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通天仙路 > 第九百二十五章 灵元塔

第九百二十五章 灵元塔

  阳光被揉碎了一般,柔柔洒落,将整个世界都被染成金色。

  清风徐来,撩起欧阳明的衣衫,在众多弟子复杂的目光中,缓缓朝着山腰走去。

  众人目送他们远离,当他们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之内,这才如同菜市场般的开始议论起来。

  “嘶……凌越有这样一个施法者作为后盾,日后前途当真一片坦途。”一名灵者初阶的弟子脸上露出羡慕之色,心里恨不得取而代之。

  “是啊,这种运气,实在是太好了,而且不单单是施法者,你们注意到没有,他身上的气息也深邃似海,随手就能将剑匣中飞出的长剑挑飞,就算简成哲刚刚踏入灵者中阶,能这般随意抵御,举重若轻,此人的修为起码也得到灵者高阶的程度。”另一位白衣弟子也点头附和。

  这话音传扬了之后,这些弟子又是不约而同地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  不但是施法者,修为也到了灵者高阶,这种弟子,在七星宗之中,也是属于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高手,近乎九成都外出历练,寻求机缘,在宗门之内很难见到。

  至于一些女修,眼底则泛起桃花,嘴角向上一勾,拉出一抹好看的弧度,身姿也变得婀娜起来。她们回到住处之后,就把自己平日里舍不得穿的衣裳全都找了出来,争奇斗艳,企图通过曼妙的身姿,将欧阳明攥在手里,可连欧阳明的面都没见到。不过这份福利,却让七星宗的男弟子们大饱眼福,但这些都是后话了。

  夜晚,月光清冷似水,倾泻而下,让整个七星宗多了几分仙家圣地的玄妙之意。

  凌越把欧阳明带到一个雕栏玉砌的小院之中,轻声道:“瑜大哥,今日天色已晚,师尊也还有三日才能出关,你不妨在此小住几天,也耽搁不了你的大事儿。”

  欧阳明重重点头:“多谢凌兄!”

  凌越笑了笑,没有说话,带着倌玥出了院子。

  屋中,欧阳明点燃烛火,昏黄的火光摇曳而开,他轻轻挑了挑灯芯,烛火顿时明亮了许多。

  他看着烛火,感慨出声,道:“人都是害怕黑暗的,所以走到哪里都需要光芒,只是为了心安,为了不堕入黑暗。”可是这一刻,欧阳明心中极为茫然,他不知自己所求的是什么,是顶天立地?还是一世荣华?或者是站在这寰宇之巅俯视众生?

  他不像离心,眼里没有可以吞噬虚无的野望。

  他是欧阳明,独一无二的欧阳明。

  半晌之后,他看着窗外斑驳的月色,悠悠吐了口寒气。

  开始梳理离开汇寻城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儿,事情不多,但不得不梳理,因为这关系到邱成旺,以及巅峰尊者艾宏力。事不分大小,更无巨细,在脑海中过了一遍之后,才放下心来。

  双目紧闭,心守灵台,气势沉入心底。

  在精神世界之中观想雪山,与腾家两位巅峰灵者一战过后,他以大雪崩轰杀腾东临。

  现在雪山已经崩塌,只剩一个十来丈的雪峰,根本没有往日冲破苍穹的巍峨气象,需要再次观想,把雪山再堆叠起来。

  随着这念头涌动,精神世界之中一下暗了下来,天空就像盖上了一层漆黑的锅底,铅云低垂,北风呼啸,鹅毛般的大雪从空中落下。雪花纷纷扬扬,将沉寂的天空划得支离破碎,雪花落在雪山之上,雪山开始拔高,虽然速度不快,但就如松鼠攒松子一样,一颗也不落下,锲而不舍又孜孜不倦。

  就连欧阳明身体四周空气变得冰寒起来,他的眼中就像蕴含着一片深寒的世界。

  深寒而冰冷,深邃而沧桑。

  终有一日,大雪崩会绽放出最绚丽的光芒。巨龙已经腾飞,当它长啸之时,整个世界都会在它脚下瑟瑟发抖。

  转眼间,天亮了,晨光洒落,欧阳明停止观想雪山,走到小院中呼吸吐纳。

  一道俏丽的身影沿着下方的曲折小道走了上来,她一袭白衣,很是耐看,这不是倌玥又是何人?而在她身后不远处,凌越含笑而立,两人一前一后走到欧阳明身前,凌越微微拱手,道:“瑜兄,可还住得习惯?”

