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通天仙路 > 第九百五十章 出发在即

第九百五十章 出发在即

  阳光温煦,轻柔落在欧阳明的长之上,看起来无比的耀眼。

  洛萧雨唇若朱砂,微微分开,妩媚的面容之上全是震惊之色。

  她是极乐仙宗内门长老,在阵法之道上造诣极深,哪怕是在高手如云的往生极乐中也称得上是一号人物。并且她之前用了七天时间研究徐家的守护大阵,但脑中依然如一团乱麻,没有一点儿头绪。

  她清楚的知道这阵法有多复杂,修复起来可谓困难重重。

  但就在瞬息之前,这面容清秀的青年竟然成功就阵法修复成功了,而且才用了一个时辰,这简直让她原有的世界观彻底崩塌。

  心里暗道,这究竟是那个宗门出来的变态?

  连“变态”这个评价都用了,可想而知她心中的震惊程度。

  她呼出一口淡淡的香气,眸光一转,变得灼热起来,颤抖着说道:“瑜……瑜大师,你是如何做到的?”

  欧阳明的年龄实在是太轻了,让她叫大师,她还是有点难以启齿,可为了知道这个答案,她还是咬着牙问了出来。

  欧阳明当然不会把头颅的吞噬力量说出来,轻笑一声:“前辈应该知晓,我是一位施法者。精神力量的运用是我的强项,这才能感受到白哗碑上的雷霆之力,并且将其驱散。”他轻声开口,半真半假地答道。

  洛萧雨脸上露出一个原来如此的表情,没再多问。只是,她心中究竟是如何想的,却不为人知。

  徐瀚引人情世故了然与心,步子向前迈出一步,诚恳道:“瑜大师大恩,徐家永远铭记在心。日后,大师旦有吩咐,徐家必为马前卒,万死不辞。”他没有说给欧阳明灵石,丹药作为报酬,因为他心里笃定,以此人的阵法造诣,定然是大宗道子,修炼资源不缺,自己这点儿家底,人家肯定看不上。

  “徐家主言重了。”欧阳明微微拱手。

  徐瀚引摆了摆手,心中担忧尽去,笑容显得无比爽朗,低声道:“天色已晚,晚宴已经备好了,请仙宗使者入座。”说完身子一弯右手前伸,做了一个相请的动作。

  洛萧雨也没有拒绝,忙了这么久,她确实有些倦了。

  晚宴上气氛很好,许多徐家长老都想看看这阵法大师长什么样子。

  看过之后,脑中不由自主地迸出两个字——年轻!

  而一些长相出众的徐家女修,则美眸顾盼,暗送秋波,都渴望能生点儿什么,心里暗道,只要能傍上这条大腿,日后修炼必然一片坦途。

  所以她们纷纷施展浑身解数,把自己最美的一面都表现了出来。

  可惜落花有情,流水无意,欧阳明神色始终平淡安闲。

  徐瀚引见到这一幕,心里暗道一声可惜。

  倌玥娇笑一声,把声音藏在灵力之中,传音道:“没想到瑜大师这么受欢迎,是不是觉得特自豪?”这个瑜大师,他咬得很重。

  “习惯了。”欧阳明眼珠一转,传音道。

  “嘚瑟!”她哼了一声,暗中传音。

  欧阳明:“……”

  过了半晌,欧阳明喝了一口烈酒,只觉得鲜血都滚烫起来,叹了口气,传音回答说:“她们只是觉得我天赋不错,值得投资,这才如今这个样子,要是我天赋普通,泯为众人,她们还会这样吗?人这辈子,最应该珍惜的是陪你吃苦的女人,而这些人,不过是过眼云烟,相别则可忘。”说这话的时候,他又想起了倪英鸿,眼神也变得无比温柔。

  倌玥张了张嘴,似乎是想起了凌越,嘴角也是露出一丝温和的笑意。

  晚宴过后,恰到黄昏,天空中的云彩五颜六色。

  欧阳明以喜欢清静为理由,走到一个竹亭之中,坐了下来。

  没过多久,倌玥娉娉婷婷迈步而来,声音清脆,就像泉水敲打着山石:“没想到瑜兄不但是施法者,就连在阵法之上的造诣也这么强,可瞒得我好苦啊!”她眯着眼睛,故作埋怨状。

  欧阳明干笑一声,没有说话。

  不是他不想回答,而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  难道说,我把往生极乐尊者的记忆融合,这才有了如今的阵法修为?

