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通天仙路 > 第九百四十八章 徐家

第九百四十八章 徐家

  一缕晨光刚刚从地平线下探出头来,极为柔和,一道曼妙的身躯便沿着蜿蜒的小道向上奔来。

  她换了一身粉色长裙,就如随风里撒开的桃花瓣,明媚而又娇艳,发丝随风荡在身后,更显随性洒脱。

  倌玥盯着入定中的欧阳明,没有说话。

  一刻钟后,欧阳明眼睛睁开,就如蕴含着两片时时刻刻都在变化的星云,笑着说道:“倌姑娘可有要事儿?”

  倌玥看着他的双眼,只觉得脑袋昏沉,用力地摇了下头,这种昏沉之感这才消散。她仰着下巴,回道:“我发现瑜兄对阵盘很感兴趣,恰好,今日师尊受邀帮助太河城徐家修复阵法,瑜兄要是有兴趣,不妨一起去看看如何?”

  她心肝玲珑,此次邀请,也是主动向欧阳明示好。

  因为她深深地明白,如果能够结交欧阳明,无论是对自己,还是对凌越,都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大好事。

  欧阳明也不点破,心里暗道,现在我确实关注一下自己的信息,才能更好的审时度势。

  自从长生丹之名传出以后,他心里知道,离心已经出手了。没有一点儿犹豫,点头道:“倌姑娘好意,在下怎会拒绝。”

  倌玥掂了一下碎步,极为开口,雀跃道:“那快走吧,师尊在山下等着呢。”

  两人没有拖延,一前一后,朝着山下疾驰而去。

  不过多时,他们就已经来到了山脚下,那儿有着一位身材窈窕的美丽女子,正是倌玥的师尊洛萧雨。

  这是欧阳明第一次见到洛萧雨,一个字魅,从骨子里透出的魅。

  她一袭白衣,长发如瀑,皮肤如最柔滑的羊脂白玉,就这么安静地站在哪里,似都能勾起人们内心最原始的欲望。

  见到欧阳明,洛萧雨两靥如桃花带雨,轻笑一声道:“经常听玥儿提起瑜公子,今日一见,果真是人中龙凤。”

  “前辈过奖了。”欧阳明看着洛萧雨的眼睛,声音不急不缓,脸上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意。

  洛萧雨心中轻咦一声,暗道,果然不简单,我天生魅体,此人还敢正视我的眼睛,并且脸色平淡安闲,仅这一点,等闲的灵者巅峰,都做不到。脸上笑容更为热切了几分,随意地问道:“听说瑜公子很喜欢阵法?”

  “嗯,阵法之道博大精深,在下只是略有涉猎。”欧阳明轻声应道。

  洛萧雨魅气的下巴轻轻一点,没有说话。

  倌玥眼里全是惊奇,她可是知道,自家师尊看似平易近人,但性子深处,却掺杂一抹孤高与清冷,平日里,除了对自己,对上谁都平平淡淡,但现在,却像变了个人一样?竟隐隐透着几分关心,这还是自家师尊吗?

  倌玥不知道的是,洛萧雨魅体天成。从未遇到过这么淡然安闲的目光,心中的兴趣这才被勾了起来。

  相互攀谈了一阵,洛萧雨看了一眼天色,语速平缓道:“走吧,先将布置阵法的这件事儿办了。”

  欧阳明与倌玥当然不会反驳。

  三人便向着太河城疾驰而去,一路无话。

  太河城是漳州九大城池之一,排名还在汇寻城的面前,与散修之城不同,城中各大世家都与漳州九大宗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而太河城徐家在城中也算得上一流宗门,受往生极乐庇护。

  半个月前,护山大阵忽然失灵了,让整个徐家都陷入恐慌之中。

  火急火燎地将消息传回往生极乐,而洛萧雨距天河城比较近,这才有了这样一幕。

  七星宗距离太河城是真的近,不过三日,欧阳明一行人就已来到徐家门外。

  洛萧雨玉指轻轻一拍空间袋,纤长秀气的食指凌空一按,一张红色符纸化作一道红色流光飞出,迎风而长,在徐家大院上空直接燃烧起来,化为一个巨大的阵字,这字体中如有鬼神之力,就连欧阳明心中都微微一紧。

  倌玥眼中的狡黠之色一闪而逝,笑着解释道:“瑜兄,这是阵法印符,代表的是往生极乐的威严。”

  果然,这声音还未落下,徐家主走在前面,身后跟着十几个内门长老,走到门外石狮之下,同时抱拳,大声吼道:“恭迎仙宗使者!”眼神真挚无比,甚至隐隐透着几分狂热。

  “免礼!”洛萧雨神色淡淡,气质冰冷无比。

  见到这个画面,欧阳明才明白大宗弟子的傲气从何而来。

  这声音刚一落下,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向前跨了一步,恭敬道:“在下徐家家主徐瀚引,家中已备好宴席,只等使者入坐。”

  洛萧雨冷冷地道:“不必了,先把事儿办好要紧。”

  徐瀚引心里一喜,但他活了一辈子,养气功夫气候已极为高深,脸上却不见波澜,小心地恭维了一句:“仙宗使者真是尽力,老朽敬佩不已。”

  洛萧雨点了点头,不言不语。

  许瀚引脊梁一弯,做了一个请的动作,在前引路。

  洛萧雨便在一群人的簇拥之下,向着徐家阵眼之处缓缓走去。

  欧阳明步子放缓,暗中向倌玥使了一个眼色,将声音压至最低,轻声道:“大宗门出来的人就是不一样,果然风光。”

  倌玥回眸顾盼,狠狠白了他一眼。

  踮起脚尖,附到他的耳边,声音中带着几分愠怒意味,气吐幽兰道:“难道瑜兄不是大宗宗门之人?”

