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通天仙路 > 第九百四十章 购买法杖

第九百四十章 购买法杖

  早春,清风吹拂。

  吹起夜梦的衣衫,她面容娇媚,双目含笑,如粉色桃花。

  欧阳明脸上看不出喜怒,长袖向后一掠,就把木匣抓了过来,食指弯曲,向上一抬,微微一用力,这木匣嘎吱一声,上面薄薄的盖子已经打开,一根如鹿角一般弯曲的法杖静静躺在其中,色泽微黄,只有大手指一般粗细。

  欧阳明眼中精光凝聚,蓦然凝视。

  思绪一凝,手心一阵白芒闪耀,这是鉴定之光,顿时一组清晰的数据立即浮现在他脑海之中。

  物品:凛冬法杖

  等阶:法器上品一阶

  属性:坚韧+31,力量+1(白银),敏捷+1(白银),耐31

  技能:凛冬侵袭(散出一片寒雾,可将空气冻结)同时提升寒系术法10%威能

  欧阳明脸色古怪,轻轻咳嗽一声,似有几分犯难,喉咙微动,却欲言又止。

  夜梦心肝玲珑,眼珠一转,笑着问道:“瑜道友又什么话,但说无妨,咱们打开门做生意,说什么,做什么,只要合理,都好商量。”

  “嗯,那个……这法杖品质!”欧阳明支支吾吾。

  夜梦脸色一喜,“知道”他担心什么,声音温暖,说道:“道友放心,这提升10%的寒系法术威能,做不得假。虽然提升10%的法术威能听起来比较夸张,但这是经过阁老的手,绝对不会有错。”在她心里,这已经是一个逆天的属性,百分之十啊。

  听到这个回答,欧阳明脸色的古怪之色更甚。

  夜梦见到欧阳明脸上的表情,一脸为他着想的样子,开解道:“瑜道友,这法杖属性强大,性价比极高,不可多见啊!”这声音虽然平淡,却带着淡淡的蛊惑意味。

  欧阳明心里古怪极了,这法杖的属性在他心里,已差到了极致。

  尤其是与血枪龙屠比起来,根本不可同日而语,一个是星辰,另一个则是沙砾。

  但在夜梦口中,却很是推崇,这让他极为不适。心中突然冒出一个念头,莫非在灵界中,法杖的品质都是如此之差的么?

  他嘴角向上一抽,清了一下嗓子,古怪道:“夜执事,这……这法杖技能与我所修的功法不太相配,还有没有其它的?”一边说着,他指尖上还冒出一缕昏黄的火焰。

  夜梦露出一个可惜的表情,轻声道:“难怪瑜道友不喜欢凛冬法杖,原来是自身属性不符。”她又在心里找到一个她认为合理的解释。

  欧阳明很想告诉她说,不是属性的问题,是因为这法杖的品质太差,入不了他的眼,但话到嘴边,又咽了回去。

  把这法杖装入木匣,小心地交给侍女之后。

  沉默一会之后,夜梦火辣性感的嘴唇分开,撩了撩耳边青丝,问道:“你说山脚与山顶的风景一样吗?”说这话的时候,在她眼底人们见不到的地方,竟闪过一抹迷茫之色。

  “什么?”欧阳明有点跟不上这美女执事的思维,却还是认真思考了一会,回答道:“山脚可见潺潺溪流,可见巍峨高山,能看见草木弯腰;而在山顶,站得高,自然看得远,眼界更宽,看见的东西也就更多,可观蔓延而去的山脉,可抬头看见一整片天空,风景自然是不一样的。”

  夜梦露出一个果然如此的表情。

  可就在这时,欧阳明平缓的声音又响了起来:“当然,一人站在山顶,一人站在山脚,同时看向对方,两人都是一样的渺小。”

  这声音如同晴天惊雷,在夜梦耳畔炸响而开。

  让她颇有一种拨开云雾见青天的感觉,眼神明亮无比,微微抱拳一拜,回应道:“多谢瑜道友开解!”

  很快,侍女又拿来一个木匣,木匣古朴沧桑,至少已经存在了数百年之久,其上,还存在着一道细细的裂痕,同时给人一种厚重之感。

  夜梦看欧阳明的神色更加柔和了几分,她的身世说不上坎坷,也不能用一帆风顺来形容,虽然波澜,但她识人如识丹,极为准确。在贵人的帮衬下,也挺了过来。但她一直认为有的人生来就是站在山巅,俯视大地,而有的人无论怎么努力,也只能一辈子站在山脚。浮游怎可化鲲鹏,这才有此一问。听到欧阳明的回答之后,忽然茅塞顿开,就像被灌顶了一样。

  就连笑容柔媚了几分,用双手把木匣递了过去。

  木匣打开,一股沧桑的气息在阁楼之中荡漾。

  等欧阳明念头微动,将精神力直接探入法杖之后,面色更为古怪,双眉都隐蹙在一起。

  苦笑着开口道:“夜执事,这法杖……”

  夜梦又露出一个“我懂”的表情,介绍道:“瑜兄,这法杖名为烈火寒蝉,虽带了寒字,但属性却是火属性,虽然法术增幅仅到了百分之八,却也不可多见,关键是品质已到了法器上品五阶,瑜兄,不容错过啊!”称呼从先前的瑜道友变为现在的瑜兄,可想而知,她已将欧阳明当成一个可适当相交的朋友。

  欧阳明杵着下巴,摇着头道:“夜执事,这属性还是不太合我的心意,不知有没有法术增幅20%以上的?”

