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通天仙路 > 第九百二十四章 七星宗

第九百二十四章 七星宗

  七星宗,分为七堂,每堂都有一百二十三座山峰,被称之为峰海。而峰海之中,最中间的也是最高的一座山峰,是为主峰,每一座主峰都极为磅礴,高耸入云。而且,七星宗每一堂所钻研的方面各不相同,而凌越所在的分堂为绝剑堂,堂中均是剑修,到了灵者中阶之后,身后就会故意背上一个剑匣,匣中放上一柄长剑,是为养剑,以生气养剑,出剑则雷霆如雨落,连绵不绝。

  山道上,三男一女正在急行,女子虽说仓促一看不够惊艳,但多看几眼,却是越看越美,此人正是倌玥。

  而在这几人之中,最不显眼的就是欧阳明了,他修为虽然散开到了灵者高阶的程度,但却故意将自身气机压下,看起来徒有架子却无神韵,而且就连精气神都强行压了下来。这并不是欧阳明太过小心,而是上次在兽王宗被邱成旺袭击之后,就连同艾宏力他们几个尊者都怀疑上了,而七星宗正是艾宏力的地盘,他不得不小心谨慎。

  “前面便是七星宗了。”凌越笑了笑,指了指前方。

  随后凌越疑惑地看了欧阳明一眼,低声道:“瑜兄,你身体不舒服吗?脸色这么差?”

  欧阳明双眉轻轻一皱,低声道:“多谢凌兄关心,在下没事儿。”他将自身气机隐藏之后,精气神也隐藏起来,所以给人一种软绵绵的感觉。

  顺着凌越手指着的方向,抬头远眺而去,只见无数磅礴的山峰簇在一起,各自争艳。尤其是七座主峰,更是气象巍峨。天空中一道数十丈的雾气落下,就如倒挂九天的雾气长河,时时刻刻都在变化,阳光映照之下,这条由这天阙奔腾而下的雾气长河散出七彩之芒,当真是瑞彩齐飞,光芒万丈,仙鹤齐鸣。而在群山之间,一口磅礴的灵泉散发着灵力,让整个七星宗之内的灵气几乎凝为实质。

  欧阳明轻呼一声,诚恳道:“果真不愧是漳州第一宗门,凌兄在此处修行,日后前途不可限量啊!”暗吸了口凉气,心里暗道,仅仅是这种气象,就比兽王宗磅礴了一倍不止,漳州的整体实力果然比儋州强上太多了,同时心里也告诫自己一定得小心谨慎,自己已经深入虎口之中,一不小心,定会落到万劫不复的境地。

  要不是为了这个推荐进入大墟的名额,欧阳明一定不会来七星宗冒险。

  曹九明是杂役弟子,向前走了还没走多远,便直接去了杂役处,七星宗杂役弟子不得进入主峰。

  很快,三人站在绝剑峰下,绝剑峰是绝剑堂的主峰。

  而在几人的前方,竖立着十座高约百丈的拱门,石门前方有两位低阶灵者提剑而立,煞气凛然。

  拱门后面可以看到无数古道青石路,蜿蜒而上,直达山巅。青石路上人流熙熙攘攘,最少都是灵者初阶修为,而古道两旁则是无数美轮美奂的兰台楼阁,雕栏玉砌,华美异常。

  凌越从怀中取出一块紫色令牌,这令牌不知是用何种材质炼制而出的,隐隐散出荧光。

  这两位低阶灵者轻轻点头,便将他们放了进去。

  可就在这个时候,一道邪气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了起来:“外出试炼?这么快就回来了?应当没什么收获吧!”这声音轻佻无比,每说一个字都故意拖长,听到耳中,让人极不舒服。紧接着,一个尖嘴猴腮的男子从山上走了下来,身后背着一个剑匣。

  “你?”凌越刚想反击,但看到他背后背着的剑匣之后,脸色微微一变,闷声道:“你……你突破至灵者中阶了?”

  “是又如何?师弟,你还是太嫩了,竟想与我争夺七曜丹,哼……这次,我已突破灵者中阶,我看你如何争!”他摇了摇头,脸上故意露出一抹遗憾之色,刺激凌越。

  七星宗内斗极多,宗门非但不制止,而且还暗中鼓励,只要不死人,怎么都好说,所以整个宗门的风气就是好勇斗狠。同一个师父手下的争夺修炼资源,同一峰的争夺洞府资格,七堂之间竞争更为激烈,毕竟这关系到各峰之间的资源倾斜。也正是因为如此,七星宗的人单打独斗比其他大宗门之人厉害不少,因此战斗经验丰富。

