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通天仙路 > 第九百五十四章 小蛮的身份

第九百五十四章 小蛮的身份

  地面弥漫起灰雾,看起来朦胧而神秘。

  一阵冷风袭来,吹起欧阳明的衣衫,他看了身后孩童一眼,度加快,朝前方疾驰而去。

  但孩童却一声不吭,远远地跟在他的身后,不敢太过靠近,也不落下。

  “别跟着我了!”欧阳明回过头,低声说道。

  孩童轻轻咬着下唇,眼神无比倔强,没有回答。但依然低着头,不声不响地跟着。只是,这没有回答,便是最好的回答,他还是要跟着的。

  赤脚一下把一根枯枝踩断,出“咯吱”的声音。

  欧阳明看着远方,身法施展,将度提到灵者初阶的程度,几乎化作一道旋风。

  孩童气喘吁吁,头之上都冒出白雾,牙关紧咬,死死地跟着。两日之后,小男孩丹田之中的灵气全都耗尽,全靠肉身之力与强横的意志支撑。

  欧阳明现,每当这小孩被逼到绝境之时,他身上一道黑色纹路亮了起来,尤其是眉心那道一寸长的条纹,更加清晰地凸显出来,甚至就连他周围一丈之内的空气都变得灼热起来。这种意外的现,让欧阳明兴趣大增。

  故意将度放缓,站在原地,等孩童赶了上来。

  这六七岁大的孩子身上散着热气,眼中露出迷离之色,身体一个踉跄。

  他年龄实在太小了,又逼迫自己爆潜力,精神力量早已枯竭,身上的负荷实在太大,能坚持这么久,殊为不易。

  欧阳明手掌一翻,落下时,一枚散着阵阵馨香的白色丹药已出现在他手中。

  曲指一弹,这丹药划出一道弧线,被孩童一口吞下。

  半个时辰之后,他脸上的萎靡之色已经消散了大半。这种恢复度让欧阳明堪堪称奇,心中暗道,真不愧是大墟,果然奇异。

  不过,他脸上神色却平淡无比,蹲下身子,轻声开口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孩子眼中露出茫然,静静地看着欧阳明,似想把他记在心里,刻入灵魂。足足过了十来息,声音干涩嘶哑道:“我叫小蛮,大小的小,蛮天的蛮。”

  “小蛮?”欧阳明默念了一遍,真诚地夸赞道:“好名字。”

  小蛮嘴皮向上一翘,露出一对虎牙,看起来多了一点儿这个年纪该有的俏皮与可爱。

  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家里人呢?”欧阳明又问。

  小蛮神色一黯,隐隐带着一抹对这世界的敌意,小声说道:“我没有家人,只有爷爷。但在半个月前,爷爷也受了重伤,就快死了,我是为了寻找灵药,才出来的。”这声音不大,更多的是平铺直叙,只有说到爷爷这两个字的时候,才会柔和下来,眼底深处的猩红之色这才会淡上一丝。

  欧阳明怔了怔,吐出一口浊气,开解道:“因果干系,是谁也无法逃脱的事。”

  他心中隐隐有种预感,小蛮的身份,恐怕不简单。

  念头一动,低声说道:“小蛮,你将心神放开,我看下生了什么,好不好?”

  小蛮没有立刻回答,盯着他的眼睛看了半晌,这才点头说“好”,将精神力量散开。

  这一幕,让欧阳明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,像是被千万根细针同时扎中一样。

  在这种本应该在母亲怀里撒娇求欢的年纪,他却如刺猬一样把最真实的自己藏了起来,表现出狠辣与凌厉,只求保护自己,他究竟经历过什么?

  金色的精神力量像荡漾的水波一般柔和,从小蛮记事开始,观看起来。

  而之所以要小蛮放开心神,是因为一但小蛮抵抗,欧阳明撤之不及,两股精神力一撞,小蛮的精神可能会被冲击得支离破碎。

  小蛮年龄太小,阅历自然不多,不过一刻钟,这记忆已被欧阳明阅览了一遍。

  而让欧阳明印象最深的就是小蛮嘴里的爷爷。

  他从小就给小蛮灌输一个思维,你是孤儿,你没有家人,只有自身强大才能不被欺负。

  而且教给小蛮的功法都是杀人术,没有一点儿冗杂,只有一个目的,那就是——杀人。

  “走吧,我去看看你爷爷。”欧阳明的声音也柔和下来,看着小蛮,他就像看着少年时的自己,要是自己没遇到老匠头,自己恐怕早就不知冻死在哪个角落里了吧?

