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通天仙路 > 第九百四十四章 风雨欲来

第九百四十四章 风雨欲来

  这个瞬间,欧阳明脑中“咯噔”一声,暗道,糟了。

  他的身体如掉入冰窟之中,身子不寒而栗,但反应却丝毫不慢,意念一动,将这道细微的精神力量强行掐断,同时从天人合一、细致入微的境界之中退了出来,强行将喉咙中的鲜血咽了回去。嘴角向上一抿,右手轻轻搭在凌越肩上,小声谈笑起来,但仅是这么一瞬,他的后背已被冷汗浸透。

  毕竟巅峰尊者的威压,实在太强大了。

  要不是他反应迅,拼着精神受损,以一种决绝的姿态,强行把这一缕精神力量掐断,等艾宏力的气机锁定他时,他就在劫难逃了。

  王熙然与李玄机都是尊者,自然感受到了艾宏力的异样,交换了一个眼神。

  同时暗中传音道:“艾兄,怎么回事?”

  艾宏力目光锋锐无比,如同一头猎鹰。

  在场中扫视了一圈之后,传音回答道:“之前,我感受到淡淡精神波动缠绕在丹炉之上,等我用精神力碾压而去时,他已把精神力量强行掐断,退了回去,在场的修士足有数万人,就算我想找,都没有丝毫头绪。”

  “你是说……偷师?”两人同时传音,试探着开口。

  “嗯。”艾宏力脸色阴沉,如要滴出水来一般,这简直就是虎口拔牙,秘法已是其次,关键是七星宗的面子,到了这种地步,已经没处搁了。

  “嘶……”王熙然倒吸一口凉气,心中暗道,七星宗是漳州第一宗门,强大无比,这十年一次的丹药盛宴之上,竟有人敢偷师,这是不想活了吗?就算以他古井无波的心性,都觉得这世界有些凌乱了。

  就连天外阁的李玄机都一脸古怪,抿了一下嘴,可想而知,他心中的震撼已到了何种地步。

  经过这个不大不小的插曲,艾宏力时时刻刻都将精神力量笼罩在丹炉之上,他心里笃定,只要此人敢再来偷师,他定可叫他有来无回。而他心中的愤怒也已到了极致,在这种场合之下,这种行为,简直就是对七星宗的挑衅。

  足足等待了一刻钟,欧阳明才敢把自己的气机散了出来。

  他怎么都没想到,这么一丝细微的精神力都被艾宏力察觉到了。

  他的感知能力,可是让万兽尊者都汗颜的存在,他本来以为艾宏力的精神力最多也就与万兽尊者相当,而且,他已经极为小心了,却还是出了纰漏,心中对与巅峰尊者的战力,又有了一个更为全面的了解。

  他一边跟凌越聊天,一边警惕地观察着四周,没再弄出什么幺蛾子。

  很快,十个丹炉全都开炉成功。

  但十位丹师依然未停,依然紧锣密鼓的开始炼制。

  凌越笑容热切,解释道:“瑜兄,丹药盛宴一共十天,这十位长老炼制以后,接下来,还会有一百位丹师同时炼制,毕竟这场中足足有数万人,若只有十位长老炼制,定然来不及,当然,他们所炼制丹药的品质,自然不及这十位长老。”

  欧阳明点了点头,附和道:“没想到还有这种说法,那这些丹药何时出售?”

  “三日之后,便会开始出售,但都是一些品质较差的丹药。”凌越笑着回道。

  夜色凄美,星月洒落,却没有一人离开,到场之人修为最低都是极道境界,别说一日不休息,就算是一月,又有何妨?

  ※※※※

  月是同一片月,人却不是同一个人。

  一处阁楼之中,一位穿着白袍的中年男子全身都笼罩在黑雾之中,他的眼神如深邃幽深的漩涡,除了霸道,还有一抹可以吞噬虚无的野望。

  但是的他脸上,却带着一抹病态的苍白之色,显然身受重伤,此人正是离心。

  “还没有欧阳明的消息?”他重重咳嗽一声,与万兽尊者一战,直接让他伤及本源,现在还没缓过来。

  “嗯,欧阳明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,无论我怎么找,都找不到丝毫蛛丝马迹。”一位信徒轻声回道。

  “躲得倒很好,可又有何用?将长生丹的消息放出去,我就不信,漳州这群老不死的不动心?”

  “是!”这位信徒立刻躬身退了出去。

  离心看着月色,冷笑道:“他山之石可以攻玉,我看你能躲在哪里?”

  还有一句话,他没说出来,这消息传出来之后,艾宏力,也该站队了吧,这可是漳州第一宗门,只要站在自己这边,再加上漳州与儋州信徒的力量一整合,就算欧阳明有整个儋州人族作后盾,也能掰一下腕子,况且,我在暗里,你在明处,你防得住吗?

