时长高了些许,也略胖了一些,容颜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,哪怕是再熟悉之人看到了,也休想认得出来。

  装模作样地大吼一声,道:“凶兽休要逞凶!”

  同时,双手掐诀,几乎只留下一道残影,大声喝道:“石锥术!”

  只见方圆十丈之内的石块就像被一双无形的大手挤压起来一样,数百个石锥凌空飞起,相互重叠在一起,化作一道扎实石墙,挡在两人身前,在向外一推,对着这青丝一撞而去。

  这是极致的防御与极致的攻击之间的较量,只见这厚重无比的石墙,直接将青丝碾碎,而且,依然未停止,将青柱兽包裹在内。

  欧阳明心里是这样想的,既然要留下好的印象。

  那不如彻底一点儿,将这头中阶灵兽也一并送给他们两人,所以才用石块将灵兽包裹在内,本来他还打算演一出被青珠兽打成重伤,最后艰难斩杀的苦肉计,后来想想,还是算了,他做不出这么丢份的事儿。

  烟尘散尽,之前还不可一世的中阶灵兽,直接被碎石包裹,动弹不得。就连喉咙都被一双无形的大手扼住一样,发不出丝毫声音。

  这一幕,让倌玥与凌越心神颤抖。

  倌玥瞳孔猛地向内收缩,桥舌不下,只觉得心跳都停止了,暗道,中阶灵兽竟然没能挡住一击,这种修为,在外门弟子之中,恐怕足可排上前三了吧?就连欧阳明那略显瘦弱的身影也变得高大起来,仿佛有扛起天地的力量,嘴巴微微分开,气吐幽兰道:“小女子倌玥,多谢公子救命之恩。”

  欧阳明轻轻摆了摆手:“姑娘不用多礼,在下瑜天睿,之前在山脚听到这里有打斗声,就来查探一下,没想到见到这样一幕,还好赶上了!”他轻轻呼出了一口气,似乎将这两人救下,是他的责任一样,这个画面,落在倌玥眼中,又增色不少。

  倌玥白皙的手指不由自主地拍了一下酥胸,一脸后怕,躬身施了一礼,道:“这一次若不是瑜兄及时赶到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到了这个时候,她才认真大量起欧阳明,丹凤眼,桃花眸,笑起来很好看,脸上也很干净,不知不觉中就给人亲近之意,当然,更让她关注的则是欧阳明的修为。

  她双目一凝,仿佛看到了一口深不见底的寒潭!

  心里暗道,不但是个施法者,而且修为比我高多了,不知是灵者中阶,还是灵者高阶。

  悄悄瞥了一眼,眼底全是好奇。

  凌越脸色苍白,之前那一刻,他以为自己必死无疑,现在死中逃生,贪婪地呼吸着空气,虚弱一笑道:“在下凌越,多谢瑜兄救命之恩!”他看向欧阳明,仿佛看到了一团可燃烧虚无的火焰,心里暗道,这到底是哪个宗门的弟子,身上怎么会有这种巍峨气象。他从小识人就很准,之前又见到欧阳明将灵兽困住的一幕,心里也有了结交的意思,神色无比诚恳。

  欧阳明白衣随风飘动,声音温和道:“凌兄无需多礼。”

  倌玥笑着眨了眨眼睛,笑而不语,白皙的手臂轻轻抬起,向内一挥,这无数的阵盘,就像受到吸引一样,化作无数长虹快速飞来,她袖子一压,便被收了起来中。

  欧阳明双目瞪起,一脸惊讶道:“玥姑娘还懂阵法?”

  倌玥吐了吐舌头,脸上也露出一抹自傲之色。

  阵法散开,极道修为的曹九明终于能赶进来了,他看向倌玥,没有说话,但是眼底全是浓浓的担忧,藏在更深的地方,则是爱慕。

  凌越走到灵兽旁边,轻轻敲了下石墙,道:“瑜兄,能灭杀这头灵兽,你当居首功,要不,我们结伴而行,等这灵兽在坊市中卖掉之后,你得六成,剩下的四成我们三人来分,你看如何?”

  “不可……”欧阳明摇了摇头。

  凌越眉毛蹙了起来,轻声道:“那瑜兄认为几成合适?”

  这一霎,就连倌玥脸上都多了几分寒意,认为欧阳明太贪心了,六成啊,这能分到多少灵石?

  “一成足矣,这灵兽是你们发现的,而且灵气已被消耗大半,这才被我轻易灭杀。”欧阳明声音中充满了诚恳的味道。

  “什么?”倌玥与凌越同时一惊,随即连连摆手,但欧阳明这么说,又将两人的好感赢了过去,虽然他们都知道这头灵兽的灵力自己并未消耗多少,但场面话,谁不爱听。

  最终,欧阳明争不过,为难地接受了两成,当然,这点灵石欧阳明并不放在心上,但收与不收,就是一个态度的问题了,至此,欧阳明与这两人的关系以一种不可思议的程度提高。

  闲聊了一会,凌越沉声问道:“瑜兄,你是外出游历天下么?”

  欧阳明点头,道:“正是。”

  “哦,不知瑜兄可否有了目标?”

  欧阳明沉吟片刻,道:“我听说漳州有着一处大墟,想要过去瞧瞧。”

  “大墟?”凌越等人面面相觑,讶然道:“瑜兄,你已经有进入的名额了?”
  浏览阅读地址:/tongtianxianlu/859780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