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通天仙路 > 第九百五十五章 火凤撼天

第九百五十五章 火凤撼天

  树林孤寂,山林荒凉,残桓断壁。

  天空之中弥漫着淡淡的血云,死气沉沉的,灰色的阳光洒满大地。

  放目远眺,就如两道灰色弧线向远方蔓延而去,在遥远的天边相交。

  小蛮沉默不语,跟在欧阳明身后。他们已经连续走了三天,却连一个修士都没有遇到,大墟实在太大了,甚至可以用无边无际形容。

  当然,因为带了一个拖油瓶,欧阳明的速度并不算快。而且到了晚上,还要找地方躲避风暴。这肆虐的风暴力量虽不算大,但速度极快,就算欧阳明想要逃开都得将自身的速度展现到极致,更何况他还带着小蛮。

  而经过这几日的磨合,欧阳明身上的气机与小蛮已经相差无几。

  这个时候,恐怕没人会将他与外界之人联系起来。现在欧阳明首先要做的就是了解大墟,至于其余的事儿,只能徐徐图之,再者,他也需要把小蛮安顿下来,要跟着他一起去探寻大墟之秘,极道修为,不是送死吗?

  黄沙漫天,冷风呼啸。

  傍晚时分,一缕缕炊烟荡在空中。

  “快走吧!袅袅炊烟,说明这附近有人家,而且,不止一缕,我们靠近城镇了。”欧阳明长袖一卷,脸上也有喜色蔓延,这一段时间,他遇到了无数奇异之事,有染血的尸体,坚硬无比;有轻吼一声天空都会轰鸣的大猫,有滴血的棺材,甚至还遇到会说话的头颅,实力最低的,都是灵者层次。

  小蛮点了点头,眼神无比茫然。

  冷风呜咽、黄沙漫天,灰色的光芒之下,一大一小两道背影缓缓消散在天地之间。

  没过多久,一座城池出现在欧阳明视线之中,这城池极为破旧,城墙倾塌,被风暴腐蚀得不成样子,而在城池之外,则屹立着十尊雕像。雕像布满灰尘,无数道如珠网一般的裂痕交错纵横,看起来极为久远,若是细看,就能看到,这十尊雕像,是十条仰天嘶吼怒目苍穹的青龙。

  雕像之后,矗立着一座庞大无比的城池,初略看去,最少都有数百里。

  欧阳明暗中踏入天人合一、细致入微的境界之中,将精神力散开,化作无形无相的状态,朝着四方蔓延而去,就如海水之中散开的水藻,密密麻麻,将这城池弥漫了一角,古老的街道,淡淡的炊烟,缓慢的人流,全都出现在他精神世界之中。

  忽然,一声婴儿的啼哭声蓦然回响。

  这是生命的延续,欧阳明发现,就算是刚刚出声的婴儿,都有着武者级别的气息。

  而这城池之中,修为最低的就是极道,数量最多,占了九成,灵者初阶次之,占了剩下一成中的九成,至于其余强者,则是数量不一,不好判断。而在城市中是否有尊者的存在,就不是此刻的他能够探知的了。

  “嘶嘶……”见到这一幕,就算是以欧阳明的心性,都吸了一口凉气。

  一出生就是武者境界,这简直恐怖,难怪大墟就算尊者进入都有可能发现危险。毕竟,他们的起点实在是太高了啊,在这起点之下,能踏入尊者的又有多少?而且,欧阳明已经弄清楚了,大墟中的土著,都拥有血脉之力,自小就历经磨练,战斗力比外界高了不止一个层次。

  进入城池,欧阳明先逛了一会儿,心里越发满意。这种龙蛇混杂之地,对他打探消息极为有利。

  而现在,他需要的是一个尊贵的身份。

  欧阳明他发现,因为大墟之中好勇斗狠之风盛行,丹药价格极为昂贵,而这一座城池之中,竟然只有四五位炼丹大师,而且,那种炼制丹药的手段,就算是他都有些看不上眼,而绝大多数土著取回的灵草,都是直接外敷或者内服,极为浪费,根本没有将草药的效用发挥出来。

  所以欧阳明就在长寿巷之内,租了一个院子,准备炼制丹药。

  这是他在进入之前就已经有的打算,并且早有准备。

  后院,欧阳明眼中精光一闪,袖子向前一挥,无数的幻阵阵盘就如流光一样散了出去,直接将小院笼罩在内。他曲指一点,幻阵之中所有的符文节点全部亮了起来,而核心枢纽则被他使了一种巧妙的手段隐藏起来,这样,就算是灵者巅峰想要破开阵法,一时半会也做不到。

