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通天仙路 > 第九百四十六章 取胜

第九百四十六章 取胜

  刚下过雨,山上青石又湿又滑。

  古耿仁手指如飞,每一次拨动琴弦,都有一抹淡淡的青气散出,带着与他气质不符的杀伐之意。

  一道道青气以他为中心,向四周蔓延而去,空间快速褶皱。

  而古耿仁就处于这褶皱点的中央,并非是以他现在的实力,能褶皱空间,而是这琴声与空间中的灵气产生共鸣,这才荡起波纹。

  “百弦之音!”他吐出一口青气。

  声音未落,十根手指就像变成最完美的艺术品一样,在琴弦之上快速跳动,每一个动作都恰到好处,多一分则溢,少一分则亏,而他身上的气机则彻底消散,就算用精神力探知都察觉不到。

  随着这声音扩散,这一道青气与琴弦之上的音波融在一起。

  一百根箭羽在空气之中凭空凝聚,闪烁着点点寒星,就像从极北的寒潭中刚捞出来的一样,冰冷而锋锐,似能把所有阻隔全都贯穿,包括锁住自己道心的枷锁。

  突然,这琴声激荡起来,让人热血沸腾,古耿仁血管中就像流淌着岩浆。

  他长啸一声:“金戈铁马,凝!”

  这声音还未消散,一百匹身披着铠甲的大青马骤然出现在欧阳明的感知之中,无比真实。这马匹同时仰天嘶吼,鼻中喷出一口白气,百匹铁骑同时冲锋,气势强大无匹,就像一百位灵者高阶的修士将气势凝聚,对着欧阳明碾压过来一般。

  山巅被这强大的气势一压,一寸一寸向下矮去。

  乱石穿空,惊涛拍岸。

  悬崖边的青石之上同时出现无数个又细又密小孔,同时散出寒气。

  这一幕,足可让尊者之下的所有人,心头骇然。

  但单单论气势,就算是离心都没有将欧阳明压垮,古耿仁又怎么可能做到?

  他一脸平静,右手食指从烈焰寒蝉之上一滑而过,眼中倒影出寒雾之影,轻声说道:“寒雾术!”

  紧接着,烈火寒蝉之上那如蝌蚪一般跳动的符文全都亮了起来,将半个山头都笼罩在内,四周的温度快速下降,一道三、四丈宽的寒雾就如飓风一般,朝这百匹铁骑一冲而去,天地一片苍茫,欧阳明周围十丈之内,竟下起了雪花。

  “凝!”他手中法杖一指。

  顿时,这百匹铁骑不过瞬息之间就化作冰雕。

  就如被一座大山砸中了一般,彻底崩溃。

  这一切说起来很长,但从这百匹铁骑凝聚,再到彻底崩溃,还不足两息。

  古耿仁脸色苍白,身体踉跄倒退,就连古琴都掉在山巅之上。

  “公子,你没事儿吧?”牧老一身黑袍,脸上全是慌张之色,步子向前一跨。

  “没事儿!”古耿仁轻呼一声,用眼神将牧老的身形止住,心中无比震惊,暗道,这一招我可是杀过巅峰灵者的,没想到,被他这么轻松地就防住了,这怎么可能?这种精神力量,实在太恐怖了,要是让古耿仁知道,之前欧阳明还当着一位巅峰尊者的面偷师,不知道他会怎么想?

  他用手捂住嘴,手掌放开之时,手心一片殷红。

 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,得速战速决。他心中暗道,内心深处,竟生起一抹淡淡地恐惧,是的,就是恐惧,这一刻,欧阳明给他的感觉,就像深不见底的星空一般,无论你使出多强的力量,都会被吸收个干净。

  没有犹豫,手中吸力迸发,将古琴抓到手中,十个手指几乎化作一道残影。

  同时拨动琴弦,无数个古怪的音符回荡而开,他眼中狠辣之色一闪。

  大声吼道:“千弦之音!”

  顿时,无数乱石纷飞,一千根箭羽同时出现,一化十、十化作百,整个山巅,都变成箭羽的海洋,呼啸之音,响彻天地。别说灵者高阶,就算是灵者巅峰,所掀起的波澜都不足这三分之一。

  温舟只觉得嘴唇干涩,声音都嘶哑起来,道:“这一招,可威胁到绝剑峰道子。”

  这声音一出,凌越瞳孔收缩,心中暗道,一定要挡住啊!

  简成哲则一脸疯狂,心中低吼,赢了,七曜丹是我的了,我就知道一定能赢!

  突然,古耿仁手下向下一按,低声吼道:“疾!”

  这遮天蔽日的箭羽瞬间就像无数道破空的星痕,锋锐无比,对准欧阳明绞杀而去。

  甚至古耿仁脚尖都轻轻一点,弃琴提剑,跟在这无数剑羽之后,化作一道将星空撕扯得支离破碎的白色闪电,快到了极致,手中长剑伦得滚圆,寒芒四射。

  欧阳明脸色凝重,看着轰然而来的无数箭羽,轻声道:“金刚护体!”

