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通天仙路 > 第九百五十六章 灵丹坊

第九百五十六章 灵丹坊

  欧阳明可不知道,因为他使用天凤之火炼器,导致整个许家彻底震动,陷入风声鹤唳,草木皆兵的状态之中。

  此时他手中的天凤之火正熊熊燃烧,无数的炼器材料快融化。他双目精光一闪,五指如飞,轰然向下一按,一个一人合抱的丹炉缓缓成型,他动作看似平缓,但效率极高,每一个动作的作用都挥到了最佳,将炼制之中的冗杂摒弃,多了几分大道至简的利索劲。

  “凝!”他轻呼一声,一朵梅花便凝刻在丹炉之上,在其下方写了两个小字——丹圣。这字体如刀雕斧刻,力道从丹炉之中透出,而字体旁边的梅花则清傲自然,与他的为人相近。

  很快,火光淡去,密室重归平静,激荡的灵气再度平缓下来。

  看着地上的丹炉,他轻笑一声,念头微动,迈入入静之中,回想起七星宗丹药峰长老的炼丹细节,每一个炼制丹药的场景,都被他一一拆分,在脑中不停推演,与自身所学融为一炉。

  一个时辰之后,欧阳明眼睛睁开,精光一闪而逝,开始炼制丹药。

  灵念一动,天凤之火从手心冒出,一股灼热的气浪散开。

  欧阳明田中灵气涌出,手掌凌空一拍,空间袋中的灵药便飞入丹炉之中,每拍一掌,便有一种灵药飞入丹炉之中,精神力融入草药汁液之中,细细观察着其中变化,当这灵药汁液融合到极致之时,他丹田中的灵力徒然向中一凝,这汁液快收缩,朝最核心的一点快塌陷。

  欧阳明胸间浊气似吐非吐,轻吼一声,道:“凝丹!”

  但这一次,欧阳明并没有把握住草药之平衡,“砰”的一声,汁液四溅而开。

  这一炉丹药已成为一炉废丹,但欧阳明眼中不但没有流露出遗憾之色,反而跃跃欲试。

  再次尝试起来,一次、两次、三次……

  三日之后,欧阳明聚气吐纳,丹田之中的灵气顺着经脉涌动,化作两只无形的大手,向着中间一捏,嘴中轻吼道:“凝!”这声音回荡之下,草木精华向中间缓缓凝聚,一股若有似无的丹香回荡而开。

  欧阳明脸色一喜,却丝毫不敢掉以轻心。

  双手快掐诀,一种秘法打出。这一幕要是被七星宗长老见到,恐怕得气得吐血。因为欧阳明打出的这种开炉手法,正是七星宗丹药峰的不传之秘,并且,不但具有其形,更具其意。

  “开炉!”他心里低吼,也有几分紧张,袖子向上一掀。

  一道淡淡的白芒便从丹炉之中溢了出来,一枚,两枚……十三枚?

  欧阳明摇了摇头,双眉蹙在在一起,似有几分不喜。暗道,一共才炼出了十三枚丹药,水准还有待提高啊!他不知道,一般而言,丹师炼制的第一炉丹药,数量越多,这丹师的潜力也就越大,而整个灵界,就算是最顶尖的丹师,第一炉丹药,最多不过九枚,而现在欧阳明第一炉就炼出十三枚丹药,他竟还在这里不满意,这要是被其余丹师知道,恐怕会被一口唾沫淹死。

  欧阳明双手一点,在这丹药之上铭刻了两个小字——丹圣。

  虽说以他目前的炼丹技巧,在灵界中或许只能以自娱自乐来形容,但是在大墟之中,却足以占据一席之地了。

  微微一笑,欧阳明志得意满地从密室中走了出来。

  小蛮正在淬炼灵气,欧阳明也没多管。

  走到书房之内,开始研墨,眼底不由闪过一抹温馨之色,脑中又回荡起百仕雪的话语。人磨墨,墨磨人,这个过程是为炼心。思绪一缓,墨锭缓缓融于水中,颜色深邃漆黑。

  他从空间袋中取出一支紫毫,濡了一下笔尖。

  轻轻在宣纸提了三个大字,灵丹坊。游龙走凤,一气呵成,隐有一抹圆润之意融入其中,甚至还有一抹道意流转,让修为低的人挪不开眼,甚至可以从纸上悟道。因为欧阳明把明悟道意一枪时的意境融入其中,这一块牌匾,仅看上一眼,就让人觉得格调很高,并非凡品。

  他心中暗道,为了出名,我真是拼了。

  但只有这种方法相对安全,大墟实在太大,以我灵者高阶的修为,不敢胡乱折腾啊。

  现在,他先要搞清楚的就是,现在大墟中的大势力有多少。

  有没有回剑峰、血色殿、龙王庙,以及徐傲然的信息。

  那一日,当回剑峰之上的剑气化作金色剑痕印在他手背之上的时候,他心里隐隐有种明悟,徐傲然以及那背着剑匣的老人,绝不是简单人物,定与大墟的形成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