  而漳州这些寿元将近的尊者,就是他的先驱队伍。

  “欧阳明是我的,龙凤力量,也是我的!”他轻轻咳嗽一声,嘴角溢出一抹鲜血。

  眼中凶光一闪而逝,冷哼道:“还有万兽尊者和枯荣大师,这个仇,我一定会报!”话语刚落,掌心白芒一闪,抬手一把就将桌子拍成粉末。

  时间一晃,已经过了三天,一阵飓风不知从何刮来,直接刮过七星宗。

  所有人都在谈论一个问题,那就是——长生丹。

  没有人知道这消息从哪里传出来的,但听名字就知道,以长生命名,这丹药一定了不得。

  丹药盛宴因为长生丹的消息传出,稍稍有点变味了,因为与长生丹相比,这些丹药可以用垃圾来形容,甚至连垃圾都不如,所有人都在猜测,长生丹有没有,有的话又在哪里?

  凌越向四周看了两眼,附到欧阳明耳边,压低声音问:“瑜兄,你说这世上真有长生丹吗?”

  “我相信有的。”欧阳明信誓旦旦地保证。

  “嗯,我也相信,而且,听说儋州就出现过一枚长生丹。”倌玥笑靥如花道。

  “真的?”欧阳明露出一抹疑惑之色,声音都提高了几分。

  “当然是真的,以前儋州第一强者枯荣大师,寿元将尽,可是据说,他吃了长生丹,已经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路。”她脸上带着吹嘘,这个层次的人对她而言,实在是太遥远了。

  “长生丹!”欧阳明轻轻咀嚼着这个字眼,心中升起一种浓浓的危机感。

  但倌玥说得太入迷,没有察觉到欧阳明的异样,接着说:“我听说长生丹可令生机重现,对寿元将近的修士来说,非常难得。”

  就连凌越也加入了讨论之中。

  听着两人的声音,欧阳明想到了老猿,想到了枯荣大师。

  很想回去,一抹淡淡的愁绪萦绕在他的心间。

  “咔擦……”

  就在这个时候,一声如玻璃裂开的声音传开。

  紧接着,这丹炉之上出现无数又细又密的裂痕,如蜘蛛网般相互交错。

  兽袍老者脸色为之一变,反应丝毫不慢,一手指天,一手朝地,眼睛眯起,如弯弯的月牙,同时一口鲜血喷出,化作一团猩红的血雾,两手同时向前一推,一种诡异特殊的气息荡漾而开,这丹炉把这血雾吸收,其上的裂痕以肉眼可见的度消散。

  “这……丹药峰的血炼之术?”一位灵者中阶的的散修惊呼出声。

  “是啊,果然神妙!”一位马脸大汉开口符合。

  欧阳明目露沉吟,暗道,好神奇的手段,只是不知道这血炼之术用来锻造行不行得通?心里竟有几分火热,锻造师就算造诣再深,锻造装备的时候都有可能失败,这受心境以及环境的影响,而现在,这血炼之术竟然把要破碎的丹炉拉了回来,这让欧阳明好似看到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。

  他目光一转,将这个心思放在了心底。

  露台之上,艾宏力心里极为挣扎,他知道,“长生丹”这是离心的一个讯号。

  “怎么了?”李玄机见艾宏力脸色很差,立即传音问道。

  “无碍。”艾宏力摆了摆手,又将目光投入青石广场之中,但心里始终有个疙瘩,怎么都解不开,可以说,离心这一手棋下得太妙了,让他陷入了进退两难之境。

  廖青松看了露台之上堆起来的丹药一眼,心里掐了掐时间。

  身形一闪,一步跃入广场之中,爽朗大笑道:“好,丹药已经炼制得差不多了,接下来就是自由交易的时间,需要丹药的修士可用贡献点交易,也可用灵石交换。”他声音朗朗,灵力蕴涵其中,传遍四方。

  凌越看向欧阳明,低声道:“瑜兄,大墟之中危险无比,就算你是施法者,不近身肉搏,也得买上一些解毒丹药,以备不时之需。”

  “嗯!”欧阳明微微颔。

  他自然明白这个道理,这次进入大墟,没有大黄,没有苍鹰,更没有多臂金刚,一切都得靠自己,所以对于能够疗伤的丹药,他自然不会吝啬,况且,观看丹药峰的长老炼丹之后,他有信心,能将这些丹药全都炼制出来,当然,得揣摩这丹药之中的成分。

  “凌兄,这些丹药我都要十枚,麻烦凌兄了。”说着,欧阳明手腕一番,取出一个储物袋,递给凌越。

  凌越心肝玲珑,当然明白欧阳明的意思。

  他牙齿一咬,回道:“第一日那十位长老炼制的丹药,买不到。”

  “那剩下的也行……”欧阳明脸色不变,退而求其次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tongtianxianlu/866455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