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通天仙路 > 第九百三十八章 名额到手

第九百三十八章 名额到手

  春风轻浮,将欧阳明耳边垂下的长发撩至身后,沉寂之后,就是哗然。

  温舟目光都有几分呆滞,首先缓过神来,惊呼道:“这,这是白色火山石?”他用的是疑问句,依然不敢肯定,可想而知,他心中的震撼已到了何种地步。

  欧阳明含笑点头,道:“在下运气好,从岩浆中取出一枚,正是白色火山石。”

  “嘶嘶……”这声音回荡之下,全场又陷入沉寂之中。

  凌越目光灼热,身体一颤一颤的,竟然激动得说不出话来。

  左丰羽就根见了鬼一样,眼中失了焦距。

  但这大厅中的所有人中,还是邓攀最为恼火,他刚刚想踩着欧阳明获取古耿仁的好感,却被现实一巴掌拍在地上,彻底打蒙了。

  简成哲心里无比庆幸,心中暗道,还好这次我学机灵了,没再开口。

  他也是怕了,遇到欧阳明之后,他就没有一次幸运过。在绝剑峰,拱门下时,被欧阳明将他剑匣中的长剑轻轻拍飞;在烈焰火山的火山口上时,又被狠狠打脸;而当他认为欧阳明已葬生岩浆的时候,这家伙又奇迹般的跑了出来。所以,现在,他学机灵了,不见最终结果之前,绝不开口。

  古耿仁目光停留在这块白色火山石上,眼中露出奇异之色。

  深看了欧阳明几眼,眼里竟没有怒意,反而显得很平静,将火山石取出,一枚枚划在血如石之上。

  欧阳明也不多言,手指拈住白色天火石,轻轻在血如石上一划,顿时,血如石上迸出一道金光,念头微动,他便将精神力探入其中,顿时,贡献点竟足足增加了一万。

  这一颗白色火山石,已经决定了胜负。当他取出火山石的那一刻,所有一切已然是尘埃落定。

  半个时辰之后,古耿仁脸上露出遗憾之色,低声道:“恭喜瑜兄得到这个名额。”

  欧阳明长袖轻轻一挥,回答道:“承让了!”

  古耿仁苦涩一笑,走了出去。

  他为人虽然自傲,但对真有本事的人,却也是发自内心的敬佩,做人无比执着,或许正是这种执着,他才能一曲高山流水直接破境,踏入高阶灵者。

  左丰羽抱拳一拜,轻声道:“温兄,告辞了。”既然进入大墟的名额已经有了归属,他留在这里,就已经没有意思了。

  片刻之后,大厅中只剩下欧阳明、温舟、凌越三人。

  温舟轻声道:“小友,移步去书房一叙吧。”

  “谨遵长老吩咐……”欧阳明轻声说道。

  凌越看着两人,心中暗叹,就这么把我丢了。

  书房中,刚一进入其中,一幅大气磅礴的山水画立即出现在视野之中。画中,天是蓝天,万里无云,水是碧水,碧波荡漾,一头紫色的凤凰气势磅礴,就像要从图画中钻出一般,眼中全是紫色火焰,似能将图画烧穿。

  “要喝点什么?”温舟问。

  “酒!”欧阳明说。

  “嗯,男人还是喝酒好,喝茶太小气了。”话音一落,温舟一拍空间袋,取出两壶珍藏的百花酿,递了一壶给欧阳明。

  似乎看到欧阳明脸上的疑惑,温舟说:“喝酒就得用壶喝,这样才过瘾。”

  两人同时把酒壶打开,顿时,阵阵轻香四溢。

  欧阳明抿了一口,看着温舟,他可不信温舟请他来只是为了喝酒。

  但温舟的养气功夫已到了一定层次,根本丝毫未露,酒过三巡。温舟指着装裱好的紫凤飞天图,说道:“这幅图是我请白浅大师所做,你看到了什么?”

  “白浅?”欧阳明声音提高了几度,脑中又回想起,苏家商行中仙气飘飘的老人。

  “你认识白浅大师?”温舟真诧异了,他在心中,白浅可真是一位奇人,明卜筮,懂占星,琴棋书画无一不通,修为虽未到尊者,但他的心性修为,恐怕与大竹鼠相比也毫不逊色。

  “我有幸在汇寻城中见过白浅大师一面。”欧阳明回答。

  温舟露出一个原来如此的表情,又喝了口酒:“那小友从这幅画中看到了什么?”

  欧阳明凝神看去,过了一会,回答道:“在下愚笨,看不出来。”

  温舟脸上的喜色更甚,轻声道:“做人贵在自知,能吃亏的人,心肠都不会太坏,之前你只需拿出一枚白色火山石,一万贡献点,就足可将这名额攥在手里,但你还是取出了许多青色火山石与黄色火山石,我心里也明白你是为还血如石的恩情,但能做到这一步,却是极为可贵,凌越与你相交,我也放心。”

  欧阳明微微颔首,但到现在他还没搞清这位七星宗的实权长老,要说的是什么。

  一壶酒,很快就被两人喝完了。

  温舟沉声问道:“你对我两个弟子之间的矛盾有什么看法?”

