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通天仙路 > 第九百三十六章 回程

第九百三十六章 回程

  空气中弥漫着黑烟,如狼烟一般一圈一圈卷上天空。

  岩浆咕咚咕咚地冒着气泡,放眼可见,除了荒凉,只剩孤寂。

  凌越与倌玥交换了一个眼神,都看都各自眼里的担忧。

  凌越脚步一动,向岩浆中丢了一块大石,瞬息之间,石块就彻底熔化,只剩一缕青烟飘荡而起,他悠悠一叹,道:“走吧,已经过了这么长时间,瑜兄恐怕……恐怕已经遭遇不测了。”

  倌玥眼眶泛红,嘴角一抿,没有说话。

  虽然她与欧阳明认识的时间不长,但她却已经被欧阳明展现的天赋以及人格魅力征服。

  没过多久,两人一前一后,向山下走去。

  在天灾面前,就算是修士都显得那么渺小,不成尊者,终究还是蝼蚁。

  岩浆之中,欧阳明如一条灵活的鲤鱼一样快游动,浑身被热流包裹,舒坦极了。快到岩浆表面时,他念头微动,将精神力探了出来,确定火山口处没人之后,双脚用力一蹬,便从火山之中一跃而起。

  修炼了唯念诀以后,他对精神力的运用与掌握有了质的提高,可以将精神力凝为实质,化作强横的攻击力量。这一幕,要是被人看到,恐怕还以为见了鬼了。这可是岩浆啊,就算是精铁都给你熔成渣,何况你还是血肉凡躯。沿着小道,身形几个闪烁,如流光一般激射而出,欧阳明心情很好。

  这一次,在岩浆之下,获得了很多黄色火山石,甚至还有白色火山石,并且,这种材料还可以将空间袋中的空间扩大,欧阳明相信,只要自己将这种空间袋炼制出来,一定可以风靡整个灵界。

  有了这个底牌,加上天外阁的支持,百仕雪管理的商行定能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度扩张。

  没过多久,已到了山脚。

  远远地,欧阳明就听见了简成哲嘲讽的声音。简成哲现在的心情也很好,他怎么都没想到,自己师弟的“帮凶”竟然被岩浆吞噬了,这简直就是上天送给他的厚礼。他脸上带着惬意的笑容,总觉得天朗气清,嘲讽道:“师弟,瑜天睿已被岩浆吞噬,看来这进入大墟的名额,已经非古兄莫属了,不但如此,就连七曜丹你也再资格与我争夺了。”

  说完,他大笑了起来,一边笑,一边暗中观察着古耿仁的表情,见他脸上没有厌恶之色,这才敢放心地大笑起来。

  古耿仁眼中则露出思索之色,他可不相信,能给自己带来危险感觉的人会被岩浆吞噬。

  果然,这念头还未落下,一声冷笑便在众人回荡而开:“哼!聒噪!”紧接着,欧阳明一个箭步跨来,足足跨了数十丈的距离,落到凌越身边。

  “你……你……没死?”简成哲瞳孔收缩,心里非常紧张,就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,心里极为后悔,之前怎么要把话说得那么绝。

  凌越与倌玥脸上的颓废之色为之一变,纷纷露出惊喜的神色,同时开口:“瑜兄,你……没事儿?”

  欧阳明轻轻转了一个圈,眉毛一翘,笑道:“我这儿不是好好的嘛?”

  声音一落,就将目光移至于简成哲身上,气息冰冷无比。

  虽然此人在他眼里只是一个上蹿下跳的小丑,但三番五次的与自己作对,欧阳明也生出了一丝火气。念头一动,强横的精神力直接对着简成哲碾压而去。

  这一刹那,简成哲感觉就像被一头来自远古凶兽盯住了一样,那猩红的眸子,那如长剑般锋利的牙齿,直接让他浑身颤抖,身子不寒而栗,就连血管中流动的血液都停止了一样。气力被缓缓剥离,抽干净了一样,步子不由自主地“蹬蹬蹬”向后倒退出三四步。

  古耿仁长袖轻轻一挥,这才将这骇人的气势冲散。

  简成哲身子一软,瘫软在地,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,就像被水池中捞出来的一样,衣衫已被汗水湿透,脸色无比苍白。

  欧阳明冷冷哼了一声,不再言语。

  凌越眼中精光一闪,心中暗道,仅仅是一道目光就把简成哲压制得死死的,战力全无,施法者的实力,真的强大到这种地步?倌玥两唇轻轻开合了两下,瞪大眼睛,连续吸了两大口气。

  就连古耿仁神色都有几分凝重,他悄悄看了衣袖一眼,只见到这袖口下方裂开一道清晰的口子,手指摩挲着白布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  左丰羽与邓攀就像吞了苦胆一样,心里无比苦涩,欧阳明现在所表现出的战力,让他们二人都自愧不如,对视一眼,颇有一种同病相怜之感。