  欧阳明轻笑着回答道:“哪有这么娇贵,修士这一生,天为被地为床的日子数不胜数,外出游历,能有一间小屋栖身,已经难能可贵了。”

  “难怪瑜兄年纪轻轻就修炼到了这种境界,原来是心灵修为豁达高深。”凌越笑着恭维了一句,很含蓄,却让人心生好感。

  倌玥娉娉婷婷,袖子一挥,语笑嫣然,道:“瑜兄说的是,修炼一途本就如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,若只想着安逸,不思进取,那终其一生,又能取得多大成就。这世上的事儿,说开了,也就是一个勤字,勤则得道,得道者有天助,失道者寡助。”

  “玥姑娘不愧是往生极乐出来的才女,说出来的话味道就是不一样。”欧阳明眨了眨眼睛,笑了一声。

  倌玥笑容大大方方,没有接话。

  凌越的师父温舟还有三天才能出关,欧阳明现在就算再想要这进入大墟的推荐名额也没办法,闲来无事,倌玥与凌越同时邀请欧阳明去绝剑峰下的湖边垂钓。

  欧阳明略有深意地看了二人一眼,也有成人之美的意思,便没有拒绝。

  刚来到绝剑峰十座拱门下方的时候,欧阳明听着风声,忽然一位穿着青衣的年轻人抱着古琴朝山巅走去,笑容含蓄温润,看到眼中,给人一种无限的好感,忽然,他驻足远望,耳边长发被清风撩起,盯着欧阳明深看了两眼。

  这一霎之下,一种浓烈的危机感在欧阳明心神之间轰鸣。

  就如被一条毒蛇从暗中盯住了一样,身上每一个毛孔都有寒气冒出。

  但良好的心理素质让他稳了下来,脸上更是不动声色,青衣男子轻咦一声,大有深意地点头示意,笑着朝山巅走去。

  他身旁跟着一位黑袍老者,他脸色苍白,就像笼罩在一团黑气之中,气息腐朽沧桑,与青衣男子根本就如两个世界的人。却不知为何走到一起了,老人脸色阴沉,瞥了古耿仁一眼,声音冰寒,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  古耿仁手指波动琴弦,一声高妙的琴声荡漾而开,笑着说道:“没事儿,遇到一个有趣的人。”

  笑声回荡之下,他四周的空间就像一下明亮起来了一样。

  欧阳明心中沉吟了片刻,将这人的样貌记在了心底,能让他产生危机感的人,都不简单。

  没过多久,欧阳明对七星宗的实力又有了一个新的认知。天魄湖被群山簇拥,湖水碧蓝,关键在这湖水底部,有一口大得难以想象的灵泉,让湖水之上全都飘荡起肉眼可见的灵气,吸上一口,就如有一道暖流从天灵穴留下,让全身的毛孔瞬间打开。

  金色的阳光洒在湖面,被湖水中荡起的碧波揉成碎片,就像无数的金色光斑在水中晃动,沿着太阳所在的方向,蔓延至远方,像一条时时刻刻都在变化的金色丝绸带子。

  凌越走到湖边,坐了下来。

  向湖中丢了一个石子,碧波荡漾,轻声道:“这湖水中灵气浓郁,湖中生灵呼吸吐纳,吸收灵气,让自身肉质有了质的提升。烹煮过后,入口即化,对普通人而言,吃了湖中灵鱼可以延年益寿,对修炼者来说,也是大有裨益,可固本培元,稳固境界。”

  欧阳明笑了笑,道:“听你说的,我都嘴馋了。”

  倌玥目光一转,笑得像一头狐狸一样狡猾,声音温暖道:“凌大哥,七星宗的灵元塔,极为出名,怎么这一路走来,都没有见到?”她目光瞥向远方,又很快的收了回来。

  凌越温柔地看了她一眼,解释道:“灵元塔就在湖水中央,你看。”说着,他抬手一指。

  两人顺着凌越所指的方向将精神力量探了出去,果然,灵元塔在一座山峰之后,竹树环合,若隐若现,古塔倒映在湖水中,随着水波晃动,在古塔周围的灵气,已经凝为实质,可以说,是阳明见到灵气最为浓郁的地方之一。

  果然不同凡响,欧阳明心中暗叹。

  双目徒然一凝,走到凌越身边,席地而坐,轻声问道:“凌兄,不知什么是灵元塔?”

  凌越眼底闪过一抹自傲之色,轻声解释道:“瑜兄有所不知,这是七星宗尊者以通天手段,以灵泉为根基,将湖水中灵气凝结而出,化做古塔,用作宗门弟子突破之用,但若要进入,需要海量的贡献点才行。”

  “哦……”欧阳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。

  钓鱼是能静心的,湖水平缓,风也不大,是个垂钓的好天气。

  看着荡漾而开的碧波,欧阳明想起了在天岚江边的摆渡老人,可刚一想起,只觉得脑中被一团浓雾围绕,连老人的相貌都想不起来,到了灵者以后,修士的记忆力可以用过目不忘来形容,但现在,却连一个摆渡老人的样子都想不起来,这就值得推敲了。

  “天道有常而世事无常?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?”他嘀咕了一句,抬头看向远方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  没过多久,三人就钓了三四条灵鱼,觉得够吃了之后,就没再多钓。

  用凌越的话来说,这灵鱼是天地的恩赐,不能贪心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tongtianxianlu/860852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