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通天仙路 > 第九百四十一章 再见屈正德

第九百四十一章 再见屈正德

  夕阳斜斜,从空中落下,被揉碎成一片一片金色光斑,将雾气都映成淡淡的金色,看起来玄妙无比。

  这是一处草木环绕的小屋,灵气浓郁,草木青翠欲滴,可远眺观山河之雄伟,一看就是个好住处。

  虽然是傍晚,但屋中的烛火已经点了起来。

  欧阳明拿着法杖,认真观察,不放过一点细节。

  他把金色的精神力运至法杖顶端的灵兽内核之上,顿时,无数个如蝌蚪一般跳动的符文出现在他感知之中。他右手手指,轻轻点在这法杖之上,这符文竟传出欣喜之感,一股脑朝欧阳明的手指涌来,就连这法杖上纵横交错交织成网的灰色裂痕都亮了起来。

  欧阳明细细感知,当这个符文离开法杖之后,瞬间消失不见。

  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他脸上露出沉吟之色,始终想不明白。

  毕竟这是他第一次接触传统意义上的法杖,试验了几次,这符文离开法杖之后,就如最绚丽的火花一样,瞬间消散。

  念头一动,一步跨入天人合一、细致入微的境界之中。

  将精神力一分为二,时时刻刻观察着四周变化,陷入一种彻底冷静的状态之中。

  手掌一拍空间袋,一柄长枪已被他捏在手上。这长枪之上有九个黑点,就如同最幽深的漩涡一般,一龙一凤印刻其上,栩栩如生,华贵而又高妙,正是血枪龙屠。

  欧阳明强横的精神力量一扫,一霎之下,长枪之上的红缨就如鲜血一样流动起来。

  无数个如蝌蚪一般的符文顺着长枪游走……

  “嗯,血枪龙屠中一种符文与这法杖之中的符文类似?这是怎么回事?”欧阳明沉着脸,细细思索起来。

  只见他眸光一转,却指轻轻一弹。

  血枪龙屠之上的一个符文便如萤火虫一般亮了起来,化作一道光华消散。

  比法杖多坚持了一息?莫非就是因为这种符文?振幅法术威能的差别才那么大?欧阳明心里暗道,越想越是这个理,又试验了几次,终于确定,就是这种符文决定法术振幅的强度。

  那问题,又来了。

  原因虽找到了,但怎么解决才是最重要的。

  因为在七星宗,欧阳明不敢轻易暴露天凤之火,没有天凤之火,他自然不能炼制装备。

  单单用想,怎么都想不明白,这种问题需要实践。

  一夜无话,清晨,欧阳明又开始呼吸吐纳。

  这几日,欧阳明的日子也闲了下来,每天清晨呼吸吐纳,夜晚观想雪山过后,就想想这法杖与符文之间的联系,有时候还在院中练习枪法……

  凌越似乎很忙,总共来了两次,每一次都没过过久就走了。

  这一天,欧阳明看着山崖下的青松,叹道:“做人当如悬崖上的青松,根茎深深扎入岩石之中,既然已经决定,就不能后退,也不后悔,无论结果如何,只管勇往直前,不求未来,不争来世,只求活得无愧于心,坦坦荡荡。”

  “好一句无愧于心,坦坦荡荡。”凌越笑着走了上来。

  欧阳明转过身,捡起一块青石,低声问:“凌兄怎么来了?”说着,便像他后方看了两眼,却没看见倌玥的影子,心中顿时有了几分疑惑。

  凌越苦笑道:“玥儿被她师尊抓走了……”

  “难怪。”欧阳明露出一个果然如此的表情,这两个人这段时间的感情可以用飞速发展来形容,除了睡觉、上厕所,几乎寸步不离。

  过了片刻,欧阳明这才想起了什么,问:“她回往生极乐了?”

  凌越脸色古怪,叹息道:“你不知道?”

  “我知道什么?”欧阳明说。

  两人大眼瞪小眼,半晌之后,凌越轻轻拍了一下欧阳明的肩头,叹息道:“再过几日,就是七星宗十年一次的丹药盛典了,瑜兄对于修炼,还真是……真是痴迷。”痴迷这两字,他几乎是咬着舌头说出来,可想而知,他心中的无语程度。

  确实,七星宗的丹药盛宴尤为出名,几乎整个漳州的大宗门都会到场,可以说是整个漳州的狂欢。

  他心中虽然笃定欧阳明是来自漳州之外的大宗弟子,却怎么都没有想到,他连这种常识性问题,都不知道。

  听着这话,欧阳明也没有解释,他虽然听温舟说过丹药盛宴,却一时之间会错意了,还以为他俩的破事被抖出去,人家师尊上门来逮人了,毕竟倌玥在往生极乐外门弟子之中,天赋也可排在前列。