  欧阳明微微一怔,闻着那沁人地幽香,似笑非笑道:“你猜?”

  倌玥哼了一声,步子加快,赶至洛萧雨身边。

  没过多久,一行人来到后山,一块三、四丈高的石碑,出现在众人视线之中,上面全是淡绿色的青苔,密密麻麻,隐隐有水雾流动。

  徐瀚引脸上干干巴巴的,皱纹全都挤在一起,介绍道:“使者,这就是徐家大阵的核心枢纽,半个月前,忽有一夜,白哗碑光芒万丈,冲天而起,将整个徐家都笼罩在内,等这白芒消散的时候,之前布置的防御阵法怎么都无法展开。”

  洛萧雨轻轻地点了点头,没有回答。

  意念一动,将精神力量顺着白哗碑蔓延出去,分析观察。

  但眉头一直皱着,没有舒开,显然遇到了不小的麻烦。

  倌玥轻轻拉了一下欧阳明的衣角,轻声道:“瑜兄,看仔细了,师尊在阵法之上的造诣极强,只要能学到一星半点,对你都有难言的好处。”

  欧阳明眼珠乱转了两圈,心中腹诽道,我的阵法造诣就算是尊者都不敢说完胜我了吧?

  事实也确实如此,夺舍邱成旺的记忆之后,阵法一途,他已经登堂入室,尤其是在死亡森林之中明悟上古阵法的时候,更是将他的根基打得无比牢靠。同时再往上推了几分,可以说,单论阵法造诣,普通尊者,还真不是欧阳明的对手。

  嘴上却连声说道:“多谢倌姑娘提醒!”

  念头微微一沉,那如潮水一般的精神力横扫而出。

  以白哗碑为核心,向八方蔓延出去,同时跨入细致入微、天人合一的境界之中。

  方圆百丈之内所有的一切都清晰浮现在他的精神世界之中,虫鸣鸟叫、盛开的鲜花甚至是在场每人最细微的动作,都出现在欧阳明感知之中。想要破开大阵,最关键的一点是找到核心枢纽。

  而想要修复阵法则要从核心枢纽倒推回去。

  这种常识欧阳明当然清楚,他意念一动,无数个黯淡无光的空间节点立即出现在在他的感知之中。

  欧阳明发现,这大阵笼罩的范围极广,足有数千丈,将整个徐家都包裹在内。

  而一种极其特殊而又细微的能量附着在白哗碑上,只要控制阵法的人调动符文节点之时,这能量就以一种诡异的方式,将其中的联系掐断,若非他学过上古阵法,根基深厚,恐怕也发现不了。

  半个时辰之后,洛萧雨眼中的疑惑之色越来越深。

  嘴中喃喃自语道:“没道理啊,怎么连符文节点都调动不了?无论倒推逆推,都找不到关键点,这是怎么回事?”她手指一掐,轻轻点在白哗碑之上,却依然没有丝毫头绪。

  恰似黄昏,金色的阳光如被揉碎了一样。

  把大地披上一层淡淡的金色,金色光芒里,洛萧雨长发飘飘,脸色也多了一抹苍白。

  许瀚引可是人老成精的人物,见到这一幕,就知道,这一次的问题恐怕没那么好解决了,躬着身子,试探地开口:“使者,天色已晚,先用晚膳,明日再探不迟。”

  洛萧雨显得极为倔强,轻轻摇了摇头。

  继续探查起来,没过多久,就连额头都渗出虚汗。

  这下好了,往生极乐出来的仙子是不肯走,徐家长老是不敢走,就这么陪着。

  半响之后,洛萧雨睁开眼睛,竟显得极为虚弱,低声问道:“徐家主,半个月前,有没有发生什么有违常理的事儿?”

  徐瀚引回忆了片刻,肯定地说道:“没有,不过长生丹的消息传了出来,这算不算?”

  欧阳明悄悄摸了摸鼻尖,心中暗道,怎么又扯到我身上了?

  “这当然不算?”洛萱雨的声音之中已带着淡淡的火气。

  徐瀚引苍老的手指摩挲着下巴,考虑了一会:“那就只下过一场暴雨,电闪雷鸣,天空黑得像烧饭的锅底一样,闷雷阵阵,好些年没打这么大的雷了。”
  浏览阅读地址:/tongtianxianlu/867984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