  声音刚一落下,无数黄色光晕凭空出现,又细又密,交织成网。直接将欧阳明的身体笼罩在内,甚至就连他的皮肤都隐隐变成古铜色,竟然如同修炼了炼体功夫的体修一样,看起来坚韧无比。

  见到这一幕,古耿仁心中一凛,左手快速掐诀,以灵力调动箭羽,把天空中飘荡的所有箭羽全都凝在一起,化作一根金色箭羽,让这其中的锋锐之力,达到极致。

  他左手向外一推,这金色箭羽速度爆发,几乎到了精神力难以察觉的地步。

  欧阳明身上金光越来越甚,以金刚护体硬撼这金色箭羽。

  一道金属的碰撞之音四散而开,两者一时之间竟然僵持不下。

  恰在这时,古耿仁最身赶了过来,气机锁定欧阳明的眉心,一剑掠来,又快又狠。

  “差不多了!”欧阳明眼中寒芒一闪,暗中运转唯念诀,聚气吐纳,轻吼一声道:“神魔之音!”

  只见一道锋锐到极点的音波向前一轰而去,所过之处,就连灵气都被彻底碾碎,空气中露出一道让人心悸的寡白之色。

  见到这个画面,古耿仁只觉得身子一寒。

  身上每个细胞都颤抖起来,驻住步子,向后一退。

  “退?退得了吗?”欧阳明冷笑一声,向前轻轻一按,这音波速度大增,这一根金色箭羽连阻挡一丝都做不到,就一寸寸化作金色粉末,但这音波依然未止,直逼古耿仁的胸口而去。

  欧阳明之所以这时候使出唯念诀是有讲究的。

  首先,唯念诀的施展必须做到出其不意,而且,两人相距越近破坏力也就越大。

  其次,欧阳明的身份是施法者,只能摆出防御的架势,若他主动攻过去,恐怕连个傻子都知道有诈,这样就达不到效果。

  但古耿仁主动弃琴提剑攻了过来,这就给欧阳明一个很好的机会。

  而且,他也牢牢地抓住了!

  抓住机会之后的结果就是,古耿仁被逼到了绝境。

  他手中长剑不停斩出,或如岩浆火山喷发一般狂暴大气,或如冰极雪原一般冰冷异常,或如寒雾一般如雾似幻,不可琢磨,或快或慢,或顿或止,无数的剑招融为一炉,同时斩出,试图削减音波之上的锋锐之力,但仅仅阻挡一丝。

  “快一点,再快一点!”

  古耿仁嘴中嘶吼,但气机已被牢牢锁定,又怎么摆脱得了?

  欧阳明向步子一跨,招式如羚羊挂角,一轰而来,这就像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将古耿仁的架子瞬间打散开。

  法杖顶着他的喉咙,声音平淡,毫无波澜,道:“你输了!”

  同时,将神魔之音抬手破去。

  古耿仁眼中露出茫然,怔了片刻,苦涩一笑,道:“恭喜瑜兄。输了这一次,下一次我就不会输了。这种滋味可不好受。”他将头顶的长发束起,将古琴提在手中。

  欧阳明没有说话,不可否置地摇了摇头。

  杜老一步跨来,脸上的皱纹如可夹死苍蝇,一脸急切道:“公子,没事儿?”

  “没事儿,若非瑜兄手下留情,将最后一招轰散,我怎么都要身受重伤。”说着,他便朝欧阳明重重一拜。

  欧阳明反身一跳,躲了过去。

  随即走到凌越身边,轻轻拱手,道:“凌兄,不负所望。”

  凌越身上每个细胞都颤抖起来,他心里实在太激动的,心里只剩一个声音在大喊,七曜丹,这可是七曜丹啊,脑中混乱无比!

  还是倌玥轻轻掐了他一下,他才缓过神来。

  讪讪一笑道:“让瑜兄见笑了!”

  倌玥两靥全是绯红,心情好极了。

  但是在场之人,只有一个人心情很差,那就是简成哲。他全身细胞都在尖叫,暗中问道,凭什么?凭什么凌越这么好运,凭什么这七曜丹不是自己的?他恨,无比的恨。

  但在场之人,除了凌越以外,他一人都不敢得罪,只能把这恨意强加到了这“倒霉师弟”的身上,下定决心,一定要找机会将他神不知鬼不觉地杀掉,这样,温舟手下所有的修炼资源都是自己的,到了这一刻,他的心里全是邪魔之意。

  眼中凶厉之色一闪而逝,沿着小道下了山巅。

  温舟看着简成哲远去的背影,暗中叹了口气,喉咙微动,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。

  摇了摇头,手腕一翻,落下时,一个细小的瓷瓶已被他捏在手中,轻声道:“这便是七曜丹,日后好好修炼,争取早日突破灵者初阶,身上也能背上一个剑匣。”

  “是!”凌越重重点头,心里无比火热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tongtianxianlu/867150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