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通天仙路 > 第九百五十三章 进入大墟

第九百五十三章 进入大墟

  天空昏暗,隐隐有一道黑雾涌动,带着一点儿淡淡的血色。

  大地一片荒凉,到处是崩溃的碎石、枯枝,只要稍稍一碰,便化作粉砾。

  灰色的夕阳缓缓下落,藏在群山之后,一缕稍显阴冷的阳光也消失不见了,天地一片沉寂,黑暗淹没而来,将沿途一切全都吞噬。

  正值初春,本应该是一年之中最生机盎然的季节。但大墟之中却死气沉沉,似乎所有的东西之上都沾染上了灰色,就连阳光都不例外,就如一个被彻底遗忘的世界。

  夕阳越拉越低,最后一抹光芒从欧阳明身上掠过。

  他抬头看着天空,只见一道风暴徒然旋转起来,迸出一股难以言语的吸力,将四周一切全都撕扯进去,碎石、沙砾、枯枝……风暴越转越快,朝着远方肆虐而去。

  “真不愧顶着大墟之名,果然危险。”欧阳明轻笑一声,苦中作乐。

  可就在这个时候,这风暴方向徒然一转。

  朝欧阳明所站之处一扑而来,所过之处,所有的一切全都泯灭,大地都被风暴拖出一道十来丈宽的清晰裂痕。

  “哼……”他冷哼一声。

  反应丝毫不慢,身形闪动,就像一道弧形闪电,划破天际。

  但这风暴度更快,直接碾压而来。

  “金刚护体!”他来不及取出法杖,双手快掐诀,向着前方一推,一道黄芒将他笼罩在内,这光芒就像泛黄的古卷,很是柔和,但防御力很强。

  顿时,这风暴仅仅将黄芒吹散了一些,从欧阳明身上碾过之后,直接吹向远方。

  欧阳明心中长舒了一口气,拿出破旧的羊皮图,细细观察起来,但找了很久,却连一点头绪都没有找到,大墟实在太大了,可以用广阔无垠来形容。

  “咯吱,咯吱!”这声音不知从哪里传来,听到耳中如要将灵魂都搅碎了一般。

  “食物,美味……的食物……”这声音如恶鬼哭坟一般,让欧阳明身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,紧接着,一具染血的尸体从黑暗中冲了出来,他身上全是腐肉,衣服破破烂烂,血水不停滴落,双目浑浊,獠牙很尖,如两柄倒挂着的短刀,五指为血红色,指甲之上冒着死气。

  度快到了极致,五指收拢,对准欧阳明的胸膛一掏而来。

  “死人?”欧阳明见到这具尸体,心中的紧张反而平缓了下来,沉吟了稍许,一边后退,一边取出烈火寒蝉。

  手中法杖向前一指,其上黑芒涌动。

  嘴中轻吼道:“石锥术!”

  话音回荡之下,无数乱石从四面八方穿空而去,密密麻麻,直扑这尸身而去。

  一块、两块、三块……无数块,这在大墟中凶厉无比的寒骨尸,就这么被石锥围住。

  它厉声尖叫,眼神凶厉无比,五指如刀,把石锥化为粉末,但石锥实在太多了,这尸体逐渐独木难支,被石锥围拢,化作一个巨大的圆球,静静地立在大地上。

  欧阳明念头一动,金色的精神力量一涌而出。

  探入这尸体的脑袋之内,毕竟,他刚刚进入大墟,现在所需要做的就是对这个地方有最为全面并且细致的了解。

  让欧阳明意外的是,精神力量没有丝毫阻碍,就深入这尸体的脑海之中。当让他感到惊讶的是,却连一点有用的信息都没有,混混沌沌,所有的记忆都被飘荡着的雾气掩埋。

  他摩挲着下巴,沉吟了半晌,五指收紧,用力一捏,这由石锥组成的圆球,不停向中心处塌陷,这一具尸体,被石块彻底碾成粉末。

  欧阳明迈开步子,缓缓向前走去。

  没过多久,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从黑暗中传了过来。

  随即,一支箭羽寒光一闪,直逼欧阳明的眉心,箭羽不停旋转,携风雷之势,搅动灵气,浑然而来。

  “哼!”欧阳明冷哼一声,抬手一抓。

  落下时,这箭羽已经被折成两截,身子一赶,追了过去。

  只见一位七岁左右的孩童不停快奔跑,没有穿鞋,身上的肌肉就如同虬龙一样,显得无比强壮,最可怕的是他的眼眸,没有这个年龄该有的童真,显得冷漠无比,竟还沾染着几分血色。

  欧阳明轻“咦”一声,一把将他抓住,让他动弹不得。

  声音冰冷,问:“你是谁?”