  要是他真敢这么说,恐怕往生极乐的尊者,立马浩浩荡荡地杀了过来,要将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点天灯,灵魂囚禁灯芯之中,日夜被烈焰灼烧,让他永世不入轮回。

  两人相顾无言,一起看着夕阳,等到夕阳的最后一道光芒被大山挡住,便各自回到小院。

  洛萧雨是往生极乐使者身份,所住的小院是整个徐家最豪华的,草木青葱,灵气逼人。

  屋内布置得古色古香,每一处都恰到好处。

  她走至床边,斜靠在床上,一股慵懒的气质显露无疑。

  把今日的事儿在脑中细细回忆了一遍,突然,她心里“咯噔”一声,暗道,欧阳明掌握的阵法似乎与往生极乐的有几分类似,却更加高明,少了点冗杂繁琐之意,更多了几分大道至简之姿,此人究竟是谁?听玥儿说此人并非漳州之人是,但儋州九大宗门,从没听说那个宗门擅长阵法啊?想不透,怎么都想不透。

  她看着窗外,眼神无比复杂。可就算她是内门长老,也不知道邱成旺魂灯已经熄灭的事儿,毕竟顶尖战力对一个宗门来说,实在是太重要了。可以说,是战略资源。一但这个消息传了出去,可以说,整个往生极乐都会产生动荡,而且,敌对势力也会蠢蠢欲动。况且,就算她知道,也不会将这两件事联系在一起。

  一夜无话,翌日,三人朝七星宗疾驰而去。就如三道长虹,将天空搅得支离破碎。

  两日之后,欧阳明回到绝剑峰,开始等待大墟开启之日。

  ※※※※

  清晨紫气弥漫山巅,他开始呼吸吐纳,淬炼丹田中的灵力,气机平缓。

  他眼睛一睁,一口浊气呼出,一道黑色旋风蓦然凝聚,向着前方碾压而去,空气猛地收缩塌陷,露出一片让人心悸的寡白。

  欧阳明见到这一幕,眼里也露出满意之色。

  就在这个时候,凌越沿着崎岖的山道,步子不急不缓,走了上来。

  身上气势隐而不,就像一柄入鞘的长剑,身后背着一个四尺长的剑匣,可以想象,一旦匣中长剑出鞘,必然骇人无比,他脸上带着笑容,很是自信。

  “凌兄,你突破至灵者中阶了?”欧阳明脸上露出惊喜之色。

  “这还得多亏瑜兄,若非是那一枚七曜丹,我想要突破灵者初阶,不知还需多久。”话音未落,凌越就重重一拜,一脸真挚与诚恳。

  欧阳明连忙躲开:“凌兄,不必如此,这样显得太过生分了。再这样,这张羊皮图我可就还回去了。”一边说,他一边瞪了瞪眼,显得气势十足。

  凌越心中全是惊喜之色,连连点头。

  他心里明白,欧阳明这么说,显然已经把自己当兄弟了。

  右手轻轻一拍空间袋,取出两壶烈酒,大笑道:“瑜兄,知道你再过几日就要进入大墟,我也帮不上什么忙,只能祝你一路顺风。”手腕向外一推,一壶酒就飞了出来,被欧阳明稳稳捏在手中,两人找了一块青石坐下,看着下方巍峨的河山。

  “站在高处,视野就是开阔,可以看到很多普通人看不到的东西。”凌越提起酒壶,喝了一大口。

  “是啊,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人要往高处爬。”欧阳明开口附和。

  “那瑜兄认为多高才算高?”凌越话语很轻,却带着莫名的深意。

  “几层楼那么高就够了,太高了摔下来不但疼,一时不慎,还有可能直接摔死,这就太不值当了。”一口烈酒入喉,欧阳明只觉得身上每个毛孔都舒开了一样,重重吐出一口雾气。

  凌越摇了摇头,将脑中纷杂的思绪压下,举起酒壶,闷声道:“瑜兄,来,喝酒,这次一别,不知何时才能相见。”

  “是啊,此去生死不知,祸福难料。”话语毕,一口便将酒壶中的酒喝到见底。

  随即站起身来,淡笑道:“起风了,天气凉,赶快回去吧。”

  凌越自然听出了欧阳明赶人的意思,起身抱拳道:“瑜兄,祝你一帆风顺。”

  “承凌兄吉言。”欧阳明还了一礼。

  早春寒气仍然浓郁,欧阳明看着天边翻滚的雾气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  回到屋中,疗伤丹药、解毒丹药、武器装备、灵草灵药……各种各样的东西,他都细致地检查了一遍,毕竟这一次进入的地方可是大墟,就算是尊者,都不能保证一定能从大墟之中活着回来,何况欧阳明只有灵者高阶修为。

  将空间袋中的东西检查清楚,同时分门别类,足足花了半个时辰……

  欧阳明念头一动,心守灵台,心中沉入精神世界之中,开始观想雪山。北风呼啸,天地一片苍茫,纷扬杂乱的雪花把静默的天空搅得支离破碎,而这一座雪峰,经过这一段时间的观想,已有三四十丈,虽然矮小,但气息却是厚重无比,根基极牢,如此一来,雪山最终所能达到的高度也会相应的拔高。

  就像欧阳明被腾家两位巅峰灵者围攻的时候,那一座雪峰最多只能再向上堆叠千丈,但真说能刺破苍穹,那是绝无可能,毕竟,山峰根基太薄,太高则会塌陷,但这一次观想的雪上则不一样,根基坚固,无与伦比。

  一日清晨,欧阳明眼眸睁开。心中暗道,终于到了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tongtianxianlu/867998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