  小蛮轻轻点着下巴,在前面带路。

  小蛮爷爷住在一处悬崖绝壁之上,极为隐蔽,距小蛮用箭羽偷袭欧阳明的地方不过数十里。事情已经清楚了,小蛮出去寻找灵药,认为欧阳明心怀歹意,这才出手偷袭。而之后,欧阳明出手相救,让他认为这是大墟中难得一见的好人,就倔强地跟着他。

  绝壁向内的石洞内,一位老人生机近乎断绝,寿元也已经枯竭。

  脸上全是密密麻麻的皱纹,像最苍老的树皮。

  “回来了?”老人的声音罕见地柔和下来,带着三分不甘,七分无奈。

  “嗯!”小蛮夹杂着鼻音,重重点头,一把扑到老人身边,泪水在眼眶中打转。

  “别哭,不能哭,从小我怎么教你的?流血可以,不能泪流!”他狠狠一瞪眼,脸色一板,显得气势十足。

  “爷爷,你别说话了,别说话了。我不哭,不哭。”小蛮的声音中鼻音更重,隐隐带着哭腔。

  老人身上好不容易强行凝聚的气势,徒然一泻,苦笑道:“在你面前扮演了一辈子严师的形象,这最后一次,却被臭小子你这几句话破坏了。”

  见到这一幕,就算是欧阳明的眼眶,都有些涩。

  一会之后,老人把小蛮拉到一边,浑浊的双目之中迸出精光,看向欧阳明,道:“外面来的?”

  “嗯!”欧阳明点头,没有隐瞒,也没必要隐瞒。

  “陪我走走吧!”老人盯着他的眼睛看了一眼,似乎想他的内心世界看个清清楚楚,轻声说道。

  话音一落,身上的气机又圆润起来,隐有龙虎开天之势。

  欧阳明心里明白,这是燃烧寿元,回光返照。

  到了这一刻,就算是长生丹都拉不回来了。

  跟在老人身后,来到绝壁之上。

  天地一片昏暗,无数的飓风徒然凝聚,搅动四方。

  老人抬手指着远方,眼里神色复杂,有缅怀,但更多的是淡淡的恨意,轻声道:“小蛮生在血龙之家,出生时引动异象,一条血色蛟龙凭空凝聚,横扫八方,血脉浓郁程度也到了返祖的地步,若无意外,可没一点儿阻隔踏入尊者之境。那横跨在所有天骄面前的天堑,灵者成尊之阶,对血脉返祖之人来说,能够轻松渡过。”

  “但可惜的是,小蛮并非嫡系,刚出生三日,返祖之血就被嫡系之人抽了个干干净净,被他人炼化吞噬,这样一个天生至尊,就这么陨落了。他的父亲以死相拼,血脉自爆,我才趁乱把他带了出来,隐居在此。”他将目光收回,连续吐出两口寒气。

  “为什么跟我说这些?”欧阳明声音冰冷,认真分析着这话语的真假。

  “小蛮相信你,而且你是外来者,我希望你能把他带出去,只要远离这漩涡中心,就足够了。而且,以小蛮的天赋,依然有机会踏入尊者,对你也是很大的助力。”老人声音中已经带着恳求之意。

  欧阳明沉默了半晌,思忖良久,微微颔:“我答应了!”

  带这么个孩子离开大墟,这个要求并不过分,当然,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,他在老人身上,看到了老匠头的影子,这让他无法拒绝。

  这声音在回荡之下,老人脸上全是欣慰之色。

  将喉咙中的一口气咽了下去,眼中精光收敛,“砰”地一声倒在地上。

  小蛮在石屋之内,见到这一幕,身形矫捷,如一头常年在丛林中穿梭的猎豹,身形一闪,来到老人身边。

  在眼眶中打转的泪水在也忍不住,划过干瘦的脸颊,从下巴滴了下来,轻轻滴在老人的衣服之上。

  欧阳明暗中叹息一声,不忍心看。

  小蛮没有出声,只是流泪,大悲无声,大悟无言莫不如是。

  一天之后,小蛮在绝壁上轰出一个石坑,将老人埋了进去。

  “瑜大哥,你说是不是好人都没有好报?爷爷一辈子没做过违心的事儿,就这么长埋在这儿,没人披麻戴孝,也无人送终,这是为什么?”这是他第一次说话,声音干涩,带着一股对整个天下的怨气,这怨气之纯,就算以欧阳明的修为,都感到心惊的地步。

  他沉吟片刻,却还是回答:“好人还是有好报的。”

  “真的?”

  “真的。”

  “我不信……”小蛮摇了摇头,一屁股坐在青石之上,看着远方。

  他想报仇,他把所有的仇恨都算在血龙之家身上,父亲死了,母亲死了,现在连爷爷也死了,那一颗幼小的心灵之中,已被恨意填满。

  欧阳明见到这一幕,轻轻吸了口气,暗道,小蛮若不能内心这怨念化解,这一片天地,恐怕又要多出一个以杀戮证道之人了,这将是整个灵界的浩劫。

  相处这几日,他当然知道小蛮天赋惊人。做事极为执着,坚韧得让人心颤,而且执行力极强,还有一种为达目的不折手段的狠辣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tongtianxianlu/868796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