  这种明悟极为玄妙,很难用话语形容。

  随即又回到密室,将凌越买来的丹药成分推衍完毕之后,欧阳明闭关炼了一个月的丹药,灵丹坊开业了,并无波澜壮阔、跌宕起伏,反而平平淡淡、无声无息。

  丹药坊左边的商铺掌柜是一位老者,胡须阶白,土生土长的大墟修士,灵者高阶修为,竟也是一位锻造师,只是那锻造手段,欧阳明真的不敢恭维。人称断大师,至于他的真实姓名,无人知晓。

  右边的商铺掌柜则是一位看起来妩媚无比的尤物,像熟透了的玫瑰,似乎只要稍稍一碰,就可手留余香。

  一颦一笑,都是风情万种,让人心头一酥,心都软了。

  她还养着一位十二三的小萝莉,怎么形容呢,明眸皓齿、灵气逼人,眼睛会说话的那种。

  而再向外侧住着一位老人,沉默寡言,但木雕技术很好,栩栩如生,他叫何剑,不知为何,却不碰剑。

  丹药坊开业,自然要宴请周边邻居。

  江盈榕是第一个来的,穿着红衣,就像一朵已经灿烂到了极致的玫瑰。身材极为火辣,细腰如弱柳扶风。身边跟着一位小女孩儿,十二三岁的年纪,身材已经有了一抹修长之意,面容与江盈榕有七八分相像,却少了七分魅意,多了三分清纯。不难想象,再过几年,这女孩儿必然出落得亭亭玉立。

  这熟透了的女人吐了一口香气,笑呵呵道:“瑜兄弟,也没什么送得出手的,这是自家做的一点东西,也能提神醒脑,可不要嫌弃。”说着,便递过来一个香囊,里面全是名贵药材,而小女孩也把手中的花篮放在了地上。

  “江姐说的哪里话,快请进,快请进。”抬手一引,便把江盈榕带入了大厅之中。

  何剑是踩着江盈榕的脚后跟来的,眉头如笼罩着一团黑雾,也不说话,递来一个木雕。

  这是一柄七寸长的木木雕小剑,隐隐之间,竟透着一抹锋锐之感。

  步子一高一低,自顾自走入大厅之中。

  断大师最后来的,脸上溢满笑容,手腕一番,递来一柄法杖,竟只堪堪达到半白银层次。

  断大师一脸肉疼之色,感叹道:“瑜老弟,知道你是施法者,这是我最得意的法杖,就送你作开业之礼了!以后在一起,可得互相帮助,远亲不如近邻嘛。”说完便大笑起来。

  欧阳明脸色不变,刚准备把法杖收入空间袋。

  断大师眨了眨眼睛,眉毛都抖动起来,笑着道:“瑜老弟,别忙着收起来,看看属性合不合心意。”说话的时候,他眉宇间闪过的傲色怎么都淡不下来,毕竟,这一件装备,可是他最得意的作品之一。

  听到这话,欧阳明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,连声道:“满意,满意。”

  断大师眼中这才轻轻吐了一口气,缓缓朝大厅走去。

  欧阳明偏着脸,眼中露出一抹苦笑,暗叹,断大师,还真是自信啊,要是让他是知道我的锻造手段,也不知他会怎么想?应该会悲怒交加吧!心中竟还有几分期待。

  大厅其实不大,做了六个人就已经稍显拥挤了。

  桌上菜也不算多,七八个,但色香味俱全,毕竟,在下界之时,欧阳明经常给老匠头做饭,后来,拥有了天凤之火,就不怎么做了,可手艺也没落下。一壶浊酒,不够辛辣,却也能暖胃。

  江盈榕眸子一转,先挑开话题,轻笑道:“没想到瑜兄弟,不但会炼丹,就连这桌上手艺,也拿得出手。”

  “江姐见笑了,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,不会做可不行。”欧阳明笑着说道,他现在身上的气机已与大墟中的土著有九成九相似,就算细看,修为不高上欧阳明一个大层次,根本看不出来,而且,这一抹痕迹,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淡。

  断大师把话语接了过去:“说这些干什么,今天可是喜庆日子。”

  他一头白,手腕一挥,接着说:“既然能在这儿长寿巷安家,那以后就是一家人了,遇到什么困难就说出来。一起想办法解决,大墟太大,什么事儿都可能遇到,这也是城外有神像守着,要是没有……”他声音小了下来,没有说出口,叹了口气,闷了一大口酒。

  听着这话,欧阳明不由自主得回忆起这一路所遇到事物。

  染血的尸体,滴出鲜血的棺材,仰天长啸的大猫……还有城外的那十座青龙雕像。

  轻轻吸了口气,问道:“要是没有神像守着,会怎么样?”

  就连小蛮都扒了几口白饭,竖起耳朵听着,心里也极为好奇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tongtianxianlu/8694806.html