  换做自己是往生极乐的高层,也不希望自家的弟子如此轻易地就被人勾走啊。

  欧阳明眯起眼睛,转过身,看向山崖,重心向下一沉,丹田中灵力运至于全身,屈指一弹,手中的一枚青石顿时化作一道青色流光,深深嵌入山崖的石壁之中,那悬崖上也掉落几块碎石。

  一指之力,强大至此。

  凌越目光凝视着那碎石处,眼皮子微微跳动了几下,走到他的身边,一屁股坐在地上,轻声道:“瑜兄,丹药盛典之后,就仰仗瑜兄了。”

  欧阳明当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,轻轻点头,应道:“凌兄放心,在下必然用尽全力。”

  凌越没有说话,空间袋一亮,取出两壶烈酒,递给欧阳明一壶,就这么喝了起来。

  一壶烈酒喝完,凌越眼里已有了一点迷离之意,笑着说道:“听说这次屈正德屈大师也会来七星宗,瑜兄可听过他的名头?”

  欧阳明嘴角向上一撅,稍有尴尬,心中暗道,怎么又是这个问题?这一次,我可没展现锻造之术啊!怎么又绕回了这里?却依然深色凝重道:“屈大师锻造之术是儋州年轻一辈中第一人,在下自然听过。”

  凌越因为激动,脸上都露出一抹潮红,重重点头:“是啊,屈大师在锻造之上的造诣令我敬佩不已,这一次若是有机会,我一定求他为我锻造一件装备。。”

  欧阳明:“……”

  两人又各自喝了两壶酒,身子越喝越暖,凌越彻底醉了,歪歪倒倒地离开了悬崖,还不要人扶。

  欧阳明很清醒,看着他留在月光下歪歪倒倒的背影,心里知道,他有心事儿了,不仅仅是因为七曜丹,更多的可能还是因为倌玥。

  摇头一叹道:“若不是情到深处难自禁,又怎会肉肠百转冷如霜。”

  距离丹药盛宴的日子越来越近,七星宗气氛愈发热烈。

  这一日,欧阳明呼出一口浊气,缓缓下了绝剑峰,来到灵元湖边。

  湖水之上波光粼粼,柳枝垂下,如万千青丝。

  欧阳明看着灵元塔,啧啧嘴道:“真不知道在这里面修炼是何种效果。”

  “嘿嘿,里面一天可是需要五万贡献点的,哪消费得起?”他身边一位青衫男子眼珠转了一下,回答道,屁股一挪,就坐了过来。

  “这么贵?”欧阳明心中无比惊讶。

  “贵?”青衣男子瞥了他一眼,继续说:“灵元塔是集合五位尊者之力联手铸成,听说其中有尊者渡雷劫时的心得与影像,从古至今,起码有数十位修炼者在进入其中修炼之后踏入尊者,可以说,若没点关系,就算有贡献点,也进不去。”

  青衣男子侃侃而谈,若不是见欧阳明修为高深,气度不凡,他也不会过来攀谈,更不会说这些。

  就在这个时候,一道惊呼之声回荡而开:“漳州尊者之下第一锻造师屈大师来了。”

  “这……这就是屈大师,果真气度非凡!”有人谄媚道。

  “就是!”他身边的另外一人低头附和。

  尤其是一些女修,似乎连身子都软了下来。锻造师,这可是锻造师啊,在灵界,最吃香的并不是阵法师,也不是施法者,而是锻造师,装备、武器、飞毯、空间袋,甚至是更为强大的飞舟,哪样离得开锻造师?可以说,一名强大的锻造师就是一座金山,这怎么不叫她们激动?灵者弱肉强食,更为势利。

  欧阳明也循声看了过去,只见一位中年男子在一大群人的簇拥之下,从远处走来,他穿着灰黑相间的衣衫,发丝一丝不苟,修为也已经突破灵者初阶,达到灵者中阶的地步,而且根基极为扎实。

  似乎感受到欧阳明的目光,屈正德驻足不前,看了过来。

 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,一人平淡如水,一人则带着疑惑。

  现在屈正德确实疑惑,眼前这青年给他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,但只要一深想,脑中就如一团乱麻,没有一点头绪。

  欧阳明心里“咯噔”一声,心中暗道,我现在变化这么大,他还能认出我?

  虽然这么想,但脸色更为平静,还带着几分不喜与疑惑。

  这才让屈正德心里的疑惑淡了下去,略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,继续向前走去。

  “屈大师,怎么了?”一位灵者巅峰的强者一脸笑容,诚惶诚恐地说道。

  “没事儿,还以为是相识之人,结果认错了。”屈正德声音淡淡,作为一名强大的锻造大师,他有傲气,更有傲骨,这已印刻入他的灵魂之中。只是当初跟欧阳明、郁修明在一起的时候,三人都是锻造大师,所以并没有表现出来。

  但现在,就算他身边的是巅峰灵者,又能如何?

  一行人,来也匆匆,去也匆匆。

  欧阳明心里长舒了一口气,心中暗道,好险,差点被认出来了。

  同时利用天凤之火,把身上的气机再次改变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tongtianxianlu/865746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