  欧阳明心中微微一揪,身上的酒气都淡了几分,这种家事,他一直抱着的态度就是能不参与就不参与,思忖之后,给了一个取巧的回答:“七星宗弟子英勇无匹,而绝剑峰又讲究以剑匣养剑,戾气不难会重几分,弟子之间有点矛盾,是在所难免的。”

  温舟也听出了他回答的取巧,心里也不恼怒,自顾自说道:“在过几日,就是七星宗十年一次的丹药盛宴了,到时候以我的身份,能得到两枚凝魄丹,一枚七曜丹,凝魄丹我可自己提升修为,但七曜丹只对灵者高阶以下的修士有效果。”

  欧阳明听明白了,原来他在烦恼这枚丹药该留给那位弟子。

  既然想明白了,那就好办了。

  他眼珠转了两圈,开口道:“绝剑峰善斗,不妨让他们斗上一场。”

  温舟又叹了口气,道:“一位灵者低阶修为,一位已能背负剑匣,差距太大了,这么做,小越心中难免吃味。”

  欧阳明轻笑道:“能请来外援也是一种本事。”

  温舟深看了欧阳明一眼,嘴角一勾,笑了起来。

  就在这个时候,温舟缓缓起身,从檀木架下的抽屉中取出一块手掌大小似金非金、似木非木的奇石,递给欧阳明,说道:“这就是进入大墟的资格,希望你此行能够顺利。”

  “谢过温长老。”欧阳明连忙抱拳一拜。

  见温舟没有了再谈的兴致,欧阳明连忙告辞,这种眼力劲让温舟心中的好感更甚。

  欧阳明隔着衣衫摸了这块奇石一下,心中暗道,折腾了这么长时间,终于把名额的事儿搞定了。

  回到院子,就踏入天人合一、细致入微的境界之中,提升自己的修为。

  进入大墟,多臂金刚肯定不能进去,到时候,一切还得靠自己,并且,那地方可是连尊者都会发生危险的地方,欧阳明可不敢大意。

  ※※※※

  此时,绝剑峰,一间布局优雅的院落之中。

  桃花、阳光、清风,古耿仁盘膝而坐,手指波动琴弦,一阵悠扬的琴声回荡而起,但这一次,却没有一只蝴蝶与蜜蜂飞到他的身边,甚至还有一点避之不及的味道。

  黑袍老者缓缓走到他的身边,长叹道:“公子,你的心乱了。”

  “心乱才需静心。”古耿仁说,手指依然未停,琴声依旧悠扬。

  他足足弹奏了六曲,这才停了下来。

  老人叹道:“公子,我们走吧!进入大墟的名额,又不止这一个,我们在想办法就是了。”说这话的时候,老人的背都似乎更加岣嵝了几分。

  “名额虽然有,但想要得到,却也并非易事,而且,过几日,就是七星宗十年一次的丹药盛宴了,到时我也可开开眼界。”古耿仁回答道,但还有一句话藏在古耿仁心里,没有说出来,那就是,这一次输了,他要赢回来,堂堂正正地赢回来。

  这是他破境之后第一次输,而且还是面对的还是同阶修士。

  就算他心胸宽广,也难免有几分难受。

  “嗯,既然公子想要见识见识,那留下来也好。”老人点了点头。

  就在这个时候,简成哲顺着蜿蜒的小道走了上来。

  古耿仁精神力外放,早就感受到他的存在了,将古琴收起,声音平淡道:“请他进来吧!”

  “是!”老人恭敬地点了点头。

  很快,简成哲一脸谄媚地跑了过来。

  古耿仁开门见山道:“简兄来此,可是有何要事?”

  简成哲心里一横,狠狠一咬牙道:“古兄,这一段时间,我跟着您忙里忙外,没有功劳,也有苦劳。您能不能帮我夺取七曜丹?事成之后,我一定感激不尽!”

  古耿仁沉吟了片刻,问道:“对手是不是瑜天睿?”

  “是的,是的。”简成哲连连点头,心里再次有了希望,要是没有古耿仁帮忙,他没一点信心夺得七曜丹,毕竟,施法者这个名头让他心生恐惧。

  古耿仁沉吟了片刻,微微颔首,道:“好,我就帮你一次。”袖子轻轻一挥,接着开口,道:“你现在先回去吧,既然已经答应你了,我就一定会做到。”

  简成哲心头一喜,声音都颤抖起来。

  连忙说是,身子一跨,就离开了这独立的小院。

  等成哲走后,古耿仁声音中又多了几分惆怅的意味,说:“牧老,陪我在这山上走一走吧。”
  浏览阅读地址:/tongtianxianlu/864939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