  听着这话,夜梦桥舌不下,心里只剩下一个想法。

  他是不是来故意来奚落我的?法术威能增幅20%?还要以上的?这怎么可能?

  夜梦目光盯在他的脸上,想把他心里的想法看个明白,他脸上很干净,没有胡渣,七分真诚三分疑惑,似乎真想买这么一柄法杖。

  看了一会,她泄气了。

  苦笑道:“瑜兄,百分之二十的法术增幅,这种层次的法杖,在整个灵界都极为少见,七星宗虽为漳州第一宗门,却也没有这个层次的宝物。”

  欧阳明这才明白,血枪龙屠到底有多珍贵。

  先前,他还认为,法术威能增幅百分之五十这个属性只是附带的罢了。直到见了这两根法杖,以及听到夜梦的回答之后,他才明白,自己错了,而且错得极为离谱。于此同时,他心里升起一种强烈的恶趣味,要是让夜梦知道,自己炼制的血枪龙屠,法术威能能增强百分之五十,不知会做何感想?恐怕会惊讶得连话都说不出来吧?

  但这种事只是想想罢了,脸上却笑着回答道:“夜执事,不知这烈焰寒蝉需要多少贡献点?”

  “一万贡献点,小女子自作主张,为你打个九折,再少就少不下来了。”夜梦表情真挚,能打九折确实已是她的极限。

  “多谢夜执事。”欧阳明微微拱手。心中却是暗自盘算,这一万灵石,就相当于一颗白色火山石的价值了。他手指摩挲着下巴,思忖稍许,接着问:“那用灵石支付需要多少?”

  夜梦心里默默换算了片刻,直接开口道:“二十万枚灵石!”这个价格可不便宜,已经超过一个中阶飞毯的四分之一。

  欧阳明点了点头,没有说话,手腕一翻,落下时,许多珍贵灵草被他从空间袋中取了出来,道:“听凌兄说这里可以以物易物?”

  “嗯!”夜梦轻轻点头,手脚带着一股麻利劲,拿着灵药,开始折算起来。

  这些灵药是在许君清布置的秘境之中摘取的,年份最少的都是千年,价值极高。

  一炷香时间之后,一切尘埃落定。

  欧阳明将烈火寒蝉装入木匣,轻轻收入空间袋。

  踩着楼梯,来到了大厅之中。

  凌越与倌玥正处在热恋期,只要对方在,无论待多久都不会觉得无聊。

  欧阳明走下来的时候,他们正在大厅中闲逛,见到欧阳明之后,快步走了过来,笑道:“瑜兄,已经到手了吗?”

  “嗯。”他轻轻点头,手指扬起,做了一个胜利的姿势。

  倌玥如一只被勾起好奇心的猫咪,压低声音道:“这东西,还没见过呢!”她说的东西,自然是法杖。

  “一会回去,你要看多久就看多久。”欧阳明讶然失笑道。

  “真的?”她眨了眨眼睛,显得十分可爱。

  凌越就这么含笑看着,眼中全是爱慕,倌玥这种少女时期才有的俏皮,让他极为着迷。

  “快回去吧,一起为夺得进入大墟的名额庆功。”倌玥大声说道,见有人看了过来,连忙捂着嘴,目光朝四周转了两圈,催促两人赶快走。

  两人走了之后,二楼雅阁之中的夜梦。

  手指轻抚着下巴,暗道,真是一个有趣的人,能得到进入大墟名额之人,都不简单。

  而且,还是一位施法者,却连一点施法者的常识都不懂,你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呢?

  她就一只好奇的狐狸一般,想去一探究竟。

  回到绝剑峰,已经到了傍晚,初春的阳光暖洋洋的,并不炎热。

  欧阳明把烈火寒蝉取出,仔细端详起来。

  法杖只有三尺长,如鹿角一样弯弯曲曲,三道灰色裂痕交错蔓延,尤其是在法杖顶端,一个核桃大小的灵兽内核镶嵌在法杖之上,虽然欧阳明对属性不太满意,但是对这法杖的整体工艺,还是很满意的。

  他念头微动,金色的精神力如潮水一样涌入法杖之中。他这是在观察法杖的结构,了解之后,就能自己锻造,虽然血枪龙屠可以施展法术,但说真的,为什么会这样,欧阳明心里也稀里糊涂。

  这就是他买法杖的主要目的,那就是……偷师!
  浏览阅读地址:/tongtianxianlu/865738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