  “不用你管!”男孩一字一顿,一股骇人的凶厉之气从他身上爆出来。

  “哼,嘴还真硬!”欧阳明手中力道加重,孩童的身子被越压越低,袖中藏好的短刀一下滑了出去。

  “死,去死!”孩童不停地挣扎,身体中的血液都滚烫起来,身上一道黑色纹路亮了起来,最奇异的是他的眉心,隐隐可见一道一寸长的条纹凸显出来。

  欧阳明脸色不变,心中暗道,好强的力量,六七岁就踏入极道境界本就属于天方夜谭,这要是在外界,还不得被各大宗门当宝贝一样护着啊?最关键的一点儿是,这还不是普通的极道境界,单论力量,就算是普通灵者,都没这孩童强。

  当然,这种力量在欧阳明手里连翻腾的资格都没有。

  “真是奇异啊!”他摇了摇头,眼底全是好奇之色。

  僵持了一刻钟后,整片天地彻底黑了下来,伸手不见五指,黑夜就像一头择人而噬的野兽,吞噬而来。

  “我将你放开,你告诉我你是谁怎么样?”欧阳明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柔和一些。

  孩童思考了片刻,轻轻点头,眼中的狠厉之色一闪而逝。

  但欧阳明的手刚刚拿开,男童身子一弯,一把抓向短刀。欧阳明也是艺高人胆大,故意放缓动作,等他抓住短刀。可就在男童握住短刀的刹那,不但不退,反而转身回撩,刺向欧阳明的心窝,又快又狠,决绝无比,不留丝毫余地。

  “轰……”一声轰鸣,孩童又被欧阳明按在了地上,半个身子都陷入泥土之中。

  他不吼不叫,但身上的狠辣之气已经到了极致。

  欧阳明凝望着这孩童,心中涌起一丝杀意。

  仿佛是感应到他的心思,孩童的身体哆嗦了一下,虽然依旧表现的桀骜不逊,可牙关紧要,硬是不曾求饶。

  欧阳明心中微动,他从下界闯荡到今天,从没滥杀过一个无辜之人。如果眼前之人不是孩童,他肯定不会留手。但是,看着对方眼眸中拼命想要掩饰的那一丝惊惧、不甘之色的时候,不知为何,就是心软了。

  或许,在看到这双眼眸的时候,他也想到了自己的幼年吧。

  哪怕在他最为孤单艰难之时,也不曾像命运低过头。

  吸了一口浊气,欧阳明手指一松,放了开来。

  这孩童愣了一下,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一溜烟,跑了个没影。

  忽然,异变突起,天空中黑雾翻滚,一双血色瞳孔扫视而下,只见一只足有十来丈的手臂突然将黑雾撕开,从天而降,对着孩童所在的位置一抹而去。这力道之强,已达灵者高阶层次,可以说,若欧阳明不出手,这个孩童必死无疑。

  这光着脚丫的孩童,也被这强大的气势压得动弹不得,眼神惊恐。

  “唉,算了,既然相遇,便是有缘,既然有缘,再救你一次又有何妨?”欧阳明喃喃自语。

  主意一定,将度展现到极致,脚下如踩着两道飓风,一扑而去,度快到了极致。

  一把搂住孩童的身体,向外掠了出去。

  两人刚出这手掌的范围,一阵巨响,只见手掌落下之处,一个十几丈的大坑凭空出现,与此同时,一圈风暴向着四周席卷而去,其力道之强,就算是灵者中阶沾上都会彻底泯灭,连一点儿灰都不剩下。

  “算了,好人做到底吧。”欧阳明吸了口气,抬手一掀,将这风暴彻底挡住。

  他没有注意,这孩童的神色无比复杂,有惊喜、有内疚、各种各样,但更多的却是不可置信,是的,是不可置信,他不肯相信,之前被他偷袭了两次的人竟然做了这种决定,对他而言,这无异于一道千丈高的潮水在脑海之中肆虐,将固有的思维搅得支离破碎。

  在他心里,这个世界,除了黑暗,也只有黑暗。

  但是现在,他的世界观,崩塌了,抬头看着欧阳明的侧脸,很干净,没有一点儿胡渣。

  欧阳身形一展,刹那远去,这度之快,灵者巅峰以下的修士,根本挡不住。

  而半空之中,黑云翻滚,那猩红的眸子再次浮出,闷声吼道:“竟然坏血红大人的好事儿,就算你是巅峰灵者也必死无疑,多么精纯的血脉之力啊,可惜了,太可惜了……”庞大的身躯化作有一道黑雾,徒然一散。

  欧阳明不知道疾驰了多久,确定没有危险以后。

  右手向外一推,一股柔和之力从手心中散了出来,将孩童放在地上。

  没有说话,向着远方走去。

  大地一片荒芜,北风呜咽,虽然并不算冷,但让人心生凉意。

  孩童看着他的背影,眼中全是迷惘之色,步子向前跨了一步,又退了回来,心中踌躇无比。

  等欧阳明的背影渐渐消失在地平线下的时候,他狠狠一咬牙,远远地跟了上去。

  天已经亮了,就算已经到了清晨,从地平线下传来的光芒依然带着一抹灰色,仿佛阳光是从灰色的液体中透过一样,大地、天空、山石、草木,所有的一切都染上一层灰色的光晕,压抑得让人心悸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tongtianxianlu/868787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