  沉默了一会之后,左丰羽捋了一下胡须,小声开口:“走吧,时间已经差不多了,该回去见温兄了。”他的声音无比颓废,因为他心里知晓,这一次,进入大墟的名额定然是古耿仁的了。

  他们亲眼见到,古耿仁这十五天内,得到了海量的火山石,其数量就算他和邓攀加起来,都不足他的三分之一,这种手段,直接把他们心中的骄傲击打的支离破碎。

  话音未落,直接化作一道黑色旋风,朝七星宗所在的范围掠去,只是怎么看,都有一种萧瑟踌躇之感。

  古耿仁看了欧阳明一眼,轻轻点头,一袭白衣,浓烟中,背影缓缓消散。

  待几人走后,凌越一拍空间袋,取出一百一十枚火山石,叹息一声,道:“瑜兄,这是十五日,我只摄取到这一百一十枚火山石,虽然不多,却也是我的一点心意。”

  倌玥空间袋一亮,也取出三十多枚火山石,递给欧阳明。

  欧阳明身子一个激灵,一道暖流从无到有滋生,自觉得心里暖暖的。

  抬手把火山石收了起来,也把这份人情记在了心底,虽然火山石不多,但其中的感情却很浓。

  至于这段时间欧阳明去哪了,做什么了,怎么躲过岩浆喷的,三人都很有默契,没有提起。

  “走吧!”欧阳明把心肺中的污浊之气吐了出来。

  “嗯!”两人又是很有默契的同时颔。

  声音未落,三道破空之音响彻而开。半日之后,再次见到七星宗七座主峰,就算已经见过一次,欧阳明依然被其中的厚重磅礴之意所震撼。

  当然,欧阳明最喜欢的还是天空中一道数十丈宽的雾气,长约千丈,远远看去,就像倒挂九天的雾气长河,每时每刻都有变化,阳光映照之下,这条由这天阙奔腾而下的雾气长河散出七彩之芒,当真是瑞彩齐飞,光芒万丈,仙鹤轻鸣。而在群山之间,散着磅礴的灵泉也让欧阳明羡慕不已。

  欧阳明将目光收回,眼珠一转,笑着问道:“凌兄,不知七星宗之内,有没有出售法杖的地方?”

  他手中的血枪龙屠虽然可当做法杖来使用,但这可是他压箱底的手段,不可轻易拿出。而且,这可是法宝,要是被人认出,不知道会闹出多大的幺蛾子。加上他现在释放法术,得快掐诀,释放度慢,又繁琐复杂,这才有此一问。

  “嗯,自然是有的。”凌越沉吟稍许,回答道。

  这个疑问,藏在他内心深处已经很久了,一位施法者,连法杖都没有,实在是太怪了。

  欧阳明脸上一喜,连忙道:“那等进入大墟的名额定下以后,麻烦凌兄陪我走一趟。”

  凌越眼底露出一抹为难之色,欲言又止。

  欧阳明察言观色到了一定气候,拱了下手,道:“凌兄可是有什么难言之隐?”

  “瑜兄,实话实说,施法者数量实在太过稀少,法杖锻造又比装备难上不少,这法杖的价格,有点……有点贵。”凌越苦笑道。

  欧阳明听明白了,这是怕他到商铺中买不起难堪,心里苦笑一声,暗道,当初我可是凭借一己之力,将汇寻城所有世家全都压下,拍卖到了天火石,就算在贵,又能有多贵?

  他嘴角向上一勾,拉出一个好看的弧度,诚恳道:“凌兄放心,小弟还是有些积蓄,价格,不成问题。”

  凌越双目一凝,不在言语,心里越笃定,此人一定是外来的大宗弟子,言谈举止、做事态度、胸中丘壑,每一点,都不是小世家能培养得出来的,心中交好的信念也已到了极致。

  金色的阳光温暖柔和,清风徐徐,随风里,三人并肩而行,很快就来到绝剑峰下,前方是十座高约百丈的拱门,漳州第一宗门的巍峨气象,显露无疑。

  那两位守护绝剑峰灵者初阶的弟子显然还记得欧阳明,轻轻点头示意。

  欧阳明微微一怔,也笑着点了点头。

  沿着蜿蜒崎岖的山道来到小院的时候,已经到了傍晚时分,阳光温柔。

  凌越将拉着倌玥的手放开,轻笑道:“瑜兄,今日天色已晚,明日我跟你一起去拜见师尊。”

  欧阳明没有多问,点了点头,他相信,凌越这么做必然有自己的想法。

  夕阳下,一男一女缓缓出了院落,欧阳明放目远眺。

  金色的阳光、白色的雾气、若隐若现的山峰,就如一幅最完美的水墨画。

  念头一动,取出一枚青色火山石在指尖摩挲,不再在想些什么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tongtianxianlu/864079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