  做完这些,他舒了一口气。

  一步踏入密室之中,开始炼制丹炉。

  欧阳明念头微动,手中的天凤之火亮了起来,淡淡的紫色火焰弥漫而开。

  而就在天凤之火首次出现在大墟之中的刹那,大墟极北寒雾之地。

  这是大墟中最强的六个势力之一,足有两位尊者,战力无比强大,势力范围覆盖万里。而最引人注目的则是这家族之外一尊足有百丈来高的紫色凤凰图腾,这凤凰无比华美,眼中除了霸道只剩高傲,翅膀张开,做了一个腾空欲飞的动作。栩栩如生,每一缕毛发都如刀画痕,说不出的完美。

  而今天,刚好是许家测试血脉力量的日子。

  地宫之中,两位老者席地而坐,气息搅动虚无,就连他们四周的空间都晃动起来。

  这二人是许家老祖许渡睚和许渡裂,都是尊者巅峰修为。

  许渡裂身上穿着灰色道袍,腰间系着一根灰白相间的丝带,脚上穿着一双黑色布鞋。

  而许渡睚一袭蓑衣把整个身子都笼罩在内,头上戴着笠帽,面容皱巴巴的,但眼底,却倒映出一头紫色凤凰,傲慢而又霸气。

  仿佛是漫无目地看着前方,许渡裂轻笑一声,道:“许家年轻一辈出现了许多天骄,就是不知这一次能不能出现返祖血脉。”

  “不得不说,你的心真大,返祖血脉千年不遇,足可横压当代。听说血龙之家在六年前已经出了一个返祖血脉,相隔时间这么短,大墟内怎么可能再出现另一个?”许渡睚抬了抬帽檐,脸上的皱纹扯在一起,似乎只要用力一扯,就能扯下一块死皮。

  “哼,人啊,总得心存念想,不然,在这诅咒之地可活不下去!那些未知的区域,每隔万年,可都要跑出无数的怪物出来!”许渡裂声音干涩,苦中作乐。

  许渡睚眼底全是担忧之色,安慰道:“别想那么多,走一步,看一步吧!只要我们几家的争斗暂缓一下,以大局为重,并不没有机会渡过这次大劫。”

  “说着倒简单,结怨已有万年之久,几家的高手都死了不少,这股怨气又怎么可能说散就能散的?”许渡裂闷声说道。

  可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,异变突起。

  一道紫芒突然从凤凰雕像的翅膀之上亮了起来,刚开始,这光芒并不剧烈。但半晌之后,紫芒冲天,遮天蔽日,足足弥漫了百里范围。若只是如此倒也罢了,这一头凤凰就如活过来了一般,迸出一团紫色火焰,熊熊燃烧,将自身的躯体笼罩在内,就连这雕像四周的灵气都被点燃。火焰越来越浓,隐有通天之势,就像每时每刻都加柴的火堆,火焰越冲越高,将天空中的灰色的阳光都压了下去,整片天地,就像陷入了紫色的海洋。

  许家的人面色大变,因为这雕像,是许家的图腾,是力量之源。

  但是现在却燃烧起来,这可是从未有过的事儿。

  许多许家长老,朝紫凤不停叩首,嘴中念念有词,就连灵魂都颤抖起来。

  地宫之内,许渡睚与许渡裂交换了一个眼神,都看到了各自眼底的惊恐之意。

  过了一会,许渡睚舔了舔干涩的嘴皮,骇然道:“兄长,你说这是怎么回事?就算是返祖血脉出现,图腾,也不至于这么大动静吧?”

  许渡裂眼中露出思索之色,不停在自己看过的古卷之中寻找答案。

  但最后却什么都没有找到,悠悠一叹:“这种情况,我听都没听说过,这……这也是我第一次见!”

  忽然,紫凤图腾身上的火焰旋转起来,它双目睁开,无数的紫色火焰芒徒然凝在一起。将空气中所有的一切都烧了个干干净净,化作一头由火焰组成的紫色凤凰,威风凛凛,一声嘶鸣之后,对着天空一撞而去,嘴中吐出一道火舌。

  “轰!”紫凤狠狠地撞在天空之上,就像触碰到了一道无法逾越的桎梏。

  天地轰鸣,紫色火焰从空中落下,密密麻麻,如丝如缕,眼前可见之处全被紫色弥漫,凄惨而美丽。

  火凤撼天。

  这个无比震撼的画面,让许家的人心里的思绪都没有了。

  足足怔了半晌,才缓过神来,心中暗道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

  无数长老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期待着对方能给出答案。

  地宫中,烛火摇曳,许渡裂佝偻着身子,摸着下巴,片刻之后,双目往内一缩,骇然道:“难道是大墟之中有人血脉的浓郁程度,超过了返祖之血?”

  “这……这不可能吧?”许渡睚就连声音都颤抖起来。

  “不知道,但有这种可能,毕竟,图腾的这次展露的异象实在是太大了。”许渡裂抖了抖肩。

  “那要不派人,出去查探一番?”许渡睚试探着开口,将笠帽扬起了一些。

  “嗯!”许渡裂点了点头,一锤定音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tongtianxianlu/869473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