  但提到七星宗,不得不说的一点就是执法堂,执法堂极为特殊,独立与七堂之外,只听七星宗宗主之命。

  凌越脸色一白,还没说话,反倒是倌玥立即怒目而视,盯着这尖嘴猴腮的男子,冷笑道:“为了一枚丹药如此对待同门,值得吗?”她狠狠一瞪眼,显得气势十足。

  “哎哟,行啊,凌越师弟,本来以为你没有收获,没想到你竟然找到这么个小娘子作靠山,你这白白净净的样子,确实有吃软饭的潜质。”简成哲一字一顿,话音中充满嘲讽意味。

  凌越拳头捏紧,指甲都陷入手心之中。

  倌玥也是一脸愠怒之色,轻轻咬着下唇,身体都颤抖不止。

  “哈哈,看,被我说中了,恼羞成怒了吧!”简成哲笑得前俯后仰,但是眼底全是深沉,心里暗道,今天只要凌越敢出手,我就将他打成重伤!这样,就算师尊再不想给,也会考虑旁人的看法,我再散出舆论,如此一来,这枚七曜丹也就是我囊中之物了。

  事情是这样的,简成哲与凌越一前一后进入绝剑堂,拜入温舟门下。

  简成哲先入门十年,是大师兄,而凌越则是小师弟。

  在凌越没有拜入温舟门墙之前,他的修炼资源极为丰厚,而且自身也极为努力,修为蹭蹭蹭地往上涨,未满十八,便已踏入极道境界,但等凌越来了之后,蛋糕总的只有那么大,两个人分,肯定会少一点,所以在简成哲眼里,那些资源都是凌越从他手中抢走的。

  对凌越,他有着一种极端的恨意。

  虽然在此之前,他们两人也有着一些摩擦,但都是私下里的较量。

  可现在,当他的修为突破至灵者中阶之时,顿时忍耐不住了。

  更重要的是——为了七曜丹,只要自己以强横的姿态将凌越击败,大势就倒向自己这边了。而且现在,可是在绝剑峰脚下,得有多少人看见?一传十,十传百,到时,就算是舆论都能将温舟压得倒向自己。

  可就在他为自己这计策洋洋自得之时,倌玥脸色一冷,声音冰寒,道:“无耻之徒,去死!”

  白衣一甩,无数青色的困阵阵盘飞了出去,就如无数道青色匹练,其上那如蝌蚪一般的符文全都跳动起来,对着简成哲笼罩而去。

  “哼,困阵而已,找死!”简成哲目光一凛,冷笑着道。

  手指向后一抓,冷喝一声道:“剑来!”剑匣快速翻滚,就如一个旋转的陀螺,三尺青锋轻鸣一声,落下时,已被他捏在手中。这是他第三天背剑匣,第一次取出剑匣中的长剑,简成哲觉得这种感觉太美妙了,在他未踏入灵者中阶之时,他就渴望着自己有一天能看着一碧如洗的天空,喊出一句剑来,就特么的一个字——帅。

  长剑之上青芒一闪,这柄剑,就只有一个特点,那就是快,极致的快。

  犹如一道白色闪电一般,仅仅一瞬,就将所有的阵盘全都轰碎,但是长剑依然未停,直扑倌玥脸颊而来,他知道不能杀人,但他能一剑将倌玥的脸刮花,可谓用心狠毒。

  当然,这也是他不知道倌玥的身份,否则,就算给他十个胆子,他也不敢这么做。

  “够了!”这声音不大,甚至还有些细微,但却让简成哲心头一寒,但他依然未有丝毫住手的意思。

  因为他知道,在七星宗的范围之内,这个气息深邃如海的家伙不敢伤自己。

  哼,冥顽不灵!欧阳明心中冷哼,紧接着,他双手掐诀,繁琐而又复杂,手臂向下一按,他脚下十丈之内的大地都像浪潮一样翻滚起来,其中一个石锥凌空飞起,不停旋转,带着一股难言的锋锐之力,直接把从剑匣中飞出的长剑向外拍了出去。

  欧阳明心中暗叹,血枪龙屠不能拿出来,现在释放法术只能双手掐诀,实在太麻烦了。

  但是这一幕,直接让观战的弟子同时惊呼出声:“这……竟然是施法者,我的天呐!”

  “七星宗已经有很多年没出现新的施法者了吧?”一位青衣男子抖了抖长剑,连续吐出两口寒气,瞳孔都向内缩了一下,心里就像平静的湖面上掉下一颗陨石,掀起的波澜可想而知。

  “是啊,这人竟然敢得罪施法者,以后……”他没有说完,但众人都明白他的意思,以后的日子难过了。

  其中最震惊的还是简成哲,他怎么都没想到,自己这个师弟出去一趟,竟带回来一个施法者,你这是要上天啊?这是施法者,可不是大白菜啊!

  但他还是狠狠瞪了凌越一眼,朝着山道走去,至于欧阳明,他就算在恨,也不敢瞪啊!

  凌越苦涩一笑,道:“瑜兄,不好意思,让你见笑了。”

  “凌兄说的哪里话,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,天色不早了,我们快上山吧。”欧阳明笑着说道。

  对于简成哲的突然出现,他根本就不曾放在心上。

  跳梁小丑而已,哪里够资格让他关注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tongtianxianlu/860846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